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香染の章 节录 R18

香染の章 节录 R18

 

烛台切光忠 + 大俱利伽罗 x 女审神者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一些!”
被压制在地上的大俱利伽罗咬牙切齿地扭着手腕,他的挣扎除了产生的叮咚作响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之外,缚锁住他的锁链一点动静都没有,仍然牢牢禁锢着他的自由。

“伽罗小子就别挣扎了,我的锁可不是这么容易打开的。”
一手撑在下巴上,鹤丸国永身上只有一件松垮垮的襦绊,腰部随意打个结,轻松自在地盘腿坐在大俱利伽罗的头顶后面,金色眼眸微瞇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后辈。
“而且机会难得,不看看吗?”

“…你们自己玩就好,别找上我。”
别过眼去,大俱利伽罗拒绝自己的视线往前,将那个被男人给搂抱在怀的雪白身躯印入眼中。

在房间的另外一头,是一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黑色长发覆落在男人结实臂膀上,女人雪白诱人的裸身,被男人包覆在怀中,裸背贴着他的胸膛,长腿无力大开地软在男人腿上,太刀的黝黑刀身,被包覆在女人艳红的花蕊中,散发出浓郁到呛鼻的腥甜气味。

宽敞的房间,是他们三人,大俱利伽罗、鹤丸国永和烛台切光忠共用的房间,而今天多了一个人,就是被刀剑男士最近刚得到的新主人。

一丝不挂的女人坐在烛台切光忠的怀抱中,随着男人的缓慢上顶的韵律甜软低哼,半闭星眸是耽溺在欲望中的朦胧,雪白到过于炫目的肌肤,让大俱利伽罗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更用力别开视线。

巨大的太刀早就已经知道了她的敏感之处,轻柔缓慢决不过于强逼,恰到好处的甜美挑逗,碾压过体内敏感让她连连柔啼。
戴着黑手套的手轻柔地抚过女人泛红肌肤,另外一手搂着她的纤腰,贴紧男人温热的身体不让她紧张,一边囓咬著小巧耳朵,舌尖描画着她的形状,仿佛是恋人们亲密时光般的一幕,教大俱利伽罗不耐皱眉,一点都不想继续看下去。

“啊…呼嗯……”
荡漾著全身的酥麻,热呼呼无法思考的脑袋,让审神者整个人瘫软在烛台切光忠的怀抱中,耽溺于他所给予的甜美快感。

在烛台切光忠的怀中,逐渐理解享受起女人特有的欢愉,被鹤丸国永与烛台切光忠交互玩弄,也一点都不感到难过疼痛,就只是娇软无力地无法思考,任由男人摆布也不觉得羞耻的空气,不管如何都会被包容的感觉,让她不自觉放纵自己在这个男人的怀中。

“…喜欢这样吗?”
亲吻著女人脖子,发出暧昧吸吮声响,烛台切光忠在耳边的低音,惹得她敏感嘤咛。

“光…光忠……”

“嗯?”

“坏心眼……”
靠上了男人结实肩膀,女人披散黑发中散出的香味,让光忠轻勾起嘴角,赔罪般吻上她的嫩颊,下半身却相反地激烈动起,满足于她娇媚欢吟。

从温馨转为激情的交欢,女人娇媚的声音就连没经验的大俱利伽罗也知道,她已经堕落在烛台切光忠的手中了。

这个新来的审神者,确实是很像他们的主人没错,但这跟他都没有半点关系,他一点都不想卷入这个新主人的问题中。

“鹤丸,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放开我你们随意,我去找其它地方睡觉。”

“喔,可是伽罗小子的身体,可不是随意的意思啊。”
双手被束缚在头上,垂直躺着的身体,他的任何反应都会清楚地进入鹤丸国永的眼中,当然包括他腿间已经反应起来的龙纹打刀,顶上了他的长裤,在大俱利伽罗结实优美的身躯上,那不正常的突起更是明显。

“跟鹤你没关系!”
口气又更凶狠了些,大俱利伽罗想要快点离开这个过于令人尴尬的房间。

大俱利伽罗所知道的主人,是百合花一般的女人,即时已经过了几十年,那份印象还是深深烙印他心中。
而这个新来到本丸中,有个类似外貌的被奉为主人的女人,在烛台切光忠的怀中,宛若牡丹般艳丽绽放的模样,让人口干舌燥慌张心跳,不知该如何面对才好。

“光忠小子,别就你一个人享受啊,伽罗小子可寂寞得很呢。”
鹤丸国永朝烛台切光忠一喊,这瞬间要不是鹤丸国永的本体刀与手上的锁链捆在一起,插在地板上让他无法离开,大俱利伽罗肯定会马上飞奔离去。

耽溺在欲望中的女人,朦胧视线朝他望来,自己身影印入她眼中的瞬间,大俱利伽罗突然脑袋一阵发热,连脸也热起来了。

“够了,我要走!”
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大俱利伽罗拉扯著锁链,认真地想着脱身的方式。

“别这样,小伽罗,冷落你是我不好。”

“光忠,你给我走开一点!”
看烛台切光忠小心抱着赤裸的主人接近,浓郁刺鼻的情欲气味,惹得他脸更红,只是他黝黑的肤色让人看不太出来而已。

搂抱着审神者,烛台切光忠带着她在大俱利伽罗的旁边坐了下来,女人的面前就是自己已经挺胀起来的裤头,直挺挺地进入了她的视线,一种不知名的羞耻感热烘了大俱利伽罗的脑袋。

“小伽罗,今天也一起来接受主人的疼爱吧。”

“什、什么!?”

不给大俱利伽罗抵抗拒绝的机会,烛台切光忠更快速地剥下了他的裤子,已经矗立起来的黝黑打刀,肉瘤般盘旋的粗大青筋,是把会让女人哭泣的名刀。

“主人,请摸摸大俱利伽罗好吗?”
烛台切光忠好听低音,在审神者耳际磨蹭著。

“不…我…不会……”
眼前令人惊悚的黝黑打刀,对经验青涩的女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

“别怕,就这个样子,轻轻的包覆上…”
牵起审神者的手,烛台切光忠教导她,如何取悦男人。

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娇嫩温暖的掌心,又轻又抖地包覆上大俱利伽罗的打刀。

“对,就是这样,轻轻的…像这样的力气……”

“啊…”
烛台切光忠腰上一动,穿梭在幽谷的硕大,摩擦著敏感的甜麻让人发软,小手反而用上了力气,轻捏上了大俱利伽罗,惹得他轻抽口气。

“缓慢地,就跟我的速度一样……”
退到出口在深入其中,烛台切光忠的速度极为轻缓,指导著审神者的手势要跟他的速度一样轻柔。

“啊…哈啊……”
缓慢撩戏跟蛮横激情又不同,快感更确实地从腿中扩散开来,沿着背脊侵蚀她的理智。

听从烛台切光忠的话,她双手包覆著大俱利伽罗,与他深入退出的韵律一起,上下搓弄着手中的滚烫肉刃。

 

 

 

 

 

 

我好像写太多了
总而言之就是伊达组,光忠+鹤+俱利x女审神者的4P物

正式版本还是会改的喔!

澪雪拜 26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