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香染の章 節錄2 R18

箱庭 香染の章 節錄2 R18

 

燭台切光忠 + 大俱利伽羅 X女審神者

 

 

「啊……不要……我不要…這樣………嗚唔……」
與甜膩嬌啼混合在一起的抗議聲,聽起來更像是床笫中的女人撒嬌。

趴伏在大俱利伽羅的懷抱中的女人,在男人黝黑結實身軀的對比下,女人更顯的雪白嬌弱,可憐地嚶嚀低泣著。

「光忠…別…動………」
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大俱利伽羅滿頭大汗,雙手仍舊被鶴丸國永的兵庫鎖扣在頭上,再加上匐匍在他身上的嬌軟女體,更是教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強忍著下半身蕩漾快感,以及想要在緊熱女體中盡情馳騁的本能衝動。

審神者跨騎在大俱利伽羅的身上,大俱利伽羅黝黑驚悚的黑龍打刀深埋在她的肉鞘中,從下往上看著盈盈女主人緋紅的雙頰,豐滿雪乳在視線中晃動的視覺享受,大俱利伽羅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下半身集中而去,本來就硬挺的肉刃更大了幾分,僅存的理智咒罵著人類身體真是麻煩的東西。

「…不要…在裡面……大起來了……」
不知所措的纖手,指尖劃弄著大俱利伽羅結實身體,大腿顫抖扭動的女人,電流般的刺激只讓大俱利伽羅倒吸一口氣,握緊拳頭用全身理智去壓抑男人的本能衝動。

對情慾仍舊青澀的女人來說,大俱利伽羅肉刃上突起的肉瘤,給予緊實內壁從未有過的刺激,不同部位同時被摩擦的感覺,不是現在的她能夠駕馭的男人。

僵持不動的男女,簡直就是生娘遇上了兇器處男,讓燭台切光忠在一旁無奈地嘆了口氣,手指梳理了下自己在激情中略為凌亂的頭髮。

這樣子,他不稍微幫忙一下,可就沒完沒了了呢。

「主人…」
從背後環上審神者,燭台切光忠一手環著她的纖腰,撫摸著平坦小腹,另外一手揉撫上她已經被男人玩弄得發紅的乳尖,手指輕擰被舔的發亮的蓓蕾。
「很難過是嗎?」
低沉好聽的聲音,有著讓人安心的魔力,讓審神者不自覺地點點頭。

「…光忠……幫我……」
硬挺挺地脹滿了她的大俱利伽羅,雖然尺寸跟先才還在她體內的燭台切光忠比是小了些,可是堅挺不動的男人與輕摩著嫩壁的硬瘤,不熟悉的感覺讓她懼怕,好不容易在燭台切光忠手中融化的抵抗,又再度建立起來。

「請放心吧,我會讓主人非常舒服。」
沈浸在燭台切光忠的聲線下,審神者很難注意到,在她臀部上下磨蹭著,那把沾滿了她的蜜液的太刀肉刃,與男人聲音截然不同地猙獰勇猛,並已經鎖定了他的獵物。

不著痕跡地將審神者壓倒在大俱利伽羅的身上,雖然隔著衣服,仍舊可以感覺到男人燙熱的體溫,更讓她不安地想要扭動,才注意到自己被兩個男人挾在中間,他們結實的身體只靠體重就能完全壓制住她。

被強迫匐匍在大俱利伽羅身上的審神者,漆黑美麗的長髮散落在床上與地上,髮稍的香氣與女人幽香,瞬間支配了大俱利伽羅的嗅覺,讓他忍不住低嗄一聲,深埋在女人體內的肉刃,更是順從地反應了主人的欲望。

「嗚……不要…再大起來……」
審神者揪緊了大俱利伽羅的衣服,明明腹部鼓脹難受,濕黏液體卻不斷向外淌出,又濕又熱的感覺讓她恐懼不安,更讓她難受的是腰內深處的麻癢騷動。

從大俱利伽羅進門開始,她就不斷被燭台切光忠挑逗,緩慢地牽著她往高點前進,卻又不給予真正的滿足,自己觸摸不到的深處,只有在男人碾壓蹂躪才能得到的快感,侵蝕著她的理智。

可是她想要的,大俱利伽羅卻無法給予,反而更加地焦躁起她的身體。

但她說不出口。
即使理解也說不出口,自己想要被男人給侵犯玩弄的事實。

「主人,放鬆一點。」
在她背後的燭台切光忠,撥開她的長髮,吻著平常難以觸碰到的後頸,沿著脊髓向下的舌尖,麻癢的感覺使她發出天然的甜喘,緊繃的身體也不自覺順從男人的聲音放鬆了些。

她朦朧蕩漾的意識,在窄小菊蕾被貫穿的瞬間,就全部清醒了過來。

「啊……啊啊……不、不要……那裡不行……!」
不管她怎麼抗議都沒有用,被男人挾在中間的身體,沒有半點抵抗的能力,燭台切光忠輕易地挺入她已經被不同刀劍男士給調教過的菊蕾,貫穿她努力守護的女人矜持。

兩把碩熱的肉刃,隔著一層薄薄的肉填滿著她,下半身又熱又癢的彷彿不是自己的身體,她顫抖著身體卻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從腰骨蔓延而上,酥軟著她的理智的浪蕩歡愉。

「啊……呀啊……」
像是在找尋她的快感位置,燭台切光忠變換著角度,每一個進出都讓審神者發出,不像是她自己的甜膩嬌啼。

不只是審神者而已,與燭台切光忠只隔著一層薄肉的大俱利伽羅,更是清楚地感覺的到太刀肉刃的形狀,彷彿是在故意挑弄著他的行為,他讓審神者不住輕扭纖腰,本來就緊實的內壁更是收縮吸吮,簡直要將人逼瘋的快意充滿了他的腦袋。

雙手被黃金的鍊子給縛鎖著,身上是兩人份的體重,就算大俱利伽羅可以一腳踹開燭台切光忠,也無法對這個跟主人一模一樣的女人下重手。

「啊…光忠……不要……別…啊啊……」
不只是燭台切光忠而已,審神者也感覺到了,埋在她的幽谷中的打刀也上下抽動了起來。

一開始只是本能的細微跳動,接下來是完全失控的,男人本能地想要從緊繃欲望中解放,在她的體內橫衝直撞。

被男人給如此玩弄,還感到歡愉興奮的身體,一直被挑逗而空虛難過的身體逐漸被滿足,無法控制的感覺讓審神者忍不住啜泣起來,小嘴卻發出勾誘著男人的醉人淫啼。

「啊啊……呀啊………不行………」
配合著大俱利伽羅的韻律,燭台切光忠跟他一進一出,有時同進同出,盡情地享受女人快要被推上極樂高峰,渴望受精而取悅男人的雌性本能。

「嗚唔……」
大俱利伽羅低嗄一聲,頂在審神者的深處併發出他的欲望,澆灌著審神者的深處,與燭台切光忠和鶴丸國永留下的欲望攪和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大俱利伽羅喘著氣,黝黑的膚色看不出他的潮紅,憐惜地看著伏在他的胸膛上,同樣氣喘吁吁的可憐女人。

嵌在她體內的肉刃,緩慢地鬆軟了下來,卻仍舊無法離開他埋得極深的肉鞘。

「………光忠,這樣就夠了吧。」
如果要羞辱他們的話,這樣目的就已經達成,應該是可以放他們走了。

「小伽羅在說什麼呢,當然是從現在才開始呢。」
明明是柔和的笑容,卻使人忍不住流出了冷汗。

大俱利伽羅確實地感覺到,燭台切光忠仍舊精神奕奕的刀刃,繼續玩弄著審神者的越發敏感的身體,享受她所發出的柔吟。

 

 

 

 

箱庭的試閱大概到這裡
伊達組4p是裡面尺度最低的一篇

所以,還請大家多多包涵了

 

 

澪雪拜 28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