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02 R18

Love Me Tender 02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新婚篇

 

 

 

 

 

04

站在溫室中,膝丸一臉複雜地拿著薄毯,看著趴在桌上睡得極沉的女人。

流洩的烏黑長髮散在肩膀與桌子上,過長的部份沿著桌子垂下,宛如漆黑瀑布般光澤閃耀的柔順,讓膝丸忍不住勾起一縷,品味光滑髮絲從指尖滑過的感觸。

她來到這裡已經三個多月,已經非常熟悉源家女主人的工作,也做得非常稱職,膝丸可以舒舒服服地做他本來的源家二少爺,專注在他的茶道工作上。

說起來,膝丸對他這位嫂嫂,剛嫁進來的第一天,不要說好感,根本就是厭惡。
雖說兄長是順利地將她娶回家,結果來說幸福美滿,但膝丸可沒忘記,一開始兄長追求她的時候,回家時總是充滿苦澀與煩惱,膝丸從沒想過會從尊傲灑脫的兄長臉 上,看到那樣的表情。

對這樣不識好歹的女人,膝丸不只一次問過,她到底好在哪裡,髭切的回答永遠是千篇一律地,她很可愛。

這種被愛情給矇了眼的答案,讓膝丸相信介紹他更好的女性就可以改變狀況,遺憾的是哥哥一點都看不上眼,堅持非她不要。

實際見到自己的嫂嫂的那刻,膝丸還是無法理解,這女人到底是哪一點讓尊敬的兄長愛慘到那樣。

毫無疑問是個美人沒錯,但美貌與氣質是上流社會名媛的基本要素,除了系出名門這背景,條件較其他人更好一些以外,她也只是個很普通的富家名媛罷了。
但源家當主的婚姻選擇上,無須考慮女方的出身與家庭條件,她所擁有的背景,對這個家來說根本毫無意義。

實際生活下來,他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兄長總是笑著說可愛,著實也沒有其他適合的形容了。

從傭人口中知道,她經常會在這裡打瞌睡。
源家大宅自豪的溫室,雖然膝丸不太喜歡,不過兄長倒是滿喜歡懶洋洋地在溫室午睡,蓬鬆金髮睡得極為舒服的髭切,令人聯想到大型的貓科動物。

倒是沒想到,她也跟兄長有同樣的癖好。

暖洋洋的溫室,在這裡睡覺應該是極為舒服,被長髮略為遮住的嫩頰,透出睡得舒服的嬌嫩紅暈,偶爾顫動的長睫,不知道是在做著什麼樣的夢。

年輕女性卻如此體力不支,其原因膝丸不用想也很理解。

有著可愛嬌妻在身邊的兄長,每晚一定是過著極為滿足的夜生活,從她努力遮掩住,但偶爾還是能從流洩長髮的縫隙中,窺看到烙印在雪白肌膚上的粉紅花瓣。

深夜中無法好好休息的女人,趁著下午時間稍微補眠,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這也代表著,他們夫妻感情極好,他應該替好不容易才娶回嬌妻的兄長高興才對……

看著女人安穩的睡臉,膝丸的眉頭糾結又放鬆,沉默了好一會兒。

輕吻纏繞在指尖的長髮,膝丸低喟一聲,不驚動她地將薄毯蓋上纖細的肩膀,一回過身,就看到站在溫室門口笑盈盈的髭切。

「兄…」

膝丸的聲音還沒出來,就看到髭切做了個噓的手勢,慌忙地吞回尚未發出的聲音。

一張俊臉又紅又白,膝丸苦著一張臉,緩緩地朝保持著微笑的兄長走去。

「兄長,我…」
狼狽至極的膝丸,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才好。

「我就知道會這樣。」
髭切沒有特別發脾氣,只是歎喟一聲。
「我們兄弟,雖然沒有一起成長,但喜好都差不多呢……」

「嗚……」

「對我來說,最可愛的你,看上了最可愛的她,這是很當然的。」
髭切雙手環胸,肩膀上的外套隨著他的動作晃動,也沒有從他的肩膀上掉下去。
「所以,之前才不讓你們見面呢。」

「兄長,真的…很抱歉……」
低垂著頭,膝丸只有抱歉的份。

「真的是,傷腦筋呢……」
髭切的視線來到溫室中睡得安穩的女人身上,他的嘆息又更深了。

 

 

 

 

 

05

婚姻對她來說,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真要說最大的不同,應該就是她的頭銜,從小姐變成了源夫人。

過去代表自己家參加的各種活動,現在還是一樣要出席,只是變成代表源家出席,身邊的男伴不是丈夫就是小叔,鮮少有單身出席的機會了。

衣香鬢影的公益募款派對,說真的只是上流社會的社交場合,掛上虛偽優雅的微笑,代表自己家打好人際關係,替自己丈夫牽起商業場合中拉不到的關係,就是夫人 的工作。

工作對她來說輕駕就熟,差別的就是她的打扮,比她未婚的少女時代更來的性感許多,充分表現出年輕少婦特有的魅力。

低胸露背的魚尾長裙,胸口是閃亮的鑽石項鍊,耳垂上是同樣品質的大粒鑽石耳環,複雜編上的長髮點綴著圓潤珍珠,她的打扮同時也宣揚著夫家的財力,是半點小 氣馬虎不得。

被愛情給滋潤的幸福容顏,還帶有少女彈性的柔嫩肌膚,骨子中透出逐漸成熟的女人嬌媚,這時候的女人最吸引人,總是一露面就是全場焦點的她,堆著笑容與每一 個見面的人談笑。

好不容易終於能夠喘口氣,她拿過一杯雞尾酒到一旁去,還沒來得及休息笑的僵硬的臉,下一個工作就自己找上門了。

「好久不見了,大小姐。」
雖然最適合他的是和服,但即使西裝也非常合身不讓他的美貌有半點遜色,她所熟悉的絕色男人,帶著迷人微笑與她打招呼。
「結婚後,變得更漂亮了呢。」

「三日…三條先生。」
差點就脫口而出的稱呼硬是吞了回去,她擺出源夫人該有的態度。

「真是見外的稱呼呢。」
三日月上前一步,一把將努力拉出距離的女人給摟了過來,大手撫過裸背,環住她的纖腰。
男人手指撫過肌膚的熟悉感,從深處湧起的淡淡酥麻,讓她不自覺咬住唇,忍住差點脫口而出的聲音。

「還是可以像以前一樣,稱呼我三日月。」
低啞地摩擦在耳際的好聽耳語,讓她想要推開過於親暱的男人,但他的力氣過大,完全無法掙脫。

「請放手…」
自己現在的身分不能這樣跟男人太過接近,她輕聲抗議,三日月卻也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

一點也沒有考慮她的立場,男人毫不避諱貼近的呼吸和體溫,充斥在鼻端的熟悉氣息,讓她忍不住臉紅心跳起來。

「哎,別隨便碰別人的妻子。」
被拉到另外一個懷抱,接觸到日日夜夜摟抱著她的熟悉臂膀,終於是讓她鬆了口氣。

髭切雖然聲音輕軟,一臉笑盈盈地看著三日月,但他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像是頭收著爪子的獅子,隨時等著咬破敵人喉嚨。

面對著隱藏著敵意髭切,三日月也一樣沒有改變表情,臉上永遠是看不出想法的優雅微笑。
「髭切啊,雖然你贏了這回合,但我可還沒放棄呢。」

完全意料外的挑釁,讓她訝異地瞪大眼,小手忍不住揪緊身邊丈夫的白色西裝外套。

「我呢,一點都沒有放手的意思呢。」
輕拍她略為顫抖的肩膀,髭切用自己的方式給她安心。

「呼呼,今天就不給大小姐添麻煩了。」

「應該是是源夫人喔。」

只是簡單兩句話,誰都不退讓的拔劍張弩讓她不知所措地看著兩個男人,同時也擔心著周圍人們注目過來的視線。

對閒著沒事做的上流社會,能把本來就有源家與三條家,再多添幾條茶餘飯後的話題,可是比什麼都有趣的佐料。

「髭切,我有點累了,回家吧。」
看都不看三日月一眼,她對著丈夫柔柔撒嬌。

「嗯,回家吧。」
只要是愛妻的要求,髭切幾乎沒有拒絕過,除了在床笫間。

牽著妻子的手,髭切禮貌性地打了個招呼離開了會場。

只有她才知道,男人大手握得多緊,完全弄痛了她。

 

 

 

 

06

女人近乎哭泣的微弱喘息,在偌大的房間中迴盪。

有著頂蓋與床柱,可以睡得下三個人的KING尺寸的豪華大床上,散亂成一團分不出衣服的布料堆在床腳,輕暖的被子掀到一邊去,鋪在上面的雪白床單已經皺得 不成樣子了。

「……髭切…不要了……啊嗯……」
被壓制在床上的赤裸女人,全身上下就連纖白小手,都被情慾蒸薰成一片粉紅,纖細指尖揪抓著手邊任何可以抓到的東西,隨著男人韻律而擺動的纖足,已經連舉起 的力氣都沒有,腳趾隨著他的韻律時不時踢著腳邊的布料。

雪白美麗的裸身,佈滿了深淺不一的吻痕,尤其是她的腰部,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塊雪色的肌膚,全都是男人留下的痕跡。

一回到家,才剛剛摘下昂貴的首飾,整個人就被抱上床,一直持續到現在,毫無間斷的激情索求,消耗掉她剩下的體力,連聲音都變得沙啞了。

連她自己都數不清多少次,只是不斷在男人懷中嬌喘,被丈夫時而激烈,時而溫柔的韻律給折磨,比平常還要執拗無比的男人,讓她只有討饒的份了。

可憐的聲音終於是讓髭切略停了下來,大手輕撫她被淚水和汗水給濕濡,粘著凌亂髮絲的豔紅小臉。
狼狽不堪的女人,只讓男人嫣然一笑。
「哎呀,連聲音都啞了啊…」
維持著結合的體式,髭切拿起床邊還剩下半杯水的水晶玻璃杯,自己喝了一口,將剩下的全部都餵給了身下的愛妻。

從他的雙唇遞過來的清水,就跟沙漠中的甘霖一樣,她貪婪地全部都吞了下去,連男人的氣息一起。

唇舌交纏之際,又再度動起的韻律,抗議的呻吟也全部被他給封住,她只能被動地承受男人所給予的一切。

「嗚唔……」
又一次的高潮,幾乎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氣,只能軟綿地躺在床上不住喘氣。

腿間一片黏膩,連身下的床單也全都濕了,被過度情慾刺激的身體太過敏感,頂抵在深處的滾燙亢奮,連他的脈動都會讓她自然輕顫,無關於她的意識,甜美軟肉取 悅著填滿著她的硬碩。

不分日夜,被丈夫給細細疼愛的身體,早已完全染上了他的色彩,對他的各種觸碰敏感至極。
耽溺在情慾中的夜晚,總是會給予她,這個身體已經不再屬於自己的錯覺。

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嵌在體內的男性欲望仍舊堅挺無比,被淚水給模糊的大眼,微慍地看著壓在身上的男人。

「還不行呢……」
髭切抵著她的額頭,琥珀金眸閃閃發亮,溫柔的微笑在這瞬間是可怖的。
「我要把那傢伙,留在妳身上的痕跡全部洗去……」

「……嗯…?」

她的疑問還沒得到解答,猙獰的男性欲望又再度攪弄了起來,充滿了兩人體液的緊熱幽谷,發出淫猥刺耳的水聲。

「嗚…不要…太多了……」
連半點推拒的力量都不剩,嬌軟身體隨著彈性良好的大床搖晃,一下又一下的強勁韻律讓她向後昂去,長髮如漆黑海流般散亂在床上。
「…髭切…不要……唔……」
彷彿是不想聽見她的拒絕般,剩下的聲音被他的唇給封住,執拗的舌尖糾纏著無力閃躲的粉舌,盡情地掠奪她的一切。

漫長的夜,還在持續下去。

 

 

 

 

07

又熱又辣的琥珀色酒液流過喉嚨,酒精濃度極高的美酒已經喝下兩杯,縱慾整晚的髭切還是一樣精神很好,一點睡意都沒有。

在裸身上隨意地搭上睡袍,髭切拿著水晶酒杯坐在床邊,看著已經沉沉睡去,眼邊還帶著淚痕的小臉。

說是睡去,正確來說應該是被他折騰到昏過去才對。

指尖輕撫汗溼潮紅的臉頰,對於自己妒意上心太過折騰了她,雖然是有點歉意,但一點都不讓他後悔。

薄被蓋著赤裸嬌軀,所有看得到的部份,都佈滿了深淺不一的吻痕,明天早上肯定又會被她給生氣了呢。

想著她無奈憤恨的嬌嗔模樣,終於是讓髭切嚴肅的臉上,露出一絲愉悅的弧度。

即使只是一瞬間,被那男人給摟抱在懷中,她露出只有在床笫中才見得到,雙頰微紅的小女人嬌羞,就足夠讓髭切理解所有的事情了。

即使不分日夜地疼愛著她,還是無法抹去那男人留下的痕跡。
深植於體內,她與那個男人的過去…光是想像這點,就讓髭切握緊手中的酒杯,努力用理性壓抑住自己的感情,不要再暴走下去。

好不容易才得到妳,無論如何我都絕對不會放手……」
大手撫著她的嫩頰,髭切的自言自語只有自己才聽得到。
「哪怕…會變成鬼也一樣……」

 

 

 

 

 

後記:

狗血肥皂劇的新婚篇
目前暫定沒有後續了

澪雪 拜 17 Sep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