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白夜譚 前傳 一目ぼれの姫様

吉原白夜譚 前傳

 

一目ぼれの姫様

 

工作了一天,日本號拿著自己吃飯夥伴的長槍,踏入位於河岸邊的小見世想要享受一個香暖夜晚時,就聽見了非常不該在吉原見世中該有的爭吵聲。

在樓主前面是一位武士打扮的男人,毫不顧忌周圍視線,面紅耳赤地喊著。
「不行,這太貴了!不過是端女郎不是嗎?」

「就算是端女郎,也是今天新來的,水揚初夜的費用來說,這非常合理。」

「就不能再便宜點嗎?」

「就算你這麼說……」
拚命爭論的客人,讓樓主極為無奈。

站在樓主旁邊一臉困窘的少女,恐怕就是兩人爭論的原因了。

不看還好,光是一眼就讓日本號對爭論不休的男人感到不屑。

約莫十六歲的少女,不管是臉蛋還是脖子以下,一身細白雪嫩的肌膚是富貴深閨嬌養的證明,身上俗麗衣服和拙劣濃妝,也絲毫不減她的美麗,這樣的少女肯定是良家出身不然就是哪裡的公主,身世可憐被賣到了吉原見世。

更教人看直眼的,是她寬鬆的廉價衣服下也遮掩不住的惹火身材。

交疊衣襟中是深邃的誘人乳溝,兵兒帶強調著她的纖腰,以及沿著曲線往下的豐臀美腿,在花街打滾了十幾年的日本號,從來沒見過這種貨色的女人,而且還是在河岸小見世的端女郎,簡直就是奇蹟中的奇蹟啊!

對著這樣的好女人,居然還議論她的價碼太過昂貴想要殺價,這男人根本就不是男人,不懂女人的價值!

「樓主,她的水揚初夜我買了!」
日本號想都不想,把兜裡的錢袋掏了出來,往櫃台一放。
「把這個也壓上,不夠的我明天來付。」
不只是錢而已,日本號把他吃飯傢伙的長槍就直接放在櫃台,擺明了不夠的話拿這個去賣錢也行的氣勢。

「噢,這不是日本號大人嘛!真有慧眼啊!要買多久呢?」

「當然是,一整個晚上啊。」
把女人摟過來時,他咧嘴一笑。
依靠在他懷中的少女身軀,彷彿小動物般地輕輕顫抖,那是不熟悉男人的生澀反應。

日本號的原則是不碰生娘,水揚初夜又貴又玩不起勁,他還是喜歡有經驗的豔麗游女。

只是這個女人,如此生嫩美麗,還被不識貨的男人給殺價,實在是讓日本號看不下去,就算是生娘他也要了。

「女將,帶客人去房間。」
遇到大方的客人,樓主也高興起來,趕忙要女將領他們到二樓的房間去。

「還請客官今晚好好享用。」
帶領到已經鋪好了被子,只有四疊半大的小房間,女將躬身關上門離去。

便宜的小見世的房中只有行燈照明,讓人在昏暗的室內不會太注意女人的容貌,不過這對日本號來說是沒用的。

「那個……請多多指教。」
第一次接客的少女不知所措,柔嫩的聲音發音標準好聽,卻不是游廓用語。

「脫來我看看。」

「……是…」
少女沒有拒絕日本號的要求,顫抖著纖白小手,緩緩地拉開了自己的腰帶,讓男人欣賞她如初雪般,從未被任何人踏足的嬌嫩肌膚。

隨著腰帶的落下,衣襟敞開失去了蔽體功能的布料,沿著女人柔軟曲線下滑,讓日本號能好好打量她的身體。

果然如他所想的,是讓男人血脈振奮的尤物。

脫了衣服比穿著更美的身體,可以兩手抓握的豐滿雪乳,盈盈一握的纖腰,筆直長腿之間是被薄薄絨毛覆蓋的三角,柔軟肌膚透出甜美好聞的香味,不管手指還是腳趾都圓潤光滑,是一直以來尊優處貴的證明。

會被賣到吉原的女人,一百個有九十九個都是因為窮。
農村出身一輩子都在幹活的女孩,不只是身體乾瘦,皮膚也曬得黑,更不要說充滿了薄繭與疤痕的的手腳。
好一點就算沒有幹過粗活,身體也一樣不夠細緻美麗,不像眼前的少女,一身絲綢般的肌膚彷彿在發光,又軟又嫩的讓人擔心手上的粗繭可能會弄傷她的肌膚。

這樣的少女被賣到吉原來,而且是在河岸小見世,不用說也是因為吉原規矩的關係。

不管是多有素質多美的女人,只要不是從禿與新造的身份培養起,都不可能成為吉原太夫的殘酷事實,是她被賣到這樣小見世的主要理由。
不然像她這般的高級女人,是只能在大見世中才有可能遇見,而且是一般男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觸碰到的花魁太夫。

日本號伸出手,輕撫上她胸前豐盈,凝脂感觸讓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我…妾身名喚花久。」
少女想著她今天被吩咐的源氏名,柔柔地回答她第一個客人。

「花久啊,真美…從來沒見過妳這麼美的女人!」
日本號的手略為用力,手指陷入豐滿乳肉中,聽她不禁低哼了聲。

「剛剛那個不識貨的殺價男人就忘了,妳實在是太物超所值了!」
游女的價值是由過夜費來衡量,連初夜價碼都被砍的女人實在是太可憐了!
「交給我,我會好好疼愛妳一番!」

「是……」
少女的聲音,充滿著對自己初夜的不安與緊張。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