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01

Love Me Tender 01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新婚篇

 

 

 

 

 

01

一大早,源家的餐桌就非常熱鬧。

可以容納數十人同時用餐的西式長桌,現任當主的源髭切,和新婚妻子肩並肩地坐在一起,一起享用新婚旅行回來後的第一頓早餐。

這幾年來,長餐桌上一直都只有他們兩兄弟,面對面地在早餐時刻,像是開會一般,兄弟們商討一些家中的事情。
沈靜安穩的早餐桌上,今天開始會多了一個新的家人,對這個家來說,也未嘗不是好事。

終於把心儀的人給娶回家,二個星期不見肯定是春風得意的兄長,讓做弟弟的很想看看,一起分享他的喜悅。

不過這份期待,在新婚的兄長夫妻坐上座位後,就完全消失殆盡了。

「來,啊~」
髭切用筷子夾起自己盤子中的餐點,對新婚嬌妻伸出手。

非常困擾地看著筷子上的食物,還有那個硬要餵她的男人,她游移著視線,想要尋求周圍的幫助,無奈這地方是髭切的地盤,根本沒有任何人會幫助她,包括那個跟 她一樣困擾地皺著眉頭,臉色極度難看的小叔。

「髭切…有人看著……」
旁若無人一副他們還在蜜月旅行中的態度,她無奈小聲提醒。

「沒關係,就讓他們看。」
我行我素唯我獨尊,對周圍的反應完全不放在心上的髭切,眼中只有他的新婚嬌妻而已。
「來,不快點就會冷了。」

「唔……」
害羞地撥開臉頰旁的頭髮,她只好乖乖張嘴讓髭切餵她。

「好吃嗎?」

「嗯。」
用手掩住嚼動的小嘴,她點點頭。

「再來這個…」

「我自己吃就好了!」
推住髭切的手,豔紅著小臉的困擾無奈模樣,還真讓人想要吻她。

「我們還是新婚呢…」
嬌妻的拒絕,讓髭切可憐地垂下眉頭。
「這才是新婚的感覺啊!」

「……不,跟新婚沒有關係…」

坐在對面的膝丸,完全同意他今天才第二次見面的嫂嫂的話。

天底下有這種事情嗎?
到結婚當天才第一次見到嫂嫂,之後是長達二個星期的新婚旅行,把一切都丟給弟弟解決,好不容易昨天才回來的兄長夫妻,在餐桌上又是這個樣子……

在單身的弟弟面前大秀恩愛,雖然這都是早就想像過的事情,實際發生在眼前,卻比想像中的還要刺眼許多啊。

本來就我行我素的源家當主,行為更是變本加厲,一臉愉快地逗弄困擾無比的新婚嬌妻,完全無視周圍人們希望他停止的視線。

「真是,再這樣下去上班會遲到呢!」

「嗯,不要緊的。」
軟綿綿的笑聲,不知道是指遲到不要緊,還是指不會遲到呢。

作為社長的髭切,本來就無所謂準時上班的問題,也不一定非得去公司露臉。
只是他出門新婚旅行二個星期,需要他裁決的事情全都堆積在桌上,讓他想不走這一趟都不行。

比平常拖了更久一些的早餐終於結束,髭切整裝一下就要出門上班了。

和平常一樣,到門口送行的膝丸,這一次跟他的嫂嫂一起。

「那我出門了。」

「小心慢走。」

「兄長,路上小心。」

妻子和弟弟都打完招呼,髭切還是在原地站著不動。

「是忘了什麼嗎?」
她微偏著頭,打量著丈夫的衣著。
他的白西裝外套非常整潔,領帶也打得很漂亮,源家紋印的金色領夾好好地在他的領帶上,西裝的胸口也有著同樣紋印的金屬胸章,他的公事包由背後的執事拿著, 一切妥當的他似乎沒有什麼停在門口的理由。

「嗯,忘了呢。」

「是什麼?我替兄長取來。」

「嗯…那個,叫什麼……」
不習慣的語句,讓髭切努力想了一下。
「對了,就是那個,平安出門的吻。」

「呃…」
髭切的笑容,讓妻子和弟弟同時揪起眉頭。

「沒有那個,可不能出門呢。」
髭切理所當然的笑容,讓兩人一臉無奈地低嘆。

倒是髭切背後,足以做他爺爺年紀的老執事,事不關己地努力忍笑,臉上的皺紋似乎更深了些。

「唔…沒辦法……」
粉嫩小臉上是一片誘人嫣紅,輕輕揪著他的外套,女人踮起了腳的同時,髭切也彎下身來,讓她的嫩唇可以碰到自己。

長睫半閉,吐著炙熱呼吸的粉唇,蜻蜓點水般地碰了一下。
「小心慢走……」

「嗯,我出門了。」
得到渴望的香吻,髭切笑的幸福燦爛,擁著嬌妻的肩膀,髭切也在她的頰上一吻。
「隨時可以打電話給我,或者找弟弟商量也可以。」

「好。」
好不容易終於送走髭切去上班,鬆了一口氣抬起頭來,就見到臉色冰冷的小叔站在她面前。

「呃……小叔?」
努力搜索記憶,發現自己好像沒聽過他的名字,哥哥好像也沒正式介紹過弟弟給她認識過。

對這個人的印象,就只有在婚禮時,隔著面紗簡短地介紹了一下,這位是弟弟的程度。

雖然是丈夫的親弟弟,但對她來說就跟陌生人沒兩樣。
不過兩人的外表和身形還是頗為類似,站在一起時看得出來,確實是兄弟沒錯。

就如髭切所說過的,結婚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與家庭和其他一切無關,所以任何該說的事情他也全都沒說,其他的一切全都要她自己去摸索。

「是膝丸。」
一臉不耐煩地跟眼前的女人自我介紹,刻意擺臉色想要給她個下馬威,沒想到女人卻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

「對不起,只是覺得,你們兄弟雖然給人的氣氛完全不同,但還是兄弟呢。」
特別是說話時可以窺看到的尖尖小虎牙,還真的是一模一樣。

女人可愛笑著的模樣,只讓膝丸的臉色更來得難看了。
「先說在前面,我可沒承認妳是嫂嫂!想要留在這個家,就努力留住兄長的寵愛吧!」

把狠話拋下掉頭就走,膝丸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明顯敵意,讓她不解偏頭。

她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個才第二次見面的小叔……還是說,相依為命的哥哥被搶走了,對罪魁禍首激烈抗議呢?

「難怪髭切會說,弟弟很可愛…」
婚前只有一次,髭切提到了自己的弟弟……跟自己相差一歲,非常可愛的弟弟,但在結婚前絕對不讓他們彼此見面。

難道是因為這樣,所以弟弟才這麼敵意強烈嗎?

她的疑問還沒得到解釋,就被佇立在一旁的年老執事和女傭長給打斷。

「夫人,還請這邊請,容我為您介紹宅邸的狀況。」

「謝謝。」

對髭切來說,她只是他的妻沒錯,但對這個家來說,她是新來的女主人,需要學習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呢。

跟在執事的腳步後面,她聽著他們的介紹,努力熟悉這個她昨天才第一次踏入,且未來要永遠生活的宅邸。

 

 

 

 

 

 

02

「主人,歡迎回來!」
比平常的下班時間還要早很多,源家當主的白色跑車就出現在門口,突然的歸宅讓傭人們趕忙出來迎接。

不打算驚動太多人,髭切揮揮手要他們不用特別通報,把車子交給傭人去停妥,他自己一個人踏入大門,走在打磨得如同鏡子般晶亮的大理石地板上。

源家雖然是古典名門,不過宅邸卻是完全的和洋折衷的大正風格,
舊英國貴族宅邸風格的建築,給予人踏入了歐洲的錯覺,光是維持費就相當驚人,也正好昭顯源家的財力。

穿過垂掛著豪華吊燈的挑高到三樓的前廳,踏上鋪著厚重地毯的樓梯,來到二樓最前面的房間,就是平常使用的客廳兼會客室了。

「我回來了。」
打開房門,髭切一點都不掩飾他的好心情,本來就輕軟的聲音,現在似乎是要上天了。

「兄長,今天怎麼這麼早?」
在客廳中處理事情的膝丸,非常詫異哥哥的早歸。

膝丸抬眼看了下大掛鐘,確認自己沒有弄錯時間。

出去新婚旅行兩個星期,回到公司照理說會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就算不用加班,這也太早回來了吧。

不過膝丸也知道,這對他的兄長來說並不是難事。
有著天才般能力的男人,真的想做的話不管什麼事都可以輕易完成,著實讓人羨慕。

「事情處理完了,就回來了。」
在偌大的客廳中左右張望,髭切沒看到他想找的人物,有點不快地皺眉。
「人呢?」

「我不知道。」
知道髭切在說誰,膝丸冷淡回應。

膝丸的反應讓髭切輕輕哎呀一聲,一手環胸另外一手放在下巴,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

「主人,夫人的話在中庭溫室裡。」
聰明的執事連忙上前,回答主人的疑問。

「是嗎,謝謝。」
得到想要的資訊,先才的事情就先放在一邊,髭切連衣服都不換地,就往建立在宅邸中間的玻璃溫室走去。

四方型結構的源家宅邸,正中央是令人羨慕的寬敞花園,而花園的中央則是一棟有著相當規模的玻璃溫室。

那個地方養著許多嬌貴植物的同時,大型的玻璃頂蓋採光良好,擺著桌椅就是個美好的下午茶,或是早餐的空間。

踏入溫室,繞過門口附近的觀葉植物,來到溫室中央擺放著花園用藤製桌椅的地方,就可以看到他的新婚嬌妻,坐在安放在靠墊的舒服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長長黑髮沿著桌子流洩開來,如同漆黑瀑布般閃閃發亮,遮蓋了她睡得正熟的小臉。

她趴在一本看到一半的書上面,桌上還有著一杯涼去的紅茶和一盤小餅乾,睡得極沉的樣子讓髭切蹲下來,與她的臉視線平行,指背輕撫略為紅潤的柔嫩臉頰。

這個可愛的人,已經是自己的妻子了……
光是想著這件事,就讓髭切漾起幸福滿足的微笑。

「在這裡睡會感冒啊。」
將自己的外套披上纖細的肩膀,才剛剛碰到人,就聽見她發出被吵醒的低哼,揉著眼睛坐起身來。

「……髭切?」
對於應該還在上班的丈夫突然出現在眼前,她輕偏著頭滿臉疑問,一副自己可能睡迷糊了的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回來了。」
彎下腰與她眼對眼,髭切揚起瞇眼微笑。

「歡迎回來。」
微笑的女人伸出手,固定住他的臉,在男人臉頰上印上一吻。
「這是歡迎回家的吻。」
甜美羞澀的笑,可愛到讓人產生瞬間的暈眩。

他什麼都還沒說,就自己主動的女人,毫無心裡準備突然展開的超強攻擊,讓髭切的俊臉透起興奮與驚訝的紅潤,加速起來的心跳怎麼樣都無法平靜下來。

「我們回房間吧。」
直接將人給打橫抱起,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熟悉感覺,瞬間讓她紅了臉。

「不、不行!還是白天……」
已經不是新婚旅行了,不能這樣一整天膩在一起。

「沒關係,這是新婚的特權。」
我行我素的髭切,才不管別人怎麼想,他唯一要說服的只有新婚嬌妻而已。

「一點都不是沒關係啊!」
她可以肯定,晚餐…甚至明天早餐,那個眉頭皺成一團的小叔,臉色一定會比今天早上更來得難看了。

 

 

 

 

 

03

「髭切,現在有時間嗎?」
晚飯過後在讀書室,源家當主髭切非常舒服地蹺腿靠在長沙發上閱讀,抬頭看著站在門口,有點猶豫的嬌妻。

「嗯,隨時都有。」
把書往旁邊一放,髭切微笑地招招手。

「謝謝。」
走到髭切身邊,正想要在旁邊位置坐下時,手被他給拉住,直接讓女人坐在自己腿上,手指玩著她垂落下來的長髮。

「髭切,我是要說正經事情。」

「嗯?有什麼不正經的嗎?」
一手摟著她的腰,另外一手玩著她的長髮,髭切不明白她在抗議什麼。

「唔……」
噘著嫩唇看他幾秒,最後還是放棄與他爭辯什麼。

這男人優點很多,當然缺點也不少,最大的問題就是他極度的我行我素,除了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以外全都不放在心上,十足十的貴族脾氣,想必這輩子也改不了了。

「我想問,關於膝丸的事。」

「弟弟?」

「我在想,他是不是討厭我呢?」

住進宅邸一個多月,本來就是千金小姐的她,要學習如何掌管這個家,對她來說非常簡單,膝丸也慢慢將自己的工作交給她這位嫂子。

膝丸是嵯峨御流的茶道師範,比起小事情不放在心上的髭切,性格認真的他比較適合管理家中大小事,不過自從有了女主人之後,這些事情也不再需要膝丸煩惱,全 部都交給女主人負責,對膝丸來說確實是輕鬆很多。

作為髭切的親弟弟,膝丸也是這個家的半個主人,對她這位嫂嫂並不是不尊敬,也沒有刻意欺凌,教導事情也非常的認真,唯一的問題就是……他從沒露出過嚴肅以 外的表情。

「怎麼說?」

「就是…他總是不太高興的樣子…」
相處下來,似乎也不是因為哥哥被搶走而生氣,但膝丸從見面的第一天開始,就沒給過她好臉色看,讓她忍不住懷疑,自己這個嫂嫂是不是有什麼失態的地方了。

畢竟一個小了他將近十歲的女性,突然變成了自己的嫂嫂,也就是如同姊姊一樣的人物,對一個大男人來說,應該是很不知所措吧。

既不能當妹妹一樣疼愛,也不好用姊姊的方式看待,膝丸跟她保持距離是可以理解。
只是對她來說,總覺得不被丈夫的弟弟給接受,使她面對膝丸的時候,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比較好。

「嗯,沒事,那孩子就是太認真了點,並不是討厭妳。」
愛妻的煩惱,髭切只是笑笑,用他一貫輕軟的聲音安撫她。

「真的?」

「真的。」
髭切笑容滿面地給她保證,雖然這保證不讓她有信任感就是了。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正經的事情說完了嗎?」

「嗯?唔…應該是……呀!」
還在想著還有什麼正經事情要跟丈夫商量的時候,體式突然變更,她被壓在長沙發的空間上,只隔了一臂距離的丈夫,琥珀眼眸閃閃發發亮。

「不行,我還沒洗澡。」
小手推住髭切的胸膛,她紅著臉阻止他的親近。

「嗯?我不介意啊。」
將拒絕的小手握在一起,扣在她的頭頂,髭切埋入她的頸項,發出小聲的親吻聲。

「我介意啊。」
輕扯他的蓬鬆金髮,終於是讓埋在身上的男人起身。

「嗯…那就,做完再去洗澡,還是在浴室做呢?」
笑盈盈地看著噘唇嬌妻,男人充滿寵愛與幸福的笑容,總是最後可以逗得她的允許。

「我都不要…」
結婚一個多月,丈夫的性致還是跟新婚旅行的時候一樣,一點都沒有消退。
只要稍有機會就索求著她,像是彰顯地盤一樣留下印記,不分日夜的行為,吃不消的反而是她呢。

「好吧…」
也不差一時半刻,髭切放開壓制她的手,雙手環上她的纖腰,靠在她柔軟的胸口,傾聽女人規律的心跳。

對於慣性埋在她胸口的男人,她只是伸手輕梳他的蓬鬆金髮。
「你真是喜歡這樣呢。」
值得依靠的大男人,有時候卻像個孩子般撒嬌,讓她無奈又好笑。

「……因為這生活太過幸福,像是夢一樣。如果是夢的話,真不想醒來。」
好不容易才讓最愛的人都在身邊,在這個愛妻與弟弟都在一起的時光,他知道是這是目前以來的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刻了。

「這並不是夢呢…」
女人甜甜軟軟的聲音,讓他笑著抬頭。

「證明一下吧。」
低下頭,他捕捉嬌嫩粉唇,與她廝磨起來。

 

 

 

 

 

 

後記:

突然平行結局展開的新婚篇
既然這樣,總覺得應該也要寫三日月篇才對

澪雪 拜 17 Sep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