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Tender 番外 君色に染める

Love Me Tender 番外 君色に染める

 

 

 

 

挽著丈夫的手,踏著九公分高的細跟高跟鞋,源氏當家夫妻走在五星級旅館高級行政樓層,厚重的地毯吸去了所有的腳步聲。

來參加遠方的宴會,在會場樓上預定了房間,宴會後隔天再回家比較悠閒的行程,雖然是麻煩的宴會,對夫妻來說卻像是小旅行般愜意。

區區九公分的高跟鞋,對早就習慣這種打扮的千金小姐來說,並不需要他人的幫助。
只是她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到底是丈夫灌的還是她不注意,居然有點微醺地腳步虛浮,必須靠著丈夫的手才能好好回到房間。

五星級飯店的行政樓層,是有著會客廳、小吧台的房間,臥室與浴室在深處,舒適寬敞的房間讓習慣了源家寬敞大宅的兩人,也不會感到太過擁擠。

牽著妻子的手,讓她在沙發前面坐下,髭切在她腳邊單膝跪了下來,替她脫下閃亮的高跟鞋,捏著她穿著近乎透明絲襪的小腳,抬頭看著一身豪華打扮的愛妻。

微醺的女人,不只是她的臉,所有露出在外的肌膚均染上了一層誘人粉紅,豔麗地讓人想要咬上一口。

「…怎麼了?」
盯著她一言不發的丈夫,遲遲沒有下一步的男人,使她眨了眨長睫。
薰染上酒精的聲音帶著嬌豔,但她說話發音仍舊非常清楚,這點酒精還不夠讓她真正的暈頭轉向。

「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真巧,我也是呢。」
相對於笑得燦爛的髭切,她噘起了紅唇,很清楚地表示那並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捧著她的腳的大手捏上了足踝,沿著優美小腿曲線向上,指尖撫摸著光滑絲襪,潛入了裙子中,彈動了一下夾在大腿襪上的鬆緊帶,拍打在大腿上的感覺讓她輕蹙了下眉頭。

「這麼說來,那時候好像也是同一間房間呢。」

「唔,這我就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妳那時候的模樣。」
刻意壓低宛若調情的低音,並不讓他的妻子高興,只是使她的小臉堆積了更多的不悅。

「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故意弄髒我的衣服呢?」

「誰知道呢。」
不承認也不否認,但以髭切的脾氣來說,那一切都是他所計畫的可能性非常的高,只是最後的結局讓她相當驚訝而已。

男人長指在她裙中,來回撫摸著她沒有被大腿襪給包覆的嬌嫩肌膚,麻癢感覺讓她輕吸了口氣,想要擺脫他的戲弄。

「我只記得,那時候我很想做這件事。」

「可是…你沒做呢。」
那個一直索求著她的髭切,居然會將她帶入了旅館房間卻什麼都沒做,就算是現在想想也著實不可思議。

「是啊,不想讓妳更討厭我嘛。」
髭切站起身來,在沙發上坐下的同時,也讓愛妻側坐在他的腿上,兩人的身高差剛好可以面對面,視線向下就是她貼著身體的晚禮服,恰到好處地誘人卻看不見其中春色。
「那時候,我是想這樣對妳。」
摟住她的纖腰,髭切靠在她的胸口,滿足於她的柔軟。

那還是,他們尚未結婚,髭切仍在熱烈追求她的時代。

也一樣是這個宴會,沒想到家裡人悄悄安排了她作為源家主人的女伴,教她生氣卻又不能拂袖而去,只能想著宴會結束快點回家,不住這個旅館都好。

卻萬萬沒想到,髭切居然手滑了一下,紅酒弄髒了她的禮服,在她還怔愣的瞬間,男人已經拉著她的手告退,說要去換件衣服了。
不顧她的反對,拉著她往高層房間走的髭切,她又不是第一天跟這個男人認識,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她已經完全可以想像了。

她的掙扎毫無用處,髭切甚至將她打橫抱起,無力反抗的挫敗感,只讓她更討厭這個我行我素的霸道男人。

進入了房間,髭切卻不是往臥室前進,而是將她安放在沙發上,脫下了她的高跟鞋,親了她的額頭就離開了。
突然不像他的紳士行為,教她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最後,客房服務送來了她的替換衣服,是在樓下的高級服裝店購買的輕鬆款式,是她喜歡的顏色。
她一直警戒到最後的男人,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讓她到了現在,仍舊無法理解當天髭切的行為。

「可是,你只脫了我的鞋子……」
事到如今,她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前後兩次髭切都做了同樣的事情。

而現在說起,她的語氣彷彿在在抱怨那個晚上般,讓髭切愉快地笑了。

「對啊,脫下了鞋子,妳就無法從我身邊跑開,只能留在我身邊。」
大手沿著優美背部曲線向上,男人長指深入黑髮中,抽開一根根珍珠髮針,將她繁複編上的長髮給鬆開,瀑布般漆黑長髮垂放到身後。

「就算沒有了鞋子,我也可以逃走啊…」
灰姑娘就算扔下了玻璃鞋也要逃走,女人真的想離開時,男人用什麼方法都不可能攔住。

「所以我才離開了…跟心愛的女人同處一個房間,我可不是坐懷不亂的男人呢。」
髭切的笑容,滿是他算計得逞的弧度,讓她哼了一聲別過臉去。

「不過這一次,我就不會離開了。」
溼熱舌尖舔過她的頸子,惹得她嚶嚀嬌啼。

「所以…你才指定我穿這個款式……」
仔細回想,她今天的打扮跟那天也差不多,雖然禮服是新的鞋子是新的,首飾也大不相同,但是整體打扮來說是類似的。

「嗯,那件弄髒的應該已經扔了嘛。」

「你這個……唔……」
男人大手抓握上她引人遐想的豐滿,了解她的敏感的男人,知道如何讓她馬上陷落。
「啊…不要,我要先洗澡……」

一場宴會下來都是酒氣與香水味道,還有許些的汗味,讓她想要先把自己清理一下。

「不行,我要就這樣…讓妳染滿我的氣味…」
熱意讓髭切扯鬆了自己的領結,也沒停下愛撫著她的手。

「那至少…在臥室……」
這裡不是自己家,在旅館房間到處留下痕跡,這麼羞恥的事她還做不到。

比起言語,回應她的方法是將人打橫抱起,往臥室前進。

 

 

 

 

 

後記:

應該是屬於還願文吧
因為我正好寫到一半,就當還願了

婚前的修羅場也滿想寫的啊…還不能解禁OTZ

澪雪 拜 20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