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香染の章 節錄 R18

香染の章 節錄 R18

 

燭台切光忠 + 大俱利伽羅 x 女審神者

 

 

 

「你們…給我適可而止一些!」
被壓制在地上的大俱利伽羅咬牙切齒地扭著手腕,他的掙扎除了產生的叮咚作響清脆的金屬敲擊聲之外,縛鎖住他的鎖鏈一點動靜都沒有,仍然牢牢禁錮著他的自由。

「伽羅小子就別掙扎了,我的鎖可不是這麼容易打開的。」
一手撐在下巴上,鶴丸國永身上只有一件松垮垮的襦絆,腰部隨意打個結,輕鬆自在地盤腿坐在大俱利伽羅的頭頂後面,金色眼眸微瞇地看著氣急敗壞的後輩。
「而且機會難得,不看看嗎?」

「…你們自己玩就好,別找上我。」
別過眼去,大俱利伽羅拒絕自己的視線往前,將那個被男人給摟抱在懷的雪白身軀印入眼中。

在房間的另外一頭,是一對糾纏在一起的男女。
黑色長髮覆落在男人結實臂膀上,女人雪白誘人的裸身,被男人包覆在懷中,裸背貼著他的胸膛,長腿無力大開地軟在男人腿上,太刀的黝黑刀身,被包覆在女人豔紅的花蕊中,散發出濃郁到嗆鼻的腥甜氣味。

寬敞的房間,是他們三人,大俱利伽羅、鶴丸國永和燭台切光忠共用的房間,而今天多了一個人,就是被刀劍男士最近剛得到的新主人。

一絲不掛的女人坐在燭台切光忠的懷抱中,隨著男人的緩慢上頂的韻律甜軟低哼,半閉星眸是耽溺在欲望中的朦朧,雪白到過於炫目的肌膚,讓大俱利伽羅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更用力別開視線。

巨大的太刀早就已經知道了她的敏感之處,輕柔緩慢決不過於強逼,恰到好處的甜美挑逗,碾壓過體內敏感讓她連連柔啼。
戴著黑手套的手輕柔地撫過女人泛紅肌膚,另外一手摟著她的纖腰,貼緊男人溫熱的身體不讓她緊張,一邊囓咬著小巧耳朵,舌尖描畫著她的形狀,彷彿是戀人們親密時光般的一幕,教大俱利伽羅不耐皺眉,一點都不想繼續看下去。

「啊…呼嗯……」
蕩漾著全身的酥麻,熱呼呼無法思考的腦袋,讓審神者整個人癱軟在燭台切光忠的懷抱中,耽溺於他所給予的甜美快感。

在燭台切光忠的懷中,逐漸理解享受起女人特有的歡愉,被鶴丸國永與燭台切光忠交互玩弄,也一點都不感到難過疼痛,就只是嬌軟無力地無法思考,任由男人擺佈也不覺得羞恥的空氣,不管如何都會被包容的感覺,讓她不自覺放縱自己在這個男人的懷中。

「…喜歡這樣嗎?」
親吻著女人脖子,發出曖昧吸吮聲響,燭台切光忠在耳邊的低音,惹得她敏感嚶嚀。

「光…光忠……」

「嗯?」

「壞心眼……」
靠上了男人結實肩膀,女人披散黑髮中散出的香味,讓光忠輕勾起嘴角,賠罪般吻上她的嫩頰,下半身卻相反地激烈動起,滿足於她嬌媚歡吟。

從溫馨轉為激情的交歡,女人嬌媚的聲音就連沒經驗的大俱利伽羅也知道,她已經墮落在燭台切光忠的手中了。

這個新來的審神者,確實是很像他們的主人沒錯,但這跟他都沒有半點關係,他一點都不想捲入這個新主人的問題中。

「鶴丸,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放開我你們隨意,我去找其它地方睡覺。」

「喔,可是伽羅小子的身體,可不是隨意的意思啊。」
雙手被束縛在頭上,垂直躺著的身體,他的任何反應都會清楚地進入鶴丸國永的眼中,當然包括他腿間已經反應起來的龍紋打刀,頂上了他的長褲,在大俱利伽羅結實優美的身軀上,那不正常的突起更是明顯。

「跟鶴你沒關係!」
口氣又更凶狠了些,大俱利伽羅想要快點離開這個過於令人尷尬的房間。

大俱利伽羅所知道的主人,是百合花一般的女人,即時已經過了幾十年,那份印象還是深深烙印他心中。
而這個新來到本丸中,有個類似外貌的被奉為主人的女人,在燭台切光忠的懷中,宛若牡丹般豔麗綻放的模樣,讓人口乾舌燥慌張心跳,不知該如何面對才好。

「光忠小子,別就你一個人享受啊,伽羅小子可寂寞得很呢。」
鶴丸國永朝燭台切光忠一喊,這瞬間要不是鶴丸國永的本體刀與手上的鎖鏈捆在一起,插在地板上讓他無法離開,大俱利伽羅肯定會馬上飛奔離去。

耽溺在欲望中的女人,朦朧視線朝他望來,自己身影印入她眼中的瞬間,大俱利伽羅突然腦袋一陣發熱,連臉也熱起來了。

「夠了,我要走!」
知道自己不能繼續在這裡待下去,大俱利伽羅拉扯著鎖鏈,認真地想著脫身的方式。

「別這樣,小伽羅,冷落你是我不好。」

「光忠,你給我走開一點!」
看燭台切光忠小心抱著赤裸的主人接近,濃郁刺鼻的情慾氣味,惹得他臉更紅,只是他黝黑的膚色讓人看不太出來而已。

摟抱著審神者,燭台切光忠帶著她在大俱利伽羅的旁邊坐了下來,女人的面前就是自己已經挺脹起來的褲頭,直挺挺地進入了她的視線,一種不知名的羞恥感熱烘了大俱利伽羅的腦袋。

「小伽羅,今天也一起來接受主人的疼愛吧。」

「什、什麼!?」

不給大俱利伽羅抵抗拒絕的機會,燭台切光忠更快速地剝下了他的褲子,已經矗立起來的黝黑打刀,肉瘤般盤旋的粗大青筋,是把會讓女人哭泣的名刀。

「主人,請摸摸大俱利伽羅好嗎?」
燭台切光忠好聽低音,在審神者耳際磨蹭著。

「不…我…不會……」
眼前令人驚悚的黝黑打刀,對經驗青澀的女人來說,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

「別怕,就這個樣子,輕輕的包覆上…」
牽起審神者的手,燭台切光忠教導她,如何取悅男人。

女人柔弱無骨的小手,嬌嫩溫暖的掌心,又輕又抖地包覆上大俱利伽羅的打刀。

「對,就是這樣,輕輕的…像這樣的力氣……」

「啊…」
燭台切光忠腰上一動,穿梭在幽谷的碩大,摩擦著敏感的甜麻讓人發軟,小手反而用上了力氣,輕捏上了大俱利伽羅,惹得他輕抽口氣。

「緩慢地,就跟我的速度一樣……」
退到出口在深入其中,燭台切光忠的速度極為輕緩,指導著審神者的手勢要跟他的速度一樣輕柔。

「啊…哈啊……」
緩慢撩戲跟蠻橫激情又不同,快感更確實地從腿中擴散開來,沿著背脊侵蝕她的理智。

聽從燭台切光忠的話,她雙手包覆著大俱利伽羅,與他深入退出的韻律一起,上下搓弄著手中的滾燙肉刃。

 

 

 

 

 

 

我好像寫太多了
總而言之就是伊達組,光忠+鶴+俱利x女審神者的4P物

正式版本還是會改的喔!

澪雪拜 26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