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03

Love Me Tender 03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新婚篇

 

 

08

一早起床打著呵欠,身體上沈重到難以擺脫的怠倦已經是一種習慣了。

自從結婚後幾乎是每晚縱慾的生活,不管是酸痛的身體還是睡不飽的精神,都快要變成常態了。

看了眼時鐘,她坐起身輕推還環著她睡得極沉的丈夫。
「髭切,起床了。」

「唔………再五分鐘……」
嘟囔著耍賴,環著她的手更緊了些,似乎是想要將她拉下來,兩人再一起睡一覺。

「不行,今天要開會吧。」
苦笑地輕拍這個睡覺習慣很差的男人,她努力要叫他起床。

別看髭切這樣,他的睡眠習慣意外的很不好。
平常似乎是有點淺眠且失眠,但一旦熟睡就很難叫起來,而且還滿喜歡賴床,早晨是他一個大男人難得撒嬌耍賴的時刻,妻子的她也只有苦笑安撫的份。

這麼差的睡眠習慣,結婚前到底是誰來喚醒他,還真讓人好奇呢。

「唔……早安的吻……」
聽得出他的不情願,但有責任感的男人還是非得起床,只好取其中平衡。

耍賴的男人讓她苦笑,卻也可愛地讓她無法拒絕。

「嗯,早安。」
彎下腰在他的薄唇上一吻,蜻蜓點水的接觸,髭切馬上就醒了過來,清醒地睜著琥珀色的眼看著她。

「怎麼了嗎?」
拿起一旁的絲綢睡袍,想要穿上卻發現丈夫的手始終沒有放開她。

「不,沒事。」
漾起她所熟悉的笑容,髭切放開他的手,讓兩人都起床梳洗。

早餐過後送丈夫上班,也是她作為妻子的工作之一。
每天出門都堅持要出門的吻的髭切,夫妻兩人的恩愛已經是源家大宅內周知的事實,這樣幸福的畫面,反而讓人微笑看待。

送丈夫出門才回過身,就看到有著身高優勢,冷然地盯著她的小叔。
「膝丸?」

沒有回答她的疑問,膝丸直直地看著她蒼白的臉。
「妳有哪裡不舒服嗎?」
雖然已經上了淡妝,但還是很難掩飾她的疲憊,只要有用心就很容易看得出來。

「還好呢。」
確實是有點發懶疲倦的感覺,但她既沒有頭痛也沒有哪裡不舒服,應該是沒有什麼大問題。

「是嗎?」
冷淡微瞇的眼,膝丸表示他的不信。

「真的。」
笑著跟膝丸保證的她,才沒走幾步,穿著半跟鞋的腳就突然扭了下,差點要跌倒的身體被膝丸給抱住。

「這哪裡是沒事!」
小心護著還在他懷中的人兒,膝丸低罵著。

「我、我只是沒走好!」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扭了下,結果不但沒有好好跌倒,還跌進了小叔懷裡,被攬抱的畫面看起來似乎有點糟糕。

「妳根本就……」
環著纖細肩膀的手,隔著衣服也能感覺到不對勁。

「抱歉呢,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
一旁響起熟悉的軟軟聲音,只是今天聽起來似乎嚴肅得多。

「兄長!」
看到來人,膝丸一點都沒有被抓姦的尷尬,反而非常高興地把人推入他的懷中。

「我看看……」
髭切低下頭,額頭與她的額頭相貼,用這種方法來測體溫,近在眼前的俊臉,讓她的小臉迅速俏紅了起來。
「嗯哼,果然是有點發燒呢。」
早上那一吻,比平常還要乾熱的唇就讓他在意的不得了,怎麼想都不對勁就折返回來,果然是如他所料。

「哎?」
不相信的摸自己額頭,她相信自己的體溫高,一定是剛剛髭切用那種方法量體溫造成的!
「我覺得還好…」
確實是有點小燙,不過這應該是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
人的體溫本來就有變化,多少略高一些也是普通的吧。

「好了,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
將愛妻給打橫抱起,髭切吩咐一旁的人。
「再來拜託你囉,弟弟。」

「交給我吧,兄長。」

「髭切,放我下來…」
就算是夫妻了,被公主抱還是很讓人羞恥。

「不行,要是又跌倒了怎麼辦呢。」
大步地往夫妻臥室走去,髭切一點都沒有放下她的打算。

在她不像樣的掙扎下,髭切毫無困難地抱著她回到了寢室。
正在整理房間的傭人們,對於主人的突然出現,都掩飾不住她們的愕然。

「啊呀,在整理啊,那就睡妳的房間好了。」

源家的主人寢室,與歐洲的貴族宅邸設計相同,夫妻其實是各自有一間臥房,中間有著一扇門相連。
只是女主人的寢室,幾乎只剩下化妝更衣的用途,大半的生活機能都是在髭切的房間度過,為了方便妻子的活動甚至還有簡易的梳妝台,相較於充滿了夫妻生活感的空間,女主人的臥房就顯得單調冷淡了些。

雖然鮮少使用,不過還是需要每天打掃的女主人房間,在這時候還真的派上用場了。

豪華程度完全不輸給男主人房間的臥房,髭切將愛妻放在中央的大床上,還不忘替她脫下鞋子。

「嗯,還是要換上睡衣比較好…」
看她一身整齊的連身洋裝,如果要休息好像還是不太妥當的模樣,髭切左右張望著不熟悉的臥房。
「睡衣放在哪裡呢?」

「我自己換就好了。」

「不行喔,病人就是要好好休息。」
才剛剛坐起來,又被推回床上,這一次是雙手被他制住,整個人被扣在他的體重之下。
髭切雖然看起來一副很好說話的模樣,卻比膝丸更來得固執,噙著笑的俊臉貼的極近。
「還是希望,我用別的方法不讓妳下床?」

呼在臉上的炙熱氣息讓她豔紅了小臉,掙扎著動彈不得的手腕。
「別、別在大白天這樣……」

「那就好好休息。」
在髭切逼迫的笑臉下,她終於是點了點頭。

換上傭人拿來的睡衣,她很不甘心地躺進了床上,蓋好了薄被,額頭上還貼了退熱貼,完全把她當病人了。
髭切就這樣押著她完成一切,一副完全沒有要離開的神情,在她的床邊坐著。

「不去上班嗎?」

「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囉。」
手指梳著她的瀏海,髭切溫暖的大手覆住了她的眼。
「乖,睡覺。我就在這裡陪妳,睡不著的話,我們一起睡。」

拗不過髭切的堅持,她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只是小睡一下,用不了多少時間……這麼想著緩緩入睡的她,卻意外地睡得很沉,似乎是來自許久不曾一人入睡的歇息。

「……………夫人只是太過疲勞,多加休息就好……」
朦朧中似乎聽見了醫生的聲音,可是沈重的身體選擇了休息,綿軟的床十分舒服,幾乎要忘了時間………

想到了時間,她倏然睜開了眼,抬高的視線對上了修長雙腿靠在床邊,舒服地坐在不知道時候搬來的椅子上,手上拿著本書的丈夫。

注意到她的視線,髭切一往如昔勾起嘴角。
「醒了啊?還想再躺一下嗎?還是要喝水?」

眨了眨眼,她的視線從丈夫身上轉到他背後的窗戶上,從天色上看得出已經不是中午,應該是快接近黃昏了。

他就這樣,蹺了一整天的班,在這裡陪她啊……
也許是高興,也許是生氣,胸口沈澱著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打著呵欠坐起身,髭切也將書給放下地站起來,拿起床邊的杯子倒了杯水給她。
「謝謝。」

捧著杯子,她輕啜著裡面的清水,偷覷著一直笑看著她的髭切。

「晚上有想吃什麼嗎?有要求他們準備好消化的餐點就是了。」
接過她的杯子,髭切在床邊坐下,伸手輕撫她睡得略紅的雙頰。

「髭切,今天應該有些約好的行程……」

「全部取消了喔。」
不等她說完,髭切笑得燦爛地打斷了她。
「包括晚上的餐會行程。」

「哎!可是這樣……」

「紫。」
嫩唇被他長指給按住,教她眨眼看著微笑的男人。
「妳首先是我的妻子,然後才是源家的夫人,不能弄錯順序呢。」

髭切的話讓她困擾回望,無法理解有什麼差異。

生來就是千金小姐的她,從小的教育就是如何管好一個家,如何成為一名稱職的主人,嫁為名門的夫人也是她被允許選擇的人生道路之一。
作為名門的夫人,管理好宅邸與傭人,協助丈夫的工作順遂,都是作為妻子的她的工作啊。

她的困惑,讓髭切也眨眨眼。
「哎呀,不懂嗎?」

「不懂。」

她的誠實並沒有讓他生氣,只得到他的淡然一笑。

「讓丈夫生活順遂,過著舒適的生活,就是妻子的工作對嗎?」

「對。」
他們的理解一致,讓她點點頭。

「不是說過嗎,我喜歡妳的笑容,看妳高興我也會心情很好,所以呢,在我身邊過著快樂的生活,就是我的妻子的工作。要是妳一臉煩惱,我也會心情不好呢。」

「呃……」
好像是這樣又好像不是這樣,總覺得邏輯是正確,但跟她所知道的狀況有著相當的落差。
「好像…哪裡不對勁……」

「沒有喔,這就是源家的規矩。」
髭切笑容滿面地豎起食指,輕軟的笑容中,有著不容違逆的壓力,再怎麼說他都是源家的主人,什麼事都是他說了算數。
「因為源夫人的工作,而把妳累倒了,那就本末倒置了呢。」

「唔……」
揪著手邊的薄被,她垂眼又抬起。
「是這麼說沒錯,不過我會疲勞,應該是你吧!」

「哎呀,怎麼說?」

「每晚每晚都那樣……」
更詳細的描述,她完全說不出口,雙頰豔紅的模樣,卻只得到髭切的偏頭疑問。

「嗯,我做了什麼嗎?」

到底是真的傻還是故意裝傻,這性格真是讓她氣惱,讓她低哼一聲偏過頭去。
「今晚我睡這裡。」

「這床睡起來比較舒服嗎?」

「嗯。」
其實是差不多,不過她違心點頭。

「這樣啊,那我今晚也睡這裡吧。」

「你回房間去睡!」

「為什麼?夫妻當然是一起睡吧。」

「………今晚我想自己睡。」

「我想跟妳睡。」
把人攬進自己懷中,強而有力的懷抱不允許掙脫。
「沒有妳在身邊,我睡不著。」

「但是我會睡不好啊…」
這樣被他給抱著,好不容易的決心似乎又有點軟化了。

「那我們今晚就睡這裡,看看會不會睡得好一些。」

「……你還是睡自己房間好了。」

 

 

後記:
終於是把08的完整版寫完,這樣才能接09的失憶篇的內容

澪雪 拜 4 Oct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