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tic Treasure 番外 Sweet Gift

Lunatic Treasure

 

番外 Sweet Gift

 

 

 

 

 

忙了一天回到家,才踏入夫妻兩人的房間,就看到一個方正的包裹放在桌子上。

大到可以放得下一件禮服的盒子,折得菱角的包裝紙,完美的緞帶,一看就知道出自商業的禮盒,而且盒子上還沒有快遞單,肯定是特別派人送來的。

「這是誰送的呢?」
一邊摘下耳環,她端詳著盒子。
看起來似乎是時裝店送來的東西,可是她並不記得自己有訂什麼衣服尚未送來。
「啊,是粟田口那邊的呢。」
仔細一看的話,會發現緞帶上印著粟田口集團的文字,盒子上卻沒有隨附著名片,還是讓人猜測送禮人是誰。

畢竟粟田口家人口眾多,他們雙方也都互相認識不同的人,光是從盒子包裝來判斷實在是有點困難。

「應該是一期送的吧。」
三日月解下領帶的同時,順便看了眼盒子,很輕鬆地下了結論。

「這樣看就知道嗎?」

「粟田口家會這樣送東西過來的,也只有一期了吧。」

粟田口家與三日月較有往來的是一期和骨喰,而她認識的則是藥研。
確實如三日月所說,藥研那大剌剌的性格是不會把禮物弄得這麼細節,骨喰她並不清楚,但三日月說是一期,那應該就是了。

「拆開看看吧。」

「可以嗎?」
如果是一期送的,那應該是給三日月的物品才是。

「應該一期送的結婚禮物吧,打開來看看。」

「嗯,那我打開囉。」
取下緞帶拆開包裝紙,包裝紙下面是粟田口飯店所使用的禮盒。

一瞬間猜想可能是蛋糕或是餅乾,不過這樣的包裝似乎又不太適合,而且盒子還有點重量,讓她猜想著一期贈送的禮物會是什麼。

打開盒蓋,用柔軟黑絨布襯墊著內容物,上面漂亮的放了兩張卡片,分別指名給他們夫妻,一人一張的卡片還真讓人覺得用心呢。

將卡片拿起,掀開包裹用的黑絨布,包裝在黑絨布之下的新婚禮物,教她瞬間傻了眼,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這……」
看著那一個個顏色大小都不同的東西,她就算沒有實際看過,也大概知道這是些什麼東西,當然還有些她完全不知道的。

「怎麼了?」
感覺的到妻子的僵硬,三日月回過頭看盒子中的禮物,就算是一直游刃有餘總是帶著得意淺笑的大男人,也不快地揪皺起眉頭。

「一期那傢伙……」
拿起那張屬名給他的卡片,三日月打開來看。

『恭喜兩位新婚。
喜得年輕嬌妻,沉穩的年長者總有力不從心之刻
特此挑選對新婚充滿了祝意與喜悅的禮物
還望兩位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誰力不從心啊!」
忍耐不住怒氣地咬牙低啐,三日月把那張卡片給捏成一團,扔入垃圾桶之中。
「根本就是挾怨報復吧,那傢伙。」

那一整盒的各種用途的情趣道具,也只有一期那傢伙,有膽子敢把這些東西寄給他。

「一期給妳的卡片是什麼?」

「我還沒看。」
注意力都被那些沒看過的東西給吸引走,她還真忘記那張卡片。

「我看。」

「啊!」
難得一點都不大人的,三日月直接從她手上將卡片拿走。

『恭喜兩位新婚。
當年長的丈夫稍有不足時
希望能夠填滿漫漫長夜的空虛寂寞
特此挑選對新婚充滿了祝意與喜悅的禮物
還望兩位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沒有任何言語,三日月只是刷的一聲將卡片給捏爛,再一次扔到垃圾桶去。

「紫,那些都扔掉。」

「哎?可是是一期送的禮物呢。」

「捨不得的話,今晚就來試用看看如何?喔,意外的種類很多呢。」

透出月光的細長雙眸,讓她本能性的感到恐懼。
「我、我讓人拿去處理。」

「這種東西,怎麼能讓人處理呢?」
捉住她的手,三日月帶著笑意的聲音,在她耳邊低語,濃濃的調情感,完全就跟在床上纏綿時一樣的音色,教她忍不住摀住耳朵。

「別在耳邊這樣說話。」

「東西我拿去處理,如果一期問起,妳就說完全都用不到,全扔了。」

「……好,我會這麼回答。」

 

 

 

 

 

後記:

只有成人才能寫的內容(笑)
當然是沒有髭切篇,沒有人有膽子寄這種東西給他

一期的相關,要在一期篇和三日月篇才會看到了

澪雪 拜 16 Jan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