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番外 君色に染める

Love Me Tender 番外 君色に染める

 

 

 

 

挽著丈夫的手,踏着九公分高的细跟高跟鞋,源氏当家夫妻走在五星级旅馆高级行政楼层,厚重的地毯吸去了所有的脚步声。

来参加远方的宴会,在会场楼上预定了房间,宴会后隔天再回家比较悠闲的行程,虽然是麻烦的宴会,对夫妻来说却像是小旅行般惬意。

区区九公分的高跟鞋,对早就习惯这种打扮的千金小姐来说,并不需要他人的帮助。
只是她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到底是丈夫灌的还是她不注意,居然有点微醺地脚步虚浮,必须靠着丈夫的手才能好好回到房间。

五星级饭店的行政楼层,是有着会客厅、小吧台的房间,卧室与浴室在深处,舒适宽敞的房间让习惯了源家宽敞大宅的两人,也不会感到太过拥挤。

牵着妻子的手,让她在沙发前面坐下,髭切在她脚边单膝跪了下来,替她脱下闪亮的高跟鞋,捏着她穿着近乎透明丝袜的小脚,抬头看着一身豪华打扮的爱妻。

微醺的女人,不只是她的脸,所有露出在外的肌肤均染上了一层诱人粉红,艳丽地让人想要咬上一口。

“…怎么了?”
盯着她一言不发的丈夫,迟迟没有下一步的男人,使她眨了眨长睫。
薰染上酒精的声音带着娇艳,但她说话发音仍旧非常清楚,这点酒精还不够让她真正的晕头转向。

“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真巧,我也是呢。”
相对于笑得灿烂的髭切,她噘起了红唇,很清楚地表示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捧着她的脚的大手捏上了足踝,沿着优美小腿曲线向上,指尖抚摸著光滑丝袜,潜入了裙子中,弹动了一下夹在大腿袜上的松紧带,拍打在大腿上的感觉让她轻蹙了下眉头。

“这么说来,那时候好像也是同一间房间呢。”

“唔,这我就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妳那时候的模样。”
刻意压低宛若调情的低音,并不让他的妻子高兴,只是使她的小脸堆积了更多的不悦。

“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故意弄脏我的衣服呢?”

“谁知道呢。”
不承认也不否认,但以髭切的脾气来说,那一切都是他所计画的可能性非常的高,只是最后的结局让她相当惊讶而已。

男人长指在她裙中,来回抚摸着她没有被大腿袜给包覆的娇嫩肌肤,麻痒感觉让她轻吸了口气,想要摆脱他的戏弄。

“我只记得,那时候我很想做这件事。”

“可是…你没做呢。”
那个一直索求着她的髭切,居然会将她带入了旅馆房间却什么都没做,就算是现在想想也着实不可思议。

“是啊,不想让妳更讨厌我嘛。”
髭切站起身来,在沙发上坐下的同时,也让爱妻侧坐在他的腿上,两人的身高差刚好可以面对面,视线向下就是她贴著身体的晚礼服,恰到好处地诱人却看不见其中春色。
“那时候,我是想这样对妳。”
搂住她的纤腰,髭切靠在她的胸口,满足于她的柔软。

那还是,他们尚未结婚,髭切仍在热烈追求她的时代。

也一样是这个宴会,没想到家里人悄悄安排了她作为源家主人的女伴,教她生气却又不能拂袖而去,只能想着宴会结束快点回家,不住这个旅馆都好。

却万万没想到,髭切居然手滑了一下,红酒弄脏了她的礼服,在她还怔愣的瞬间,男人已经拉着她的手告退,说要去换件衣服了。
不顾她的反对,拉着她往高层房间走的髭切,她又不是第一天跟这个男人认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她已经完全可以想像了。

她的挣扎毫无用处,髭切甚至将她打横抱起,无力反抗的挫败感,只让她更讨厌这个我行我素的霸道男人。

进入了房间,髭切却不是往卧室前进,而是将她安放在沙发上,脱下了她的高跟鞋,亲了她的额头就离开了。
突然不像他的绅士行为,教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最后,客房服务送来了她的替换衣服,是在楼下的高级服装店购买的轻松款式,是她喜欢的颜色。
她一直警戒到最后的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让她到了现在,仍旧无法理解当天髭切的行为。

“可是,你只脱了我的鞋子……”
事到如今,她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前后两次髭切都做了同样的事情。

而现在说起,她的语气仿佛在在抱怨那个晚上般,让髭切愉快地笑了。

“对啊,脱下了鞋子,妳就无法从我身边跑开,只能留在我身边。”
大手沿着优美背部曲线向上,男人长指深入黑发中,抽开一根根珍珠发针,将她繁复编上的长发给松开,瀑布般漆黑长发垂放到身后。

“就算没有了鞋子,我也可以逃走啊…”
灰姑娘就算扔下了玻璃鞋也要逃走,女人真的想离开时,男人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拦住。

“所以我才离开了…跟心爱的女人同处一个房间,我可不是坐怀不乱的男人呢。”
髭切的笑容,满是他算计得逞的弧度,让她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不过这一次,我就不会离开了。”
溼热舌尖舔过她的颈子,惹得她嘤咛娇啼。

“所以…你才指定我穿这个款式……”
仔细回想,她今天的打扮跟那天也差不多,虽然礼服是新的鞋子是新的,首饰也大不相同,但是整体打扮来说是类似的。

“嗯,那件弄脏的应该已经扔了嘛。”

“你这个……唔……”
男人大手抓握上她引人遐想的丰满,了解她的敏感的男人,知道如何让她马上陷落。
“啊…不要,我要先洗澡……”

一场宴会下来都是酒气与香水味道,还有许些的汗味,让她想要先把自己清理一下。

“不行,我要就这样…让妳染满我的气味…”
热意让髭切扯松了自己的领结,也没停下爱抚着她的手。

“那至少…在卧室……”
这里不是自己家,在旅馆房间到处留下痕迹,这么羞耻的事她还做不到。

比起言语,回应她的方法是将人打横抱起,往卧室前进。

 

 

 

 

 

后记:

应该是属于还愿文吧
因为我正好写到一半,就当还愿了

婚前的修罗场也满想写的啊…还不能解禁OTZ

澪雪 拜 20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