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alance Love R18

Unbalance Love

 

髭切社長X千金小姐

 

 

 

 

 

即使抬頭也看不到頂點,規律地吱嘎作響的機器音和呼嘯風聲蓋過了一切,她一點都沒想過自己會被帶到這邊來。
「……摩天輪…」

這是個被稱為空中散步的超大型摩天輪,一個巡迴大約需要三十分鐘,可以俯瞰整個城市一直到遠方,是個深受男女老幼喜愛,夫妻情侶培養感情的最佳地點。

帶她來這個地方,還真是始料未及呢。

平日下午的人潮比較不擁擠,幾乎是不用排隊就可以搭乘到摩天輪了。

看了一眼跟她一起排隊的男人,注意到她困惑的眼神,男人勾起嘴角。
「怎麼了嗎?」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

「不是說,讓年輕人他們好好培養感情嗎?我覺得這裡是培養感情的好地方呢。」
拉起她的手隨著排隊的隊伍前進,男人輕飄飄的柔軟嗓音,有著讓人無法用力拒絕的神奇魔力。

「請別太過認真對待父親的話……」
除了在心中嘆氣,她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比較好。
說起來,要不是父親硬是做了這個約,她也不會跟這個人見面。

源髭切,名門源家的現任當主,父母所意屬的結婚對象候補。
在她與粟田口家的婚約中止之後,她的婚姻問題就變成非常積極需要處理的事情了,而這時候突然出現的源髭切,在各種條件上都無可挑剔的好對象,父母那邊自然也十分積極。

特別是母親那邊,恨不得她馬上出嫁地撮合著一切,也不管她本人是否真的想要結婚。

當然,她對這場婚姻是反對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父母的肯定。

只是她的拒絕,一點都沒有傳達給身旁的男人,髭切似乎已經認定她是結婚對象一般,非常積極地邀約。

相對於髭切的積極,她倒是十分消極,所有的約會基本上是能推就推,顧及著上流社會的面子,只差沒有直接開口拒絕。
即使如此,髭切的態度還是一樣熱情,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用多久就輪到了他們,髭切肩膀上白外套隨風輕曳,他對一旁的服務人員說了些話,才登上了在半空中搖晃的摩天輪車廂。

「來吧。」
自己率先搭上有點搖晃的摩天輪,髭切十分紳士地朝她伸出手,閃亮笑容非常耀眼,炫目到讓人不自覺地怦然心跳。
都到了這個地步,她也只能硬著頭皮搭上他的手,讓他護送搭上了摩天輪。

俊男美女之間,如同戀人般的甜蜜行為,當然是惹來周圍人們羨慕的眼光。

車廂的門被緊緊鎖上,摩天輪幾乎沒有太大搖晃地,緩慢地往天上前進。

雖說是室外,卻是兩人獨處的密室空間,明明開著空調卻還是讓人感到燥熱,她也明白這不是空調的問題,而是坐在對面的男人,他毫不避諱的火熱目光所致。

炙熱的,想要看透她的一切的筆直眼眸,跟她平常在社交場合所面對的虛偽笑容不同。

那是,男人渴望著女人的視線。
她在另外一個男人眼中也有看過,不過是在床笫間。

女人的本能不斷敲打著警鐘,讓小手略為顫抖地,握上了自己的手腕,想要平撫一下壓抑不住的緊張。

「……那個,源先生…」

「髭切。」
蓬鬆金髮輕輕晃動了一下,男人口氣軟柔地微笑糾正。
「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請喚我髭切。」

「不,我覺得,我們並不是……」
髭切總是大大方方叫她的名字,但不想跟髭切有再進一步關係的她,總是努力地拉開不斷被接近的距離,硬是要表現生疏地稱呼他的姓。

她的拒絕,使髭切站了起來,在她身邊坐下,並一把拉住慌亂地想要換位置的女人,重心不穩的嬌軀,可憐地跌入他的懷抱。

即使隔著衣服,也令人燙熱的溫度,男人身上好聞的味道,讓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起來。

太過接近的距離,她本能地想要掙脫,圈在纖腰上的手漠然不動,教她一切只有放棄的份。

伸手勾起她的下巴,髭切不讓她閃躲,硬是要跟她對上眼。
「還記得嗎?喊錯是要懲罰的喔。」

「什麼……?」

話還沒說完,覆上的薄唇就吞噬了她所有聲音。

看起來掠奪性與佔有欲極強的男人,他的吻卻是意外的溫柔甜美,與他軟綿無辜的嗓音一樣迷人。

對於還有抵抗之意的嫩唇,軟舌並不強攻,只是戲弄著她的唇瓣內側,麻麻癢癢的感覺讓她忍耐不住,轉動角度的瞬間反而被他給捕捉住,竄入的舌尖來不及防備,不管怎麼閃躲都會被他給追上。

混濁濃密起來的體溫與氣息,分不出彼此地糾纏在一起,她的思考也變得軟糊,顫抖的指尖揪上了他的黑色襯衫,彷彿那是浮水中唯一的稻草般揉捏在自己掌中。

「呼…嗯……」
喘不過氣的鼻音,終於是讓他稍緩了些,放鬆了他的唇舌,輕舔她濕濡微腫的嫩唇。

「今天喊錯了三次,還有兩次…」
即使說話也還是貼著她的唇,在唇瓣上另外一種意義的蠕動與氣息,讓全身的神經燥熱騷動起來,來不及抵抗嫩唇就再度被佔據了。

充滿疼寵與憐愛,他的吻怎麼樣都無法讓她討厭。

每一次來回廝磨的舌尖,就讓她可憐輕顫,下腹部燃起的熱意使她不自覺夾緊雙腿,想要抵抗從深處浮起的情潮。

大腦很清楚一切不能繼續下去,但隨著長吻被抽走的力氣與呼吸,身體已經完全失去了自主的能力,被摟抱在他懷中欲取欲求,喘不過氣而從縫隙溢出的低鳴,更像是邀請地讓男人加深了他的索求。

好不容易男人終於滿足地放開了她的唇,除了靠在他的懷中大口吸氣以外,軟綿綿的女人什麼都做不到了。

「嫁給我吧,保證會讓妳幸福。」
蓬鬆金髮在窗外射入的陽光下十分燦爛,但也比不上他求婚時的笑容來得炫目耀眼。

不知道這是第幾次的求婚了,但她的答案永遠都一樣,垂下長睫地輕輕搖頭。

「……為什麼…非我不可?」
輕喟一聲,她問出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疑問。

富裕的源家並不需要與擁有財產和勢力的女性聯姻,沒有上頭壓力的他,擁有選擇伴侶的自由,不一定非得從上流社會中挑選對象。

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髭切這麼努力追求一個,已經很明顯表達拒絕的女人。

「因為我喜歡妳。」
一點都不管別人的反應與想法為何,髭切對自己的感情表現非常直率,完全到令人困擾的地步。
「想要每天早上睜眼就能見到妳,看著妳的笑容就讓我會讓我心情很好,這樣的理由還不夠充分嗎?」

「……我並不希望,因為家庭因素而結婚。」
深吸一口氣,她再一次重複拒絕的原因。

「結婚,是我們之間的事情。」
執起她的纖手,髭切在無名指上輕輕一吻。
「就算妳身無分文,渾身赤裸嫁給我,也是我捧在手心上的愛妻。」

那雙倒映著自己身影的琥珀金眼眸,還有軟綿綿的深情蜜語,讓她一瞬間從臉頰熱到耳朵,相信連脖子也一樣發紅了。

正常的女人根本無法抵抗這樣的甜言蜜語,她當然也不例外,想要收回的手被他給緊握著,除了別開視線外,不知道該如何停止怦然顫跳的心。

「……對不起,我還是沒有辦法…」

「是因為,留下這個印記的男人嗎?」
髭切的指尖輕撫她的胸口,那個正常來說應該看不到,位於軟白豐滿上的粉色印記。
因為依偎在他的懷抱中,從領口可以窺看到的隱藏在衣服底下的白皙肌膚,正好位於蕾絲胸衣上方無法被遮住的位置,男人留下示威用的痕跡異常明顯,清清楚楚進了髭切的眼。

沒想到會被看到,讓她瞬間白了臉,但還是非常鎮定地開口。
「不,跟這完全沒有關係,這是我自己的決定。」

拒絕髭切的求婚,跟他個人的所有條件與性格都沒有關係,反而是這男人的出現與意料外的追求,完全破壞了她的計畫。

她的計畫更優於一切,只是這樣罷了。

「非常感謝你的厚愛,真的是非常抱歉,還請考慮更適合你的對象。」
想要推開他的懷抱,環在她腰上的手變得更緊,讓她只有暫時放棄的份。

女人堅決的態度,只讓髭切無奈嘆笑。
「看來,我得想想別的辦法了。」

男人瞇起的眼眸,讓她有著很不好的預感。

環在腰上的大手,沿著她的曲線往下,來到被光滑絲襪給包裹的均稱大腿上,往著裙子裡面深入的手,讓她慌忙夾住大腿。

「還請自重!」
她又不是不解世事的少女,男人的手想要做什麼,她怎麼會不知道!

「如果啊,我跟那個男人站在同樣的位置上,是否會增加被考慮的機會呢?」

「不!當然是不會!」
按住他蠢動的手,她努力抵抗。

「那麼…」
燦亮的琥珀金眼瞇起,男人俊顏逼近她。
「如果讓我抱妳一次,之後就不再糾纏妳,這樣如何呢?」

髭切的提議,讓她訝異地瞪大眼。
「請別開玩笑!」

「也許只要得到妳,這異常的渴望感就會得到安撫吧。」

男人手指摩挲著她的嫩頰,晶亮閃爍的琥珀色眼眸清楚地告訴她,他是認真的。

「不、不行!」

她的力氣根本比不過這個男人,往裙內前進的大手,已經勾上了她大腿襪上的吊帶,吊帶彈打在大腿上的聲音,十分色情讓她更加努力併攏了腿。

「不……」
著急地想要停下他侵入的手,咬咬牙她只剩下最後一個方法。
「就算要…也請…換個地方……」
女人的哀切懇求,終於是讓他稍微停了下來。

「…要說的話,我也希望是在花前月下,氣氛良好又舒服的地方,與妳分享一切。」
髭切笑盈盈地,看來人畜無害的燦爛笑容,只讓她有更不好的預感。
「但那樣的話,妳就會先逃走了呢。」
而且他的機會不會再來,髭切的臉上寫得很清楚,他絕對不會放過好不容易才佈下的陷阱。

「嗚…」
咬著唇,她頗為意外自己的小心機,居然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她總是避免跟他兩人獨處在隱密的地方,就是因為女人的本能,知道這個男人非常非常的危險。

萬萬沒想到,像摩天輪這種半室外的空間,這個男人也敢下手!

眼睛瞟往窗外,發現他們已經上升到很高的位置,只要再拖延一點時間就會回到地面,那時候她就能從這男人手中逃走。

這時候,比起強烈抵抗,也許略為迎合,降低他的警戒,會讓她更有逃走的機會。

握緊小手,她別過臉去,表現出不得已地放棄抵抗的模樣。

「對,妳只要享受就好了…」
軟軟聲音廝磨上她的耳際,蓬鬆金髮刮得她的臉有點癢,但最讓她發顫的是刮弄在蕾絲小褲上的手指,在她所不知道的時候,已經泌出濕意甚至滲出到外邊了。

確定她不再抵抗,髭切也無須客氣,雙手並用地恣意逗玩起她。一手抓握上豐滿誘人的胸部,另外一手則探入大腿中,探索她最神秘的部位。

只隔著一件極薄的蕾絲小褲,被浸透的布料失去了抵抗力,指尖非常輕易地畫弄出她的形狀,讓她非常後悔,不應該怕悶熱,今天應該穿整件式的絲襪才對,至少多了一點防衛的能力。

男人的手指比想像中還要靈巧許多,即使隔著布料也能尋找出她的敏感,蜜穴入口和頂端珍珠同時被撥弄揉搓,讓她必須要咬著唇才能忍住聲音,即使如此極低的悶哼還是從喉頭小聲溢出。

隨著不斷氾濫出來的花蜜,蕾絲小褲的守護能力也越來越低,挾進了粉色裂縫的布料,已經成為了淫虐她的道具。
拉緊成緊窄細長的布料,男人只是隨意拉扯的頂端,就可以同時摩擦刺激她守護在屏障內的敏感,可憐柔美的嬌啼,隨著被男人給上下拉扯的布料顫抖溢出。

「不要…別這樣……」
就算她挾緊雙腿,也無法拒絕男人的玩弄,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衣料居然會變成如此淫猥的道具,她收縮著小腹,抗拒著不斷燃燒起來的官能快感。

她的哀切懇求,終於是打動了男人的心,大手放開了被拉扯到快要變形的可憐布料。
還沒來得及喘氣,另一波攻擊又再度襲來,這一次是真的無處可逃,愉悅敏感的呻吟,迴盪在狹小的車廂中。

「啊…呀啊……不行……」
毫無預警突然侵入的長指,探索著狹窄幽谷,即將失守的感覺讓她無法再假裝下去,伸手按住他的手腕,不讓他繼續囂張。

可惜她的反抗,就跟遇上了獅子的小貓一樣,可愛的爪子不管怎麼撓都不會有反應。

在深處肆虐的手指,很快就找到了她的敏感媚肉。
刻意的挑弄讓她嬌喘連連,身體不受控制地淫媚顫動。
已經知曉了情慾的女人身體,無法抵抗來自本能的雌性渴求,纖手甚至揪上他的袖子,不知道是要阻止還是希望他繼續下去。

瀕臨投降的身體,只剩下她的意識在強撐。
想著只要降落到地面就是她的勝利,這是她支持著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

「呀!啊…啊……」
探入體內的手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增加了,拇指還按揉著被花蜜給浸溼的頂端花苞,超越忍受能力的撩戲,甜美嚶嚀自然流露,嬌軀哆嗦顫抖攀向情慾頂峰。

「不、不行……」
揪緊髭切的黑襯衫,她靠在結實肩膀上哭喊。

「呼,沒有什麼不行…」
男人帶著情慾熱意的軟聲摩擦在耳際,就連聲音都讓她敏感發顫的感覺,使她嗚噎出聲。
「去吧。」

「嗚…唔……」
腦袋發白忍不住泣吟的瞬間,髭切的手指被挾得極緊,包裹著他的軟熱幽谷,讓男人的下腹部脹滿悶痛到需要咬緊牙關,才能忍下急切地想要埋入甜美中,一逞獸慾的渴望。

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喘的柔軟小嘴,漾起淡淡粉豔的雪白肌膚,女人濃密的氣味與體香,緩慢地崩塌著男人僅存的理智。

「嗯,很甜呢。」
抽出被花蜜給濕濡的手指,牽引在手指上的黏稠銀白,男人津津有味地舔著自己手指的模樣,讓她燒熱了小臉別開視線。

「請別亂說!」

視線來到窗戶上,她發現在天空中打轉了半天的摩天輪好不容易要落地,終於可以從這個狀況解放的她,慌忙地拉好自己的衣服,做好離開的準備。

對她的動作,髭切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笑盈盈地看著一切。

緩緩地來到出入口的摩天輪車廂,並沒有照她所期望地停下,車廂快速滑過唯一的出入口,下一個車廂才停下來交換乘客。

「………為什麼?」
她唯一可以逃離的機會,就這樣硬生生地被剝奪。

無法掉頭的摩天輪,她下一次再回到這個地方,已經轉了一整圈了。

「因為,我一開始就買了搭乘兩圈的票。」
髭切沒有隱瞞,直接了當揭穿謎底,得到她氣呼呼的怒瞪。

「你、你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
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她努力支撐還殘留著快感餘韻的身體,想要離這個卑鄙的男人遠一點。

「對我來說,是唯一的機會了。」
髭切的笑容甜美燦爛,對自己終於捕捉到了翩然蝴蝶的陷阱,感到十分滿意。

隨著摩天輪的上升,髭切也站起來朝她前進。

「不…別過來……」
在這個狹小空間中,他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她,即使如此她還是在這個無處可逃的世界中,顫抖著身體努力跟他拉出距離,

站起來的髭切,並沒有馬上捉住他的蝴蝶,反而是脫下了披在身上的外套往椅子上一扔,意料外的舉動讓她愣了一下,下一秒鐘她就被抓住,整個人坐在他放在椅子上的外套中。

「源…」

「髭切。」
雙手拍上她的身惻,男人完全禁錮住她,軟甜笑容一點都不像是個會強迫女人的男人。

「………髭切…」
迫於淫威,她終於是呼喚了他的名字,得到他愉悅滿足的微笑。
「我們…換個地方吧……」

「我也是這麼希望呢。」
大手撫摸著她蒼白小臉,髭切軟綿綿的聲音,讓他的話語似乎多份信任感。
「但是,離開這裡,妳就會逃走了呢。」

咬著唇,她無法否認髭切的話。

只要給她逃離的機會,她發誓再也不會跟這個男人單獨相處,哪怕是在摩天輪這樣的半室外空間。

男人長腿探入膝蓋中,強迫撐開她軟綿無力的纖腿,細跟的鞋子在掙扎中掉了下來,被包裹在透明絲襪中的小腳,讓男人大手更是輕易掌握,膝蓋被他給扣住,大大地隨著手臂的幅度被分開。

裙子被捲了上去,軟白雙腿被分開,被溼透的蕾絲小褲給包裹的部位,大剌剌地暴露在他眼前。

「不!放開!」
推在他的胸口的雙手起不了作用,被男人體重給完全壓制的體式,強硬抵上濕黏腿間的亢奮欲望,男女間敏感器官的親密磨蹭,教她再也忍耐不住地哀泣起來。
「不…不要…拜託,請別讓我討厭你……」

可憐聲音終於是打動了男人,俊臉揚起了苦澀的自嘲,執起她的小手,親吻柔嫩掌心。
「……那也比,不被妳放在心上好……」

好聽歎喟讓她胸口一緊,無法接受他的感情的愧疚,使她一瞬間放鬆了對他的抗拒。

難得機會髭切當然不會放過,結實的腰往前一頂,雄壯火熱輕易拓開了她的緊實,昂藏埋入已經被充分放鬆的嬌嫩幽谷的瞬間,耳邊是她混合著滿足與痛苦的呻吟。

迅速纏繞上堅挺欲望的軟肉,既像邀請也像拒絕,充盈著花徑的火熱,隨著他的深入不斷被推擠出來的淫蜜,不只是弄濕了彼此的身體,還發出極為淫猥的黏稠水聲,在狹小的空間中更來的刺耳。

「不……不要…拔出來……啊哈……」
敏感的身體可以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質量與脈動,不斷地往深處前進
,要攻佔她最隱密的地方,讓她努力搖頭拒絕的同時,從腰骨內竄延直上的洶湧快意,酥軟了她的身體,也瓦解了她僅存的力氣。

理智上不能接受他的感情,身體卻順從著他所給予的快感,夾在身體與理智中,矛盾混亂的感覺讓她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終於是來到最深處,男人並沒有性急地一逞獸慾,維持著結合的姿勢,緊緊地將嬌軀摟抱在懷中,從男人的體溫和呼吸,感覺得到他的滿足。

從彼此緊貼的肌膚上,男人的感情全都清楚地傳達過來,真摯的感情讓她胸口發酸地,僵硬了好半天的手,終於是輕輕地回抱上他。

「呀啊!」
她的回應,讓冷靜自制的男人,最後把持著自己的理智完全脫了韁。

深埋在緊窄中的亢奮,忍耐不住地衝刺了起來,硬頂先端激擦著柔軟嫩壁,連指尖都發軟無力的激情歡愉,逼出了甜美柔吟,也讓她的手捉得更緊。

摟抱著她的大手,拉開了女人連身裙的背後拉鍊,將衣服扯到腰上,露出她底下華美蕾絲的無肩帶馬甲內衣。

「呀啊!等、等等……唔嗚…」
欲望上心的男人,聽不見她的聲音,拉下覆蓋在雪嫩豐滿上的布料,吮啃著殘留在上面的淺粉吻痕。

不只是覆蓋過別人的痕跡,還要留下自己的,髭切在軟白酥胸上又舔又吻,讓她慌亂地想要阻止他。
「不要…別這樣……啊…啊嗚……」
不斷從下半身沖刷上來的火辣快感,連垂打著他的小手都軟綿地像是撒嬌,脆弱乳尖被含入口中挑逗嬉戲,毫無歇停之意的激情,從背脊腰內竄來的脫虛酥麻,讓她昂頭發出無聲的嬌啼。

「哎呀,這樣就高潮了嗎……」
突然完全癱軟下來的嬌軀,才讓髭切稍微回過神來。
「真敏感呢。」
大掌輕撫著泛起嬌豔粉紅的凝脂肌膚,指尖劃過自己所留下的痕跡。

「……不要說……」
雙手摀住臉,她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如此淫蕩,在這樣的地方竟然比平常還要興奮敏感,才一下子就忍不住高潮了。

低頭想要親吻小臉,可是她用手遮掩著自己發出拒絕的信號,髭切只有嘆口氣,抱著她改變了體位,讓她坐在自己身上。
女上男下的姿勢,靠著女人自己的體重,鼓脹的碩熱硬物可以更加深入,輕易地頂摩著她的子宮口。

對剛才經歷過高潮的女人,這個姿勢比較容易掌控主導權,讓她輕喘著氣,接受了他的好意。

拉著她的手,髭切親吻她汗溼紅豔的小臉,燦亮滿足的微笑,像是面對最愛戀人的表情,讓她想要生氣,卻又覺得氣無處可發。

跨坐在男人身上,明明是有主導權的姿勢,她卻是被支配的那方。

「啊、啊啊…」
雙手被扣在背後,男人張狂跋扈地肆虐著她的幽穴,跨坐在他身上,向後傾斜的角度,只是更方便了他的索求,每一次幾乎是退到入口,再狠狠貫穿到底的威力,雪白肌膚已經是一整片的誘人粉紅,豐盈雙乳隨著韻律上下晃動,誘人至極地讓人吻吮而上。

響亮的肉體撞擊,女人不能自己的泣吟,男人耽溺情慾的低嗄,以及濃稠的情潮聲響,全部混合在一起譜成一首屬於他們的樂章。

在這個與外界隔絕,但卻是室外的空間,時間有限不斷移動的摩天輪之中,誰都沒有好好享受情慾的機會,滿腦子都是在追求極致銷魂頂點。

眼前閃起白光,一切都變得恍惚,由他所給予,填滿身心的熱情與愛意,嬌軟身體無法忍耐地攀爬到了頂點,男人的洶湧情液,也全部釋放在她的柔美深處。

為了不讓自己的印記溢出,尚未完全消去硬度的亢奮,在裡面攪弄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地退出。

將氣喘吁吁的女人安放在椅子上,髭切掏出手帕替兩人稍微擦拭清理的時候,她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

「你、你…你居然……」
居然未經女性同意在裡面射精,讓她氣得臉都白了。

她實在太後悔,一時的意亂情迷,對他的感情心軟,才落得這個下場。

面對氣得連嘴唇都在顫抖的女人,髭切只是愉悅一笑。
「擔心的話,就嫁給我吧。」

「別得寸進尺!」
氣得一巴掌揮過去,髭切沒有閃躲,就這樣硬生生地挨了一掌,細白的臉迅速紅了起來。

沒想到他居然會乖乖被打,她握著自己的手,一臉尷尬地不知道自己是否該道歉。

摸摸自己紅腫的臉頰,髭切只是淡淡一笑,伸手替她將衣服給整理好,撿起她掉在一邊的鞋子,單膝跪下替她穿上。
「差不多要落地了,能走嗎?」

「…可以。」
雙腿酸軟是有點難過,不過這時候她一點都不想接受他的好意。

從皮包中拿出鏡子,她對自己亂成一團的頭髮和妝容嘆息,不知道這模樣等一下該怎麼走出去才好。

補妝是絕對來不及,只能用手先將頭髮給稍微整理一下,別太讓人側目了。

好不容易摩天輪終於停下,鎖住的車廂門被打開,她撐住自己努力想要站起來時,髭切突然一把拉過她,用自己的外套蓋住她凌亂的衣服,直接將人打橫抱起地走出了摩天輪。

俊男抱著美女大步行走的樣子,非常惹人注目地讓她燒紅了臉。

「放、放我下來…」

「噓,妳走路的樣子,會更讓人知道發生什麼了喔。」

「還不都是因為你!」
羞恥到將臉都埋起來,她完全不敢面對周圍的視線。

「我送妳回家。」
親吻她的額頭,髭切非常愉悅地往停車場走去。

坐在髭切的跑車中,回家路上她一路保持著沉默。
小臉氣鼓鼓地一言不發,那模樣讓髭切一路上偷覷了好幾次,滿足於她難得露出的自我。

要讓教養良好的千金小姐,露出她真正的表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車子來到了她的大宅,她拉了拉衣服才下車,卻沒有像平常一樣頭也不回,而是一臉複雜地站在拉下的窗邊。

「………今天的事情,我會當作沒發生過,希望我們後會無期了,髭切先生。」

怔愣地看著她的背影好一會兒,髭切趴在方向盤上,笑得連肩膀都顫抖了起來。
「哈哈,這不是有進步嗎……」
自然地說出他的名字的甜美嗓音,好聽的讓他想要再重聽幾次。

撫著胸口中暖暖的感覺,髭切才駕車回家。
一路上,他的優美薄唇,一直都是維持著上揚角度,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好心情。

 

 

 

 

 

 

 

 

 

 

白色跑車駛入源家大宅,手邊空著的傭人們,馬上出來迎接當主的歸來。

「兄長,歡迎回來!」
和傭人們迎接的聲音一起,源家當主的親弟弟膝丸也出來迎接哥哥的回家。

「我回來了,今天有乖乖的嗎?」
面對出來迎接的弟弟,髭切揚起瞇眼微笑,短短金髮蓬鬆晃動,軟綿綿的聲音比平常略輕了些,讓膝丸詫異地微張了眼。

「兄長今天,心情很好呢。」
不是疑問,是肯定。

與那個女人見面時,回家總是會抑鬱不快的兄長,今天難得笑得開懷,平常輕飄飄的氣氛今天更添幾分。

走在髭切身邊,可以聞到一股屬於女人的香氣。
接近到連化妝品和香水的味道都會染上,到底是什麼狀況讓膝丸十分費解。

「是啊,好到我想哼曲子了呢。」
披在肩膀上的白色外套隨著他的腳步晃動,髭切看起來真的是搖頭晃腦的,彷彿是跟著什麼節奏在走路般。

「那個女人,終於理解兄長的優點了嗎!」

「弟弟啊…」
膝丸的稱呼,讓髭切停下腳步回過頭來。
「那是會成為你的嫂嫂的人,不能這麼沒禮貌喔。」

「是!非、非常抱歉!」
雖然只有一瞬間,髭切閃爍的眼,讓膝丸慌忙道歉。

「沒關係,只要記得像尊敬我一樣,尊敬她就好了。」
伸手拍拍膝丸的頭,髭切表示自己今天心情很好,可以什麼都不計較。

「我只有聽過…還沒見過那位小姐,可以讓我見見她嗎?」
要當作嫂嫂一樣尊敬,也要那女人有那個資格才可以!

「嗯………」
手放在下巴,髭切思索著弟弟的要求。
「不行。」

「呃?」

「我可不想演變成兄弟相殘的結果啊…」

「不!兄長,我不是那個意思!」
膝丸狼狽地想要解釋,卻又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一臉慌亂不知該如何是好。

「啊哈哈,我明白。」
拍拍膝丸的肩膀,髭切笑著繼續往前走,膝丸也快點跟上。

「……兄長,既然這麼想要她,為什麼不乾脆既成事實就好。」
雖然提出這種意見,對未婚女性來說是有點卑鄙沒錯,不過對膝丸來說,髭切的心情遠遠比那個沒見過面的未來嫂嫂來得重要太多,只要能讓兄長高興,那女人的心情根本…………
反正像兄長這樣條件的男人,膝丸很確定不可能有女人會拒絕他。

「我已經做了呢。」

「………哎?」
這位溫柔誠實的兄長,居然會主動對女性做出這種事情,讓膝丸震驚地停下腳步,不敢置信地張著嘴看著微笑的髭切。

「所以說,對即將要成為你的嫂嫂的人,要有禮貌喔。」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新婚篇居然比本篇還要早完結
腦洞開起來真是可怕啊
要跟新婚篇一起看,才能品味這故事

髭切跟三日月篇是同一女主角,同時進行的故事喔
本來就是要寫修羅場,一點都沒有設計結局的故事
就算有結局,也是彼此獨立的雙結局路線了

澪雪 拜 14 Sep 2017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