Love Me Tender 番外 White Day

Love Me Tender
番外 White Day

髭切社长x千金小姐 新婚篇 番外

St. Valentine’s Day后篇

 

 

 

和平常一样跷著修长的腿,非常悠闲地坐在客厅的髭切,看着对面的弟弟膝丸跟管家讨论事情,一旁的女佣们搬入一袋一袋包装精美,只有两个手掌大的盒子,用纸袋装好。

一看就知道那是源家长期来往的知名和菓子老铺的作品,能够一次大量订购这么多,也当然因为是源家才做得到。

咬著摆在桌上的煎饼点心,髭切对于弟弟的工作内容一向不太过问,只是像这种需要准备礼物的时间,通常就是花道工作上又有什么活动的时刻了。

文化活动就是一个花钱的工作,作为师范的膝丸当然赚得也不少,但跟管理一整个大公司的髭切比起来,当然还是差得远了。
不过单纯就以个人成就来说,膝丸一点都不比髭切来得差,如果论上镜率,帅气青年的花道师范的膝丸,次数还比他多太多了呢。

等管家退下,髭切才懒洋洋开口。
“花道那边又有活动了吗?要不要送祝贺花过去?”

“不,那不是展览活动用的,是白色情人节的回礼。”
终于是准备好回礼,膝丸拿起茶杯轻啜一口。

“白色情人节?”
髭切偏著头,一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的表情。

“是啊,就是情人节如果收了礼物,男人要回礼的日子。”
对于自己兄长那个不上心的事情会忘得一干二净的脾气,膝丸比任何人都清楚,当然也不厌其烦地解释给兄长听。

身为一位大受女性欢迎的花道师范的膝丸,每年都会收到许多巧克力,性格耿直诚实的他,当然也会遵循礼数地全部回礼,而这个行为每年都会被哥哥给询问一次,膝丸已经见怪不见了。
而髭切跟他不同,情人节基本不收巧克力,白色情人节当然也没他的事情,自然也把这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因为收的是巧克力,所以回礼多半也都是点心糖果之类…………兄长?”

膝丸一个抬眼,只见髭切的脸色从怔愣转变成眉头深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困难的工作般。

“…………我忘了,居然还有白色情人节…”
手放在下巴上,髭切已经完全听不进弟弟的话了。
“弟弟,这样的话,我要送紫什么比较好?”

髭切真切询问的模样,让膝丸愣了一下,才勉强发出声音来,同时也庆幸嫂嫂现在不在家,不然听到事情可能也会惊讶吧。
“……呃,一般来说,都是送糖果饼干之类。”

“糖果饼干啊。”

“就是要比收到了礼物,更要贵三倍的东西就是了。”
虽然也不是硬性规定一定要三倍价值,不过回礼要三倍就是个不成文的规矩,所以膝丸才会订购特别的老铺和菓子作为回礼。

“三倍……这可糟糕了呢…”
髭切回想起情人节那天,爱妻亲手泡给他的热巧克力,还有之后夜晚的夫妻激情,足以让他好好回味一二个月的甜美,还要比那个更贵重三倍的物品,这实在是想都没想过。

“兄长?”
髭切难得变化莫测的表情,让膝丸不安询问。

“不,没事,我自己想想就好。”
在弟弟面前不能露出不安的模样,髭切收起了烦恼的脸色,换上和平常一样笑盈盈的表情。
“那个点心,有多的可以让我看看吗?”

“是有多订做了一些给佣人们,兄长不介意的话可以拆开。”

“谢谢。”
接过膝丸递来的盒子,髭切又继续陷入了烦恼状态。

明天就是白色情人节了,剩下不过二十四小时多一些,他不知道是否来得及准被礼物呢!

 

 

 

 

 

 

 

 

在爱妻已经入睡的深夜,髭切难得没有一起入眠,一个人坐在卧房外室的沙发组上,长腿上放著工作用的笔记电脑,一脸认真地翻阅著网页。

搜寻内容当然是,今年最推荐的白色情人节礼物!

眉头深锁地看着一篇篇的介绍与特辑,凝视著那一张张色彩鲜艳的照片,他对于那些介绍始终提不起太大的兴趣。

髭切第一次知道,选礼物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送礼物给妻子,对他来说是很日常的情景。
在路上看到什么适合她,就毫不犹豫买下来送给她,满足于她收到礼物时,那惊喜满足的微笑。

可是真的要选什么礼物给她时,却怎么样都想不到适合的物品。
特别是,必须比她所送的东西,更昂贵三倍价值的礼物,难以衡量的价值,是最让他烦恼的地方了。

当然要赠送极为昂贵的首饰也不是不行,但总觉得那不是会让妻子喜欢的礼物,让髭切一页一页搜索著网页,就是想不到什么适合的物品。

如果还有点时间就好了,偏偏明天就是白色情人节,今天才匆匆忙忙地开始选礼物,实在是没有太多选择的空间。
要是跟情人节的时候一样送花,又感觉有点老套不让人惊喜……

滚动着鼠标光标时,卧室那边传来的声音,让他从萤幕上抬起了视线。

“…髭切?”
从内室中走出来,还睡眼蒙眬的妻子,担忧地看着捧着笔记电脑的他。
“睡不着吗?”

知道丈夫有睡眠障碍的病症,她更是盯着他的睡眠,希望他务必睡够时间。

“不,我要睡了。”
二话不说将笔记电脑的萤幕给盖上,髭切站起身往妻子走去。
半夜醒来没有他在身边而不安起身的爱妻,这可爱模样让他比起明天的礼物,与她一起共度的夜晚更来的重要。

环搂着妻子肩膀,髭切与她一起回到还有着温度的床上,享受爱妻在怀的幸福夜晚。

 

 

 

 

 

 

 

 

 

 

早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源社长专注地看着电脑萤幕,心却完全不是在工作上,仍旧翻阅著昨天没有看完的白色情人节礼物的推荐特辑。

推荐的内容从一般的蛋糕点心巧克力,一直到衣服首饰包包化妆品,只要是女性的物品都在推荐范围,眼花撩乱地让人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虽然很明白,白色情人节不过是商人搞出来的噱头,就跟情人节圣诞节是一样的,但就是没办法放著不管,总觉得自己还是得表现到什么才行。

持续在电脑前面看了一个小时,髭切喝下一口已经冷掉的咖啡,按了电话让秘书近来更换咖啡的同时,他也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与其从那么多眼花撩乱的介绍选出一个适合的礼物,不如挑选一个自己比较有把握的,降低赌注的风险。
虽然选择的物品可能差强人意,在时间紧急的现在,或许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了。

明年,他会从情人节的隔天就开始准备,和挑选她的生日礼物一样,好好花上一整个月一整年的时间去准备,让她永远记得礼物,和收到礼物那瞬间的欣喜。

晚餐时间过后,髭切就把妻子拉回寝室,拿出他所准备好的白色情人节礼物。

“好可爱的小蛋糕!”
桌上那个4吋大的巧克力草莓蛋糕,就是髭切今天特别去预约制作的,只够两个人吃的小蛋糕。
点缀得甜美可爱,草莓与巧克力的完美组合,对女孩子实在是太有吸引力,让她的笑容比蛋糕更甜上了几分。

在白色情人节的这个时间,各个蛋糕店都忙碌的要命,当然这对髭切来说一点都不是问题,因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只要能得到爱妻欣喜满足的笑容,不过是区区双倍价格,对他来说也是九牛一毛。

“怎么突然买蛋糕呢?”
两人肩并肩地坐在沙发上,前面茶几上摆小巧著蛋糕与冒着热气的红茶,奢侈的深夜点心时间,让她十分惊讶。

“这是回礼,情人节的。”

“呃…”
髭切的话让她一脸讶异,一瞬间让他担心,自己是不是踩地雷了。

过去从未对女人这么用心的他,这些恋人们的节日对他来说实在生疏,不像是弟弟一样已经非常熟练,看着爱妻突然垂下的长睫,让他又多了几分担心。

“……居然被抢先了呢。”
妻子噘起嫩唇的抱怨,换他变成诧异的一方了。

“啊呀?”

“等我一下。”
小跑步进入内室的妻子,不用多久捧了一个绑着缎带的小盒子出来,很明显就是一盒礼物。
回到髭切身边坐下,她将礼物给递了出去。
“这个…是情人节的回礼。”

“……给我的?”
看着妻子手上的盒子,他不确定要不要接过。

一般来说,白色情人节不都是男性送给女性吗?怎么变成他也收礼物了?

“嗯。”
妻子的脸上有着可爱的红晕,催促着他收下。
“白色情人节,是情人节的回礼日啊,那个……女性如果收了花,也是在今天回复的呢…”

“是这样啊。”
既然是那一大束花的回礼,那他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谢谢!我可以打开吗?”

“嗯……”
紧张地点点头的妻子,脸上的红晕更来的明显了些。

解开缎带打开盒子,里面是两个更小包装,被缎带绑成十字型两个小小的布块。
从盒子的大小来看,还以为会是领带或者丝巾,结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拿起折起来比手掌还小的小小布团,被缎带绑着的布料是一堆蕾丝的物品,光从外观上来看,实在是难以辨认的髭切,伸手将系紧的缎带给松开,一条小小的,由极薄的蕾丝与丝绸编织而成,女人用的小裤就这样摊开在他的手掌上。

这种毫无遮蔽性的布料,一般都是用情趣内衣来称呼,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收到这样的礼物!

“这是…要我穿吗?”
如果要他穿的话,尺寸实在是有点太小了。

“才、才不是!”
连耳朵都红艳起来,她撒娇般地抱怨丈夫的不解风情。
“当然是…我穿……”

看髭切仍旧是不太懂的表情,她轻咬红唇,极度小声地解释。

“那个……只要让我穿…就是……你想要在哪里…都可以……的意思……”

随着妻子的解释,他也豁然开朗了起来。
“也就是说,可以穿着这个,跟我约会……在外面…还是办公室都可以?”
低下头,比平常更低沉的甜软低音,充满诱惑的音色,让人不自觉想像起他的话语的同时,脸也更红了。

“别、别太过份的地方的话!”
揪著自己裙子,她低下头不敢与笑得愉悦的丈夫对看。
这礼物对她来说,还是太大胆了些。
只是要挑选一个,会让丈夫喜欢的礼物,还是太过于困难了。

“可是,为什么是两个呢?”

“因为回礼是三倍啊。”

“三倍?”
如果是三倍的话,应该是还有一个才对吧,才这样想的髭切,就看妻子拉起了她的长裙。
随着裙子的掀起,可以看到底下被蕾丝大腿袜给包裹着长腿,视线沿着修长双腿向上,是她平坦诱人的三角腿间,一块极小的布料包裹着她的神秘。

只有最低限度的包覆,两条蕾丝缎带绑着可爱的蝴蝶结,仿佛是一件他随时可拆开的礼物般。

“第三个,在这里……”

“啊呀,没想到穿着这么性感……跟我一起用晚餐呢…”
髭切大手深入她夹紧的腿缝间,指尖所及之处,是根本没有包覆,完全欢迎他的娇嫩,微湿的布料贴着她的性感曲线。

“……你讨厌吗?”

“不,我最喜欢了。”
将爱妻按倒在沙发上,他轻啄已经红到发热的小脸。
“我可以现在就把这个礼物给拆开吗?”

“当然可以…”
小手篓上丈夫的脖子,满足于他的喜悦。

 

 

 

 

 

后记:
结果没在时间内完成的白色日,不过还是努力写完了!
微妙的不知道算不算擦边,希望大家还喜欢

澪雪 拜 15 Mar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