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 香染の章 节录2 R18

箱庭 香染の章 节录2 R18

 

烛台切光忠 + 大俱利伽罗 X女审神者

 

 

“啊……不要……我不要…这样………呜唔……”
与甜腻娇啼混合在一起的抗议声,听起来更像是床笫中的女人撒娇。

趴伏在大俱利伽罗的怀抱中的女人,在男人黝黑结实身躯的对比下,女人更显的雪白娇弱,可怜地嘤咛低泣著。

“光忠…别…动………”
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大俱利伽罗满头大汗,双手仍旧被鹤丸国永的兵库锁扣在头上,再加上匐匍在他身上的娇软女体,更是教他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强忍着下半身荡漾快感,以及想要在紧热女体中尽情驰骋的本能冲动。

审神者跨骑在大俱利伽罗的身上,大俱利伽罗黝黑惊悚的黑龙打刀深埋在她的肉鞘中,从下往上看着盈盈女主人绯红的双颊,丰满雪乳在视线中晃动的视觉享受,大俱利伽罗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下半身集中而去,本来就硬挺的肉刃更大了几分,仅存的理智咒骂着人类身体真是麻烦的东西。

“…不要…在里面……大起来了……”
不知所措的纤手,指尖划弄著大俱利伽罗结实身体,大腿颤抖扭动的女人,电流般的刺激只让大俱利伽罗倒吸一口气,握紧拳头用全身理智去压抑男人的本能冲动。

对情欲仍旧青涩的女人来说,大俱利伽罗肉刃上突起的肉瘤,给予紧实内壁从未有过的刺激,不同部位同时被摩擦的感觉,不是现在的她能够驾驭的男人。

僵持不动的男女,简直就是生娘遇上了凶器处男,让烛台切光忠在一旁无奈地叹了口气,手指梳理了下自己在激情中略为凌乱的头发。

这样子,他不稍微帮忙一下,可就没完没了了呢。

“主人…”
从背后环上审神者,烛台切光忠一手环着她的纤腰,抚摸著平坦小腹,另外一手揉抚上她已经被男人玩弄得发红的乳尖,手指轻拧被舔的发亮的蓓蕾。
“很难过是吗?”
低沉好听的声音,有着让人安心的魔力,让审神者不自觉地点点头。

“…光忠……帮我……”
硬挺挺地胀满了她的大俱利伽罗,虽然尺寸跟先才还在她体内的烛台切光忠比是小了些,可是坚挺不动的男人与轻摩著嫩壁的硬瘤,不熟悉的感觉让她惧怕,好不容易在烛台切光忠手中融化的抵抗,又再度建立起来。

“请放心吧,我会让主人非常舒服。”
沈浸在烛台切光忠的声线下,审神者很难注意到,在她臀部上下磨蹭著,那把沾满了她的蜜液的太刀肉刃,与男人声音截然不同地狰狞勇猛,并已经锁定了他的猎物。

不着痕迹地将审神者压倒在大俱利伽罗的身上,虽然隔着衣服,仍旧可以感觉到男人烫热的体温,更让她不安地想要扭动,才注意到自己被两个男人挟在中间,他们结实的身体只靠体重就能完全压制住她。

被强迫匐匍在大俱利伽罗身上的审神者,漆黑美丽的长发散落在床上与地上,发稍的香气与女人幽香,瞬间支配了大俱利伽罗的嗅觉,让他忍不住低嗄一声,深埋在女人体内的肉刃,更是顺从地反应了主人的欲望。

“呜……不要…再大起来……”
审神者揪紧了大俱利伽罗的衣服,明明腹部鼓胀难受,湿黏液体却不断向外淌出,又湿又热的感觉让她恐惧不安,更让她难受的是腰内深处的麻痒骚动。

从大俱利伽罗进门开始,她就不断被烛台切光忠挑逗,缓慢地牵着她往高点前进,却又不给予真正的满足,自己触摸不到的深处,只有在男人碾压蹂躏才能得到的快感,侵蚀着她的理智。

可是她想要的,大俱利伽罗却无法给予,反而更加地焦躁起她的身体。

但她说不出口。
即使理解也说不出口,自己想要被男人给侵犯玩弄的事实。

“主人,放松一点。”
在她背后的烛台切光忠,拨开她的长发,吻著平常难以触碰到的后颈,沿着脊髓向下的舌尖,麻痒的感觉使她发出天然的甜喘,紧绷的身体也不自觉顺从男人的声音放松了些。

她朦胧荡漾的意识,在窄小菊蕾被贯穿的瞬间,就全部清醒了过来。

“啊……啊啊……不、不要……那里不行……!”
不管她怎么抗议都没有用,被男人挟在中间的身体,没有半点抵抗的能力,烛台切光忠轻易地挺入她已经被不同刀剑男士给调教过的菊蕾,贯穿她努力守护的女人矜持。

两把硕热的肉刃,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填满着她,下半身又热又痒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她颤抖著身体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从腰骨蔓延而上,酥软着她的理智的浪荡欢愉。

“啊……呀啊……”
像是在找寻她的快感位置,烛台切光忠变换著角度,每一个进出都让审神者发出,不像是她自己的甜腻娇啼。

不只是审神者而已,与烛台切光忠只隔着一层薄肉的大俱利伽罗,更是清楚地感觉的到太刀肉刃的形状,仿佛是在故意挑弄着他的行为,他让审神者不住轻扭纤腰,本来就紧实的内壁更是收缩吸吮,简直要将人逼疯的快意充满了他的脑袋。

双手被黄金的链子给缚锁著,身上是两人份的体重,就算大俱利伽罗可以一脚踹开烛台切光忠,也无法对这个跟主人一模一样的女人下重手。

“啊…光忠……不要……别…啊啊……”
不只是烛台切光忠而已,审神者也感觉到了,埋在她的幽谷中的打刀也上下抽动了起来。

一开始只是本能的细微跳动,接下来是完全失控的,男人本能地想要从紧绷欲望中解放,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被男人给如此玩弄,还感到欢愉兴奋的身体,一直被挑逗而空虚难过的身体逐渐被满足,无法控制的感觉让审神者忍不住啜泣起来,小嘴却发出勾诱著男人的醉人淫啼。

“啊啊……呀啊………不行………”
配合著大俱利伽罗的韵律,烛台切光忠跟他一进一出,有时同进同出,尽情地享受女人快要被推上极乐高峰,渴望受精而取悦男人的雌性本能。

“呜唔……”
大俱利伽罗低嗄一声,顶在审神者的深处并发出他的欲望,浇灌著审神者的深处,与烛台切光忠和鹤丸国永留下的欲望搅和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大俱利伽罗喘着气,黝黑的肤色看不出他的潮红,怜惜地看着伏在他的胸膛上,同样气喘吁吁的可怜女人。

嵌在她体内的肉刃,缓慢地松软了下来,却仍旧无法离开他埋得极深的肉鞘。

“………光忠,这样就够了吧。”
如果要羞辱他们的话,这样目的就已经达成,应该是可以放他们走了。

“小伽罗在说什么呢,当然是从现在才开始呢。”
明明是柔和的笑容,却使人忍不住流出了冷汗。

大俱利伽罗确实地感觉到,烛台切光忠仍旧精神奕奕的刀刃,继续玩弄著审神者的越发敏感的身体,享受她所发出的柔吟。

 

 

 

 

箱庭的试阅大概到这里
伊达组4p是里面尺度最低的一篇

所以,还请大家多多包涵了

 

 

澪雪拜 28 Apr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