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Pledge – 大人の味R18 試閱

Under Pledge   大人の味

 

黑道paro系列
長船光忠x大小姐 R18

 

 

賭場中每一個男人的視線,都不自覺追隨著女人的身影。

華麗梳捲的長黑髮,緊貼著身體曲線低胸露背的晚禮服,完全突出人姣好誘人的身材,包裹的恰到好處的雪白豐滿,幾乎要落入乳溝的小粒鑽石項鍊,寶藍絲緞的魚尾禮服裙擺,隨著女人踏著細跟高跟鞋的步伐,在小腿後面搖晃。

她走過的地方,似乎留下了一絲幽香,但男人們卻只敢遠觀不敢接近,一切都是因為牽著她的手的男人,是這個賭場的總負責人──長船光忠

右眼戴著眼罩,一身筆挺暗紋西裝,雙手也是真皮手套,男人優雅地護送著握著他的手的女人,在賭場中隨意逛逛。

和第一次來到賭場,滿眼新奇事物的女人不同,光忠噙著微笑招呼她的同時,琥珀色的眼仔細地打量著賭場中的一切,所有的客人與荷官,是否有任何不得當的地方。

充滿了酒與香水的氣味,錢幣嘩啦拉的聲音,穿著曝露端著酒水的女人,人們高聲抑或是竊竊私語,即使把空調開到最強,也無法散去這燥熱又膨脹的空氣,是人們一擲千金,賭上一個夢想的地方。

「累了嗎?」
感覺得到她的腳步略為慢下來,光忠低聲詢問。

「嗯,有點。」
不習慣的空氣讓她有點頭昏,還好有光忠牽著她,教她不至於想馬上離開。

「那麼,我們就去後面的辦公室休息一下吧。」
牽著女人的手,光忠繞開了其它客人,踏入賭場深處的後門,搭上復古風門的鐵門電梯,前往位於賭場樓上的辦公室。

與她所想像的辦公室完全不同,賭場樓上的辦公室完全是一般上班族的普通裝潢,並不是想像中又黑又髒,一盞半暗不亮的日光燈與堆滿了物品的架子,讓她稍微鬆了口氣。

樓層的深處,就是光忠的辦公室了。
厚實的橡木門裡面,是鋪著深灰色地毯,有著會客沙發與書櫃,還有打磨的發亮的木質辦公桌,一切都跟普通的高階經理的辦公室沒有兩樣,只是更讓人一目了然光忠追求帥氣的品味。
唯一與眾不同的是,應該是書櫃的地方擺了酒櫃,旁邊還有小冰箱與吧台,儼然就是個小型酒吧。

以為要在沙發上坐下,沒想到光忠牽著她來到了辦公桌旁邊,伺候她在舒服的真皮辦公椅上坐下。
跟光忠的身高不同,即使坐著還是會懸空的雙腳,光忠體貼地調整了椅子的高度讓她可以坐得舒服。

「我坐沙發就好了。」
為了她還這樣大費周章,實在是太讓人害羞。
「這裡是光忠的位置呢。」

「不,這個是主人的座位。大小姐是我的主人,當然該坐上這個位置。」
調整好椅子起身的光忠,右手放在胸前優雅解釋,讓她無法反駁的只能點點頭。

「呃……好吧。」
都這麼說了,她也只有點頭的份。

「請稍等一下,我準備些飲品。」

光忠走到一旁的小酒吧,脫下了西裝外套掛在一旁,解開手腕的釦子,將白襯衫的袖子向上捲起到手肘,並將袖子用袖釦固定好。

從她的角度,只看見斜斜地背對著她的光忠,脫下了外套只有白襯衫搭配著窄馬甲背心,展露他傲人的身材。
肩膀與背部優美曲線,掛在肩膀上的槍套,往下是充滿男人魅力的臀部與長腿,即使是打開冰箱拿出冰塊的小動作,都相當自然地充滿了令人臉紅心跳的帥氣,讓她的視線完全離不開這個男人。

「大小姐,請用。」
光忠遞給她的是,加了冰塊的琥珀色玻璃杯,跟她平常喝的酒的顏色完全不同。

「這是…?」
接過酒杯,她看著手上拿著另外一杯同樣顏色飲品的光忠。

「這是加了冰塊的威士忌,難得做了大人的打扮,也一起試試看大人味道的飲品吧。」

「唔……大人的味道……」
看了眼很輕鬆自然地喝了一口的光忠,她遲疑了一下,才輕啜一口。

「唔…好辣……」
與她慣喝的甜調酒不同,殘留在舌尖的辛辣讓她輕吐舌尖。

「哈哈,對大小姐來說,還早了一些呢。」

光忠寵愛的微笑,只讓她噘起紅唇。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說的也是呢,能來到這個地方的大小姐,當然是大人,是我失禮了。」
放下自己的酒杯,光忠拿過杯子她手上的杯子。
「那麼我們就來試試看,大人品嚐的方式好嗎?」

「……好…」
雖然不太知道大人的方式是什麼,不過看著光忠閃閃發亮的琥珀色眼眸,她就不自覺地點點頭,接受了他的邀請。

就著她的杯子,光忠喝了一口,杯子在桌子上放下時,裡面的冰塊還咔噹一聲。

下巴被戴著黑手套的長指抬起,覆上的薄唇是濃郁的酒精味道,鼻端充滿了男人性感古龍水與汗水,還帶了點菸草混合起來,令人悸動屬於的大人氣味。
隨著唇瓣廝磨緩緩張開的粉唇,冰透的威士忌就這樣流了進來,與男人好聞氣味一起,讓她完全感覺不到酒精的辛辣,小舌與他推擠過來的冰塊嬉戲著,加深了彼此的吻。

「呼…唔……」
敏感柔吟從親吻的縫隙露出,她不知道自己是因為酒精醉了,還是醉在這個男人的吻之中,只覺得腦袋熱烘烘的,可以任由他的擺佈。

經不起兩人的舌尖舞動的冰塊,失去了其體積地掉了下來,落在女人白皙的鎖骨上,沿著曲線與項鍊上的鑽石一起,滾落甜美誘人的乳溝之中。

「糟糕了,我替妳拿出來。」

「啊…」

與冰塊的路線一起,舌尖沿著她的下巴,來到胸口舔著上面的深深三角型,酥麻感覺讓她自然低喘,發出蕩漾在情慾中的女人嬌吟。

「光忠……」
癱軟在男人舒適的辦公大椅子上,雙頰緋紅輕喘的女人,光忠一看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做著大人的打扮,喝了大人的飲料,那麼…我們來做點大人的事情吧。」
執起她戴著蕾絲手套的纖手,光忠在指尖上輕輕一吻,與溫柔笑容不同充滿侵略性的眼眸,散發出危險至極的大人的賀爾蒙,惹得她不住地心跳加速,無法抵抗男人好聽低音說出的任何話語。

光忠在她的腳邊跪了下來,抬起她戴著叮噹腳鍊的小腳,不脫下鞋子隔著透明絲襪親吻著她的小腿。
前短後長的魚尾禮服,讓男人大手可以輕易享受她曲線優美的雙腿,讓纖腿跨上他的肩膀,光忠不費吹灰之力將裙子向上推起,親吻著她沒有被大腿襪包覆的大腿內側略為溼熱的肌膚。

與幾乎透明的大腿襪完全相反,包覆在女人腿間的是一件極薄的漆黑蕾絲小褲。小小的布料在貼身的禮服上完全看不出來,在明亮燈光下珍珠般白皙肌膚上,那件毫不構成保護能力的蕾絲小褲,完全暴露出她的形狀,簡直跟邀請無異的打扮,讓男人低笑了聲。

「沒想到,大小姐不只是禮服,連內衣也這麼漂亮呢。」
隔著薄蕾絲舔上吻上她的腿間,馬上惹得她敏感輕顫,酥麻快感讓她自然地將雙腿更分開了些,身體向前滑動,讓男人能夠更輕易地取悅她。

隔著那塊薄到像沒有的蕾絲,光忠厚實舌尖靈活擺動,勾弄著不斷泌出花蜜的小穴,鼻尖蹭著她略為脹起的粉色珍珠,女人炙熱輕喘與黏稠水聲。

「啊…呼唔……」
跨在光忠肩膀上的大腿顫抖,紅底高跟鞋輕踢著他寬厚的背,男人細心維持的髮型,也被她的手指給弄亂,深處渴望著更多的女人,昂起了頭弄亂了她難得梳起的美麗捲髮。

在他們的手中,知曉了女人快感的身體,已經無法回到當時的純潔無垢,沉迷於男人給予的歡愉中無可自拔。

「啊啊!」
令人酥軟的小高潮襲擊了她的意識,湧出更多的蜜液將她的小褲弄得更濕,分不出是自己的體液還是光忠舔的,小褲子難過地貼在她身上,看著光忠性感地舔著自己的唇,從她的腿間探出頭來。

「我的侍奉還讓妳滿意嗎?大小姐。」

臉上身上都染上情慾色澤,被晚禮服包得極緊的豐滿隨著呼吸起伏,不需要任何言語,從她的樣子就看得出來,她非常滿意光忠的侍奉。

「……還要…」
光忠的舌技已經完全勾起她隱藏於深處的女人欲望,只是那樣根本不夠,她的視線來到光忠的腿間,那個撐起了合身西裝褲的膨脹。

「既然都指名了,那我更要讓妳滿意。」
拉起癱軟在辦公椅上的女人,光忠讓她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面,雙腿站直拉起她背後的長裙擺,免得弄髒了她的禮服。

趴在辦公桌上翹起的雪白臀部,黑色蕾絲小褲勒入了粉色裂縫,過多的蜜液弄污了她的大腿內側,迫不及待扭著纖腰,女人弓著背,嬌嗔地看著背後男人。

「別急,我會讓妳好好滿足。」
親吻他的臉頰的同時,光忠也一把將黑色小褲給扯下,拉到她膝蓋的地方時,女人很配合地自己抬起了腿,順勢被光忠給推到桌子上,小褲子就留在她另外一隻腳的足踝上了。

如此一來更是門戶大開,直接接觸空氣的感覺增添了她的敏感,背後男人解開褲子,皮帶金屬釦子的碰撞聲,還有貼近她的滾燙溫度,使她忍不住抓緊了小手,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嗯……」
被解開的金屬皮帶扣碰上她滾燙的肌膚,比實際男女接觸更讓人感到色情的感覺,讓她忍不住自己抬高臀部,擦上光忠的火熱碩硬,享受黏膜接觸的快感。

「真是的,大小姐這麼好色的技術,到底是誰教妳的呢?」
不急著頂入焦躁難受的身體,光忠享受著女人青澀的挑逗,濕淋淋的花瓣渴求的他的感覺相當美好,讓他更伏低了身體,親吻她的裸背與肩膀,任由女人扭腰索求。

「光忠……」
更挺起的俏臀,強烈的抗議讓男人寵愛微笑。

「放鬆一點,我可愛的大小姐。」
沒有手指的愛撫,要一口氣穿入她的深處是有點困難,不過這對光忠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

「啊…嗯……進…來了……」
身體從中被刺穿,壓迫內臟的質量,燒灼身體的溫度,不管體驗幾次,這瞬間痛苦與歡愉同時從深處被挑起的感覺,讓她蜷曲起腳趾,收緊本來就窄熱的身體。

「不行啊…要放鬆些…」
本來的低沉好聽的聲音,更帶了點情慾低啞,緩緩退出再略重的穿入,惹著她經不住刺激地高聲嬌啼,湧上的快感讓她放鬆了自己,允許男人前往她更神秘的深處。

跟光忠比起來,對情慾仍舊十分青澀的女人,溼熱深處仍舊相當的緊繃,需要男人耐心的挑逗與灌溉,讓她的女人本能完全開花才行。

光忠的手撫著著她跨在桌上的腿,勾上了足踝上隨著交歡韻律叮噹作響的腳鍊,高跟鞋也就這樣落了地,小巧纖足被男人掌握在手中。
另外一隻手來到她的胸前,沒有脫下黑手套的大手,指尖輕撫著她的鎖骨,沿著小巧鑽石項鍊的鍊子,來到了她趴在桌上被擠起的豐滿,手指插入其中,享受著被嬌嫩豐滿給包覆的感動。

「這鑽石真讓人羨慕,能夠坦然地埋在大小姐的乳溝中。」
腰上的韻律從未間斷,光忠舔著她的耳朵,囓咬著小巧耳骨。

「啊……如果……哈啊…光忠要……也可以……」
不太理解男人的抱怨是什麼意思,她只是順從著被情慾支配的理智,回應男人充滿了欲望的請求。

「嗯,這可真讓人高興的回答呢。」
拉起趴著的女人,光忠正想要吻上她的時候,規律有力的敲門聲響起。

「光忠,在嗎?」
即使隔著一扇門,也聽得出是大俱利的聲音。

 

 

 

 

 

 

 

黑道paro的先行版
先行也有4k的我,真是摸魚摸到大鯨魚

 

原則上是乙女遊戲般的分線寫法
不過實際能開稿,可能是2020了
先寫來挑一下大家的胃口

澪雪 拜 29 Apr 2018

One thought on “Under Pledge – 大人の味R18 試閱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