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 d’amour

mal d’amour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位於豪華五星級飯店的高樓層大型宴會場,從巨大透明的落地窗可以一覽閃亮的東京夜景,畫著濃妝端著酒水在會場中來回的美麗服務生們,桌上擺滿了各種豪華昂貴的料理,這一切彷彿慶祝著議員當選般的奢華排場,都只不過是為了慶祝某位社長的就任罷了。

只不過轉個眼,現任源家當家的源髭切,就已經忘了先才跟他打招呼的人長什麼模樣,噙著微笑兜晃在會場中,與每一個努力上前與他搭話的人點頭,想著自己差不多該回家了。

就算不怎麼喜歡宴會,他作為源家當家,還是得盡一下自己的義務,哪怕只是出席三十分鐘,也算給足對方面子了。

總是我行我素的髭切,比起司機更喜歡自己開車,享受著可以隨時離開不受束縛的自由。
在這樣到處都酒氣濃郁的場合,他的手上是杯加了冰塊的烏龍茶,滴酒不沾地維持一貫安全駕駛的原則。

把手上的玻璃杯放在服務生的盤子上,髭切自顧自地向門口走去,心中想著全是自己讀到一半的推理小說,覺得今晚應該可以好好看完了。

「……怎麼又是這個樣子呢?」
女人困擾無奈又帶有淡淡寵愛的柔聲,讓髭切饒有興趣地瞥過去一眼。

在宴會場外面離簽到處還有點距離的地方,一個穿著深色西裝的男人略彎下身,讓站在面前的女伴替他打著領帶。

「那個是…三條的…」
靛藍色短髮的男人左鬢略長,只要看過一次絕對不會忘記的絕世俊臉,誰都知道他是名門三條家的少爺,三條三日月。

不過髭切會記得三日月並不是因為他的絕世無雙,而是因為源家跟三條家古來就有著淵源,他們彼此認識但誰都不喜歡跟對方有所交集。

不過據髭切所知,任何女人要親近三日月並不容易,一如要親近他一般,那男人居然會陪著苦笑,讓女人在他胸口上打著領帶,還真是不簡單啊。

「哈哈哈,抱歉呢,我對這個不太擅長。」
男人本來就細長的雙眼,看著女人低頭專心在他的領帶時的小臉,更是充滿寵愛地微瞇了起來,似乎非常享受能跟她親近的機會。

「那也別這樣直接過來啊。」
敢跟那個三日月用這種語氣說話,而且那男人居然是笑著任她發脾氣,三日月的態度,讓髭切對站在他前面的女人也產生了興趣。

纖細修長的年輕女人,看來不過二十出頭黑髮美人,一身簡單優雅的小禮服,就輕易表現出她的氣質與教養,看得出來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嗯,這樣應該可以了。」
纖手輕拍他的胸口,一瞬間宛若花朵綻放般的柔美微笑,讓髭切連自己發出了感嘆聲都沒自覺。

倒是三日月注意到了髭切的視線,薄唇勾起了獨占的弧度,伸手攬過女人的纖腰,不讓髭切有任何機會。
「大小姐,我們走吧,今天有很多需要打招呼的對象呢。」

「今天也麻煩你了,三日月。」

看著踏入會場的男女,髭切瞬間打消了打道回府的念頭,俊臉上滿是興趣洋溢的笑,想要認識那朵一瞬間綻放,又緊閉起了美麗花蕾的女人。

再度踏入燈光閃耀的宴會場,偌大的會場中衣香鬢影,在這個燈光與珠寶閃耀,各種香水與酒氣混合的場所中,髭切的眼中除了那個女人外什麼都看不見。

從身旁的服務生拿過一杯飲品,髭切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處,觀察著那個吸引起他的興趣的女人。

才剛剛進入會場的男女,馬上就成為眾人的焦點,甚至比今天的主角還要閃亮。

只要跟和那個三日月站在一起,不管是什麼人都迅速會成為焦點。
雖然並不怎麼喜歡他,但他那絕世美顏就算是認人能力薄弱的髭切,也是一次就過目不忘。

今天被邀請的嘉賓非富即貴,也都知道三條家的三日月少爺難得出現在這樣的場合,能夠與他見上一面也是讓人高興的,就連那個打扮閃耀滿身暴發戶氣質的宴會主角,也都自動自發上前與三日月搭話。

不只是三日月,與他一起的女性也不是普通被晾在一邊的花瓶女伴,上前搭話的人也都有禮貌地與她打招呼,真不愧是能被三日月稱為大小姐的人。

年紀輕輕看來二十多歲,差不多是大學剛畢業的青春洋溢的年紀,舉手投足非常優雅,看得出來是哪戶人家的千金小姐,落落大方地非常熟悉這樣的場合,以她的熟悉的程度,就算沒也三日月做男伴應該也不是問題。

站在角落,髭切細細從不同角度觀察著她。
烏黑長髮在腦後盤起複雜的花樣,露出白皙優美的頸項,身上的首飾都是簡單大方的設計,看得出有相當的價值卻也不會太過豪華,以未婚女性來說是非常妥當的打扮。
淡色系小禮服不只是強調她玲瓏有致的優美曲線,更讓肌膚顯得白皙柔嫩,讓人想像將她擁抱入懷會是種怎麼樣醉人的感覺。

既然她也系出名門,上流社會就這麼小,也許他們之前就見過面也說不一定。

這個臆測,不要一秒鐘就被他自己給否定了。

髭切很肯定,今天是第一次見到她。

對於自己私底下被人嘲笑臉盲,甚至瞧不起人,髭切都非常清楚這些充滿惡意的評價,但他也絲毫沒有去解釋或者改變自己的意思。

他只不過是隨性了些,對不感興趣的東西不放在心上的過目即忘,但有對有興趣的東西卻執意得很,連自己都很清楚那是種令人恐懼的執念。

只是他到目前為止,這種感情僅僅只產生過一次,而她是第二次。

他清楚明白,自己對這個女人有興趣…而且還是那種帶有男人欲望的興趣。

都三十出頭了,才突然冒出宛如情竇初開毛頭小子般的反應,讓髭切對自己苦笑,卻也沒打算扼殺自己令人意外的初戀心情。

看圍繞著她的人減少了一些,髭切喝乾手上的飲料,從服務生的盤子上換上一杯新的飲料,筆直地往那個女人走去。

對突然站定在自己面前的高大男人,女人疑問地抬頭與他對視。

近看著更覺得可愛,髭切用手上的杯子與她的杯子輕碰,發出清脆的聲音。
「夜安,初次見面,我是源髭切。」

只要是上流社會的人,沒有人不知道源家與三條家,女人小臉上露出瞬間的驚訝,又很妥善地收了起來。
「初次見面,我是花久遠紫。」
勾起社交用的微笑,她溫和有禮與髭切打招呼。

生疏有禮的微笑,讓髭切相當失望。

他想看到的是,先才她對三日月露出,那宛如花朵綻放的柔美笑容,不是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

瞥了眼站在一旁,帶笑微彎的眼中隱藏著敵意的三日月,髭切知道自己要換個方法才行了。

 

 

 

 

後記:

髭切的求婚篇,還有後半的故事
完整版收錄於單行本 Love Me Tender之中

澪雪 拜 11 Dec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