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鈍色の章 節錄 2 R18

鈍色の章 節錄 2 R18

 

日本號X女審神者
過激PLAY有,請自行小心

 

 

毫不間斷的快感折磨下,她已經使不出半點力氣,嬌軟身軀任由男人擺佈,從粉唇中溢出的淫喘也乾澀沙啞了起來。

趴伏在發皺的被舖上,汗溼長髮凌亂地貼在臉上和背上,臉頰和肩膀都癱軟在床上,不管是雙手還是膝蓋都沒有力氣,向後翹起的悶白屁股,也是靠男人結實大腿才能維持這個姿勢。

日本號跪在審神者白嫩腿間,為了容納下身材魁武的他,纖白嫩腿張得極大,支撐不住自己的體式,只能跨坐在日本號的大腿上了。

從日本號的角度向下看去,是她曲線優美的裸背和纖腰,還有結實白俏被撞擊的有點發紅的臀肉,在兩瓣臀肉中間,男人自傲的黑紅色大身槍在她狹小的菊蕾中抽插著,女人低鳴隨著男人的深淺韻律高低起伏。

「嗚…呼……啊哈……」
揪緊眉頭,女人蜷曲著腳趾,肌膚上泌起一層薄汗,努力忍耐著又熱又麻的感覺。

「哈哈,聲音都甜膩起來了,還嘴硬說不舒服。」
日本號一樣伏下身,有著鬍渣的下巴摩擦著女人臉頰,大手揉捏著她壓在床上的柔嫩雪乳,擰一擰先端硬挺粉紅,滿意於她敏感嚶嚀。
「做我們的主人,每天都有人伺候妳,前面後面都會給妳填滿喔。」

「不…不要……」
想要避開日本號微刺難過的鬍渣,可是已經使不出半點力氣的她,就連別過臉都很辛苦。

「就別嘴硬啦,這麼淫蕩的主人,我可喜歡的緊呢!」

「才不是…淫蕩……」
根本就是這些付喪神的錯!
用卑劣的手段奪去了她的純潔,理所當然地每天侵犯著她,任意玩弄她的身體滿足他們的欲望,踐踏她女人的尊嚴的行為,居然還好意思說是她淫蕩,並且要她留下來當主人,這些付喪神的思考她完全不明白!

「不淫蕩的話,怎麼會發出這麼享受的聲音?」
日本號用體重壓制著她,強勁腰力拓開著她身體,強迫她發出蕩漾在情慾中的女人聲音。
「說舒服的話,我會好好伺候妳喔,主人。」

「不要……我不要了……」
過度的情慾對她來說,已經跟痛苦沒有兩樣了。
日本號不知節制的縱慾,已經讓她的下半身又麻又痛,伴隨著被給予的酥麻快感,一切都讓她無所適從,只想快點結束這惡夢般的一切。

對於她的頑固,日本號也不再多說什麼,直起上身來,身體力行地表現他的好好伺候的能力,讓審神者只能可憐淫啼的份。

「啊、啊…嗚唔……」
日本號結實的抽插,凌虐著她不應該被使用的器官,這應該要令人羞恥憤怒的行為,她的身體卻不是這麼說的。
勇猛的大身槍,隔著一層薄薄的皮膚,從後方欺凌著她的子宮,正常無法觸及的感覺,惹得她渾身哆嗦,一股又一股的熟悉熱意,從女人花蕊中緩緩滴落,讓她對自己不聽使喚的身體又羞又氣。

打破這個淫糜沈重空氣的是,短刀們洋溢著輕快精神的聲音。

「主人,我們來玩吧!」

不需要敲門,今劍拉著愛染國俊和一些粟田口的短刀們,一起來到審神者的房間,看著仍舊糾纏在床上的男女。

「日本號太狡猾了吧!我們也想跟主人一起玩啊!」
雙手叉腰,今劍對於日本號的行為,很不以為然地噘嘴。
「不能一直霸佔著主人啊!」

看著生氣的今劍,還有一旁與他同樣立場的短刀們,日本號無奈地抓抓頭。
「好啦好啦,我們一起玩就是了。」

「玩什麼?」

「當然,是跟主人一起玩啊!」
跪坐的日本號也很大剌剌地,直接一屁股坐在被舖上,把仍舊趴伏在床上的審神者攔腰抱起,讓她坐在自己身上。

「啊嗚……」
全身體重突然全部落在日本號的槍身上,刺入深處的感覺讓她可憐哼了一聲,沒來得及注意日本號的行為。

讓審神者坐在自己身體上,日本號勾住她的膝蓋,把女人小腿架在自己的手臂上,將自己的雙手給空出來。

一絲不掛的審神者,沒有注意到自己就這樣在短刀面前赤身裸體,甚至被日本號給架開了大腿,將女人最隱私的部份完全曝露在他們面前,而且她的菊蕊還在被日本號緩慢地抽插著。

「嘿嘿,你們這些小鬼都還沒機會見過吧。」
日本號粗硬的手指,輕撫著審神者被蜜液給浸濕的花瓣,緩緩地撥開守護著她的屏障。
「這裡就是,主人最神秘的地方。」

「哇啊!」

女人的腿間一片狼藉,從大腿到粉色裂縫,到處都是男女體液混合起來的白色泡沫,就連絨毛上也不例外。
被男人粗硬手指分開的花瓣,短刀們的視線可以清楚看見她已經被折磨地紅腫的嬌嫩花瓣,前方硬挺起來的鮮紅珍珠,還有在空氣中可憐地顫抖開合,不斷淌出男人欲望殘渣的窄小入口。

「如何,要不要連裡面也看一看啊?」
大叔的低音誘惑,讓短刀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因為這篇實在太糟糕了,只會密碼公開或者收本子而已
日本號+短刀x女審神者的雙穴調教play

公開的部份就只會到這裡了

澪雪 拜 24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