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鈍色の章 節錄 R18

鈍色の章

 

日本號X女審神者

一部節錄,非完整

 

 

 

「………不要…啊…拜託…求你……啊啊……不要了………」
混雜著啜泣與嬌啼的女人聲音,即使在走廊外面也聽得到,這已經是這個本丸的日常之一了。

在主人審神者的臥房中,空氣中充滿濃濃的腥膩氣味,流水般漆黑長髮散亂在發皺的被舖上,雪白嬌軀被情慾染得豔紅,一層晶瑩薄汗在白晝的光線下更顯淫糜。

從凌亂的被舖看得出來,男女的情事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時間了。

女人身上的白色襦絆衣襟大開,肩膀和豐滿美乳都曝露在外,失去了蔽體效果的布料只留下吸汗的功能,被架開的纖白雙腿讓衣擺整個捲起,跨在男人曬得略黑的大腿上,赤裸纖足隨著男人的韻律無力晃動著。

黏稠水聲與規律的肉體拍打聲,與女人泣吟一起高低奏起。男人每一次突入深處的瞬間,躺在床上的女人就會揪緊手邊的被舖,忍耐著從深處衝擊著意識,她所不習慣的酥麻昏眩。

「說什麼不要不要的…這裡不是舒服的硬起來了嘛…」
日本號低笑一聲,大手抓握上她隨著自己律動而上下晃動的勾人豐滿,嫩白乳肉從指縫溢出,粗糙指尖捏著頂端粉嫩,只聽她倒一口吸氣的掙扎。
「這裡不也是,舒服的一直咬著我?」
調侃她的同時,日本號故意用力地多撞幾下,滿意她不能自己的昂過頭去,本來就狹窄的幽谷更挾緊了他的快意。

「不是…我沒有…唔呀……」
漆黑大眼中充滿著不甘的淚水,她用力搖頭抗議的表現,只更刺激男人的嗜虐欲,想讓她完全投降。

大手一伸抓起她的雙手,扣住手腕拉向自己讓她上身前傾,日本號本來就碩長的槍身更能貫穿到她的深處,貼得更近的體式,讓本來就腰力強勁的男人,更是每一下都磨蹭著她的深處敏感。

「不要…不要……啊啊…別這樣…嗚嗚……」
分不清楚是哭泣還是嬌喘,她不能自己地抬攀爬到生理高峰,收緊著小腹在床上癱了下來。

「怎樣,這就是天國般的悅樂,像麻藥一樣會讓人上癮啊。」
日本號低下頭去,舔著女人汗溼小臉,還有唇邊溢出的津泉。
「留在這裡當主人,我會每天每天都~這樣伺候妳啊,小姑娘,爽到妳連自己在哪裡都忘記了。」

「……………不要…我不要…這樣的……」
長睫沾染著晶瑩淚珠,她緩慢搖頭。
「………我要回去…我的本丸……求你了,放了我……」
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女人,不管怎麼做都看不出陷落的趨勢,讓日本號重嘆一口氣。

「妳啊,就別嘴硬了。」
日本號一伸手,將床上的女人拉起,將她環抱入自己懷中,雙手被日本號扣在他的懷抱中,大手扣著女人白嫩俏臀,由下往上地忽快忽慢,深入淺出地蹂躪著她的深處。

赤裸肌膚相貼,男人結實充滿安全感的懷抱,應該要溫馨甜蜜的一景,卻讓女人身體一緊,掙扎著想要逃開。

「不要!我不要……放、放開我!」
靠著女人自己的體重,比先才更來得深入的男人槍身,戳刺著她仍舊堅硬的女人深處,分不出是疼痛還是快感的感覺,使她僵硬難過。
不只是脹滿著她的槍身,男人毫不修剪的粗硬毛髮,磨刺著她的嬌嫩花瓣,前端紅腫起來的敏感花芽更是可憐發顫,讓她連腳趾都在蜷曲起來,想要逃離男人的懷抱。

在一個多月前,她還是什麼都不懂的無垢少女。
即使在附喪神手中成為了女人,對情慾之事仍舊青澀的身體來說,日本號給予的一切都太過刺激,是她所無法理解且接受的。

「馬上就會讓妳更舒服了。」
下巴靠在纖細肩膀地不讓她亂動,日本號享受著女人綿乳貼在胸膛的感覺,大手一邊揉捏著她的臀肉,聽著她一下妖豔享受一下僵硬拒絕,在理智與欲望中掙扎地嬌喘連連。
看著被他給掰開的嫩臀,其中已經被花蜜給濕濡的粉紅色菊花,日本號勾起嘴角,骨節分明的手指,探入女人另外一個深處。

「啊……不…不要……那裡不行!不要!」
雖然她身上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沒有被附喪神給蹂躪過,經驗尚淺的女人還是無法輕易接受污穢之處被玩弄的感覺。

「噓,乖一點,這裡也會很爽的。」
粗硬的手指,輕易將窄小入口給打開。
「上次妳也爽到哭了不是嗎?」

「沒有!我沒有!」

「不只是哭了,還潮吹了呢。」
男人譏嘲低音,更是讓她快要哭出來了。

「不!我不要!」
努力想要掙扎的女人,無奈被日本號扣在他的胸膛與手臂之間,纖腰扭動蕩漾起的令人不知所措的快感酥麻,教她不知自己該如何是好。
想要避開日本號的調戲,也不能忽略自己正在被他給侵犯的事實,她的掙扎在這瞬間像極了自己扭腰擺臀的淫蕩,怎麼做都不對的感覺讓她一片混亂。

「我說啊,妳的身體誠實多了。要不,就讓妳再想起來吧。」

 

 

 

 

結果我還是開始寫了些箱庭的內容

箱庭基本都是,上述這種,凌辱PLAY
所以,到時候我會再警告的

 

澪雪拜  23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