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香る季节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花香る季节

 

日常向,连动番外
其它家审神者有登场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是!”
短刀们高举篮子,异口同声地欢声回应。

“那么我们出发了。”
照着指定的座标,审神者转动着移动盘,前往两个月一次的特别市集。

与什么都有什么都贵的万屋不同,为了鼓励各个本丸之间的资源交换,在万屋附近的广场上,每两个月会举办一次free market,不管是买还是卖,都是只有审神者与刀剑男士才能参加。

对不少精进节约,奖励务农的本丸来说,这是个大好的日子,不只是可以赚取零用钱来维持本丸,也可以购得不少较万屋更便宜的资源,甚至还有可能挖到一些二手好东西,对不少本丸来说也是个重要的日子。

Free Market的现场,完全不让人意外的人山人海,让作为护卫的压切长谷部很自然地皱了下眉头,从主人身后的位置,自然地站到主人前方的位置,替她挡去不必要的推挤。

平常都是由短刀们和大俱利伽罗自行前来购物,这一次审神者有趣也要前来看看,歌仙兼定和压切长谷部就坐不住了,说什么一定要陪同护卫,审神者也只有点头同意的份了。

第一次来到市集的审神者,远远地看了下琳瑯满目的花花绿绿的暖帘,轻吐了一口气。
“那么,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

“我自己去买,你们自己逛。”
手上拿着烛台切光忠开出的清单,大俱利伽罗头也不回的,自顾自钻入人群中。

“我们不用帮忙吗?”
审神者也看到了烛台切光忠开出的那一长串的清单,那恐怕是大俱利伽罗一个人拿不了的物品呢。

“没问题的喔!大俱利伽罗每次也都是这样买。”
坐在岩融的肩膀上,今剑可是参加市集的老手了。

“回家就有好吃的酱菜了呢!”

“还有味噌!”

“还有水果!”

虽然每个本丸都有农地,但由于各个本丸的主人兴趣不同,生产的作物也会完全不一样。虽然也可以跟万屋购买,就是不够新鲜美味,还是由刀剑男士花精力种植的新鲜蔬果,才是最好吃的!

“主人,我们去那边,那家的水果很好吃喔!”
秋田藤四郎拉着审神者的手,指了指不远处一家有着一期一振金色刀纹的粟田口水果铺,白色的暖帘随轻风飘扬,在这个龙蛇混杂的市集之中,真是出污泥而不染的贵公子啊。

拿着竹篮子的短刀牵着审神者的手簇拥着她,护卫的压切长谷部与歌仙兼定走在后面,一行人非常浩浩荡荡,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太风雅了~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们全包了吧。”
还没走到粟田口水果摊,歌仙兼定就已经被一旁的鲜花摊给完全吸引了注意力,看着上面的标价眼睛闪闪发光,毫无理财概念的打刀只想把全摊子都给包了。

歌仙兼定兴奋的声音,让审神者忍不住看了下吸引住他的铺子是什么样子。
两边的棚柱上挂满了晒干的香草,大朵盛放的粉紫牡丹挨挨挤挤的插在水桶里,鲜艳的山茶花枝上绑着折成条状的和歌摆在桌上,应节的菖蒲剑形的叶片烘托著娇艳花瓣似执剑武士护卫下的美丽姬君,毫无疑问这肯定也是由歌仙兼定所经营的鲜花香料铺,只有歌仙兼定会吸引歌仙兼定。

“不可以哦,每人都有购买限额的,歌仙你的限额已经比别刃高,还要超支就说不过去了。”

“可是啊,主,这可是一期一会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看着对铺子上各色花朵完全不感兴趣的主人,歌仙兼定慌忙地想要说服她。
“这些养的极美的花,装饰妳的房间真是再好不过了。”

“在限额之内,歌仙要买什么都可以。”
放弃跟歌仙兼定理论,审神者端出她的主人权力,让这个没有理财能力的男人自己去烦恼好了。

“主……”
不理会看着鲜花左右为难的歌仙兼定,审神者转头看着一旁比邻的旧书摊,意外著上面都没有标价。

主要都是乱藤四郎与加州清光会喜欢的服装杂志,虽然都过期了但保存的很好。
另外还有一切图鉴与传记,看得出来是蜻蛉切与陆奥守吉行会喜欢的书,不过这些她的书库中也都有,比较让她喜欢的是草木录这本书。

由荷兰人进贡给将军的古书,跟一本大英字典一样厚,年代久远有点难入手的东西,没想到会在这边看到。
这本书不管是莺丸还是药研藤四郎,都应该会很喜欢。

伸出手翻阅一下泛黄脆弱的书页,勉强还能翻阅,小心阅读的话应该还不是问题吧。

在审神者专心于旧书摊上时,一点都没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压切长谷部,紫晶色的眼眸非常不屑地看着铺子后面的日本号。

“啧啧,这才是好女人啊,妳看看那胸,那屁股……”
即使刻意压低声音,日本号那口无遮拦的轻佻荒唐,也全部进了压切长谷部的耳朵。
只见日本号手臂压在应该是主人的少女肩上,对着自己的主人品头论足,光是这模样就让压切长谷部忍不住杀意。

日本号不管在哪里都是日本号,狗改不了吃屎的脾气,连别人家的主人都要调戏一番,而且毫不掩饰自己色瞇瞇的垂涎,让压切长谷部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要不是铺子外边都是短刀,五虎退的小老虎大老虎到处走着,就可以压切那个无礼恶劣的狂徒了。

“真想揉揉感受一下啊。”
再也听不下去的压切长谷部,用拇指推开了刀锷,清脆的出刀鞘声让日本号知道他压切长谷部可不是死的,再胡说八道下去管你是别人家的刃,照样给你压切下去。

“………那就,选这个菖蒲花吧。”
宛若历经生死选择的表情,歌仙兼定颤抖地伸出手,选了应景的菖蒲花作为礼物送给主人。

虽然粉紫牡丹也极美,但搭配主人今天唐草纹浅葱色访问著的话,还是菖蒲花比较妥当。

“谢谢。”
接过包装的美丽的花束,审神者笑得甜美。

先撇开歌仙兼定缺乏理财能力这点来说,在有限的花用额度中,不是购买自己的兴趣物品而是买花送她,还是很让人高兴的。

一手抱着小束的菖蒲花,审神者伸手指了那本没有标价的草木录。
“请问这本要多少钱呢?”
没有标价的商品肯定是价值不菲,审神者已经在心中算了个价格,如果太过于狮子大开口她就不打算考虑了。

“这个不是卖的…”
袖子用攀膊扎起,柳染色小纹的女主人,对于她的询问一脸困扰。
“集市上的旧书都是拿来交换的,妳的本丸有没有不需要的书?可以和我们换著看。”

“嗯?”
今天她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没带来,倒也没想过可以以物易物这种作法。
“长谷部,我们有没有带什么书来交换?”

“这个……很抱歉,并未准备……”
一直在注意日本号动静的压切长谷部,主人的声音让他怔愣了一下,才想起要回答什么。

事实上他们来这个市集的主要目的是采买,还有让平常鲜少出阵的短刀,有个可以玩耍的机会,倒是没有想过买卖的问题。

“这样啊……”

“既然是第一次来那这些就先让给妳了,有机会你再带点书来跟我们换吧。”
看似对金钱斤斤计较的瘦高女主人意外的大方,与她外露气质不符合的行为,非常干练准确地,指挥一旁闲著没事的日本号,把她先才有兴趣的书籍拿了拿,全部捆好成为一扎。

“这样真是不好意思…”
太过意料外的展开,审神者轻轻低头表示谢意的同时,心中也在盘算著有书库有哪些书,可以在下次市集时,让短刀拿来道谢了。

压切长谷部接过书扎时,警戒的视线也完全没有离开过日本号,这把好色的枪,就知道盯着自己主人的胸部看,让压切长谷部忍不住又推开了刀锷,警告一下这把肆无忌惮的枪。

审神者头一抬起来,就发现有三道热切地注视着她的视线,分别来自铺主的歌仙兼定,蜻蜓切,还有女主人本人。

死命地盯着她的脸的蜻蜓切,极度热切地打量着她的歌仙兼定,视线没有离开她的胸口的女主人,就算她已经很习惯被人给盯着看,这个毫不掩饰想要将她看出个洞来的热切,还是让她相当的不自在。

“长谷部,我是不是有哪里不得体?”
不安地抚了一下梳理整齐的发稍,她悄声问著一旁的压切长谷部。

“并没有,主上大人一直很完美。”
不得体的是这个,上下都古怪的本丸才对,莫名其妙地盯着别人主人一直看,真的当他压切长谷部只是一旁的摆饰品吗?

“喂,你看什么看!?”
跟性格隐忍的压切长谷部相反,歌仙兼定就毫不客气直接发难了。

一直唸唸有词介绍的铺子上的各式香粉香料的歌仙兼定,这才发现到主人早就走到隔壁旧书摊,而且还被应该要招呼他的铺主歌仙兼定,用非常觊觎的眼光给上下打量。

就因为同样是歌仙兼定,才更不能忍受,自己的主人被觊觎的感觉。

他们歌仙兼定对于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小鼻子小眼睛,小气到不行,一点点偷看都会让他们暴怒,更不要说大大方方想要将主人给剥了的视线。

气的马上起身,差点要拔刀出鞘的歌仙兼定,被铺主歌仙兼定兴奋的话语,瞬间打消了念头。
“太好了,这一套多少钱,让给我行吗?”

“这个不卖。”
怒气瞬间烟消云散,歌仙兼定得意洋洋,下巴都忍不住高高抬起。

审神者今天一整套行头可是他精心搭配,当然得到主人的称赞也很让人高兴,不过让其它歌仙兼定羡慕才是更让人骄傲的。
让对方只能羡慕看着的感觉,教歌仙兼定瞬间连无法包下鲜花香料铺的懊恼都没了,爽快地让对方将主人欣赏个饱。

“…那至少,至少把带扣让给我,拜托了。”

“那可不行,带扣是我设计拿去京都的樱阪屋专门订做的。”
心中悄悄地称赞另外一振歌仙兼定的眼光的同时,也把自己喜欢的口袋店舖全盘托出。
两把同样是歌仙兼定,迅速开始了火热的讨论与炫耀的话题,应该看顾的铺子早就被他们给扔到九云霄外了。

听着两把歌仙兼定热烈的讨论,发现刚刚还在隔壁粟田口水果铺买水果的短刀们,也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消失无踪,压切长谷部扶额叹息,幸好他有坚持要随行,不然放著主人一个人无人护卫,真是成何体统啊!

就算这市集中,只有审神者与刀剑男士,也不见得是绝对安全的啊!

“主上大人,要不找个茶铺休息一下呢?”
一手提着书札,压切长谷部缓缓欠身,想要将审神者拉离这个奇怪审神者的地盘。

无缘无故一直盯着自家主人,要不是蜻蜓切跟日本号不同,是把忠厚老实的枪,压切长谷部肯定会像歌仙兼定一样发难。

“嗯,好啊。”
压切长谷部的提议,她点点头地接受了。

由压切长谷部领着,审神者跟在他的后面,逛过了几个铺子,往市集深处走去。
市集的整体设计上,所有的茶铺都放在一起,就是为了让逛累的审神者有个地方可以休息,然后再走一圈离开。

“这间吧。”
看着审神者挑选的茶铺,压切长谷部轻叹一口气,忍不住皱眉头。

只要是审神者谁都知道,出门吃饭找光忠,喝茶找莺丸,挑选铺子也是同样的道理,审神者挑选了一家飘扬著古备前立旗的茶铺。

虽然地点很好,坐在这里可以观望整个市集的位置,但是……实在是无法不对他的简陋而叹气。

室外茶席本来应该是铺了红布的木凳,再加上遮挡阳光的大红野点伞伫立一旁,这是茶席最基本的要求。
这家古备前茶屋没有野点伞就算了,连木凳也没,就是一张张的折叠椅,这种简陋的摆饰就算地点好,也还是门可罗雀。

看着简陋到不行的折叠椅,压切长谷部直接了当地脱下外套,铺在椅子上才请主人上座。

“长谷部,不用那么麻烦……”
一个人坐在长谷部的外套上,怎么看都太嚣张了。

“可是这样会弄脏主上大人的衣服。”
上好的丝绢和服,随便坐在折椅上要是勾线了,这件衣服可就完全报销了。

“………好吧。”
轻叹口气,审神者无奈在长谷部的紫色外套中坐下,即使这画面跟市集格格不入,惹来大家侧目,她也只好接受了。

不过她这身打扮,本来就不适合这个市集也是事实,今天一天大家的侧目,她已经非常习惯了。

“要点什么?”
从铺子内出来的,非常意外的是稀有刀剑男士大包平,将手上的菜单递给审神者。

高大魁武的男人,身上只有一件浴衣,袖子卷到肩膀上露出肌肉线条结实的手臂,腰上象征性地绑了条大包平刀纹的围裙,即使是相当随意的打扮,也掩饰不了大包平帅气的模样。
唯一的问题只有,浑身上下怎么样都遮掩不住的率直傻气。

顺着审神者的视线,压切长谷部看了下菜单,忍不住对上面的价格咋舌。

这铺子门可罗雀的理由,并不是因为简陋,而是贵的要命!

在这种铺子卖万屋规格的价格,只有傻子才会消费吧!
不过压切长谷部很有感觉,他的主人就是会面不改色消费的傻子……这点连他自己也很无奈。

“两杯冷茶,还有栗抹茶羊羹。”

“莺丸说,要伞的话,去隔壁铺子买。”
拿回了菜单,大包平面对着美艳的女人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倒是好心提醒了一下一旁不悦的压切长谷部,大拇指比了下一旁卖伞的铺子。

真的是出门在外哪里都需要钱,简朴持家的压切长谷部,再一次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意义。

连伞都没有的茶铺,一旁就是卖伞的铺子,这种做生意的方法,真是太要不得了!

即使如此,压切长谷部还是没得选择,乖乖地去隔壁铺子买了把伞,替娇贵的主人遮挡毒辣的太阳。

“长谷部也坐下来啊。”

“不,这太踰越了。”
脱下了外套,身上只有衬衫与长裤,压切长谷部尽责地打着伞。

“久等了。”
端著冷茶与羊羹出来的大包平,一脸不敢置信地看了眼打着伞的压切长谷部,没想到他真的去买了把伞。

“真是讲究啊。”
拿着空盘子走回铺子时,大包平忍不住嘟囊了声。

毕竟他的主人可是会大剌剌地跟他一起坐在树荫下喝茶吃饭团的女人,没想过会有人真的是喝杯茶还要打伞。也难怪刚刚他要出来时,莺丸还特别叮嘱他,要他跟那个压切长谷部说一声,顺便帮隔壁铺子也做了生意。

“如何啊?”
靠在铺子内的莺丸,笑看着摇摇头的大包平。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坐椅子要铺外套,喝个茶居然还要打伞,到底是哪里的公主出门啊!”

“就这样?”

“不然?也没有加点东西啊。喂!莺丸你笑什么啊!”
看着笑得肩膀都抖起来的同事,大包平双手叉腰,完全不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愧是莺丸的茶铺,真是好喝呢。”
捧著冷茶,审神者轻啜一口。

贵是贵,不过真材实料再加上技术,莺丸的茶铺子跟光忠的料理店一样,都是值得光顾的地方。

坐在这个地方,可以轻松地看到市集里的模样,才是她选择了这个铺子的目的。

站在主人身边的压切长谷部也一样,观察著热闹的市集,想要看看自家的刀跑到哪里去了。

“啊,大俱利伽罗在那里呢。”
随着审神者的手,压切长谷部看到了满手东西的青年,正站在某个烛台切光忠的店舖前面,拿着手上清单比对着。

看他们的模样,似乎是在讨价还价。
不过说讨价还价也不太正确,大俱利伽罗只站了一分钟,就头也不回的离开,完全就是价格谈不拢就不买了,没兴趣跟你花时间讨论,怎么喊都喊不回来。

“难怪大俱利伽罗说自己买呢。”

“这样子杀价还真是有魄力啊……”
从未见过的刀剑男士的一面,让压切长谷部在心中佩服。
不愧是掌管伙食的仙台伊达家出身的刀,烛台切光忠精进于各种料理的同时,其它同样是伊达籓的刀剑男士也没有落后,也难怪烛台切光忠敢让大俱利伽罗一个人出来采买,或者该说,他一个人的效率才高。

“如果知道是这样的市集,我就会穿那样来了。”
压切长谷部的视线,随着主人审神者的视线而去,那是刚刚他们驻足的旧书摊,两把歌仙兼定还是热切的讨论著,而书舖前面则是另外一对审神者与刀剑男士。

头上斜戴狐面的矮小黑发少女穿着色彩鲜艳的二尺袖,深蓝色袴的皱折之中,居然是亮丽的橘红色,在人潮之中也是相当显眼的存在,特别是她的身边还跟随了一把源氏重宝的髭切。

白金色的付丧神,看得出来是少女的刀,头上斜戴着与他的气质格格不入的章鱼大叔面具,双手全都是大包小包,即使如此他也仍旧笑盈盈地,看着黑发少女对着先才书舖的店主推销物品。

“那个模样吗…?”
压切长谷部想像著那套鲜艳的衣服套到自己主人身上的模样,最后还是摇摇头。
“主上大人还是适合现在这样的打扮。”

“那身打扮还满可爱的呢…”
压切长谷部的反对,让她噘起了唇。

“是很可爱没错,不过主上大人还是现在的样子比较适合。”
虽然对歌仙兼定乱花钱有诸多意见,不过压切长谷部对他打扮主人的能力,还是非常承认的。
“而且,这市集龙蛇混杂,主上大人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压切长谷部的视线来到了另外一个铺子,那铺子的刀剑男士都戴着面具,不过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从他们的外型可以知道,两名都是来自黑田的刀剑男士,压切长谷部和博多藤四郎。

在铺子前面,药研藤四郎仔细端详着他们,不过戴着面具也什么都看不出来。
如果是平常的打扮还好,戴着面具反而过于显眼,就跟先才主人所看到,那位穿着二尺袖的审神者一样,很容易将他们联想在一起。

“毕竟出门了,就会想要那样子啊。”
顺着主人的视线过去,是出现在市集也毫不奇怪的鹤丸国永。
只是这位鹤丸国永,他的兜帽外套居然塞满了零食,俨然就是个随身包。
而且一旁的审神者,还继续毫不客气地放入不同零食,主仆玩得极为欢快。

“如果是担心购买了提不动的问题,主上大人就请安心地交给我吧。”
右手放在胸前,压切长谷部柔声保证。
“不管多少物品,我都可以安全的提回家给您。”

“呼呼呼,长谷部你……”
完全会错了意的男人,让审神者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直站着打伞累了吧,喝点茶吧。”

“是,那我就不客气了。”
端起冷茶一口喝完,压切长谷部不管在哪里都公事公办的模样,让审神者无奈轻叹。

“吃点羊羹。”

“不,这怎么好劳烦到主上大人……”
女人纤手插起一块羊羹,明确表示要喂他的样子,让压切长谷部慌忙摇头,脸上也染了淡淡红晕。

“可是你没办法自己吃啊。”

“不,我还有一手是空的…”

“不能放开本体吧。”
一手打着伞,另外一手警戒地握著本体,压切长谷部哪来的手可以吃羊羹呢?

“可是…那个……”

“过来。”

“是……”
红著脸,压切长谷部弯下腰,乖巧地吃了主人亲手喂的羊羹。

“贵是贵了些,不过还算好吃。”
用同一把木叉插起羊羹,审神者也吃了一块。

“是……”
由审神者亲手喂的羊羹,讲真的压切长谷部根本感觉不到真正的味道,明明是栗抹茶羊羹,他只觉得甜到不行。

“啊!长谷部好狡猾啊!我也要主人喂!”
发现主人的位置回来的今剑与岩融,小短刀第一个发难。

银色头发上插著风车,手上拿着苹果糖的短刀,看样子已经快乐的玩了一圈了。

“好好,过来。”
从岩融的肩膀上蹦跳下来,今剑满足地吃了审神者喂过来的羊羹。

“岩融去吃了什么吗?”
嘴边还残留着油腻的岩融,看得出来好好大吃一顿了。

“这边的东西很多很好吃,我带主逛一圈如何?”
高大的薙刀笑的满足,他的手上不少大包小包,肯定是买回去继续打牙祭了。
“光忠铺子很多,不管是炒面还是章鱼烧,还有今川烧也都很好吃啊!”
岩融晃了晃手上的袋子。
“还有不少能够下酒的东西,次郎想死了!”

“那真是太好了呢。”

“主人,我们回来了。”
拿着装满的竹篮子回来的短刀们,篮子中除了水果外,还多了不少小玩意,还有各色点心,够他们回去后还能开心好几天了。

“买了什么,回去介绍给我看喔。”

“是!”

“要吃…柿饼吗?”
总是比较安静的小夜左文字来到审神者身边,手上包著柿饼的纸包,虽然里面只剩下一个,但看得出来是专门为了她而留下的。

“谢谢,我吃一半就好了,剩下小夜吃。”
从小夜左文字手上接过半片柿饼,她微笑地看着短刀们互相献宝,欢快热闹的模样是本丸中所看不到的。

“买齐了我们就回家了喔。”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俱利伽罗也沉默地过来了,不只是手上连肩膀上都还有布包,看得出来他肯定是将光忠列表的物品全部都买齐,才会回来跟他们碰头。

“对了,歌仙还在那边呢。”

“主上大人就别管了,歌仙遇到歌仙,不谈论一整天是不会结束的。”

“说得也是呢。”

 

 

 

 

 

 

 

后记:

审神连动的短篇
去市集采买遇上了其它审神者会如何的故事
很久没写清爽可爱的故事,感觉很有趣~

篇内出场审神者均为他人审神者喔
与 《乱华》完结番外 偏好 连动的故事
书摊与茶铺均为雪绘的刀剑男士

澪雪 拜 5 May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