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白夜譚 番外 淫らな御仕置 R18

吉原白夜譚 番外 淫らな御仕置

r18注意

抹布+3P play

 

「啊…啊…嗯唔……啊……」
女人嬌媚淫喘與清脆作響的鈴鐺一起,在房中規律起伏,在激烈的肉體交纏聲之中,清靈的鈴鐺聲顯得特別格格不入。

一絲不掛的柔媚女人跨騎在男人身上,晶瑩汗珠與漆黑長髮散在空中,搖擺的豐乳上掛著用紅色絲線綁著的小巧鈴鐺,掛纏在她粉色的乳尖上,兩條紅色絲線在胸口上打了個結,串起來的絲線隨著乳波搖晃,讓舒服躺著接受女人伺候的男人伸手勾弄,感覺得到包覆著他的溼熱身軀更緊縮了些。

「大人…別……」
拉扯嬌嫩乳尖的絲線讓她痛苦地皺起小臉,嬌嗔抗議的同時腰上動作也完全沒有停下,仍舊賣力地伺候身下的男人,感覺得到他一顫一顫快要解放了。

「這淫蕩的奶子就是要這樣。」
她的哀求沒有效果,男人淫笑地扯動絲線,垂掛在乳尖上的金色鈴鐺清脆作響,女人更加賣力地扭腰擺臀,嬌啼聲也越發高昂,從根部到頂端都被挾緊的快意,讓男人悶哼一聲,在女人體內釋放一切,看著她大眼朦朧嬌軀顫抖的反應。

維持著姿勢低喘著,感覺得到體內欲望逐漸軟了下來,她才緩緩起身,速度之慢讓男人可以好好欣賞,在她起身的同時,黏稠白濁牽引著彼此的淫猥模樣。

趴伏在男人腿間,她伸出香軟小舌,愛憐地吻啜著先才還在她體內肆虐的男人欲望,舔去沾染在上面的黏稠,從先端到軀幹,甚至連下面的囊袋都沒有遺漏,男人腿間的濕黏毛髮刮在小臉上,讓染滿了欲望的小臉更加迷醉。

舒服地躺在枕頭上,男人岔開雙腿恣意地享受女人的伺候,看著她嬌嫩豐滿的身軀,想著要怎麼玩弄眼前的花魁太夫。

吉原第一的花久太夫,不只是美豔動人,床上功夫也非常扎實,更不要說棋琴舞樣樣精通,譽為色藝雙全的吉原花王。

上次是讓她裸身跳舞,豐滿美乳和腿間綁著小小鈴鐺,伴奏般的鈴聲隨著她的舞步清脆作響的同時,白濁的欲望也沿著雙腿滴出,跳著舞的太夫只是公主般地美豔微笑,讓她的舞蹈更增添一股誘人嫵媚。

舔了下唇,他想到了今天的花樣了。

「長谷部。」
他轉頭對著門口一喊。

面對走廊的紙門馬上被打開,穿著整齊的武士躬身一禮。
「是,大人有什麼吩咐。」

「過來,把太夫給吊起來。」

「謹遵吩咐。」
長谷部面無表情的走過去,將還舔著主子的女人給拉了起來。

「大人,綁輕一點啊…」
不是對著長谷部,她對著眼前的男人嗲語。

在這個房中,最有權力的不是她,也不是用絲繩綁著她的雙手的長谷部,而是拿著摺扇岔開雙腿的男人。
這男人的權力之大,有著隨意生殺他們兩人的能力,自然是說一不二,就算是花久太夫也不會笨的反抗,只能嬌滴滴地撒嬌。

一般的客人都是在花魁的閨房,只有這位大人是使用特別房間伺候。
房內只有鋪好被鋪和掛衣用的屏風,連她前來伺候時,都必須脫下外衣散下頭髮,身上一根簪子都不能有,只能穿著一件襦絆前來伺候的大人物,就算不說名字,花久太夫也知道他是誰。

「長谷部,別把太夫弄痛了。」

「是。」
雖然主子這麼吩咐,但吊起來就不可能不痛了。

花久太夫的雙手被分別綁著,絲繩的一頭捲在梁上,高度正好地讓她可以站著不會吃力。

「腳也綁起來,吊上去,讓她張開腿。」

「是。」
面對主人變態的命令,長谷部不但臉色不變,就連眉毛也沒抽動一下,在花久太夫纖細的足踝上綁上絲繩,讓她雙腳離地,背部朝上膝蓋向後彎起地,如同反折的蝦子般被懸掛在半空中,並遵照主人吩咐,將她的雙腿分開,膝蓋完全無法併攏。

被懸掛的女人美乳朝下,掛在乳尖上的鈴鐺圓弧打轉,清脆的聲音也抵銷不了太夫額上的細汗。
透著粉色情慾的性感身軀,像是頭待宰羔羊被吊掛在半空中,大張的腿間,先才被灌入的白濁欲望,一點點的滴落在地上。

「長谷部做的很好,太夫就賞給你享用。」
搖著手上扇子,男人饒富趣味地看著他的部下。

「承蒙大人厚愛,長谷部目前無能為力。」
長谷部也不是說謊,他的腿間確實沒有鼓起。

作為守門人在女人房間外面守護主君安全的男人,他的反應是令人敬佩的。

「不是說太夫賞給你享用,就讓太夫伺候就好了。」

「感謝大人賞賜,那我就不客氣了。」
仍舊是維持著面無表情的狀態,長谷部在花久太夫面前解開衣帶,露出他毫無興趣而下垂的肉莖。

長谷部的反應只讓她輕勾嘴角,柔軟紅唇親吻著他,舌尖上下劃弄著他的軀幹。

在吉原流傳著一句話,進入花久太夫房間還什麼都沒有做的男人,不是對女人沒興趣,就是真正的不行。

在紅唇軟舌的侍奉下,長谷部這個健康的男人,下半身很快就充滿了角度地直硬起來,但花久太夫還沒停下,小臉向下輕吸他的囊袋,舌尖在根部交接處靈活旋轉,生理健康的男人與他的意思無關地,又再度膨脹了些,黑紅色的欲望被女人給舔的閃閃發光。

「大人,就別欺負妾身了…」
被吊著手腳都痛,她還是千嬌百媚地噘嘴撒嬌,除了額頭上的細汗完全看不出她的痛苦。

「夠了。」
冷淡地通知一聲,長谷部走到花久太夫的背後,她被分開吊著的雙腿,其中正好可以容納一個男人,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吊起。

雙腿向後勾起的姿勢,更顯的她蜂腰俏臀,白嫩臀肉中間是收縮顫抖的菊座,往下一點的粉色裂縫,還在止不住地落下蜜液,腿心被蹂躪地一片狼藉。

伸手扣住她的腰,長谷部對著仍舊溢出濃白欲望的粉色入口,堅挺欲望長驅直入的瞬間,女人肉壁馬上熱情地捲吸上他,狹窄炙熱地需要男人開拓,裡面卻又十分柔軟地包覆著男人先端,不愧是吉原第一的花魁太夫,不只是色藝雙全,連身體都是讓男人醉迷的極品。

「啊…啊…大、大人……輕一些……」
熱情地歡迎著他的身體,與女人略帶痛苦的呻吟很難聯想在一起。

這個懸掛在半空中的姿勢,長谷部每一個韻律都會將她向前推,又如同鞦韆般盪回來,光是被給予的快感並不足以抵銷身體的酸疼。

胸前雙乳叮噹作響,與女人的呻吟一起,在前面欣賞著花魁太夫的淫蕩癡態的主人,似乎頗為滿意他今天的花樣。

男人拿著扇子起身,走到花魁太夫的面前。
還不用他的任何吩咐,女人就已經順從地張開小嘴,吐出香舌地迎接男人已經半硬起來的陽物。

「唔…嗯………」
不需要她辛苦動作,光是靠長谷部推弄著她,她的小嘴就前後擺動,吸舔著在她口中逐漸變大,頂在喉嚨令人痛苦的質量。

被男人前後夾擊的淫虐,與意識無關的身體享受起了女人的快感,在下半身攪弄著她的硬熱質量,使她腳趾都開始顫抖,往歡愉的高峰前進。

「長谷部,別射出來啊,我可不想用被你弄髒的太夫。」

「是…謹遵吩咐……」
先才還面無表情的男人,俊臉染上情慾色澤,聲音也略為低啞起來。

不需要完全說明,長谷部也知道是什麼意思。
必須把花久太夫給弄高潮了,但不能利用她滿足自己,對他的主人來說,自己不過是一個取悅女人的玩具罷了。

「唔……嗯唔……」
看得見花久太夫越發努力地,想要將脹滿了她口中的質量全部含進去,小臉抵上了男人的腿間,黑色的體毛刺在她的臉上,痛苦的姿勢讓她淚光閃爍。

長谷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主人所期望的玩具的本分,將花久太夫推上悅樂的高峰。

「嗚嗚……!」
僵直顫抖的女人握緊了雙手,腳趾也圈了起來,乳尖上的鈴鐺更是不規律地胡亂敲打,是她真的忍耐不住來到了高潮的證明。

吐著舌頭不住低喘,男人愉快地摸著她豔紅小臉。
「這麼快就去了,長谷部比較舒服是嗎?」

「還不都是…大人不好……您這樣欺負,都是您的味道,妾身忍不住想起您的疼愛……當然是忍不住啊……」
生理淚水從眼角滑落,她嬌喘抱怨的樣子,讓男人哈哈大笑。

「既然太夫這麼說,我就好好疼愛妳吧。」

主人這麼一說,長谷部馬上識趣退開,將位置讓出來給自己的主人。

不間斷被玩弄的身體又濕又熱,男人抓著她軟白屁股,一個挺腰戳了進去,滿足於機伶部下的工作態度,以及熱情迎接他的女人嬌軀。

「今天就讓長谷部用這裡吧。」
掰開雪嫩臀肉,男人手指戳入緊繃菊座,享受她瞬間挾緊的快意。

「哈啊……大人……別欺負妾身了……」
被男人捏著屁股在空中盪著,男人站著不動只是操弄她,比剛剛長谷部的行為還要更讓她疼痛不少。

「太夫,這可是疼愛啊。」
男人淫笑著,用力將自己頂入她的最深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