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花香る季節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花香る季節

 

日常向,連動番外
其它家審神者有登場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

「是!」
短刀們高舉籃子,異口同聲地歡聲回應。

「那麼我們出發了。」
照著指定的座標,審神者轉動著移動盤,前往兩個月一次的特別市集。

與什麼都有什麼都貴的萬屋不同,為了鼓勵各個本丸之間的資源交換,在萬屋附近的廣場上,每兩個月會舉辦一次free market,不管是買還是賣,都是只有審神者與刀劍男士才能參加。

對不少精進節約,獎勵務農的本丸來說,這是個大好的日子,不只是可以賺取零用錢來維持本丸,也可以購得不少較萬屋更便宜的資源,甚至還有可能挖到一些二手好東西,對不少本丸來說也是個重要的日子。

Free Market的現場,完全不讓人意外的人山人海,讓作為護衛的壓切長谷部很自然地皺了下眉頭,從主人身後的位置,自然地站到主人前方的位置,替她擋去不必要的推擠。

平常都是由短刀們和大俱利伽羅自行前來購物,這一次審神者有趣也要前來看看,歌仙兼定和壓切長谷部就坐不住了,說什麼一定要陪同護衛,審神者也只有點頭同意的份了。

第一次來到市集的審神者,遠遠地看了下琳瑯滿目的花花綠綠的暖簾,輕吐了一口氣。
「那麼,我們要從哪裡開始呢?」

「我自己去買,你們自己逛。」
手上拿著燭台切光忠開出的清單,大俱利伽羅頭也不回的,自顧自鑽入人群中。

「我們不用幫忙嗎?」
審神者也看到了燭台切光忠開出的那一長串的清單,那恐怕是大俱利伽羅一個人拿不了的物品呢。

「沒問題的喔!大俱利伽羅每次也都是這樣買。」
坐在岩融的肩膀上,今劍可是參加市集的老手了。

「回家就有好吃的醬菜了呢!」

「還有味噌!」

「還有水果!」

雖然每個本丸都有農地,但由於各個本丸的主人興趣不同,生產的作物也會完全不一樣。雖然也可以跟萬屋購買,就是不夠新鮮美味,還是由刀劍男士花精力種植的新鮮蔬果,才是最好吃的!

「主人,我們去那邊,那家的水果很好吃喔!」
秋田藤四郎拉著審神者的手,指了指不遠處一家有著一期一振金色刀紋的粟田口水果鋪,白色的暖簾隨輕風飄揚,在這個龍蛇混雜的市集之中,真是出污泥而不染的貴公子啊。

拿著竹籃子的短刀牽著審神者的手簇擁著她,護衛的壓切長谷部與歌仙兼定走在後面,一行人非常浩浩蕩蕩,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太風雅了~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我們全包了吧。」
還沒走到粟田口水果攤,歌仙兼定就已經被一旁的鮮花攤給完全吸引了注意力,看著上面的標價眼睛閃閃發光,毫無理財概念的打刀只想把全攤子都給包了。

歌仙兼定興奮的聲音,讓審神者忍不住看了下吸引住他的鋪子是什麼樣子。
兩邊的棚柱上掛滿了曬乾的香草,大朵盛放的粉紫牡丹挨挨擠擠的插在水桶裡,鮮艷的山茶花枝上綁著折成條狀的和歌擺在桌上,應節的菖蒲劍形的葉片烘托著嬌艷花瓣似執劍武士護衛下的美麗姬君,毫無疑問這肯定也是由歌仙兼定所經營的鮮花香料鋪,只有歌仙兼定會吸引歌仙兼定。

「不可以哦,每人都有購買限額的,歌仙你的限額已經比別刃高,還要超支就說不過去了。」

「可是啊,主,這可是一期一會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看著對鋪子上各色花朵完全不感興趣的主人,歌仙兼定慌忙地想要說服她。
「這些養的極美的花,裝飾妳的房間真是再好不過了。」

「在限額之內,歌仙要買什麼都可以。」
放棄跟歌仙兼定理論,審神者端出她的主人權力,讓這個沒有理財能力的男人自己去煩惱好了。

「主……」
不理會看著鮮花左右為難的歌仙兼定,審神者轉頭看著一旁比鄰的舊書攤,意外著上面都沒有標價。

主要都是亂藤四郎與加州清光會喜歡的服裝雜誌,雖然都過期了但保存的很好。
另外還有一切圖鑑與傳記,看得出來是蜻蛉切與陸奧守吉行會喜歡的書,不過這些她的書庫中也都有,比較讓她喜歡的是草木錄這本書。

由荷蘭人進貢給將軍的古書,跟一本大英字典一樣厚,年代久遠有點難入手的東西,沒想到會在這邊看到。
這本書不管是鶯丸還是藥研藤四郎,都應該會很喜歡。

伸出手翻閱一下泛黃脆弱的書頁,勉強還能翻閱,小心閱讀的話應該還不是問題吧。

在審神者專心於舊書攤上時,一點都沒注意到自己身後的壓切長谷部,紫晶色的眼眸非常不屑地看著鋪子後面的日本號。

「嘖嘖,這才是好女人啊,妳看看那胸,那屁股……」
即使刻意壓低聲音,日本號那口無遮攔的輕佻荒唐,也全部進了壓切長谷部的耳朵。
只見日本號手臂壓在應該是主人的少女肩上,對著自己的主人品頭論足,光是這模樣就讓壓切長谷部忍不住殺意。

日本號不管在哪裡都是日本號,狗改不了吃屎的脾氣,連別人家的主人都要調戲一番,而且毫不掩飾自己色瞇瞇的垂涎,讓壓切長谷部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要不是鋪子外邊都是短刀,五虎退的小老虎大老虎到處走著,就可以壓切那個無禮惡劣的狂徒了。

「真想揉揉感受一下啊。」
再也聽不下去的壓切長谷部,用拇指推開了刀鍔,清脆的出刀鞘聲讓日本號知道他壓切長谷部可不是死的,再胡說八道下去管你是別人家的刃,照樣給你壓切下去。

「………那就,選這個菖蒲花吧。」
宛若歷經生死選擇的表情,歌仙兼定顫抖地伸出手,選了應景的菖蒲花作為禮物送給主人。

雖然粉紫牡丹也極美,但搭配主人今天唐草紋浅葱色訪問著的話,還是菖蒲花比較妥當。

「謝謝。」
接過包裝的美麗的花束,審神者笑得甜美。

先撇開歌仙兼定缺乏理財能力這點來說,在有限的花用額度中,不是購買自己的興趣物品而是買花送她,還是很讓人高興的。

一手抱著小束的菖蒲花,審神者伸手指了那本沒有標價的草木錄。
「請問這本要多少錢呢?」
沒有標價的商品肯定是價值不菲,審神者已經在心中算了個價格,如果太過於獅子大開口她就不打算考慮了。

「這個不是賣的…」
袖子用攀膊扎起,柳染色小紋的女主人,對於她的詢問一臉困擾。
「集市上的舊書都是拿來交換的,妳的本丸有沒有不需要的書?可以和我們換著看。」

「嗯?」
今天她除了錢以外什麼都沒帶來,倒也沒想過可以以物易物這種作法。
「長谷部,我們有沒有帶什麼書來交換?」

「這個……很抱歉,並未準備……」
一直在注意日本號動靜的壓切長谷部,主人的聲音讓他怔愣了一下,才想起要回答什麼。

事實上他們來這個市集的主要目的是採買,還有讓平常鮮少出陣的短刀,有個可以玩耍的機會,倒是沒有想過買賣的問題。

「這樣啊……」

「既然是第一次來那這些就先讓給妳了,有機會你再帶點書來跟我們換吧。」
看似對金錢斤斤計較的瘦高女主人意外的大方,與她外露氣質不符合的行為,非常幹練準確地,指揮一旁閒著沒事的日本號,把她先才有興趣的書籍拿了拿,全部捆好成為一扎。

「這樣真是不好意思…」
太過意料外的展開,審神者輕輕低頭表示謝意的同時,心中也在盤算著有書庫有哪些書,可以在下次市集時,讓短刀拿來道謝了。

壓切長谷部接過書扎時,警戒的視線也完全沒有離開過日本號,這把好色的槍,就知道盯著自己主人的胸部看,讓壓切長谷部忍不住又推開了刀鍔,警告一下這把肆無忌憚的槍。

審神者頭一抬起來,就發現有三道熱切地注視著她的視線,分別來自鋪主的歌仙兼定,蜻蜓切,還有女主人本人。

死命地盯著她的臉的蜻蜓切,極度熱切地打量著她的歌仙兼定,視線沒有離開她的胸口的女主人,就算她已經很習慣被人給盯著看,這個毫不掩飾想要將她看出個洞來的熱切,還是讓她相當的不自在。

「長谷部,我是不是有哪裡不得體?」
不安地撫了一下梳理整齊的髮稍,她悄聲問著一旁的壓切長谷部。

「並沒有,主上大人一直很完美。」
不得體的是這個,上下都古怪的本丸才對,莫名其妙地盯著別人主人一直看,真的當他壓切長谷部只是一旁的擺飾品嗎?

「喂,你看什么看!?」
跟性格隱忍的壓切長谷部相反,歌仙兼定就毫不客氣直接發難了。

一直唸唸有詞介紹的鋪子上的各式香粉香料的歌仙兼定,這才發現到主人早就走到隔壁舊書攤,而且還被應該要招呼他的鋪主歌仙兼定,用非常覬覦的眼光給上下打量。

就因為同樣是歌仙兼定,才更不能忍受,自己的主人被覬覦的感覺。

他們歌仙兼定對於屬於自己的東西,就是小鼻子小眼睛,小氣到不行,一點點偷看都會讓他們暴怒,更不要說大大方方想要將主人給剝了的視線。

氣的馬上起身,差點要拔刀出鞘的歌仙兼定,被鋪主歌仙兼定興奮的話語,瞬間打消了念頭。
「太好了,這一套多少錢,讓給我行嗎?」

「這個不賣。」
怒氣瞬間煙消雲散,歌仙兼定得意洋洋,下巴都忍不住高高抬起。

審神者今天一整套行頭可是他精心搭配,當然得到主人的稱讚也很讓人高興,不過讓其它歌仙兼定羨慕才是更讓人驕傲的。
讓對方只能羨慕看著的感覺,教歌仙兼定瞬間連無法包下鮮花香料鋪的懊惱都沒了,爽快地讓對方將主人欣賞個飽。

「…那至少,至少把帶扣讓給我,拜託了。」

「那可不行,帶扣是我設計拿去京都的櫻阪屋專門訂做的。」
心中悄悄地稱讚另外一振歌仙兼定的眼光的同時,也把自己喜歡的口袋店舖全盤托出。
兩把同樣是歌仙兼定,迅速開始了火熱的討論與炫耀的話題,應該看顧的鋪子早就被他們給扔到九雲霄外了。

聽著兩把歌仙兼定熱烈的討論,發現剛剛還在隔壁粟田口水果鋪買水果的短刀們,也都不知道什麼時候都消失無蹤,壓切長谷部扶額嘆息,幸好他有堅持要隨行,不然放著主人一個人無人護衛,真是成何體統啊!

就算這市集中,只有審神者與刀劍男士,也不見得是絕對安全的啊!

「主上大人,要不找個茶鋪休息一下呢?」
一手提著書札,壓切長谷部緩緩欠身,想要將審神者拉離這個奇怪審神者的地盤。

無緣無故一直盯著自家主人,要不是蜻蜓切跟日本號不同,是把忠厚老實的槍,壓切長谷部肯定會像歌仙兼定一樣發難。

「嗯,好啊。」
壓切長谷部的提議,她點點頭地接受了。

由壓切長谷部領著,審神者跟在他的後面,逛過了幾個鋪子,往市集深處走去。
市集的整體設計上,所有的茶鋪都放在一起,就是為了讓逛累的審神者有個地方可以休息,然後再走一圈離開。

「這間吧。」
看著審神者挑選的茶鋪,壓切長谷部輕嘆一口氣,忍不住皺眉頭。

只要是審神者誰都知道,出門吃飯找光忠,喝茶找鶯丸,挑選鋪子也是同樣的道理,審神者挑選了一家飄揚著古備前立旗的茶鋪。

雖然地點很好,坐在這裡可以觀望整個市集的位置,但是……實在是無法不對他的簡陋而嘆氣。

室外茶席本來應該是鋪了紅布的木凳,再加上遮擋陽光的大紅野點傘佇立一旁,這是茶席最基本的要求。
這家古備前茶屋沒有野點傘就算了,連木凳也沒,就是一張張的折疊椅,這種簡陋的擺飾就算地點好,也還是門可羅雀。

看著簡陋到不行的折疊椅,壓切長谷部直接了當地脫下外套,鋪在椅子上才請主人上座。

「長谷部,不用那麼麻煩……」
一個人坐在長谷部的外套上,怎麼看都太囂張了。

「可是這樣會弄髒主上大人的衣服。」
上好的絲絹和服,隨便坐在折椅上要是勾線了,這件衣服可就完全報銷了。

「………好吧。」
輕嘆口氣,審神者無奈在長谷部的紫色外套中坐下,即使這畫面跟市集格格不入,惹來大家側目,她也只好接受了。

不過她這身打扮,本來就不適合這個市集也是事實,今天一天大家的側目,她已經非常習慣了。

「要點什麼?」
從鋪子內出來的,非常意外的是稀有刀劍男士大包平,將手上的菜單遞給審神者。

高大魁武的男人,身上只有一件浴衣,袖子捲到肩膀上露出肌肉線條結實的手臂,腰上象徵性地綁了條大包平刀紋的圍裙,即使是相當隨意的打扮,也掩飾不了大包平帥氣的模樣。
唯一的問題只有,渾身上下怎麼樣都遮掩不住的率直傻氣。

順著審神者的視線,壓切長谷部看了下菜單,忍不住對上面的價格咋舌。

這鋪子門可羅雀的理由,並不是因為簡陋,而是貴的要命!

在這種鋪子賣萬屋規格的價格,只有傻子才會消費吧!
不過壓切長谷部很有感覺,他的主人就是會面不改色消費的傻子……這點連他自己也很無奈。

「兩杯冷茶,還有栗抹茶羊羹。」

「鶯丸說,要傘的話,去隔壁鋪子買。」
拿回了菜單,大包平面對著美豔的女人連眉毛都沒動一下,倒是好心提醒了一下一旁不悅的壓切長谷部,大拇指比了下一旁賣傘的鋪子。

真的是出門在外哪裡都需要錢,簡樸持家的壓切長谷部,再一次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意義。

連傘都沒有的茶鋪,一旁就是賣傘的鋪子,這種做生意的方法,真是太要不得了!

即使如此,壓切長谷部還是沒得選擇,乖乖地去隔壁鋪子買了把傘,替嬌貴的主人遮擋毒辣的太陽。

「長谷部也坐下來啊。」

「不,這太踰越了。」
脫下了外套,身上只有襯衫與長褲,壓切長谷部盡責地打著傘。

「久等了。」
端著冷茶與羊羹出來的大包平,一臉不敢置信地看了眼打著傘的壓切長谷部,沒想到他真的去買了把傘。

「真是講究啊。」
拿著空盤子走回鋪子時,大包平忍不住嘟囊了聲。

畢竟他的主人可是會大剌剌地跟他一起坐在樹蔭下喝茶吃飯團的女人,沒想過會有人真的是喝杯茶還要打傘。也難怪剛剛他要出來時,鶯丸還特別叮囑他,要他跟那個壓切長谷部說一聲,順便幫隔壁鋪子也做了生意。

「如何啊?」
靠在鋪子內的鶯丸,笑看著搖搖頭的大包平。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坐椅子要鋪外套,喝個茶居然還要打傘,到底是哪裡的公主出門啊!」

「就這樣?」

「不然?也沒有加點東西啊。喂!鶯丸你笑什麼啊!」
看著笑得肩膀都抖起來的同事,大包平雙手叉腰,完全不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愧是鶯丸的茶鋪,真是好喝呢。」
捧著冷茶,審神者輕啜一口。

貴是貴,不過真材實料再加上技術,鶯丸的茶鋪子跟光忠的料理店一樣,都是值得光顧的地方。

坐在這個地方,可以輕鬆地看到市集裡的模樣,才是她選擇了這個鋪子的目的。

站在主人身邊的壓切長谷部也一樣,觀察著熱鬧的市集,想要看看自家的刀跑到哪裡去了。

「啊,大俱利伽羅在那裡呢。」
隨著審神者的手,壓切長谷部看到了滿手東西的青年,正站在某個燭台切光忠的店舖前面,拿著手上清單比對著。

看他們的模樣,似乎是在討價還價。
不過說討價還價也不太正確,大俱利伽羅只站了一分鐘,就頭也不回的離開,完全就是價格談不攏就不買了,沒興趣跟你花時間討論,怎麼喊都喊不回來。

「難怪大俱利伽羅說自己買呢。」

「這樣子殺價還真是有魄力啊……」
從未見過的刀劍男士的一面,讓壓切長谷部在心中佩服。
不愧是掌管伙食的仙台伊達家出身的刀,燭台切光忠精進於各種料理的同時,其它同樣是伊達籓的刀劍男士也沒有落後,也難怪燭台切光忠敢讓大俱利伽羅一個人出來採買,或者該說,他一個人的效率才高。

「如果知道是這樣的市集,我就會穿那樣來了。」
壓切長谷部的視線,隨著主人審神者的視線而去,那是剛剛他們駐足的舊書攤,兩把歌仙兼定還是熱切的討論著,而書舖前面則是另外一對審神者與刀劍男士。

頭上斜戴狐面的矮小黑髮少女穿著色彩鮮艷的二尺袖,深藍色袴的皺摺之中,居然是亮麗的橘紅色,在人潮之中也是相當顯眼的存在,特別是她的身邊還跟隨了一把源氏重寶的髭切。

白金色的付喪神,看得出來是少女的刀,頭上斜戴著與他的氣質格格不入的章魚大叔面具,雙手全都是大包小包,即使如此他也仍舊笑盈盈地,看著黑髮少女對著先才書舖的店主推銷物品。

「那個模樣嗎…?」
壓切長谷部想像著那套鮮艷的衣服套到自己主人身上的模樣,最後還是搖搖頭。
「主上大人還是適合現在這樣的打扮。」

「那身打扮還滿可愛的呢…」
壓切長谷部的反對,讓她噘起了唇。

「是很可愛沒錯,不過主上大人還是現在的樣子比較適合。」
雖然對歌仙兼定亂花錢有諸多意見,不過壓切長谷部對他打扮主人的能力,還是非常承認的。
「而且,這市集龍蛇混雜,主上大人還是小心為上比較好。」

壓切長谷部的視線來到了另外一個鋪子,那鋪子的刀劍男士都戴著面具,不過這是毫無意義的,因為從他們的外型可以知道,兩名都是來自黑田的刀劍男士,壓切長谷部和博多藤四郎。

在鋪子前面,藥研藤四郎仔細端詳著他們,不過戴著面具也什麼都看不出來。
如果是平常的打扮還好,戴著面具反而過於顯眼,就跟先才主人所看到,那位穿著二尺袖的審神者一樣,很容易將他們聯想在一起。

「畢竟出門了,就會想要那樣子啊。」
順著主人的視線過去,是出現在市集也毫不奇怪的鶴丸國永。
只是這位鶴丸國永,他的兜帽外套居然塞滿了零食,儼然就是個隨身包。
而且一旁的審神者,還繼續毫不客氣地放入不同零食,主僕玩得極為歡快。

「如果是擔心購買了提不動的問題,主上大人就請安心地交給我吧。」
右手放在胸前,壓切長谷部柔聲保證。
「不管多少物品,我都可以安全的提回家給您。」

「呼呼呼,長谷部你……」
完全會錯了意的男人,讓審神者忍不住笑了起來。
「一直站著打傘累了吧,喝點茶吧。」

「是,那我就不客氣了。」
端起冷茶一口喝完,壓切長谷部不管在哪裡都公事公辦的模樣,讓審神者無奈輕嘆。

「吃點羊羹。」

「不,這怎麼好勞煩到主上大人……」
女人纖手插起一塊羊羹,明確表示要餵他的樣子,讓壓切長谷部慌忙搖頭,臉上也染了淡淡紅暈。

「可是你沒辦法自己吃啊。」

「不,我還有一手是空的…」

「不能放開本體吧。」
一手打著傘,另外一手警戒地握著本體,壓切長谷部哪來的手可以吃羊羹呢?

「可是…那個……」

「過來。」

「是……」
紅著臉,壓切長谷部彎下腰,乖巧地吃了主人親手餵的羊羹。

「貴是貴了些,不過還算好吃。」
用同一把木叉插起羊羹,審神者也吃了一塊。

「是……」
由審神者親手餵的羊羹,講真的壓切長谷部根本感覺不到真正的味道,明明是栗抹茶羊羹,他只覺得甜到不行。

「啊!長谷部好狡猾啊!我也要主人餵!」
發現主人的位置回來的今劍與岩融,小短刀第一個發難。

銀色頭髮上插著風車,手上拿著蘋果糖的短刀,看樣子已經快樂的玩了一圈了。

「好好,過來。」
從岩融的肩膀上蹦跳下來,今劍滿足地吃了審神者餵過來的羊羹。

「岩融去吃了什麼嗎?」
嘴邊還殘留著油膩的岩融,看得出來好好大吃一頓了。

「這邊的東西很多很好吃,我帶主逛一圈如何?」
高大的薙刀笑的滿足,他的手上不少大包小包,肯定是買回去繼續打牙祭了。
「光忠鋪子很多,不管是炒麵還是章魚燒,還有今川燒也都很好吃啊!」
岩融晃了晃手上的袋子。
「還有不少能夠下酒的東西,次郎想死了!」

「那真是太好了呢。」

「主人,我們回來了。」
拿著裝滿的竹籃子回來的短刀們,籃子中除了水果外,還多了不少小玩意,還有各色點心,夠他們回去後還能開心好幾天了。

「買了什麼,回去介紹給我看喔。」

「是!」

「要吃…柿餅嗎?」
總是比較安靜的小夜左文字來到審神者身邊,手上包著柿餅的紙包,雖然裡面只剩下一個,但看得出來是專門為了她而留下的。

「謝謝,我吃一半就好了,剩下小夜吃。」
從小夜左文字手上接過半片柿餅,她微笑地看著短刀們互相獻寶,歡快熱鬧的模樣是本丸中所看不到的。

「買齊了我們就回家了喔。」
不知道什麼時候,大俱利伽羅也沉默地過來了,不只是手上連肩膀上都還有布包,看得出來他肯定是將光忠列表的物品全部都買齊,才會回來跟他們碰頭。

「對了,歌仙還在那邊呢。」

「主上大人就別管了,歌仙遇到歌仙,不談論一整天是不會結束的。」

「說得也是呢。」

 

 

 

 

 

 

 

後記:

審神連動的短篇
去市集採買遇上了其它審神者會如何的故事
很久沒寫清爽可愛的故事,感覺很有趣~

篇內出場審神者均為他人審神者喔
與 《乱华》完结番外 偏好 連動的故事
書攤與茶鋪均為雪繪的刀劍男士

澪雪 拜 5 May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