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灼热诱惑 R18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灼热诱惑

日本号X女审神者

 

 

 

 

占地辽阔的本丸,除了日常生活用的武家屋敷外,还有离屋敷不远,独立建造的仓库书库,用来收藏本丸私人空间中所放不下的物品。
那么多刀剑男士共同生活的空间,光是日常用品都快要放不下,更遑论平常用不到,只有季节轮转才使用得到的物品,只能全部收藏到其它地方,保持生活空间的最大使用范围。

当然不只是刀剑男士而已,本丸主人的审神者,比任何人都还要使用这个空间,不只是四季衣服等私人物品,她要管理的文件与历史资料也非常的多,办公室放不下的物品,只能全部都搬到书库来收藏了。

两层楼建造的书库,里面全都是如丛林般林立的书柜,书柜与书柜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通过的距离。
书库中保存的不只是审神者的文件资料而已,还有刀剑男士所记述的历史经历,还有他们所感兴趣的各种书籍,全部都收藏在这个地方,让本来建造宽敞的书库空间变得越来越狭小了。

阳光从高处的小窗照入,光线所及之处看得到漂浮在空气中的细小灰尘。
为了避免阳光伤害脆弱的纸张,书库之中仅有数个小小的换气窗,主要还是以灯光照明。
高挂在天花板的灯光,并无法完全照亮书库的全部,总是要另外带一盏灯在手边,才能确实地辨认每一本书。

站在结实的木头梯子上,审神者一本一本地将手上的书排回高高的柜子上。
纤弱的女性一次拿不了那么多书,当然是有另外一个人帮她拿着多余的书,方便她整理收拾。

身材高大的日本号,就充当着移动书柜的工作,站在木头梯子与书柜中间的狭窄空间中,抱着书方便审神者的拿取。

其实这书柜对人高马大的日本号来说并不是太高,但对审神者来说是高了些,站在梯子上才是最适合的高度,不用花太多力气就可以轻易整理书柜。

“再来是那三本。”

“好。”
在审神者伸出的小手上,日本号照之前说好的顺序递上书,看着女人站在他面前,举著双手整理着令人那一本本重要的文献。

狭小的书库充斥着纸张与墨水的气味,在这之中混入了女人独有的香气,会让空气的气味变得与众不同。

狭小的书库走道上,审神者站在梯子上,为了整理书柜露出了平常遮掩在和服下面的纤细手腕,从宽大袖子中,可以窥见女人的嫩白肌肤。
站的比较高的她,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因为身高差的关系,日本号就站在她的胸前,好几次柔软丰满就要贴上他的脸,不经意的诱惑让男人难以忍耐,每一次的深呼吸,就是吸入更多女人馨香,侵蚀著男人本来就脆弱的理性。

从日本号手上拿过最后的书,审神者将书本排回书柜上时,男人的大手也隔着衣服抓上了她的胸。
“呀!”
与惊叫声一起,她手上的书本也全都落了地。
“日本号,你做什么!”
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审神者感觉的出来男人一点都不是不小心的。

“抱歉,实在是太诱人了,忍不住就想摸一把。”
日本号嘴上说著抱歉,但他的语气和态度,一点都感觉不到他的歉意。
“主人,让我揉一揉好吗?”

“当、当然是不行!”
更用力护住自己的胸,审神者拒绝这太过荒谬的要求。

“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少什么…而且,还会变大呢。”
日本号压低了本来就低沉的声音,下流话语听来反而如调情般迷人。

“不行就是不行!”
日本号可能不了解,这样的话语在审神者生活的社会来说,可是妥妥的性骚扰,一个弄不好可是会被罚的呢!

“拜托啦,只不过摸一下而已!就当成我今天帮忙整理书库,一点点小小的奖励嘛!”
知道要如何对着这个略为顽固的主人,日本号软硬兼施的要求。
“我已经很久没摸了,就当赏作为我半夜的点心,好吧!”

日本号努力轻快的语气,只得到审神者一脸严肃的回应。

“不行。”
审神者仍旧坚持地摇摇头。
“只是整理书库就可以拿到奖赏,奖赏怎么可能这么好拿到呢。”

“呃………不然这样吧,我们来赌一把!”
抓抓头,日本号想到了一个最好的方法。
“我赢了,主人妳让我摸一把,我输了……那就禁酒三天怎么样?”

日本号是刀剑男士中,最好赌嗜酒的一把刃。
因为前主母里太兵卫友信跟福岛正则拼酒得到了日本号,沾染了前主习惯的日本号也同样好赌嗜酒,不过赌品非常好的他,只要出了口就是愿赌服输,不会只有嘴上说说的耍赖。

所以日本号的好赌,不过是另外一种意思的约定罢了。

“这种赌注,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呢。”
严格来说,日本号是否禁酒,真的跟她毫无关系。
他本来就不能购买超过预算的酒,这点长谷部跟博多都算得很精,不会因为过去一起在黑田家生活过就给日本号特别方便,相反的长谷部还因为本丸酒类开销过大对她提出过意见,希望她稍微削减一些预算别太宠他们那些酒鬼了。

“要赌的话,换点内容吧。”

“……那么,主人希望如何?”

“……你输了,下次休假就来打扫一下书库吧,把上面的灰尘清理一下。”

“不是吧,这么多工作?”
日本号看了一眼丛林般林立的书柜,忍不住抱怨一下。

“不要也没关系。”
审神者轻柔一笑,清楚表示她就是要提出不合理赌注。
严格来说也不能说不合理,日本号真的想要摸一摸揉一揉,付出这样的代价也是应该的。

日本号看了一眼,仍旧被审神者纤手给护住的胸部,回忆那捧在手中的凝脂柔滑,只属于女人的娇嫩温暖,还是让他咬了咬牙。
“好,赌了!”

日本号的爽快,让她眨了下大眼,勾起甜美红唇。
“那么我们要赌些什么呢?”

“这地方也没什么可以拿来赌的,我们就猜拳吧。”

“猜拳…”
日本号的选择,让审神者怔了一下,完全没想过他会选择这样的游戏。

比起花牌赌酒这种花时间花精神的游戏,他选了最简单也不麻烦的东西,规则单纯一下子就能分出胜负,用这个来赌,感觉他吃亏许多了呢。

“真的好吗?用猜拳的。”

“当然好啊,太复杂的主人不懂,这样不是等于我欺负妳吗。”
日本号双手插腰笑得灿烂,让审神者也不好说些什么了。
“来吧,三次胜负!”

日本号兴致洋洋地挽起袖子,握紧的拳头在审神者面前晃了晃,散发出势在必得的气势,让审神者的心情更加缓和了下来,拉起袖子露出纤白小手。

“剪刀石头布!”

一胜一负,一平手、二平手…明明只是简单的猜拳,意外的难以分出胜负。
但两人也不着急,许久没有玩到猜拳这样简朴的游戏,意外地勾起了审神者的童心,平素端丽严肃的小脸,随着胜负而活泼起来,让日本号兴致更高了。

“啊……”
看着日本号的剪刀,以及自己出的布,审神者懊恼皱眉,但也没办法。
她身为本丸之主,必须说话算话,承诺臣下的事情更是绝对不能食言,如果会感到后悔,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他们的要求。

即使只是猜拳这么简单的游戏,输了就是输了,不够爽快地闹脾气,可就有失本丸之主的威信了。

“没办法呢,我输了。”
审神者轻叹口气,无奈地垮下肩膀。

“嘿嘿,没想到居然会赢了呢!”
看着自己剪刀的手势,日本号非常得意。
“我就先谢过了啊,主人。”

“唔…嗯……”
愿赌服输,不过日本号要说谢谢,她也不好推拒。
“那就…先让我把书柜整理好吧。”

“当然。”
日本号弯腰下去,将刚刚掉在地上的书给捡起来,还不忘拍拍上面的灰尘,才全部递给审神者。

“谢谢。”
审神者接过书,转过身去将他们都排列回柜子上,没注意到已经绕到她身后的日本号。

站在梯子上,双手向上抬起专注在书柜上的审神者,这毫无防备的体式可谓是千载难逢,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

站在审神者背后,日本号伸出手,和先前粗鲁的一把抓上不同,他的右手太入女人交叠的和服衣襟内,男人大手直接爱抚她的娇嫩肌肤。

“等、等等,还没啊!”
手上拿着书,审神者赶忙喊停,别在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就开始。

“可是啊,现在这个高度,对我刚刚好啊。”
日本号本来就低沉轻浮的声音,现在更压低了些,直接在她耳边吹着热气。
“妳看,我们的身高差这么多,不管怎样主人都得站高一些啊。”

“可、可是…我还没收拾好…”

“就边收拾边让我摸一下,很快的啊。”
趁著说话的空档,日本号灵活的大手,已经将她的衣襟左右拉下,隐藏在衣服下的柔白丰满,就这样曝露在空气中。
“反正在这里,还是在其它地方都一样的嘛!”

“等、等……”

不管审神者说什么,日本号双手一起上,从背后穿过腋下,捧住了女人柔绵,享受男人所不拥有的凝脂晶莹的肌肤。

身材高大魁梧的日本号,他的手当然也比一般男人更大得多,骨节分明的长指和粗糙掌心,是练武之人特有的手,也是他能任意挥舞长枪的证明。

温热略粗的掌心爱抚上女人丰满柔嫩,审神者可以自豪的美丽双胸,遇上了日本号也是完全被他掌握在掌中,脆弱乳尖猝不及防地被摩擦,让她忍不住轻吸口气。

“主的肌肤,真是绝品啊!”
日本号声音低哑吹拂在小巧耳边,享受着难得乖巧地欲取欲求的女主人。

“才没有…”
想要避开耳朵的感觉,审神者别开头,向下的视线正好是日本号的大手,男人略黑的手在女人肌肤上黑白分明,深深烙印进入她的眼中。

被男人完全掌握的饱满,恣意地上下揉弄,随着男人手势从指缝挤出的雪白乳肉,粉色乳尖被指尖夹击拧玩,透白肌肤很快就被染上了一层艳丽粉色。

轻咬著唇,审神者努力对抗著侵蚀著理智的炙热,以及随着男人力气而哆嗦起来的身体。

就算是熟悉男人爱抚的成熟敏感的女人身体,也不会仅仅因为胸部被玩弄就燥热起来,一切都是因为日本号的技术太好了。

操使著长枪的大手,意外的非常灵活,不只是捧揉软白乳肉,最敏感的粉红顶峰,他用各种方法挑逗玩弄。
粗糙指尖一下顶勾,一下压揉,指甲轻划的瞬间,女人敏感低哼不自觉从喉头溢出,热意开始往下半身汇集,晶莹蜜珠从花蕊中渗出。

只不过让他揉一把,这就是最大的极限,不能再越雷池一步,审神者偏开淫猥的画面,将视线集中在更下层的书柜上,读著书脊上的文字,藉以岔开自己的注意力。

双手按住书柜,审神者用全部意志忍住不断高升起来的体温,前倾的体式向后翘起的嫩臀,不偏不倚地与男人结实腰部相碰,隔着彼此衣物,日本号也不客气地顶上她。

“唔…”
隔着衣服擦在臀部的硬热质量,让她再也忍不住地发出娇媚声音。
“日、日本号…这不算…”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做啊…我只是…呃……”
摩擦在柔软俏臀上的感觉实在美好,日本号忍不住又往前顶磨了些。
“要抱住主人,自然就会这么亲近嘛!”

“可以…离远一些吗?”
纵然有衣物相隔,男人滚烫的体温还是传达了过来,磨蹭着她的质量越发地坚硬胀大,可以充分地让她理解男人高昂起来的欲望。

“这…有些困难呢…”
日本号收得更紧的拥抱,自然下半身也变得更加贴近,像是要把自己给挤进去般,整个人贴了上去。

不算太过娇小的审神者,在人高马大的日本号面前,彼此间还是有着惊人的身高差。只是站在梯子上的体式补足了身高上的缺陷,日本号可以紧紧地将人收束在怀抱中,肩对肩,背贴背,贴熨著彼此的体温,滚烫气息交织著,让空气变得更加旖旎暧昧了起来。

“主人的味道真好闻啊…”
日本号鼻子磨蹭著女人细致颈项,吸著属于女人的甜美幽香,大手上捏玩甜美丰满的力气也半点都没有放缓。
双指掐扯著硬挺起来的乳尖,画圆逗弄一旁粉嫩,女人的呼吸随着男人给予的力量逐渐上下起伏,胸部的热不知道是男人的手,还是自己高升起来的体温。

“够…够了吧…”
感觉脸颊也烧热起来,审神者回头问著背后的日本号。

“我才摸了一下下而已,再让我摸一下。”
嘴上讨便宜的男人,双手同时用力捏住柔软,从指缝溢出的乳肉已经荡漾起诱人粉红,审神者也不自觉发出近似答应的低哼声,有点支撑不住的身体,自然地往日本号身上靠去。

简直就跟鼓励没两样的行为,更让日本号本来就没节制的行为更加大胆起来。
将女人身体完全收束在环抱中,他结实腰顶上女人嫩臀,腿间的鼓胀质量往女人腿心磨蹭过去,清晰无比的形状与硬度,显而易见的男人欲望,让她的脸不断烧热起来。

“日本号…腿……”

“腿?我的腿怎么了?”

明知故问的反应,让审神者轻咬著唇,说不出太过羞耻的话。

以他们之间的身高来说,就算是站着日本号也不能这样骚扰她。
都是因为站在梯子上,身高差距刚好被梯子给补足,长腿的日本号刚刚好顶上她的腰臀,造就了这个暧昧的体式。

因为支撑不住自己而略为酥软的腿,男人正好趁虚而入,熟悉质感在腿间的感觉,勾起了女人隐藏在深处的情欲本能。

连她自己都感觉得到,大腿内侧已经溼润起来,颤动的小腹内侧无法压抑下来,渴望着在她背后的男人好好填满那份令人难受的空虚。

到底是在这边开口求他,还是当作没这回事忍耐住,理智与欲望煎熬着她的身体,作为女主人的矜持和女人的情欲本能让她矛盾困扰,小手抓住书柜,指甲留下轻轻的痕迹。

“主人啊…可以听我一个拜托吗?”
日本号在她背后,低哑的声音似乎变得烫热起来。

“嗯?”
女人撒娇般的朦胧鼻音,甜美地让男人舔著下干热的唇。

“可以的话,干脆跟我来一炮吧。”

“唔……”
不是马上拒绝,而是略有犹豫的审神者,就代表日本号的请求有很大的机会被接受,只要再推一把就行了!

“主人…拜托了,一次就好,在这里就行…”
摩擦在耳际的低音让人心跳加速,令人讨厌的微刺胡渣,现在也产生不能的痒意,腿间的溼意似乎更来的扩大了。

“……只能…一次喔……”
最后,她还是屈服于支配着身体的欲望了。

“不愧是主人!真是懂状况!”
日本号大剌剌地笑出声,游移在女人胸口的手,直接了当地撩起她的和服长衣摆,掀开素白色的襦绊,男人大手随着光滑娇嫩的大腿向上移动,探入她略为解除戒备的柔软腿间,粗糙指尖玩弄她已经被浸透的薄薄绒毛。
“喔!这已经是大洪水了嘛!”

“闭嘴!”
只要一得意忘形就什么都说得出口,口无遮拦的男人马上得到了训斥。

“抱歉抱歉,我就是这样,主人就原谅我吧。”
涎著脸耍赖的日本号,非常清楚自己不能只是说说,还要身体力行地取悦主人才行。

粗硬的手指轻易推开了女人的屏障,揉弄前方小小肉蒂听得见她的娇哼,没有抵抗的反应让他更大胆向前,抠玩着春潮之处。

“唔嗯……”
刻意搅弄著黏稠蜜液的手指,与空气混合在一起发出极为淫猥的湿黏声响,在寂静的书库中显更来得刺耳,就连她的低喘也掩盖不住。

审神者今天穿了件适合春天的小樱流水纹的粉色和服,八卦里衬是渐层豆沙粉,端庄贤淑非常有本丸之主气质的打扮,在日本号手中却变得淫猥不堪,完全就像是被粗犷工人给戏弄的欲求不满遇迎还拒的年轻少妇。

隐藏在整齐衣物下女人成熟丰满的肉体,雪白肌肤染上了艳丽娇色,支撑不住自己半靠在男人身上,微张的双腿是极为诱人的角度,随着她的喘息而颤动的挺立双峰,全都在男人大手的掌控下发出不能自己的下流声音。

缓慢绽放的溼热入口,轻易接受了男人手指,拨弄着紧实内壁不断向内前进,敲打着体内敏感的指尖,更是让她昂头娇吟,细致梳上的黑发落下了几缕。

“啊啊……”
在狭小幽谷中肆虐的长指,终于是让她发出女人荡漾在情欲中的娇啼,颤抖的双腿不自觉地分得更开,迎入戏弄的手指进入更深处。

搅动的手指从一只变成两只,上扬热意使她反手揪住了背后的男人,哆嗦著双腿发出不知道是抗议还是娇嗔的话语。
“不行…两只太多……呜嗯……”

“哈哈,不习惯一下,等一下还有更大的呢。”
舔著女主人泌出细汗的嫩颊,女人嘤咛媚态完全激起了他的雄性本能,想要将矜持端丽女主人的面具给撕下,窥看她的真实一面。

和他的体格一样,特别粗壮的手指,不只是在敏感媚肉上挤压穿梭,摆动的指尖扩张著狭小入口,灌入的空气让她可怜淫喘,下半身宛若不是自己地火热燃烧。
“不要…别这样…张开……”
越是抗议就越来的兴奋的身体,淌出的蜜液不只是大腿内侧,连地上都留下了痕迹,沿着指尖律动喷出的淫蜜,似乎喷溅到了书脊上头了。

“呀啊啊……!”
从下腹部不断涌上的火热累积到了极限,再也忍不住地在日本号灵巧的手指上得到了女人的满足。

抽出连手掌都被淋湿的手指,日本号舔著指尖湿黏,掩不住征服了女人的得意。

重心不稳的梯子太危险,日本号张望了下,决定还是得换个地方才能好好享受。

“主人,走吧。”

“呀!”
将娇软无力的女人扛在肩上,日本号大步地往外走。

摇晃的感觉令人不安,审神者忍不住抱上了他,一双柔美软乳贴在男人脸上,在视线前摇晃的诱惑,本来就缺乏忍耐力的日本号,更是一口咬了上去,轻啃慢吮著粉色先端。

“啊…别用力…嗯……”
快感让娇躯更酥软了几分,抱着男人头颅投怀送抱的姿势,只是让他吻得更用力,女人分不出是娇喘还是讨饶的声音,在沉静的书库回荡,更是让男人的下半身更硬了几分。

“不行!我忍不住了!”

将审神者放下来,日本号让她趴在书库的门板上,一把将她的双手拉高单手压在门上。
嫩臀高高向后翘起,丰满软乳在空气中晃动,举高的双手让背部弯曲,使女人曲线更显妖艳的且毫无防备任由蹂躏的姿势,完全被他给掌握的女人,日本号高昂起来的欲望,审神者每一吋皮肤都感觉得非常清楚。

“在、这里…吗?”
双手被压制在门板上,隔着一扇门就是室外,随时会有人经过的感觉,让审神者的女人羞耻瞬间提高。

“还是说主人想到外面去?当然在外面我也可以喔。”

“呃…我……”
这种隔着一扇门就是外面的行为,实在是太让人害羞了。
要是如日本号所说的在外面,她的淫荡模样更是毫无隐藏,任何人经过这一带都欣赏她耽溺肉欲的模样,听得见她放荡娇喘,光是想像就让她小脸发热。

在审神者犹豫的时候,日本号已经掀起了她的衣服,将外衣与襦绊内衣一起卷到腰上,露出底下纤长白嫩的双腿,还有淫光粼粼的粉色花瓣。

感觉得到男人打量的视线,女人本能地颤抖了下,想要躲避地扭著俏臀,在日本号眼中一切都跟邀请无异。

日本号用自傲的大身枪磨蹭著粉色娇嫩,粗圆先端从绽放的花心到前面小肉蒂,一边涂抹一边沾染,黑红色的强壮枪身上闪耀着淫猥光芒,更显狰狞的凶器,幸好没有让进入审神者的视线。

男人的质量与硬度让她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期待地,忍不住握紧了被日本号压制在门板上的小手,呼吸也炙热了起来。

只是在门口逗弄,日本号不急着进入,大身枪在娇嫩中前后来回,勾引著女人最后的堕落。
渴望的感觉让她吸不上气,下半身麻痒难受,无法控制的花蜜不断向外溢出,除了枪身以外,大腿内侧也留下了许些痕迹。

“日本号…别逗了……”

“主人的意思是?”
别看日本号外表粗犷,他也是谨慎为上的黑田家出身的名枪,还多少知道一点保身的行为。

再怎么说自己都是家臣,做这种事还是要主人首肯,不然事后追究起来,他可是吃不完兜著走呢。

“……进来……”
女主人极为小声的恳求,让日本号得意扬起嘴角。

“谨尊主命。”

“唔啊…”
硕大枪身穿入窄小花径,填满著女人空虚的瞬间,醉人直接呻吟脱口而出,享受从下半身开始蔓延的酥麻快意。

坚挺雄伟的枪身不是一口气到底,男人在浅处来回搅动,尽可能让女人习惯,看似温柔的举动,只让她揪起了眉,欲求不满地绞紧了自己,诱惑他更往令人难受的深处前进。

渴望他在深处肆虐,狠狠地蹂躏她的一切,如此一来在最底处那宛若蚂蚁啃咬的痕痒感,肯定能被舒缓。

“呜……”
女人的诱惑让日本号忍不住闷哼一声,被包裹的快感实在太过美好,让他忘了想要玩弄主人的小小念头,顺从欲望地一鼓作气地穿入最深处,撞入女人最神秘的部份。

“呀啊!”
狭小突然被完全拓开的感觉让她高声娇啼,又硬又挺地胀满了她。该说不愧是被称为日本三名枪的日本号吗?在这个可以完全深入的角度,货真价实地给予了她被长枪给贯穿的感觉,仿佛内脏都要被顶起来了。

粗糙大手捏住女人雪白俏臀,日本号在被淫蜜给浸润的幽谷中驰骋了起来。

“啊……呀啊……”
弓著背挺著臀,双手被扣在门板上,被男人给完全压制操控的姿势,让日本号可以尽兴地玩弄她。

粗长枪身深入浅出,男人粗硬件毛刺在她的娇嫩花瓣上,给予了体内外的双重刺激,说不出是欢愉还是痛苦的感觉,只知道自己浑身燥热到无法正常思考,男人激情让她从指尖到脚趾头都施不上半点力气。

高大魁武的男人,结实有力的腰力,越来越深入的感觉让女人双腿哆嗦,为了配合两人的身高,本来就艰辛地垫脚站立的姿势,不知道什么时候套着白色足袋的双脚已将离地,勾上了男人小腿,变得更开的双腿,等于允许了男人近一步的蹂躏。

在前方晃动的诱人丰满,日本号捏住臀部的手一把抓上,弯下了腰更加深入的体式,女人的娇喘也跟着放大不少,小脸布满了情欲潮红,星眸半瞇地耽溺在肉欲中。

“主人啊,这么大声…外面会听到……”
好心建议的日本号,结实的腰也完全没有停下,结实腹部撞击著女人柔软臀肉,极为响亮的交欢声,一点都不输给审神者的连连柔吟。

“可是…啊……啊啊……”
理智知道自己该收敛一些,但当日本号每一次的深入,她的声音就像被撞击出来般,根本就不是她自己可以控制。

在日本号手中,男人给予的炙热快意下,女人的矜持都被他给一分分碾碎,过多的花蜜沿着大腿滴落到地,留下点点羞耻痕迹。

“啊啊…呀啊……!!”
如暴风雨般席卷而上的快乐,审神者握紧了拳头挺著腰,在攀向顶点的瞬间,承受着男人激情灼射。
与他的枪身一样,浇灌著内部的冲力与温度,平常难以得到的刺激,过度欢愉让她全身无力,勾著日本号的小脚无力垂下,整个人像是被枪身给刺穿般被吊在半空中。

“呼…呼…”
等审神者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梳上的长发已经大半都散了下来,鼻端全是交欢时特有的腥味,从腰部到双脚全都绵软无力,不知道自己等一下该怎么走回房间才好。

另外一个令她皱眉的还有,仍旧嵌在体内,硬梆梆的日本号,似乎还没有离开她的打算。

“……日本……”
娇喘到略哑的声音,让审神者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的话还没说完,日本号就抱着她的脚转了一圈,让她从难受的背后位,瞬间变成跟日本号面对面。

捧着她先才被撞击的略红的双臀,维持着结合的体式,再加上男人仍旧没有消退的欲望,审神者马上理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行,只有一次…”

“别说这么冷淡的话嘛,主人也还想再来一次吧。”

“不,我……啊、呀啊……”
抗议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日本号将她抵在门板上,再一次展开了攻势,逼出她不得不同意的娇啼。

“不…太激烈……”
对才刚刚高潮的纤细女人身体来说,日本号实在是太过勇猛地让人吃不消。
可是却又不能否认,瞬间就被他给带起的欢愉,荡漾全身的醉人酥麻,实在是令人耽溺。

“就是要这样激烈一点,主人才会更舒服…”
声音更来的低哑,宛若要将自己的全部都挤进去,结实有力的撞击,全身上下的体重几乎都在日本号的手上,以及他腿间的枪身上。
悬空的不安感让审神者伸手忍不住抱上他的肩膀,套著足袋的纤足也努力圈上了他的腰部,小脚又踢又在他的腰臀上划弄的小动作,日本号只理解为女人的撒娇,要他更卖力的伺候主人的意思。

“呀…啊啊……”
全身体重都在他身上,从腿心到头顶被完全贯穿的错觉,激情让审神者连拥抱着男人,无可奈何地允许着他的放肆。

“主人…真是棒啊!”
再也忍耐不住,日本号第二次在女人狭热深处并发了他的欲望,与审神者的尖叫一起,两人双双来到了第二次的高点。

喘着气,日本号终于是将她给放了下来。
坐在地上的女人,颤抖的双腿无法并拢,黏稠花蜜与男人的白浊一起,从红肿花瓣中缓缓流出,在地上留下了一滩痕迹。

 

 

 

 

 

 

 

“真稀奇啊,日本号居然在打扫。”
用毛巾擦著汗,博多藤四郎从田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敞开的书库大门,还有拿着拖把在打扫的日本号。

“没办法,主人吩咐的。”
双手撑著拖把,脚边是水桶,日本号无奈地搔搔头。

“肯定是你又做了什么吧。”
压切长谷部一脸冷淡,一点都不给日本号半点同情的眼色。

“才没有啊!我可是……呃,好吧,可能是有一点……”
想要主张一切都是自己赢来的,而且也是得到主人审神者首肯才做的日本号,想起来主人训斥责罚的理由时,气燄还是小了些。

审神者责罚他打扫书库的理由,居然是因为他做了三次!
明明她自己也很享受在其中,为什么他要被罚啊!

心中抱怨归抱怨,日本号毕竟也是好好享受过得那个,也只能将责罚给硬吞下去了。

不过审神者只有罚他清理地板,而不是整个书库都打扫一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后记:

明明没什么内容,却比我想像中的还要长长长多了!
日本号x审神者,这画面就跟午后电视中,被壮男骚扰的端庄人妻一样,实在是太有趣了!

澪雪 拜 13 Apr 2018

3 thoughts on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灼热诱惑 R18

  1. 对 ,人妻小说里的剧情2333 包丁喜欢的人妻小说剧情。超有趣!

发布回复给“匿名访客”的留言 取消回复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