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永夜譚 番外2 宵散華 R18

吉原永夜譚 番外2 宵散華 R18

有殘虐情節 SM描寫 R18

作者 剁掉一隻還留一手

 

 

 

踩著三味線的悠揚音符,花久太夫舒展柳枝般柔軟的腰肢,隨著藕臂擺動,瀑黑長髮在身後飛舞,雪白的俏臉上神情端莊,眼波流轉之間帶著神性的美,這宛若祭神儀式上的神樂舞,卻是花街饗宴上的香艷獻舞。

誘人胴體上一絲不掛,女人手持舞扇,隨著音符一起叮噹脆響的不是神樂鈴,而是用紅絲線繫在她乳頭和胯下的數顆金色小鈴。

淙淙樂曲越來越激,花久太夫腳尖點地旋轉著,躍動的豐盈雙乳和胯下陰蒂上捆紮的鈴鐺響成一片,隨著舞姿時而開合的雙腿間,紅嫩秘花若隱若現,被鈴鐺垂墜拍打刺激的陰蒂紅腫翹起,蜜液滑下腿根閃著晶瑩的光。

奉行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吉原花王千金難買的艷麗舞姿,手持酒盞一飲而盡,摔下酒碟一把抹掉殘酒,另一隻手加快了摳挖身邊少女下體的動作。

深雪太夫低吟一聲,咬住下唇,手下絲毫不敢亂的繼續彈奏。
不像不遠處的花久太夫已經展露赤裸耀目的身軀舞動著,少女還穿著豔麗的鮮紅襦袢,只是跪坐地岔開雙腿,任奉行粗暴的大手在她身下作亂。

被帶繭的手掐擰陰蒂的剎那,深雪在痛苦中噴出一蓬水液,最後一個音符止息,手中撥子無力摔下座敷的同時,花久也止住動作款款拜倒,豐滿雪白的乳房被前伸的雙臂夾住,翹起的乳頭沾染著細汗閃閃發光。

「望大人還滿意妾身的表現。」
與柔美音色不同的嬌媚抬眼,勾誘著奉行生硬的下頜弧度,舞樂天女流露出的淫蕩表情,讓這個難以討好的男人也扯出笑容。

「到我這裡來。」

領命的花久太夫盈盈起身,緩步往奉行大人所在的座敷走去。
金色小鈴隨著步伐可愛輕響,赤身裸體卻仍舊落落大方,花久太夫自然流露的旗本公主氣質,完美地將貴氣與淫蕩交融在一起的女人,惹得男人心癢難耐,在僅差一臂之遙的距離,一把將豐美女體扯入懷中。

扣著她嬌軟纖腰,奉行用沾染著深雪愛液的大手,貪婪的在花久太夫泌著細汗的身上逡巡著,勾住胸口鈴鐺之間的紅繩拉扯,被捆的充血的小巧乳尖向中間聚攏,挺翹的酥乳也隨之併攏,形成更深的溝壑。

「呀啊,大人好壞。」
胸乳被殘忍的對待,絲毫沒有讓花久太夫臉上顯出一絲痛苦,她只是更加向前挺起酥胸,磨蹭著奉行的手背,直到男人難耐的抓握住兩個乳球揉捏起來,惹得女人軟軟輕喘。

按耐不住地站起身,他解開腰帶一把甩開長著,男人赤紅的槍頭殺氣騰騰打在花久太夫的俏臉上,慾望的透明前液在她臉頰上劃下濕潤的痕跡。

散出兇暴慾望的高大男人,只讓花久太夫豔美的唇勾起美麗弧度,雙手愛憐地捧住熱騰騰的陽物,嬌嫩臉頰蹭了蹭赤紅發腫的先端,伸出香舌劃弄了幾圈,才張大小嘴含入口中。
舔吮取悅著男人的同時,纖手還不忘握住後方的囊袋,溫柔的撫弄讓男人戾氣瞬時少了大半。

享受著花久太夫熟練的侍奉,腰骨內蕩起的震震酥麻,讓男人剛毅線條也變得柔軟,伸手輕撫小臉都貼上了他毛茸茸下腹部的美人長髮。

「呆坐著什麼,還不過來弄你姐姐。」
皺眉向跪伏在後邊,一點都不機伶的深雪不耐下令。
男人一邊哼著享受小嘴溫軟濕熱的裹夾,一邊冷眼看著少女扭動臀部爬向半跪著的花久胯下。

幾乎是跪坐在站著的奉行前面的花久太夫,蹲得極低的腰已經無法讓深雪趴著侍奉,她只好躺下讓自己的頭鑽入姊姊的腿間,花久太夫也配合地張開了雙腿,跪坐在妹妹的臉上。

在她的眼前,是姊姊豔紅色的女人嬌嫩,尚未被觸摸的穴口淌著濃密情潮,溼潤了覆蓋著她的絨毛,甚至連腿根都黏稠一片。
捆著鈴鐺的嬌嫩陰蒂已經完全充血翹起,細細的紅繩幾乎是會疼痛地紮在陰蒂根部,最敏感的地方被墜上這種重物是什麼感受,深雪已經無暇多想,忍住眼眶的熱氣吐出舌尖,溫柔的舔舐著濕潤的鮮紅縫隙,不敢私自解開繫繩,少女只有用櫻唇包住充血的那一點輕輕吮吸。

「唔嗚……」
少女溫柔滑軟的唇舌,和在她喉中粗暴戳刺男根形成鮮明的對比,不論哪一個都讓花久已經熟透的女人身體泛起情慾。

悶哼著打開喉嚨配合奉行不斷的前挺戳刺,花久將自己的腰壓得更低,撫摸著妹妹長髮鼓勵她進一步將舌深入自己體內,上下同時被陽剛粗暴和陰柔輕軟侵入,花久在情潮中難耐的纖指,捉住自己的乳頭揉捏捻動起來。

嗅到姐姐溢散開的情慾氣息,深雪臉紅地卷著小舌更深的刺進她體內,一面用俏鼻頂弄著花久膨大敏感的陰蒂,聽著她情不自禁的低哼,還有隨之扭動的細腰,直到舌尖被抽搐的內壁夾緊,一股甜蜜的汁液衝進她喉間。

感受到胯下的女人因高潮收攏喉嚨夾住自己的陽物,奉行舒爽的嘶嘶抽息,不想將今天第一發浪費在她小嘴裡,男人強忍著拔出膨脹到極點的陽具,赤紅的柱身被唾液沁潤的泛著光澤。

瞄了一眼紅著臉被花久噴了一臉的深雪,奉行輕笑著往後在座敷上落坐,胯下赤紅的槍頭兇器一般豎起,伸手撫摸花久頭頂的黑髮。
「教的不錯,你妹妹口技是漸長了。騎上來,今天就也教教她怎麼伺候男人。」

「大人真是心急,這麼想要享受妹妹的伺候嗎?」
才剛剛從高潮中平撫呼吸,花久太夫情慾蕩漾的小臉嬌媚一笑,撒嬌般的噘起紅唇,略帶女人忌妒的嗓音讓男人心情大好。

「那要看妳怎麼教了。」

「大人真狡猾,這樣叫妾身教也不是,不教也不是嘛。」
雙手輕按男人硬碩的胸肌,花久太夫扭動著屁股爬上奉行結實健壯的男人身體,濕潤的花穴在熱騰騰的兇器上前後磨蹭,回過頭看著一臉緋紅的深雪,她才壓下腰,嘰的一聲將龍首吞吃進窄小肉穴中。

變換著角度沉降著屁股,花久鮮艷的小穴在深雪眼前,貪婪地將兇殘男根緩面地完全吞沒,坐到根部的時,花久還滿足的將陰唇在男人毛髮濃密的下身摩擦旋動了一下。
「啊啊……大人您真的…好雄偉……」

纖腰輕輕向上一拉,讓粗壯的根部脫離肉穴束縛,翻出一截紅潤的嫩肉,按住男人結實的腹肌上下輕輕顛動腰臀,花久吐著小舌嬌喘呻吟。
「呀啊……深雪妳…妳記住……嗯唔………先、先不要全部吃進去……收緊內部……去伺候大人的前端……哈啊……」
賣力的收縮腹部,扭動分跪在男人腰側的雙腿來迴旋轉,磨蹭在體內敏感的粗大,讓她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高聲嬌啼。

被花魁內部如此纏綿的擠壓,奉行也按耐不住地漲紅了眼,抓握住女人白嫩的臀肉,不斷用力挺腰破開仍舊微硬的深處。
花久的呻吟越來越熱,自己也配合著男人韻律降下腰臀,與不斷上頂的勇猛戳刺前後呼應。
「啊…然後…啊…就這樣全部…包、包住………上下…動…節奏要快…啊…哈啊……大人、大人神威……好舒服!這樣、這樣的話……妾身、妾身要噴了!」

已經無暇顧及對妹妹深雪太夫的教學,隨著男人一下下直搗花心的飛速戳刺,花久雪白豐滿的乳球上下躍動,乳尖和下身被陽物撐的凸出的陰蒂上的金鈴雜亂地響成一片,與女人嬌喘輝映的聲音,惹得奉行眼熱地抓住她的雙乳,拚命上頂胯部。
「好淫,你這奶子好淫!」

汗水與烏黑長髮揮散在空中,姐姐花久太夫上仰的俏臉和吐出的一截紅舌,騎在兇殘男人身上飛舞的豔紅身姿,都讓跪坐在一旁的深雪不自覺臉紅心跳,難耐的摩擦著雙腿,腿心又潮又癢。

在花久瀕臨高潮的夾裹吮吸下,男人也不能剋制,尾椎泛起一陣陣酥麻。奉行惡狠狠地握緊手中的雪乳,用力上頂腰肢,在女人潮噴的暖流中滋滋射精。

垮下綿軟汗濕的身子嬌喘,花久和男人毛髮濃密的交接處緩緩溢出一圈白濁,奉行舒暢的吐著熱氣,將手臂墊在腦後,放鬆身體看著太夫嬌軟的撐住身體向後抽身,脫開他垂縮的陽具,失去了止水栓的肉穴,與淫液混合在一起的白濁,就這樣滴落在他身上。

在花久太夫趴伏在他腿邊時,跪坐在一旁的深雪太夫也趕忙過來,兩個女人一起依偎在他的胯下,親暱淫浪地吻吮起他的陽具。
沾染了男女體液發出交歡腥味的垂縮肉莖,兩條香舌在上面纏繞,姊妹兩人一邊用舌尖清潔著他濕濡的身體,一邊在他的身上甜蜜親吻,就著他的精液舌尖廝磨,含著他的陽物難分難解。
從花久太夫俯臥而併攏的大腿,還能看到精液正淋漓地向外淌出,沿著白嫩的大腿,弄汙了身下竹蓆。

雙手放在腦後,他舒服地享受了一陣高潮後的慵懶,奉行一手一個拽住她們的頭髮,將姊妹倆從胯下扯開。

金刀大馬的叉開腿站在席間,俯視著跪坐在他胯下的姐妹花。
花久艷麗的臉上還帶著慾望饜足的紅暈,媚眼如絲,深雪白淨的小臉上沾染著花久和他的體液,怯生生的仰視著他。

一個豔麗無雙,一個清純嬌怯,吉原頂點的兩朵名花都在他的跨下,任他選擇要如何玩弄,讓奉行愉悅兇殘地揚起了嘴角。

男人抬起大腳,踩了一下深雪嬌小可愛的胸乳。
「妳,去給我舔後面。」

聽到命令的瞬間,深雪淺色的瞳孔收縮了一瞬,下意識的瞄了一眼在前方的姐姐。
花久太夫只是微微一笑,甚至有著催促之意,少女只有垂下頭乖順地爬到奉行身後,小手顫抖地掰開男人結實的褐色臀部,忍著淚意探出小舌,屏息探向他長著一圈黑毛的菊輪。

「唔…」
被香軟小舌舔屁股的快感,讓奉行忍不住低哼,想到現在埋首他屁股中,努力伺候的是吉原花街素有才名生性愛潔的深雪太夫,唱著風雅辭句被文人們追捧著千金一吻的小嘴,正細心的給他舔著排泄口,心理上的快感讓他剛剛發洩過的男根又半硬起來。

招搖陽物讓花久太夫垂下長長羽睫,挺直身體捧起自傲的豐盈雙乳,將男根夾在被紅繩給串勒起的誘人軟乳之間,溫柔撫弄的同時,也不忘出小舌,戲弄般舔玩著穿出雪色乳縫的赤紅龍首。

被女人如此善解人意的侍奉,兇殘冷厲如奉行這般的男人也忍不住軟化下來,撫摸著花久太夫的略為汗溼貼在臉上的長髮,替她撥開到耳後,欣賞著艷冠群芳的精緻容顏,醉迷地吸吮著他的陽物的樣子。

紅唇輕含頭部,舌尖來回玩弄,捧著不成比例的豐滿胸乳,磨蹭著他的軀幹,吊掛在豔紅乳尖的鈴鐺清脆搖擺。
不只是前方肉莖,後庭也被舔得濕熱,滑軟的舌尖終於頂開了他夾緊的菊輪向內探去。

如花似玉的花魁姐妹花前後夾擊的夢幻快感,讓男人也忍不住悶哼起來,在深雪太夫軟舌鑽動和花久太夫玉乳夾裹下,奉行的肉棒徹底再度威風凜凜地樹立起來。

一把推開兩個女人,奉行挺著恢復硬碩的兇器耀武揚威,俯視著乖順的跪趴在他面前的姐妹花,男人感到不可思議。
以往他射過之後總要有一陣子才能再戰,即使是花久這種技巧高超的花魁,也不能讓他馬上恢復精力。

大概是兩姐妹一起侍奉的玩法大概太過夢幻了吧,握住自己的陽物上下圈動,奉行得意的想著。
旗本出身的年輕貌美公主們偏偏如此淫蕩溫順,即使在將軍的大奧裡也找不出這樣一對名花,像挑選貨物般審視著趴在他腿邊,長髮委地的嬌美姐妹花。

感受到男人打量的視線,花久大膽地挑起貓眼脈脈回視他,唇邊勾起似笑非笑的誘人弧度。

大手挑起花魁的下巴端詳著,奉行揚眉一笑。
一腳踩在跪趴在一旁的少女雪背上,碾動兩下感受到她的顫抖,男人踢踢她。
「掰開屁股給我看看,上一次給你開苞後面舒不舒服?」

滿意地看到花久的笑意僵在唇邊,奉行漫不經心的掃視到深雪姿態僵硬的緩慢爬起身,背對著男人屈膝跪下。盡可能抬高屁股分開纖細雙腿,掰開白嫩小巧的臀部,露出尚帶紅腫的肛花。
「大人…妾身…妾身還沒……」

「誰讓妳廢話了!」
再一腳踩在單薄臀部碾壓,奉行用腳趾頂住少女被殘酷撕裂,才剛剛癒合起來的後庭,在她壓抑的低泣中頂入進去,拇指在濕熱紅腫的內裡轉動了一圈。

啵的拔出腳趾,看著可憐菊輪張開一個小口慢慢收縮著,奉行滿意的在她屁股上擦了擦腳。
「這不是挺好嘛,沒有再出血了,今天就趁熱打鐵給你溫故知新。」

奉行簡單兩句話,就足夠讓深雪太夫渾身顫抖,即使沒有抱著她,花久太夫也知道這男人對她造成了多大的心靈傷害。

「唉,就算是大人這般的雄偉男人,也一樣是喜新厭舊,嫌妾身年老色衰了。」
要是穿著衣服的話,她肯定會拉起袖子裝模作樣的遮掩一下。
魅惑絕倫地瞟了眼詫異的男人,花久太夫的聲音更來得輕甜誘人。
「就知道大人喜歡妹妹,這幾天妾身已經好好調教了妹妹幾招,以便好好伺候大人,就讓妾身替生澀的她準備一下。」

游女的世界非常嚴苛,不管何等的女人都必須面臨年老色衰失去寵愛的考驗,這時候自己培育起來的後繼之秀,是否能抓住男人的心,也是花魁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奉行沉默的俯視著花久太夫嬌媚甜蜜的笑容,室內充滿著令人牙酸的靜默,男人才終於微笑點頭。
「去吧。」

「謝大人賞賜。」
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花久嫵媚地將鬢髮撥到耳後,伸手從席側的妝匣內取出一盒助興的膏藥,準備給深雪擦在臀後。

「慢著。」
男人陰冷的聲音讓花久的姿態一僵,馬上就恢復柔軟,一邊靠向奉行的大腿一邊旋開藥盒。
「大人有何吩咐?」

男人冷哼一聲,一腳踢翻精美的蒔繪妝匣,裡面的胭脂水粉四散出來,濃郁的女人香味瞬間覆蓋了交歡的腥黏氣味。
掃視了一圈地上翻開的大小盒子,確定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他的東西,多疑的男人這才垂下眼角,撿起其中一個江戶細工拼就牡丹花紋的胭脂盒,奉行頂開蓋子把玩著。
「這顏色不錯,來,大人我給你們上個胭脂。」

見到男人興趣轉移,暫時解脫的少女急忙起身和姐姐跪坐在一起。

奉行托起兩人的臉仔細審視,花久有著艷麗精緻的五官,點墨一般漆黑的瞳孔和她如瀑黑髮交相輝映,豐滿的嘴唇最是令人心動想要一親芳澤。
奉行挽出一點胭脂擦在她的唇上,真硃色的胭脂馬上點亮了她雪白的容顏,使得她明艷不可方物。

被花久晶瑩的雙眸盈盈注視著,奉行陰冷的心也禁不住軟化了一瞬,拇指摩擦著她的紅唇,低下頭覆上去,吮吸著她的紅唇,男人給了她一個罕見的堪稱溫柔的吻。

睜眼看到美艷的花魁,順從溫馴地閉上雙眸任他親吻,奉行把玩了一下她的長髮,才把視線轉向翕動著羽睫的深雪。

不同於姐姐牛乳般雪白的肌膚,深雪太夫的膚色更加剔透,白到透亮的臉頰,青色的血管都能隱約浮現在頸部,髮色和下身絨毛的顏色都一樣偏淺,眼瞳也是溫柔的榛色,小巧白淨的胸脯上櫻粉色的乳頭翹起,人如其名冰肌雪膚,整個身體剔透細膩。

這樣的女人不要說是吉原,就連在旗本深閨中都不見得養得出一個,純淨透明惹人愛憐的嬌貴公主,然而這種潔淨的色澤卻讓奉行看著礙眼。

挖出一點胭脂,奉行捏住少女的乳尖塗抹起來,分別把兩邊擦成鮮艷的紅,男人滿意地欣賞少女新雪般的肌膚上裝飾著凋零殘梅。

「趴下掰開屁股。」
男人兇狠叱喝讓深雪一僵,以為已經過去的風暴,其實還在自己的頭上盤旋不去。

不能露出半點不情願的表情,深雪只有隱忍淚水輕咬著唇,順從地轉過身,以正座姿勢抬高腰部,纖白小手掰開自己的臀部,將羞人的菊蕾大大地展現在男人眼前。

對準少女掰開的臀瓣旋動手指,奉行將指上殘留的朱紅胭脂擦塗了一圈,深雪紅腫的菊輪,彷彿一朵紅艷艷的肛花盛開雪白的臀縫間。

花久湊過去吻去少女因羞恥而泌出的淚珠,想要將她抱在懷中,卻被男人一把扯過去。
不敢掙扎的深雪,被奉行一手一邊地抓住幾乎可以捏碎的腳踝,高舉到她肩頭,示意花久太夫抓緊,如此一來,正面面對著他的少女胸乳小穴和菊穴就,就這樣一覽無遺的展露在他面前。

滿意的欣賞深雪白淨肢體上,被他塗抹出來的三朵紅花一齊綻放,奉行心情大好的撿起先才花久奉上的膏藥,挖出一大塊擼動到硬得發疼的紫紅陽具上。
「這顏色很美,以後你就這樣打扮好再來侍寢。」

話音未落,膨脹的男根就頂住少女的菊穴用力推擠進去,在疼痛中深雪忍不住僵起起脊背,發出一聲長長的哀吟。
雖然有膏藥潤滑,剛剛癒合了一半的紅腫後穴,還是再次被狠狠撕裂。

男人毫不留情的長驅直入,巨大男根毫無憐憫地完全沒入,伸手掐住少女艷紅的乳尖,啪啪撞擊起她的臀瓣。垮下身子跌回花久的胸乳間,少女握緊雙手擱在胸乳上方,咬牙忍受著後庭傳來的陣陣麻痛。

抱住少女雙腿,花久太夫不斷親吻她滲著冷汗的額頭,肌肉緊繃的少女,乳頭在男人粗暴的掐擰中翹起來,屁股中一跳一跳的脹痛,在男根粗壯稜角的刮擦下漸漸被麻癢壓倒。

隨著男人的欺凌,深雪的視線也漸漸模糊起來,渾身都泛起熱意,吐出清淺潮熱的吐息。
她模糊的意識地想到,為了讓她好受點,姐姐給她準備的藥膏裡似乎摻著讓女人發情的春藥。
身心都被朦朧熱意籠罩,少女不自覺漾起笑容,模糊著視線尋找著花久的紅唇,很快被柔軟的唇舌蓋住,她安心地敞開身體,迎接身上男人粗暴的撻伐。

男人彷彿沒有勁頭的頂撞中,少女的粉嫩小穴沾滿了晶瑩的露珠,正渴欲地迅速張縮。胸口擦著胭脂的乳頭翹起,伴著衝擊搖晃,星眸朦朧地注視著花久,小嘴裡的呻吟一聲比一聲響亮。

面對表情兇狠緊咬牙關衝撞著深雪的男人,連見慣男人醜態的花久都感到一絲不可思議。
這男人享受男女性愛,卻對這樣一位,在他身下動情呻吟的可愛少女,毫無半點憐惜之情地凌虐玩弄,教人完全摸不清他真正想法。

男人無視少女不住磨蹭著他結實腹肌的濕淋淋期望疼愛的飢渴花穴,在腫脹的肛花不斷攪弄,在一陣陣濕熱擠壓中悶哼著抵住她的臀瓣,一把抓過花久太夫的下頜覆上她的紅唇,唇舌相交汲取對方的氣息,下身顫動地用力射入少女的肛道深處。

喘著氣拔出肉刃,奉行癱坐在榻上,縮軟的肉棒上絲絲縷縷的紅色,不知是他擦在少女肛花上的胭脂,還是再次撕裂她後庭沾染的血跡。

深雪的後庭被抽出的肉刃帶出一小圈紅嫩的肉,已經擦滿整個後臀的胭脂與漸漸流溢出來的精液混成一灘。然而她還喘息著微笑,彷彿沉浸在無邊的快樂中感受不到一絲痛苦。

「呵,這小婊子品出滋味了。」
深雪蕩漾於快感中的銷魂模樣讓奉行大樂,叉開腿靠坐下來等著花久來清理。

放下意識不清的妹妹在她額上吻了一下,花久太夫噘起紅唇,誘人的扭腰爬去。
「大人真偏心,光讓妹妹那麼快活,也稍微疼愛一下妾身嘛。」
伏在男人結實腿間,替他清理下身的污跡,紅唇圈住肉刃來回擼動,唇上胭脂很快又沾染上柱身。

奉行合上眼享受著女人愛嬌的抱怨,與奮力在他身下圈動的小嘴,不出意外的很快再次振奮勃起。
「既然太夫這麼說,就讓妳比妹妹更加快活幾倍吧!」
將嬌美女體反推過去,花久太夫的長髮從座敷上散下。

「大人說好要賜給妾身的,不能反悔喔。」

壓開女人雪白大腿,男人一舉刺入女人成熟飢渴的身體,鎖捆在陰蒂上的鈴鐺拍打著肉莖,享受媚肉一層層包裹吸吮的快意。
「哈哈哈,就怕妳受不住。」

「妾身能得到大人的憐愛,高興都來不及了呢。」
與嬌媚話語一起,更加挾緊地誘他入深處的身體,讓奉行腰內一酸,更用力朝內穿入。

「哈,妳這女人!」
抓握住她被紅繩捆住乳首的躍動雙乳,男人紅著眼用力掠奪著身下淫浪放蕩的女人。

當深雪終於從燃燒神志的情慾中冷卻下來時,發現自己的手臂被捆在身後,熟睡的男人睡臥在她身側。
與嚴肅剛毅的奉行形象不同,他貪婪地叼住躺在另一邊的花久的胸乳,口水溢上了她的胸口的同時,粗糙的手指還也插在深雪緊實的少女秘處。

多疑的奉行連吉原的弱女子都要防範,不將她們捆上是不會安心睡去。

暗黃的行燈照著床褥上的三人,只有中間的凶獸呼呼大睡,姐妹倆都因手臂的捆綁而氣血不暢的僵硬著。

盯著姐姐胸口男人,即使在睡夢中也陰鬱的側臉,深雪突然雙目漲紅,湊近男人血管搏動的頸側張開口。

片刻後,她憤恨地收起牙齒,愣愣的滑下兩行清淚。

淚水被帶著香氣的柔軟唇舌舔掉,花久和深雪倆姊妹被男人健壯的身體隔開,只能頭顱靠在一起地,在吉原的永夜中,靜靜等待著不知何時才能到來的熹微。

fin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