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白夜谭 番外 春も绽ろむ

吉原白夜谭 番外 春も绽ろむ

 

“一大早在吵什么?”
趴在枕头上,男人不快地听着楼下的吵闹声。

“大人,不早了,都已经是巳时了呢。”
在他身旁,与他浓密温存共度一夜的花久太夫吃吃笑着。
女人身上只有一件鲜艳的襦绊,随性地用兵儿带充当腰带,美丽长发也不是平常的豪华横兵库发型,简单地绑起高马尾,慵懒性感的打扮,只有赖著过夜时才看得到。

一般来说,游女的客人都该在卯时离去,只是有花钱就不一样,他可以大摇大摆地赖在太夫房间,享受着比客人更好的待遇。

卸去了艳美浓妆,难得见到她净素模样,散发出与平常不同柔雅气质,让男人微瞇了透出新月虹彩的眼,细细欣赏令人醉迷,只属于他的特别时刻。

“姐姐大人,有客人来访。”
房门被悄声拉开,侍奉太夫的振袖新造深雪探头进来,小心不要跟里面的客人打照面。

“请她过来吧。”

“是。”

看着深雪关上房门,男人颇为诧异地坐起身。
太夫的规矩是一次只接待一位客人,房内有着客人却还接待其他人,他倒是没有遇到过。

“大人,请起身让妾身替您更衣,免得吓到等下的可人儿呢。”

“是女人?”
起身让花久太夫替他穿衣,深蓝色暗纹的浴衣披上身,替他系上腰带时也细心抚平衣服上的痕迹,低头替他穿衣的女人,仿佛妻子般的手势,让他不自自觉地勾起嘴角。

必须三次见面的才能成为入幕之宾花魁太夫与一般游女不同,象征著一夜妻的花魁太夫,在她的闺房中男人就如同她的夫婿般被温柔伺候,纵使是花大钱买来的温柔乡,也实在是难以不让人着迷。

“那位人儿,大人也见过的呢。”

“喔?”

将被舖收拾到一旁,她取出人数份的座垫伺候他落坐,一切才刚收拾好,房门就再度被深雪给拉开,跟在她背后的是相当娇小的少女。

说相当娇小也不太正确,只是因为深雪新造相当的瘦高,让她看来格外娇小了些。
少女看来约莫十五、六岁,身高只比花久花魁略矮了些,稚气未脱的圆脸搭配着闪亮大眼,是个一看就让人难以忘怀的美少女,与艳美的花魁太夫截然不同的娇俏女孩。

确实,他见过这名少女,是知名吴服老店的千金小姐,为了做生意连吉原花街也不放过的聪明女孩。
只可惜是名女孩,不然让她继承家业肯定会发扬光大。

“太夫,我带了些妳会喜欢的衣服过来……哎呀,客人还在啊。”
抱着几件衣服的少女看见他,与一般女人迅速娇羞脸红的反应不同,闪亮大眼透出了可以大坑一笔的晶亮光芒,可爱地让他忍不住微笑。

“就是在才好不是吗?”
招待少女在客位坐下,花久太夫娇媚地瞟了他一眼。

“也是呢。”
少女笑嘻嘻地,将怀中抱着的布料给摊开。
“怎么样呢?这可是最新进的衣服,这刺绣这花样,太夫肯定会喜欢的!”

“这还真是精美华丽呢。”
将衣服捧起,她笑瞇了眼看着绚烂豪华的外衣。

这种华丽的衣裳,一般人家除了结婚根本没机会穿,就算是大奥也不能每天都这样穿,结果这类衣服就全部落入吉原的花魁太夫手中了。

“大人您怎么看呢?”
将外衣披上肩膀,那华丽的外挂确实鲜少人能够驾驭,也只有被誉为吉原花王的她能够不被衣服给比下去了。

“喜欢就买下吧。”
他已经不知道在她身上咂了多少钱,恐怕计算起来都会让人咋舌,但看着她的笑容,就让人觉得一切值得。

“谢谢大人。”
两位美人异口同声的道谢,还真是让人受用。

“那么这条腰带如何呢?金银线交织的流水牡丹刺绣,华丽度可是一等一的喔!”

“这是适合道中的腰带呢。”
捧著腰带,女人纤白指尖轻抚上面细致花样。
“只是我现在不太用得到了……深雪喜欢吗?”

“不,这个太……”
花久太夫的询问,一旁的深雪新造略窘地摇摇头,知道自己过于纤瘦且不够华美的容貌,会被腰带给狠狠比下去。
深雪新造是花久太夫被受期待的后辈,在吉原细见中,被誉为牡丹与剑兰的两个美人,虽然尚未出道,深雪新造也已经在吉原小有名气,已经有专门来捧场她的客人了。
特别是吉原细见的作者之一的歌仙兼定,只要有机会就替新造捧场,让她也存了些出道基金了。

“这样啊…可惜了呢……”
捧著腰带,花久太夫轻叹口气。

生意没做成的少女也没有生气,笑嘻嘻地接过太夫递过来的腰带,正想要拿出另外一件外衣时,房门被轻轻拉开了。

“花久太夫,楼主有找。”
前来通报的秃,饶有兴趣地看着房内的一切。

“谢谢,我马上过去。”
挥挥手打发秃离开,花久太夫对两位贵客略为歉意地笑笑。
“真是抱歉我得离席一下,深雪要好好招待两位客人。”

“是,姊姊大人…”
看她紧张低头领命的模样,想要说什么的花久太夫轻启红唇又闭上,对两位客人点头致意地离开房间。

已时对吉原见世来说还不是营业时间,太夫不需要浓妆更衣,只穿着一件襦绊在店内走动,也是非常普通的行为。

看着关上的房门,少女滴溜溜大眼闪烁地看着房间唯一的男人。
“大人啊…除了我手上的东西,店还有一批很不错的新货,要不要先让太夫挑挑呢?不只衣服,还有簪子和梳子喔。”

那副打定主意要赚到他的钱的闪亮小脸,教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哈哈哈,很好很好,就拿来给太夫挑吧,帐都算我的。”

“谢谢大人!”
迅速做成了一笔大买卖,少女笑容娇俏可人,有着符合年龄的美丽。

“倒是,姑娘妳很喜欢太夫呢。”
手撑著下巴,他微笑地观察少女的表情。

“当然啦,美丽温柔的大姊姊谁不喜欢。”
少女折着手上的衣服,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喔,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赞美太夫呢。”
男人声音略轻,细长眼眸微瞇起来。
“像妳这样的吴服屋千金,我还以为会觉得太夫可怜呢。”

吴服屋千金与吉原头牌太夫,两人身份差距极大,却看得出她们私交甚好,少女也不是将太夫当成生意对象往来,还有更特别的感情混杂着。

男人的话让少女抬头,有点诧异地看着他,刻意激怒的话语没有作用,反而让她扬唇一笑。

“大人您真是……傲慢呢,要说可怜的话,吉原街上的女人可全都一样可怜呢,真要说的话,我倒是替太夫惋惜了些……直到刚才。”

“刚才?”

“因为太夫很幸运啊,有您这般珍惜她的客人。”
看了端坐在一旁的深雪新造一眼,她可爱地眨眨眼,也将声音给压低了些。
“我啊,看过太夫很多位客人,可没有一位像您这么喜欢她呢。”

“哈哈哈,小姑娘啊,妳是用赠送礼物的数量多寡来判断吗?”
他可清楚得很,自己在这小姑娘眼中,是花久太夫的大恩客,女人一说他就掏钱,如果不是喜欢哪个男人会想花钱供著女人呢?

“就看大人怎么想囉。”
少女甜甜一笑。
“我看人很准的!而且太夫也对大人很特别呢,我还是第一次在这时候看到过夜的客人。”

“妳都这个时间来?”

“我一般是已时到申时之间,今天是早了些。在白昼见世开门前,总是会有人想要穿新衣服工作嘛。”

“……小姑娘妳定亲了吗?”

“呃,还没…”
男人太过突然转换话题,让她愣了下。

“到时候我介绍好男人给你,别看我这样,还是有点人脉的。”

“呼呼,我就先谢谢大人了。”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轻轻打开房门,终于回到房间的花久太夫,她的样子让房内的人都怔了下。

虽然跟离开前没有太大的不同,不过眼尖的人都看得出来,她的衣服整理过,就连腰带也重新绑过了。

“一忙起来都忘了呢,可以麻烦姑娘准备几件漂亮的襦绊吗?这些我都穿腻了呢。”
将长发拂到身后,花久太夫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下午我差人送过来,太夫不喜欢的就都扔了吧。”

“谢谢,真是帮了大忙呢。衣服就交给深雪吧,我下午要跟大人出门呢。”

“真难得呢。”
能带着吉原第一的花久太夫在路上逛街,这可要花多少钱才做得到啊,难怪这位大人能面不改色替太夫买衣服。
“对了,刚刚大人答应先让太夫挑衣服喔。”

“哎呀哎呀,这么会做生意,那我得好好捧场才行呢。”
她美丽娇笑,扇著长睫的大眼娇媚诱人。
“您说是吧,大人。”

“喜欢就算我的帐吧。”
她们一起,还真是让男人难以招架呢。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