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白夜譚 番外 華は褥に咲き狂う

吉原白夜譚 番外 華は褥に咲き狂う

插畫: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被男人一把拉入內室的美豔花魁,跪坐在已經鋪好的雙人份床舖上,女人不只是沒有受到驚嚇,還忍不住用袖子輕掩紅唇吃吃低笑。
「呼呼,大人今晚還真是急躁呢。」

「還不是因為今晚太夫太過美麗,教人按耐不住呢。」
在她面前坐下,他伸手輕挑女人柔軟的腰帶,繫在身前的蓬鬆花結輕易鬆開,與落下的腰帶一起,衣襟也若隱若現地敞開,露出白皙性感的女人嬌軀。

確定要過夜的客人,花魁也自然為此目的而裝扮。
比平常略薄的外衣,還有鮮艷的襦絆,挑選更柔軟可以輕易鬆開的腰帶,這一切都是為了夜晚的侍奉而做的準備。

只是豔美花魁貼心誘人的打扮,今晚實在是讓他高興不起來。

「這是當然的啊,因為這是大人您送的衣服呢。」

「我?」
他雖然送過不少東西,不過這衣服他還真沒印象。

「大人真是貴人多忘事呢,才不過一個月就都忘了呢……」
皺起柳眉,甜甜嬌嗔般的抱怨,非常有效地提昇了男人的罪惡感。

要是說起一個月前,好像是真有這件事。

吳服屋的千金挑選來不少衣服與首飾,他的花魁既然喜歡,自然也沒有細看的全部買下。
沒想到那些衣服還真是有品味,大大地提昇了花魁的美貌,這樣錢也就沒白花了。

「……下次再讓她挑選些衣服來吧,喜歡就先買下。」

「妾身就先謝過大人了。」
她盈盈一禮,看了眼仍舊沒有動靜的房門一眼。
「倒是…大人您的客人這樣就好嗎?」

「怎麼說?」

「您可是支付了兩人份的過夜費呢…這樣來說是平常的三倍喔。」

「妳也看到了,那男人心裡有人,就讓他自己睡吧。」
男人略為危險地,微瞇了細長雙眸。
「怎麼,喜歡他?」

「妾身當然喜歡。」

女人甜美的微笑,讓男人眼底透出危險的新月虹光。

「這樣付了錢又不想過夜的大方男人,妾身最喜歡了。」

「喔…那我呢?」

「大人這般,出手闊綽又溫柔的男人,妾身第二喜歡。」
女人站起身來,絲絹的襦絆從柔軟身軀上滑下,從窗外透入的月光,一絲不掛的身軀反射著珍珠般的光芒,一瞬間彷彿是失去了羽衣落入凡塵的天女般。
「今晚還請大人好好疼愛妾身一番。」

「當然,連那不知風趣的男人的份,我也會好好享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