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tic Treasure 番外 Le Rouge

Lunatic Treasure

 

番外 Le Rouge

 

 

 

 

女人梳妝打扮需要時間,如果是和服的話,就更花時間了。

為了喜歡和服的丈夫,三條家的新婚少夫人也開始學習穿著和服,做著與丈夫一起出雙入對的打扮。

和裝初學者的她,對於和服的搭配完全是一竅不通,從內裡外衣到各種裝飾品,全部都是由丈夫選擇,讓專門的美容師著裝。

一身靛藍色菱形暗紋的和服,早就打扮妥當的三日月,在隔鄰的房間翻著工作的資料,一邊等著愛妻的梳妝。

期待著自己所挑選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的模樣,三日月的嘴角勾起愉快的弧度,比起等一下將要前往欣賞的舞台,他的興趣更在新婚愛妻身上。

好不容易聽見往自己走來的腳步聲,三日月放下手中資料,看著她略為害羞地拉開相隔的紙門。

「三日月…這樣…會不會很奇怪?」
少女時代除了大禮服振袖與浴衣之外都沒穿過的她,一開始就從富家少婦的規格開始,讓她不安地拉著袖子。

「不會,非常好看。」
三日月愉快地揚起了唇,伸出手示意她來到身邊,讓她好好看清楚她的打扮。

淡色的友禪訪問著,染刺的名古屋帶,只有識貨的人才會理解的價值不菲,是三條家特有的低調奢華。

「穿這樣,路上要是鬆開了怎麼辦……」

「不要緊,我會幫妳穿回去。」
不擅長穿西裝的三日月,穿和服反而難不倒他,要替愛妻維持一身美麗的打扮,對他來說並不算難。
「當然,脫下的時候也是由我來…」
與他的鬢髮一起掠過耳際的低音,其中所代表的意思,迅速讓她紅了臉。

「別這樣…」
推開環上她的臂膀,臉上的色澤比腮紅還要嬌豔。

「哈哈哈,過來點,幫妳上個紅。」

「上紅?」
看三日月拿過桌上的一個乳白色小瓷盒,打開蓋子是一片耀眼的綠光。
「那是什麼?」

「這是豔紅。」
男人伸出手,大拇指輕輕撫過她的嫩唇,確認上面沒有多餘的唇膏,才用拇指輕抹小瓷盒中的東西,一抹鮮艷的紅附著於他的指尖。
「也叫做小町紅,是過去女人所使用的紅。除了口紅以外,也有當作腮紅與爪紅來使用,被稱為紅一匆的東西。」
一邊低聲說明,三日月的拇指撫摸著她的唇,用手指替她抹上唇紅。

男人粗糙暖熱的指尖,仔細溫柔地描繪著她的唇瓣,在她的上下唇親暱來回的指尖,摩擦出與親吻不同的麻癢感,從背脊竄上的酥軟讓她微瞇了眼,溼潤朦朧起來的大眼,與他透出了新月虹彩的眼眸相望。

「……別這樣看我,會想現在就把妳給剝了。」
將指尖上的餘紅抹上她的耳垂,充滿欲望的低啞誘惑,讓她的心不自覺漏跳一拍的同時,小臉也瞬間燒熱起來。

「適、適可而止一點……」
摀住發熱的耳朵,她將感覺得到彼此呼吸的距離拉開了些。
「都、都那樣…還不夠嗎……」

「哈哈哈,一直以來的手下留情讓妳誤會了什麼嗎?」
握住她的手,拇指揉著她柔嫩掌心,炙熱的呼吸輕噴在她的頰邊。
「沒關係,妳可以在每個夜晚慢慢修正。」

笑看她嬌羞的小臉,三日月牽著她往門口走去。

 

 

 

 

後記:

極短的口紅篇連載終了!
本來只預定三篇,藥研篇是臨時追加的

希望這樣有好好表現出,每個男人撩妹的能力(笑

澪雪 拜 7 Nov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