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白夜譚 番外 春も綻ろむ

吉原白夜譚 番外 春も綻ろむ

 

「一大早在吵什麼?」
趴在枕頭上,男人不快地聽著樓下的吵鬧聲。

「大人,不早了,都已經是巳時了呢。」
在他身旁,與他濃密溫存共度一夜的花久太夫吃吃笑著。
女人身上只有一件鮮艷的襦絆,隨性地用兵兒帶充當腰帶,美麗長髮也不是平常的豪華横兵庫髮型,簡單地綁起高馬尾,慵懶性感的打扮,只有賴著過夜時才看得到。

一般來說,游女的客人都該在卯時離去,只是有花錢就不一樣,他可以大搖大擺地賴在太夫房間,享受著比客人更好的待遇。

卸去了豔美濃妝,難得見到她淨素模樣,散發出與平常不同柔雅氣質,讓男人微瞇了透出新月虹彩的眼,細細欣賞令人醉迷,只屬於他的特別時刻。

「姐姐大人,有客人來訪。」
房門被悄聲拉開,侍奉太夫的振袖新造深雪探頭進來,小心不要跟裡面的客人打照面。

「請她過來吧。」

「是。」

看著深雪關上房門,男人頗為詫異地坐起身。
太夫的規矩是一次只接待一位客人,房內有著客人卻還接待其他人,他倒是沒有遇到過。

「大人,請起身讓妾身替您更衣,免得嚇到等下的可人兒呢。」

「是女人?」
起身讓花久太夫替他穿衣,深藍色暗紋的浴衣披上身,替他系上腰帶時也細心撫平衣服上的痕跡,低頭替他穿衣的女人,彷彿妻子般的手勢,讓他不自自覺地勾起嘴角。

必須三次見面的才能成為入幕之賓花魁太夫與一般游女不同,象徵著一夜妻的花魁太夫,在她的閨房中男人就如同她的夫婿般被溫柔伺候,縱使是花大錢買來的溫柔鄉,也實在是難以不讓人著迷。

「那位人兒,大人也見過的呢。」

「喔?」

將被舖收拾到一旁,她取出人數份的座墊伺候他落坐,一切才剛收拾好,房門就再度被深雪給拉開,跟在她背後的是相當嬌小的少女。

說相當嬌小也不太正確,只是因為深雪新造相當的瘦高,讓她看來格外嬌小了些。
少女看來約莫十五、六歲,身高只比花久花魁略矮了些,稚氣未脫的圓臉搭配著閃亮大眼,是個一看就讓人難以忘懷的美少女,與豔美的花魁太夫截然不同的嬌俏女孩。

確實,他見過這名少女,是知名吳服老店的千金小姐,為了做生意連吉原花街也不放過的聰明女孩。
只可惜是名女孩,不然讓她繼承家業肯定會發揚光大。

「太夫,我帶了些妳會喜歡的衣服過來……哎呀,客人還在啊。」
抱著幾件衣服的少女看見他,與一般女人迅速嬌羞臉紅的反應不同,閃亮大眼透出了可以大坑一筆的晶亮光芒,可愛地讓他忍不住微笑。

「就是在才好不是嗎?」
招待少女在客位坐下,花久太夫嬌媚地瞟了他一眼。

「也是呢。」
少女笑嘻嘻地,將懷中抱著的布料給攤開。
「怎麼樣呢?這可是最新進的衣服,這刺繡這花樣,太夫肯定會喜歡的!」

「這還真是精美華麗呢。」
將衣服捧起,她笑瞇了眼看著絢爛豪華的外衣。

這種華麗的衣裳,一般人家除了結婚根本沒機會穿,就算是大奧也不能每天都這樣穿,結果這類衣服就全部落入吉原的花魁太夫手中了。

「大人您怎麼看呢?」
將外衣披上肩膀,那華麗的外掛確實鮮少人能夠駕馭,也只有被譽為吉原花王的她能夠不被衣服給比下去了。

「喜歡就買下吧。」
他已經不知道在她身上咂了多少錢,恐怕計算起來都會讓人咋舌,但看著她的笑容,就讓人覺得一切值得。

「謝謝大人。」
兩位美人異口同聲的道謝,還真是讓人受用。

「那麼這條腰帶如何呢?金銀線交織的流水牡丹刺繡,華麗度可是一等一的喔!」

「這是適合道中的腰帶呢。」
捧著腰帶,女人纖白指尖輕撫上面細緻花樣。
「只是我現在不太用得到了……深雪喜歡嗎?」

「不,這個太……」
花久太夫的詢問,一旁的深雪新造略窘地搖搖頭,知道自己過於纖瘦且不夠華美的容貌,會被腰帶給狠狠比下去。
深雪新造是花久太夫被受期待的後輩,在吉原細見中,被譽為牡丹與劍蘭的兩個美人,雖然尚未出道,深雪新造也已經在吉原小有名氣,已經有專門來捧場她的客人了。
特別是吉原細見的作者之一的歌仙兼定,只要有機會就替新造捧場,讓她也存了些出道基金了。

「這樣啊…可惜了呢……」
捧著腰帶,花久太夫輕嘆口氣。

生意沒做成的少女也沒有生氣,笑嘻嘻地接過太夫遞過來的腰帶,正想要拿出另外一件外衣時,房門被輕輕拉開了。

「花久太夫,樓主有找。」
前來通報的禿,饒有興趣地看著房內的一切。

「謝謝,我馬上過去。」
揮揮手打發禿離開,花久太夫對兩位貴客略為歉意地笑笑。
「真是抱歉我得離席一下,深雪要好好招待兩位客人。」

「是,姊姊大人…」
看她緊張低頭領命的模樣,想要說什麼的花久太夫輕啟紅唇又閉上,對兩位客人點頭致意地離開房間。

已時對吉原見世來說還不是營業時間,太夫不需要濃妝更衣,只穿著一件襦絆在店內走動,也是非常普通的行為。

看著關上的房門,少女滴溜溜大眼閃爍地看著房間唯一的男人。
「大人啊…除了我手上的東西,店還有一批很不錯的新貨,要不要先讓太夫挑挑呢?不只衣服,還有簪子和梳子喔。」

那副打定主意要賺到他的錢的閃亮小臉,教他忍不住輕笑出聲。
「哈哈哈,很好很好,就拿來給太夫挑吧,帳都算我的。」

「謝謝大人!」
迅速做成了一筆大買賣,少女笑容嬌俏可人,有著符合年齡的美麗。

「倒是,姑娘妳很喜歡太夫呢。」
手撐著下巴,他微笑地觀察少女的表情。

「當然啦,美麗溫柔的大姊姊誰不喜歡。」
少女折著手上的衣服,有一搭沒一搭地應著。

「喔,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讚美太夫呢。」
男人聲音略輕,細長眼眸微瞇起來。
「像妳這樣的吳服屋千金,我還以為會覺得太夫可憐呢。」

吳服屋千金與吉原頭牌太夫,兩人身份差距極大,卻看得出她們私交甚好,少女也不是將太夫當成生意對象往來,還有更特別的感情混雜著。

男人的話讓少女抬頭,有點詫異地看著他,刻意激怒的話語沒有作用,反而讓她揚唇一笑。

「大人您真是……傲慢呢,要說可憐的話,吉原街上的女人可全都一樣可憐呢,真要說的話,我倒是替太夫惋惜了些……直到剛才。」

「剛才?」

「因為太夫很幸運啊,有您這般珍惜她的客人。」
看了端坐在一旁的深雪新造一眼,她可愛地眨眨眼,也將聲音給壓低了些。
「我啊,看過太夫很多位客人,可沒有一位像您這麼喜歡她呢。」

「哈哈哈,小姑娘啊,妳是用贈送禮物的數量多寡來判斷嗎?」
他可清楚得很,自己在這小姑娘眼中,是花久太夫的大恩客,女人一說他就掏錢,如果不是喜歡哪個男人會想花錢供著女人呢?

「就看大人怎麼想囉。」
少女甜甜一笑。
「我看人很準的!而且太夫也對大人很特別呢,我還是第一次在這時候看到過夜的客人。」

「妳都這個時間來?」

「我一般是已時到申時之間,今天是早了些。在白晝見世開門前,總是會有人想要穿新衣服工作嘛。」

「……小姑娘妳定親了嗎?」

「呃,還沒…」
男人太過突然轉換話題,讓她愣了下。

「到時候我介紹好男人給你,別看我這樣,還是有點人脈的。」

「呼呼,我就先謝謝大人了。」

「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
輕輕打開房門,終於回到房間的花久太夫,她的樣子讓房內的人都怔了下。

雖然跟離開前沒有太大的不同,不過眼尖的人都看得出來,她的衣服整理過,就連腰帶也重新綁過了。

「一忙起來都忘了呢,可以麻煩姑娘準備幾件漂亮的襦絆嗎?這些我都穿膩了呢。」
將長髮拂到身後,花久太夫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下午我差人送過來,太夫不喜歡的就都扔了吧。」

「謝謝,真是幫了大忙呢。衣服就交給深雪吧,我下午要跟大人出門呢。」

「真難得呢。」
能帶著吉原第一的花久太夫在路上逛街,這可要花多少錢才做得到啊,難怪這位大人能面不改色替太夫買衣服。
「對了,剛剛大人答應先讓太夫挑衣服喔。」

「哎呀哎呀,這麼會做生意,那我得好好捧場才行呢。」
她美麗嬌笑,扇著長睫的大眼嬌媚誘人。
「您說是吧,大人。」

「喜歡就算我的帳吧。」
她們一起,還真是讓男人難以招架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