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男の純情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男の純情

 

完成了今天的內番,大包平回到宅邸的時候,總是會經過鶯丸所在的走廊邊。

基本上都是一個人喝茶的鶯丸,偶爾也會有其他人跟他一起。
可是今天似乎比較特別,平常坐在鶯丸身邊的小短刀,現在正跪在他的背後,雙手在鶯丸的肩膀上摸來摸去。

難得將熱茶離手的鶯丸,噙著微笑似乎很享受小短刀的撫弄,反而是三日月宗近坐在一旁曬太陽喝茶。

「鶯丸是怎麼了?」

「大包平大人,這是在按摩。」
不是由鶯丸,而是忙著按摩的平野藤四郎恭敬回答。
「這是讓因運動不足而肩頸酸痛的人,可以比較舒服的運動。」

「肩頸酸痛?」
平野藤四郎的解釋,不僅沒讓大包平釋懷,反而讓他本來就看起來凶狠的面孔,更來得令人害怕。
「鶯丸,你身為刀劍男士居然會運動不足!?過來,讓我好好治治你的身體!」

「哇哇哇!大包平大人,您誤會了!」
被大包平凶狠的模樣給嚇到的平野藤四郎,趕忙起身阻止發怒的大包平,倒是差點被大包平拖去指導鶯丸,還是一臉事不關己的清涼。
「是我請鶯丸大人讓我練習的!」

「練習?」
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的大包平,停下了要拉起鶯丸的手。

「是的,我是想替平常工作辛苦的主人按摩,請鶯丸大人讓我練習。」

「喔,原來是這樣。」
既然是要替主人按摩的練習,那就沒什麼好說了,大包平直接在鶯丸旁邊坐下,看著平野藤四郎繼續他的練習。

小小的手在鶯丸的肩膀上捏來捏去,偶爾搥一搥推一推,看不出來這樣的行為居然會讓人感到舒服。
特別是鶯丸總是噙著微笑的表情,更無法得知按摩的效果到底如何。

不過平野藤四郎說要練習,就應該是會有成果的吧。

「大包平大人的手很大,如果替主人按摩,應該會很舒服呢。」

「我嗎?」
大包平看看自己的手。
他的手指長硬掌心厚實,是雙骨節分明非常有男人味的漂亮大手,只是本人對自己的雙手的美麗毫無自覺。
「不過按摩是你們的工作吧,這樣不太好。」

和他們太刀不同,短刀出陣的機會並不多,更多的時間是如同小姓一樣伺候在主人身邊的短刀,替主人分憂解勞的工作,自然也落在他們身上了。

「不,只要能讓主人舒服的,當然是誰都可以做!」

「喔……」

「大包平大人要不是練習看看呢?」

「練習啊……」
想像一下美麗的主人像鶯丸這樣坐著,自己在她的肩膀上按摩一番………被誇獎比天下五劍還有本事的模樣,讓大包平忍不住嘴角上揚。
「咳,那我就…練習看看好了。」

「是!」

「大包平啊,要練習的話,我的身體可以借你喔。」
一直坐在一旁的三日月宗近,終於是笑瞇瞇的開口了。

「啊?讓我按摩小心我折了你喔,臭老頭!」

「哈哈哈,做得到的話也行啊。」

 

 

 

 

後記:

後面預定大包平肉
就是先寫一點出來

One thought on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男の純情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