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美味しいおむすびの作り方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美味しいおむすびの作り方

 

 

「……像這個樣子把均勻餡料鋪上,添上白飯快速捏好,就是漂亮的飯糰了。」
在廚房的料理桌前面,燭台切光忠漂亮俐落地捏好手上的三角飯糰。

晶瑩透亮還冒著熱氣的白米飯,在燭台切光忠的手中,捏出了媲美模型的三角飯糰,一番宛如魔術般的手勢,讓審神者雙眼發亮忍不住讚嘆出聲。
「光忠捏的飯糰真漂亮呢!」
連在廚房中捏飯糰的動作,都行雲流水般地帥氣,真不愧是連小細節都追求完美帥氣的燭台切光忠呢!

「哈哈,這真是過獎了。」
把捏好的飯糰在一旁的粽葉上排好,燭台切光忠回過頭看著審神者。
「看過了示範,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嗎?」

「大致上了解了,可以讓我試試看嗎?」

「當然啊。」

「謝謝。」
和服袖子用綁帶固定在背後,黑長髮編起束在後腦,審神者穿著白圍裙,緊張地開始挑戰人生第一次的捏飯糰。

料理桌上的大木盆中,盛著已經處理過冒著熱氣的白飯,一旁是各種餡料如紀州梅乾、佃煮昆布、煮雞碎肉、生明太子、烤鮭魚、炸雞塊和小塊燒肉,是不同刀劍男士所喜歡的餡料。

一開始就挑戰包著餡料的飯糰有點困難,審神者決定先從最基本的白飯團開始捏起。

為了不要被熱飯燙到手,必須先將雙手用冷水降溫,擦乾後抹上少許鹽巴。
從木盆中挖起一碗左右的白飯放在掌心,雙手包覆著白米飯,照著期望著形狀輕輕壓起,燭台切光忠做起來是這麼的輕鬆,為什麼到了她手中,美麗的米飯就鬆散的不成形狀了呢?

咬著唇糾著眉頭,審神者努力地與手中那團白飯奮鬥,但怎麼樣都捏出不出漂亮的三角形,僅僅只能稍微成為一個奇怪的雞蛋形狀。

「光忠,這是怎麼了?」
放棄地嘆息,審神者對於掌心上的雞蛋飯糰非常失望。

「這是因為主人的手太小了。」
從審神者手上拿過不成形狀的飯糰,燭台切光忠在她還不能理解的狀況下,將那團失敗的白飯,瞬間變身成完美的三角形。
「主人是女孩子啊,手比較小力氣也不夠,做不了太大的飯糰。」

「這種事情一開始就要說啊……」
噘著紅唇,審神者不滿抗議。

「那個…因為短刀也能做,所以……」
雖然心中理解主人是個女性,力氣也比男性小的多。但在太刀的感覺中女主人的力氣大概也跟短刀差不多,也就沒想過要出聲阻止她。
倒是真沒想過,審神者的力氣小到讓他驚訝。

「短刀也會啊……」

「是的,捏飯糰是武士的基本。主要是作為攜帶用糧食,到了江戶時代開始有包海苔的習慣,我也是習慣捲海苔的作法。」

「唔…我再試試看。」
這一次,審神者挖了更少的白飯,努力想要在掌中做出漂亮的形狀。
「嗚…果然還是很難呢。」

「大概是要,這樣的力氣才行。」
燭台切光忠伸出手,雙手包覆住審神者的小手,直接指導她要用多大的力氣才能捏好一個三角飯糰。

男人大手完全包覆住她,難得沒有戴著黑手套的雙手,厚實手掌傳來的溫度與力氣,讓她完全感覺不到掌中白飯的熱氣,只剩下站在她面前的燭台切光忠的溫度與氣味。
明明就只是在指導她如何捏飯糰,比起白米飯的香氣,男人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好聞味道,讓她也不自覺地心跳加速了起來。

「好厲害啊!」
燭台切光忠一放手,審神者的手掌心上就出現了一個漂亮的三角形飯糰,漂亮的一點都不像是她自己捏的。

「主人只要多練習,也很快就能捏出這樣的飯糰的。」
拿過審神者手上的飯糰,燭台切光忠將飯糰放在另外一片粽葉上。
「不過…為什麼主人突然想捏飯糰呢?」

審神者也不算是完全不會料理,但她作為主人且非常忙碌,廚房這種小事就自然交給他們刀劍男士負責了。

燭台切光忠的疑問,讓她輕垂長睫,嘆了口無聲的氣。
「………因為,最近都很少跟大家一起出門了…至少能為出陣的他們做點什麼……」

體恤最近身體狀況不太好的審神者,只要不是太過艱難的戰場,刀劍男士都要求自行出陣,不希望主人的陪同。
只能送他們出門的不安,讓審神者忍不住想要為他們做些什麼。

「這樣的話,我們一起來做飯糰吧。更小一點的飯糰,會更好做喔。」
美麗主人憂愁低垂的面容,不要說燭台切光忠,相信本丸中每一位刀劍男士,都會想盡任何方法替她分憂解勞。

「可是這樣會不會不夠吃?」

「那就多做幾個就好了,來吧。」

「是,謝謝。」
審神者的笑容,讓燭台切光忠也揚起媲美陽光的微笑。

「不客氣。」

 

 

 

 

 

後記:

5/12 CWT★PARTY-23 台北地下街場 的無配小話
雖說光忠總是出現在廚房,還是想要給他一點不一樣的感覺啊!

澪雪拜 12 May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