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籠 宵夜の君 試閱 R18

宵夜の君

 

平安paro
一部分先行公開

人魚姬x膝丸

 

「真不知道妳這女人在想什麼,這麼晚了這種天氣,還敢穿這個樣子戲水!?」
把只穿著一件小袖單衣的女人抱回她自己的寢殿,膝丸毫不客氣地把人放在被華美几帳給包圍,已經整理好供她入睡的帳台上。

深夜時間伺候她的侍女都已經離開房間,這來歷不明的可疑女人居然溜到庭院玩水,一切都是因為兄長太過寵愛她,導致她的無法無天!

被膝丸給扔在帳台上的女人,像是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地眨著純真大眼,直勾勾地看著怒氣沖沖的膝丸。

看著衣擺都已經溼透,卻仍舊傻傻地坐在那邊的女人,膝丸重重地嘆了口氣,放棄在深夜叫醒侍女來服侍她的想法,打算自己幫她換衣服。

貴族出身的膝丸,很了解身份高貴的女性不會自己換衣服,沒想到連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也一樣,自以為出身高貴需要伺候嗎?
「還愣在那裡做什麼,不會自己換衣服嗎?」

過了幾秒鐘膝丸才想到,她不只不會說話,似乎也聽不懂人話,就連伺候他的侍女們也無法跟她說話,能跟她溝通的只有兄長而已。

按著額搖搖頭,膝丸放棄與她溝通,指了指她溼透的衣擺,伸手拉開她的腰帶,瞬間袒露出來的女人肌膚,就算是看遍百花的膝丸,也不自覺怔愣了一下。

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膝丸與兄長髭切不同,一開始就不對她抱有好感,更是對她一出現就勾引兄長的行為感到不滿,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

沒想到,在衣服底下,是他所習慣的高貴女人所沒有的豐腴身體。

與纖瘦的公家女人不同,女人有著挺立傲人的豐盈美乳,纖細誘人的柳腰,往下是曲線優美的臀腿,在月光底下閃閃發亮如同珍珠般炫目的肌膚,長長黑髮更襯托出她的白皙,這樣的女人難怪兄長會寵愛的不願放手了。

當膝丸還在感嘆的時候,被他給扯開腰帶的女人,一點驚訝的反應都沒有,只是低頭看看自己的打扮,有所理解地伸出手,環上了膝丸的脖子,一把推倒了毫無預警的膝丸,兩人倒在帳台之外的地板上,差一點就把周圍的几帳也一起撞倒。

「妳……?」
膝丸的聲音,被貼上來的柔軟唇瓣給全部吞沒了。

女人柔軟唇瓣貼上他,吐著香甜氣息的舌尖舔著他的唇,沿著輪廓酥麻描繪的感覺讓膝丸怔愣,直接竄入的小舌撒嬌般磨蹭著他,從未受過來自女人如此直接熱情挑逗的男人,思考完全停止不知該如何是好,任由女人小舌貪婪著他。

靈活溼熱的舌尖彷彿不像是人類,舔著他的上唇內側,不帶半點嬌氣地圈上他的舌,輾轉變化著角度與他廝磨,女人蠕動的小舌,意義明確地是要挑洞起他的欲望,而膝丸也發現,她確實達到了她的目的。

不管他的意願如何,他確實對趴伏在身上半裸的女體,與勾引他的小舌產生了男人的欲望,血液匯集到下半身,做出了男人正常的反應。

滿足地舔了一下他被濕濡的薄唇,女人的唇往下移動,吻上了他的脖子,輕囓他的喉結,從未體驗過的感覺讓他腰內一熱,直到女人略冷的小手撫上了他的胸膛,膝丸才意識到自己的狩衣已經被她給解開了。

「放手!」
狩衣被解開,單衣從胸口被她拉開,沒想到是這麼不知廉恥的女人,膝丸推著她的肩膀,女人卻也沒有停下舔吻他的鎖骨的動作。

非常熟練且毫無顧忌地脫起男人的衣服,這妖嬈淫蕩的女人,就是用這種手段勾引了他尊敬的兄長嗎?

「跟妳說放手!」
理解到女人根本聽不懂他的話,這麼危急的狀況下,膝丸也顧不得可能會傷到她這個問題,抓著女人不停騷動的小手硬是剝開她,沒想到這又是另外一個重心不穩,兩人姿勢反轉地雙雙跌倒在地。

從被女人壓倒的姿勢,變成壓倒了她,躺在地上的女人只是困惑地眨著眼,似乎一點都不明白自己在做著何等浪蕩的事情,被膝丸給捉住手腕固定在地上。

居高臨下的角度,膝丸更能看清楚這個,他從未好好正眼看過得女人了。

黑夜般的長髮,吹彈可破的透白中充滿著健康血色的肌膚,不畫即紅的粉唇,孩童般純真的大眼,往下卻是成熟女人才擁有的,令人血脈振奮的誘人身軀。

在一番掙扎中,本來就只是掛在身上的小袖更是滑了下來,在這沒有燈火只有月光的房間,更顯得晶瑩透亮,胸前豐滿隨著她的呼吸顫動,頂端的紅豔彷彿在邀請他一般,讓膝丸吞了口口水,努力將自己的視線,從太過誘人的女體身上移開。
與他所見過的女人都不同,有著一身高貴女人才擁有的嬌嫩肌膚,卻不像那些女人般過份纖瘦,晃動的美乳與纖細腰肢,還有一雙結實纖長的美腿,完全就是將男人所喜歡部份全部拼湊在一起,不是天女就是妖女的女人。

雙手壓著她的手,這個姿勢終於是讓膝丸意識到,好像是自己要對她不軌般的使人誤會,慌張地放開了自己的手。

沒想到他一放手,女人又伸手摸上了他。
略冷的小手輕撫著他的胸膛,就著男上女下的體位,女人靠上親吻他身為武將訓練的結實的筋肉,小舌舔玩著他深褐色的乳尖。

「別這樣!」
又一次將女人惡作劇的雙手給壓制,大口吸氣的膝丸,臉上已經被潮紅所覆蓋,不知道是源於憤怒還是羞恥。

即使將她的雙手給制服也沒有用,女人抬起了身體,用柔軟小唇摩擦著他的胸膛,輕吮他的敏感。

「嗚嗄…」
做為源家貴公子,從來都是玩弄女人的膝丸,沒想過被女人給親吻撫弄是截然不同的快意,忍耐不住地吐出男人性感低嗄,壓制女人的力氣不自覺放鬆了些。

放鬆了箝制的膝丸,只讓女人的行為更加大膽熱情,像是在品味他的身體般,恣意親吻著他的上身,發出令人羞恥的親吻聲響。

「妳…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聲音讓膝丸瞬間回神,他還記得自己身下的女人是兄長的愛妾,不是他平常來往的公家姬君或是寡婦,不是能隨便褻玩的女人。

對著沉聲怒吼的膝丸,女人只是眨著眼睛看他,粉嫩紅唇勾起了曖昧的弧度,膝丸才發現,自己的手抓握著她的凝脂豐滿,吸附著手掌的肌膚感觸令人陶醉,自己的手還不自覺得多捏了幾下,更是讓他的臉瞬間漲紅。

「不,我沒那個意思……」
這下真的是有理有說不清了,膝丸慌張地放了手,被女人按著肩膀,一把推了回去,跨坐在膝丸身上。

淡淡月光從夜風給吹起的帳子透了進來,比起庭院的氣味,膝丸被她垂落長髮的女人幽香給包圍,掛在手肘上的衣服無法蔽體,女人肌膚晶瑩,透亮軟白豐盈如同熟成甜美的果實般在他眼前晃動,微冷的纖白指尖在他身上撫弄,讓男人結實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半裸的男女在一個房間,彼此呼吸沈重,濃密旖旎的氣氛,應該要順從男女本能的活動,膝丸的理智卻仍舊在最後的邊緣掙扎著。

「不行…不能這樣……」
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她聽,膝丸咬著牙擠出的聲音,低啞得一點都不像是自己的。

沒有理會膝丸的話,她趴伏在男人身上,嬌嫩掌心愛撫著他的結實,甜美的吻沿著他的胸膛往下,來到結實的腹肌上。

膝丸作為武將傲人的腹肌,被女人十分美味地舔吻著,連中間的肚臍都不放過,舌尖探入其中,一陣酥麻直衝下半身,膝丸只覺得自己的更來得熱硬,不滿足於女人嬉弄的挑逗了。

他想要狠狠蹂躪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讓她知道玩弄男人的下場會有多慘。

另一方面,膝丸也知道這個是兄長的女人,即使是他也不能玩弄……理智知道應該要推開她,狠狠的罵她一頓,身體卻不受使喚地,任由女人擺佈撩撥。

褲子被她熟練的解開,膨脹硬挺的陽物被她熱情親吻,早已溢出的興奮黏液消失在粉色舌尖上,熱情奔份的溼熱小舌讓膝丸咬著牙,無法伸出手去推開她,享受著難得的伺候。

即是是放蕩的寡婦,也比不上她的淫蕩。
白皙小手捧著他的亢奮,靈活舌尖繞著他的先端打轉,彷彿是極為美味的糖果,想要細細品嚐他的味道般細膩。
唇蓋摩擦,她的熱吻沿著底下的筋脈一路往下,連下面黑色的囊袋也沒放過,熱情濕吻讓膝丸忍不住性感低嗄,在小手中的質量更膨脹了不少。

也明白著玩弄男人不能急躁,她的舌頭仔細地舔了他一圈,任何部份都沒有放過,又濕又熱的唇舌讓膝丸隨著本能顫抖,更多溢出的汁液被她親密地吸吮下去,親吻的濃密水聲讓他的耳朵也熱了起來。

將頭髮撥到耳後,女人將那根被她給舔的晶亮的男人碩大,緩慢地含入口中。

「嗚……」
瞬間襲擊腰骨的快意,讓膝丸不自覺挺起了腰,硬是將自己往她的小嘴深處突入。

這種口舌荒淫他也不是沒做過,他們源氏貴公子多得是使出渾身解數想要挑逗他的女人,卻都沒有這個女人來得讓他興奮。

不管是她的唇還是她的舌,都不像是人類該有的。
小嘴中有著不可思議的吸引力,教人想要就這樣侵犯她的喉嚨,而膝丸也就真的這麼做了。

咬著牙,膝丸抵擋不了男人的欲望本能,在她媲美狹窄花徑的緊熱小嘴中,按著她的頭,盡情蹂躪這個不知死活地玩火的女人。

「嗚…唔……」
不會說話的女人,只能發出痛苦可憐的鼻音。
在膝丸的粗暴下,她不只沒有要掙脫的意思,小嘴還吸的更緊,讓男人盡情侵犯著她的小口,靈活舌尖還在裡面打轉,舔著膝丸比一般男人更大的先端,吸吮他不斷冒出腥臭黏液的小孔。

這個妖女,肯定就是用這個手法勾引兄長,才能得到兄長獨一無二的寵愛!
心中一邊罵著女人,膝丸也無法否認男人確實無法抵抗她,如此美麗熱情又淫蕩的女人,是所有男人的理想。

「唔……」
毫不忍耐自己的欲望,膝丸收緊了腰,將自己的欲望全部併射在她的口中。

喘著氣,膝丸終於是放開了她的頭,將半軟的自己退出甜美小嘴,沾滿了黏著白液的陽物,劃過了她的唇與臉頰,留下了屬於男人的痕跡。

覺得自己終於是教訓了女人一把,膝丸略為坐起身,想要看看低著頭的女人的表情。

就算她覺得過於粗暴而哭泣,膝丸也告訴自己堅決不會道歉,因為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嗯……」
抬起頭來的女人,不只半點委屈哭泣的模樣都沒有,甚至誘人地瞇起了她的大眼,沾染了他的欲望殘渣的舌尖,劃過了自己的粉唇,舔去上面殘留的一切。

看得見她滾動著喉嚨,很明顯地是將一切全部都吞了下去,對膝丸揚起了甜美滿意的微笑。

她絕對是妖女!
膝丸背脊一顫的同時,下腹部也被女人誘人的笑容給勾引,口乾舌燥的感覺分不出是興奮還是不安,只知道有什麼停不下來的東西開始了。

按著膝丸的身體,她匐匍向前,在他精瘦的腰間停了下來,膝蓋跨的腰地直起身,在男人眼前的是一具白皙豐滿的誘人女體,凝脂般的肌膚讓人想要愛撫,膝丸卻只是握緊拳,不要讓自己跨過不該跨的那一步。

看膝丸對自己毫無反應,女人伸出手捉起膝丸的雙手,放在自己綿軟雙乳上,拉著他的手腕揉撫她的身體。

「不行,到此為止……」
充滿情慾低嗄的男人聲音毫無信服力,應該要收回的雙手,卻像是粘在她身上般,手指與掌心都無法從吸附著男人手掌的嬌嫩肌膚上離開。

鼓脹乳肉從他的指縫中露出,嬌嫩蓓蕾也緩慢硬起,發不出聲音的女人吐著氣,似乎是頗為滿意他的撫弄。

來自胸部的酥麻,很快就讓女人感到不夠了。
拉著膝丸的手,要他沿著她的纖細腰肢,平坦小腹向下,撫摸她早就充滿溼意的嬌嫩花瓣。

操弄著膝丸大手,女人扭腰要他愛撫她所喜歡的地方。

貼著他的掌心前後摩擦,自己用手剝開層層包覆,要膝丸盡情玩弄她的深處,而受不了誘惑的男人也真的這麼做了。

手指穿入她的緊窄,不斷向內吸吮的肉壁,教膝丸不自覺吞了口口水,開始想像起來如果自己埋入她體內,會嚐到何等銷魂醉人的快意。

「呼…嗚……」
發不出聲音,只剩下鼻音的女人,匆促起來的呼吸代表什麼膝丸很清楚,有著握刀薄繭的手指,毫無忌憚地玩弄著她的嬌嫩,敏感的女人再也忍不住地趴在他的胸口,立著膝蓋張大雙腿乞求著男人玩弄。

穿梭著花徑的手指,帶出濕黏花蜜與空氣結合的黏稠聲響,過多的情潮滴落在他結實的腹部上,也一點都不讓人生氣。

一瞬間膝丸甚至覺得,如果這樣能讓女人滿足,不再繼續這樣錯誤就好了。

只可惜,一切都不如膝丸所預想的。

趴著的女人突然坐起身,噘著小嘴推開了他的手,雖然膝丸跟她無法用言語溝通,但從她的表情上可以理解,這女人在生氣。

至於為什麼生氣,他一下子無法理解。

一手握著膝丸的碩大,另外一手按著他的大腿,理解到她想做什麼的膝丸,卻不知道自己想要阻止她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來,眼睜睜看著她沉下腰,一點一點將雄偉的男人吞入狹密深處。

「嗯……」
雙手向後放在膝丸的大腿上,她滿足地吐了口氣,白皙肌膚蕩漾起情慾色澤,星眸半閉的陶醉表情,讓膝丸心中湧出不理解的感情。

比起對兄長的罪惡感,更多的是男人的快感與驕傲。

能夠觸摸這宛若天女般美麗的女人,卻又跟妖女一樣淫浪放蕩,而這樣的女人滿意自己的身體,大大地滿足了他的男人自尊。

「哈…啊……」
吐著熱氣,她緩慢地在膝丸身上扭腰擺臀,從膝丸的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女人嬌嫩紅豔的花瓣,是如何地伺候著他,大量的蜜液濕濡了兩人之間的黑色毛髮。

只要進入就會發現,這浪蕩到不行的女人,跟他所知道經驗豐富的女人不同,深處還相當僵硬,需要男人的開拓澆灌,是她男人經驗不足的證明。
不只是如此,她扭腰的動作也相當青澀,光是這樣是無法從男人身上,得到真正的滿足,還是需要男人主動的蹂躪玩弄,在男人身下淫媚承歡,才能得到她所渴望的高潮。

到底是她本來如此,還是教導她的男人的惡意,膝丸不得而知。

唯一知道的只有,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應該不是人類,而是狐妖或是鬼怪之類。

不只是她的小嘴,連身體也跟一般女人都不同,只要接觸一切就再也無法忘懷的妖女。
這吸附著男人的溼熱,會將男人給榨乾的身體,如果教導她取悅男人之外,還有用身體來享受男人的技術的話,還真不知道該用天堂還是地獄來形容這狀況。

「唔…呼……」
方法不對得不到滿足的女人揪起了小臉,含著淚水的大眼可憐乞求,無法繼續支持下去的身體在膝丸身上趴了下來,喘著無聲的氣在他身上扭動。

綿軟雙乳磨蹭他的胸膛,挺俏臀部努力擺動,用全身來勾誘男人的行為,教膝丸忍不住抽了口氣,身下的欲望又更硬挺了幾分。

女人生澀的動作只是徒增兩人痛苦,就算是膝丸也忍耐不住燥動的身體,一把將女人給翻了過去,搶過了全部的主導權。

難過終於得到了紓解,女人揚起了甜美笑容,伸手抱緊了膝丸肩膀的同時,纖腿也扣上他精壯的腰。

「妳這妖女……」
穿梭在緊窄之中的膝丸,像是毛頭小子般停不下自己的腰,憑著男人本能蹂躪著女人的一切。

膝丸惡狠狠的聲音,不只沒有讓她悲傷難過,甜美紅唇還靠上了他的,撒嬌般舔著他的唇瓣的小舌,膝丸也不客氣地輕咬一下,拉入自己口中疼愛。

火熱的夜晚,從現在才剛剛開始。

拂曉之刻,結束了宮內的夜班回到家的髭切,第一件事就是回到北邊的廂房,看看自己應該睡得正熟的可愛寵姬。

因為工作連續兩天都沒有機會與她溫存,好不容易終於回家了,自然要拉著她一起玩樂享受才對。

踏入女人的房間,從几帳的邊角可以看到凌亂的衣服,而且明顯是男人的衣料讓髭切忍不住皺起眉頭。

仍未散去的濃郁交歡氣味,是男女打得火熱的證據。
一絲不掛睡在帳台上的女人,長長黑髮散在地上,滿足地依偎在同樣赤裸的男人懷中,兩人身上只有一件男人外衣充當被子。

而這個男人,是他的親弟弟膝丸。
每天對他抗議,不要收留來歷不明的女人的傢伙。

 

 

 

 

 

 

 

 

 

截頭去尾只剩下R18部份
平安PARO一直想寫,被人魚姬給推的膝丸!!!
為什麼是人魚姬,就要看花籠這篇了

花籠目前公開的地方就是第一話,如果算上r18部份的話,膝丸這個應該是4還是5話的位置了

也是先行公開,未來完整公開還是會修改的喔!

澪雪 拜 1 May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