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tic Treasure 01

Lunatic Treasure 01

三日月新婚篇

 

 

 

 

三條家新婚夫妻的第一次吵架,是新婚旅行回來後,在三條大宅發生的事情。

寬敞的新婚夫婦的臥房中,才最新更換的榻榻米還發出淡淡的草香,已經鋪好了兩人份的被舖,等著被充分使用。

新婚嬌妻的肌膚,在昏黃燈光下透出柔美光澤。
梳上的長髮露出優美動人的頸部曲線,沐浴過後還帶著水氣的髮尾,更添女人嬌媚,讓一旁端坐著的丈夫,眼中漾出晶亮的新月虹彩。

「三日月,我有話要說。」
正座在鋪好被舖上,她嘆了口極輕的氣。

「嗯?」

「我們分房睡好嗎?」

「……不要。」
妻子的提議讓他愣了一下,連想都不想地直接回絕。
「為什麼?」
口氣仍舊從容優雅,但他閃爍著新月虹彩的細長眼眸,一瞬間變得極為險惡。

「因為我睡不慣地板。」
女人理所當然的抱怨,讓三日月訝異地睜大眼。
「每天起床都身體很痛,這樣子很辛苦呢。」

「哈哈哈,這才不是因為地板的關係。」
還以為是什麼原因,小女人的抱怨讓他放聲大笑。

她的身體會這邊痛那邊痛,當然不是因為地板,而是因為他啊。

「可是以前睡床的時候,就不會這樣啊!」

真切煩惱的模樣,讓三日月低聲一笑,起身走到她面前,勾起她的下巴,讓兩人可以對看。

「那是因為,我以前手下留情。」
曖昧低語所代表的意思,迅速讓女人從臉頰紅到脖子。
「就算彈性好的床,也沒辦法保證妳不會到處痛喔。」

想起兩人結婚前的事情,她的臉更紅了。

她這個器量極大,總是游刃有餘從容不迫的丈夫,卻愛在床上欺負人,過去也每每整得她腰痛。

「……都已經嫁給你了,我也是想著要努力習慣…」
畢竟三條家就是這樣的和風大宅,整棟宅邸沒有一間洋室,自然有沒有擺床的地方。
「可是,對一直以來都是睡床的我來說,一開始還是會有點困難嘛…」
垂下長睫,她的無奈低語,三日月都聽得進去。

「嗯唔。」
她說得也不無道理。
雖然她身體不適的主要原因是來自夫妻的夜生活,但地板較床來得沒彈性,對她的身體造成負擔也是可以想像。

「所以,一開始用交替的方式來習慣,可以嗎?」

「也不是不行…」
畢竟對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來說,睡眠方式的大改變,需要熟悉的時間。
只是,宅邸中並沒有洋室,要怎麼交替才好呢?

「可以的話,有幾天我住家裡,有幾天睡這裡,讓我慢慢來習慣好嗎?」

「不行。」
這種提議根本不用考慮,只有回絕的一條路。
好不容易才讓她點頭結婚,真正地擁有了她,怎麼可能再讓別的可能性發生呢?

「可是住旅館或者公寓也不方便……」
偏著頭認真思考的她,讓三日月更煩惱了。

「讓我想想,有什麼好辦法吧。」
總而言之,當務之急是讓她別愈睡愈辛苦,換句話說就是……他得禁慾了。
「這幾天還是照這樣,先讓身體習慣吧。」

「嗯,我先試試看。」
不知道三日月在想些什麼,她笑著同意。

躺進鋪得極厚的軟舖上,雖然是軟但跟床還是差得多,她還是習慣一般的彈簧床,可以承受體重的感覺。

硬梆梆的不適感讓她翻了個身,耳邊就聽見丈夫的好聽聲音。
「過來些。」

「可是…」
和風的雙人被舖,就是各睡各的不是嗎?

「過來些,太硬睡不習慣吧。」
三日月一個伸手,將人拉入懷抱中,比起堅硬的地板和被舖,當然是人體更軟更暖,較來得好睡。
「靠我懷裡,會睡得比較好。」

「嗯。」
比堅硬地板還要舒服的感覺,讓她滿足微笑。
「晚安,三日月。」

「晚安,紫。」
親吻她的額頭,三日月看她滿足閉上眼睛的模樣,只能在心中重重嘆氣。

與新婚愛妻相擁,卻什麼都不能做,還真是挑戰男人的理性和意志力啊。

聽著女人略沉的呼吸聲,三日月看著障子門外清亮月光。
這是他結婚以來,第一個不眠的夜。

與髭切篇平行展開的三日月新婚篇
後續更新未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