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永夜譚 番外3 悲しみの先 R18

吉原永夜譚 番外3 悲しみの先 R18

有殘虐情節 SM描寫 R18

作者 剁掉一隻還留一手

 

 

 

將酒液倒進花久太夫纖手托起的豐盈乳間,乳白甜酒盈盈承放在弧線誘人的乳縫中,與女人雪嫩肌膚融為一體,簡直比最細膩的瓷器酒具還要引人入勝。

奉行埋首在香軟乳間一口吸淨酒液,扳過花久的眼眉帶笑的俏臉,覆上她擦著真硃色胭脂的紅潤嘴唇,香舌溫存伸出和男人的大舌糾纏舔舐。
酒液在兩人口中遞送,溢出花久的唇角,順著下頜脖頸劃下一道晶瑩的液體。

大手撥弄著乳尖上沾染的那滴乳白酒液,奉行漫不經心的將花久赤裸柔軟的嬌軀摟進自己懷裡。

今天是菖蒲節,妻妾們必定已經掛好了鯉魚旗等待他回去與嫡子共度,對武家來說這麼重要的節日,然而他卻鬼使神差的,不知不覺又踏入了吉原。

最近來的是不是太頻繁了點?數著自己與姊妹花見面的時間,男人不禁皺眉。
從過去的一月一次,到一旬一次,現在六七天都忍不了。

但只一想到下職後,回家面對著妻妾那僵硬敷衍的侍奉,他就一陣陣厭煩,還是在花久太夫這裡他更自在。
想到太夫體貼的為他備下應節的甜酒,奉行滿意的撫摸著女人赤裸的脊背,大手一路摸向她的豐滿的臀瓣,長指探入縫隙抽插起來。

「呀啊……大人您……酒才喝了一盞呢……」
懷中的女人輕嗔一聲,嬌喘著偎入他衣襟敞開的胸膛上,伸出舌尖舔舐著男人硬挺的褐色乳尖。

這才是男人該享受的生活,奉行得意地舒展身體,瞄了一眼跪在座敷下面,背對著他掰開白嫩臀部,長髮委地不住顫抖的纖細少女。
現在他的興趣,完全放在了如何把這對姐妹花調教更加美好。

深雪跪趴在粗硬的茵蓆上,耳邊滿是姐姐起伏的誘人嬌喘,留著她一個人冒著冷汗,含淚咬牙地用纖手掰開臀部,壓縮腹部向外使力,不管是姿勢還是行為,難言的羞恥讓她渾身都顫抖起來。
擦著朱紅胭脂的肛花蠕動著緩緩張開,又白又圓的東西漸漸露出一個頭部。

眼見剛剛塞進去的煮雞蛋,好不容易終於是被少女擠出一個尖,奉行興奮的睜大眼。
「用點力啊!偷懶可是要挨打的!」

抿緊唇瓣到發白,少女憋紅了臉,用盡全身的力氣努力要張開菊庭,向外推擠著撐開著肛道中的異物,頻繁被撕裂的後庭又顫顫巍巍的裂開,終於,撲通一聲推出了沾染著血絲的白雞蛋。

「哈哈哈哈,好,大有進益啊你,快把剩下的蛋也下出來。」
眼前的淫樂奉行大悅,拍打懷中花久的臀部,奉行催促著深雪繼續努力。

能把煮雞蛋這麼昂貴的食物,作為玩弄花魁太夫的材料,也只有奉行這個階級的男人才做得到了。

然而第二枚雞蛋被塞入的太深,任少女如何拚命推擠臀部沒有半點反應,汗水淋漓的跪趴在地板上,深雪額髮粘在臉頰上,眼中滿是淚水,過度用力的纖細手指,深深陷入自己的臀肉中。

看著妹妹腳尖蹬著地板掙扎般劃動,花久強忍下眼中的熱意。
「大人,這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弄完呢。妾身姐妹還想儘快伺候大人,就不然就讓我去幫幫妹妹吧。」
撒嬌地隔著男人衣服,纖指撥弄著他已經半硬的肉刃,女人舔著自己豐唇的風騷模樣,讓奉行也心癢難耐了起來。

感受到胯下半硬的肉刃更加翹起,奉行也差不多捉弄夠了深雪,就點點頭示意花久過去。

扭擺著圓潤俏臀往正座顫抖的深雪爬去,兩個女人雪白柔軟身體嬉戲在一起的模樣,實在是百看不膩。

拚命用力反而緊縮的臀間,突然被柔軟的舌抵住的剎那,深雪顫抖著一下更加收緊菊肛,意識到那個柔軟是姐姐的的唇舌,少女羞澀的渾身發燙。

拔出被嫩肛夾住的舌尖,花久輕柔的撫摸妹妹的臀部,一手摩挲著她的小腹用力。
「放鬆,姐姐幫你弄出來。」

舔舐著妹妹滲著血絲的屁股,花久痛惜著將軟舌探入,一邊吮吸一邊感受少女努力張開菊門向外使力的痛苦。

儘管每次來侍寢之前都要清潔自己,有著嚴重潔癖的深雪還是羞恥的將頭顱埋進臂膀間,拚命向外擠壓的感覺簡直像是衝著姐姐濕暖的口中排泄一樣!
汗水和淚水沾濕了她的臉頰,少女咬緊了唇無聲地啜泣。

正專心擠壓妹妹腹部,細心撥弄陰蒂幫她放鬆的花久,突然有堅熱物體頂上了她的臀後。
她很清楚那是什麼,男人所看不到的美麗眼眸透出冰冷,身體卻是完全相反地,馬上塌軟下腰更高地翹起臀部,擺出迎接男人的體式。

擺弄著硬碩的肉莖,在她濕潤豔紅的縫隙摩擦了一下,已經準備好的小穴,輕易地將急躁的男人給吞了下去。

被姐妹花口臀相接的淫態激發,就算不用女人侍奉也完全勃起的男人,一點都沒打算忍耐自己的慾望,反而饒富趣味地將肉刃插進花久豐腴的臀間,不慌不忙的擺動結實的腰臀抽送享受起來。

在極近距離欣賞姊妹媚態,看姊妹倆誰先到達高潮,這也是他的餘興節目之一。

忍受著身後男人難得慢性子的磨動,壓抑著上揚的熾熱情潮,花久的舌尖好不容易,終於觸到了妹妹濕熱肛道中雞蛋的尖端。

深雪的痛苦喘息,與男人斯條慢理的抽送,花久忍耐著前後不同的熱意,必須要用身體侍奉他的同時,也想要趕快將深雪體內的痛苦根源取出。

就在她下身淫糜水聲逐漸響亮起來時,深雪終於併出眼淚地低喊著,蠕動內部將雞蛋推進姐姐的口中。

見著深雪無力地栽躺下去,被胭脂和唾液弄花的菊門張開顫抖著,奉行興味盎然地,拔出被花久內部緊密纏繞的陽具,一把扯住花久的長髮,強迫她轉過臉來。
「生出來了嗎?」

花久微笑著點點頭,乖順張開嘴,將從妹妹屁股裡吸出的煮雞蛋吐在手中,捧給男人欣賞。

奉行滿意的摸摸她的髮頂。
「賞妳,去和妳妹妹分吃了吧。」

「謝大人賞賜。」
紅唇綻開微笑,花久伏身拜謝。

含住煮蛋,她扭動腰肢扶起爬倒在地上喘息的深雪,捧起她的臉貼上嘴唇,一起啣著由奉行所賞賜的雞蛋。

熟悉的姊姊的香氣,讓深雪睜開眼睛,張大小嘴咬碎被推入自己口中的雞蛋,即使那沾染了令人羞恥的味道。

兩具赤裸白皙,散著情慾緋紅的女體面對面跪坐著,十指相扣相互舔舐搶食著那顆從深雪體內排出的雞蛋,大小不同的胸乳推擠磨蹭著,一下子讓奉行聯想起她們搶食自己精液的淫態。

沾滿花久下體蜜液的男根硬得發疼,儘管想馬上推倒她繼續,奉行還是沒忘記今天的目的,決定按捺住慾望,先享受一下調教姐妹倆的好戲。

將兩纏綿擁吻的姐妹花一把推倒在地,奉行用大腳踢開她們的腿。
「腿岔開,掰開給我看。」

花久和深雪雙雙柔順躺倒,兩對白嫩的長腿面對他分開,纖指撥開濕潤的蜜穴時,相對於花久太夫自信豔麗的模樣,深雪太夫生怯畏縮,顫抖著手指打開自己的私密。

奉行大剌剌的敞開胯坐下,膝蓋支著手肘欣賞在他面前並蒂開放的姐妹花。

花久陰部是熟透的艷紅,剛剛被他的陽物開拓過,此時像一張可愛的小嘴,渴欲著流出饞涎。深雪的秘花至今沒被他給臨幸過,維持著薄透的粉嫩姿態,彰顯她男性經驗不豐的事實。
然而塗著艷紅胭脂的肛花被殘忍的塞入異物,被姊姊給吸出時觸動了她的情慾,此時小穴上也顫抖著吐著閃亮露珠,顫抖張合地誘惑著男人。

姐妹倆的身形都是吉原游女中少見的勻稱,四條雪白修長的腿微曲張開,從豐滿的大腿到纖細的腳踝,連精巧的腳趾都透著紅暈,若非深閨嬌養的公主出身,勢必不能養出如此精美的女人。

花久的大腿豐腴富有彈性,掐握上去凝脂般的肌膚就會溢出指間。雪繪因為身形更加高挑纖細,腿部也因規律的練舞更為細長結實,在奉行眼裡這可比她單薄的少女胸乳更有吸引力。

握住少女的小腳,奉行將她的纖足扯到自己胯下。
「用腳心伺候我,你姐姐應該教過你吧。」

沒想到一直威風凜凜不容冒犯的奉行大人,居然會喜歡這種花樣,教深雪窘紅著小臉點點頭,被捉住的纖足緊張顫抖。

深雪併攏長腿,圓潤腳指輕顫,沒走過多少路的嬌嫩足底,貼上熱燙硬碩的陽物,那上面還沾染著花久的愛液,即使已經堅挺無比,仍舊滑溜溜地難以夾住。
努力綳起足弓合攏小腳,深雪用腳心夾住熱燙的陽物上下擼動,又不敢太過用力的她,足趾時不時擺弄著男人敏感先端。

「唔,不錯,太夫你這些天確實交給她不少。」
奉行滿意低喘,毫不吝嗇給予臉頰泛起情慾潮紅的太夫一聲讚美。

得到讚美的女人意外的沒有滿意回應,反而是噘起紅唇,大膽地伸出纖足,腳趾揉弄著男人豎立起的陽物下懸垂的赤黑囊袋。
「唉,大人您這樣,讓妾身後悔把妹妹教的那麼好,大人現在都不來疼愛妾身了……妾身好寂寞呢。」
在晃動腿間若隱若現的鮮嫩花穴,女人掰著自己的手揉起了自己敏感,大膽誘人的行為,讓男人忍不住喉頭滾動。

奉行伸出被粗黑毛髮給覆蓋的結實長腿,將大腳蓋住花久腿間紅嫩的秘穴揉動起來,腳心馬上被粘膩的蜜汁粘滿,柔媚的女人在他足下發出勾人的綿長呻吟。

不光顧著花久太夫,一旁忙著伺候他的深雪太夫,奉行自然也沒有冷落,伸出另外一隻腳踢住她單薄的屁股,拇指擠入先才她已經被充分擴張的菊穴之中。

「嗚唔……」
雙腳抬起伺候奉行的深雪,男人穿入菊穴,在其中轉動的足趾,必須要用全身的力氣,才能忍住想要放下雙腿的衝動,忍耐的喘息從發白的粉唇溢出。

享受著深雪太夫不知是哀鳴還是淫啼的聲音,奉行玩弄著花久艷熟的陰戶,拇指剝弄著女人翹起的陰蒂,時不時將幾根腳趾擠進她的淫水橫流的縫隙戳刺。

姐妹花則一個並緊長腿,細嫩腳心上下擼動撫慰他的柱身,另一個輕踩陰囊來回碾動,奮力地伺候著他。

室內三個男女岔開腿相互淫戲,呻吟浪叫與淫糜水聲響成一片,隔著一扇薄薄紙門,身負守衛之責的長谷部,面無表情地挺拔正坐,視線不離眼前不出鞘的打刀。

不知過了多久,深雪強忍著後庭被粗糙大腳脹痛的蹂躪,挪動已經麻木的小腳,努力擼動青筋跳動鼓脹到極點的肉棒,感受到男人噴薄噴薄欲出的慾望。少女雙腳合攏包住頭部,打著圈用腳心揉動了兩下,伴隨著男人悶哼,深雪感到腳心被噗噗射出的黏稠精液打濕。

奔向高潮的男人,更加用力將腳尖塞進捧著自己胸乳不住嬌啼的花魁腿心,花久被這略帶疼痛的粗魯玩弄激得雙眸朦朧,胯下噴出透明的水液,淅淅瀝瀝打濕了男人的大腳。

啵的拔出塞在深雪屁股裡的腳趾,奉行站起身擼動白濁垂滴的肉棒,一個用力將殘餘的精力,噴射在兩姐妹汗濕潮紅的嬌顏上。

高潮後渾身酥軟的花久太夫,顫顫巍巍的揚起臉接受男人精液的洗禮,羽睫被糊上一層腥臭的白液,粉唇微張的豔麗容顏,更多了份勾人淫糜。
星眸半閉的花久,很快就被一雙小手給捧起臉,香軟的舌頭開始細心的舔著她的眼睛,搧動終於能張開的眼睫,看到同樣一臉污濁的妹妹小心翼翼的為她清理著,花久彎起柔美微笑,也同樣捧住深雪的臉,伸出小舌舔舐起妹妹的鼻尖。

喘著氣欣賞著兩姐妹舔舐對方面容,爭食他精液的美態,奉行的心臟鼓動著膨脹起來。
很快地將對方臉上給打理乾淨,兩個女人的目標轉移,那兩根銷魂的軟舌一起纏上他的陽物,姐妹花推擠爭搶著他縮垂的陰莖,唇舌上上下下將他下面舔的閃閃發亮。

花久捏住妹妹的下頜蓋住她的櫻唇,挑動舌頭將深雪口中的殘留精液勾出,兩人唇舌廝磨甜美誘人的一幕,花久卻不是閉眼享受,而是挑動貓眼軟綿綿的注視著奉行。
被妖媚的女人如此注視,奉行感到心跳得更強了。

摟抱住被吻的綿軟無力的深雪,花久舔了下自己被吻著豐潤的唇。
「大人真偏心,賜給妹妹的比較多。」

明明就是射給花久的比較多,只是因為深雪的清理,才大部份都給她吃了去,沒想到這樣也會讓傲豔的花久太夫吃起醋來,讓奉行大人更是心情大樂。

按住兩人的髮頂,男人志得意滿的大笑。
「放心,今天讓妳們都吃個夠。」

被姐妹倆在胯下這麼一通銷魂的亂鬧,男人不出意外的發現自己又半硬起來。

「看在花久太夫的份上,今天就讓妳快活些。」
男人拍拍深雪的臉頰,少女垂下眼簾,知道每次侍寢最痛苦難過的時刻又要到來。

「謝大人寵愛。」
深雪乖巧地爬伏下身,背對男人掰開屁股,即使已經有了覺悟,小手還是忍不住瑟瑟發抖。

花久將準備在一邊的藥膏打開奉給男人,奉行摳了一坨隨意擼到才半硬的槍刃上,即使如此對纖細的少女菊蕾來說,也已經是充分讓她痛苦的巨大了。

看著男人朝著深雪走去的巨大身軀,花久咬住下唇。
她用盡了各種辦法,也沒法勾起奉行對深雪的一絲憐惜。
這個男人似乎對可愛的少女毫無憐憫,對她的細緻肌膚與與嬌嫩花穴毫無興趣,只是惡意的迷戀般的折騰她的屁股,彷彿吉原聞名的這位才女,在他眼中只是承托那個孔洞的容器。

然而自己在他手裡又好到哪裡去呢……
咬住一縷髮絲,花久定定的看著男人沉下健壯的身軀,徹底覆蓋住纖細的女體。

這男人對深雪唯一的憐惜,恐怕就是今天用半硬的肉莖來折磨她吧。
只是,這根本也不算半點溫情,因為這只會讓深雪體會到更大的痛苦。

嘰的一聲,深雪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雙腿顫動著支撐自己,咬住手背上的皮膚,忍受著臀部已成習慣的撕裂鈍痛。

背後的凶獸壓在她身上晃動撞擊,深雪像是被猛獸利爪擒住的小動物,儘量的蜷縮起身體,高高挺起屁股迎接背後劈劈啪啪的拍打侵入。

侵入菊蕾的兇獸,在腸道的銜緊下,越發地脹大起來,從內部膨脹撐起的疼動,更讓深雪的額頭滑下了細細冷汗。

他就不想讓我癒合,汗濕鬢髮的少女隱約明白了這個道理。
侍寢的次日她往往疼的無法坐下,之後幾日屁股都火辣辣的突突跳動著疼痛,不管姐姐找來多麼好的傷藥,都經不住男人刻意的折騰。

撕裂,紅腫,癒合,再次撕裂,周而複始的折磨,排泄和清洗都伴著血絲。

臀部麻痛的地方感受到溫軟的舌撫慰,體會到心愛姐姐的陪伴,深雪的靈魂抽離了身體,安詳的飄飛在空中。

視野下是金碧輝煌的華麗宴會間,交疊的三人肉體蠕動著,花久急切的舔舐卷弄男人和妹妹交接的地方,凶暴的男人身下,少女開始蠕動呻吟,淋漓的晶瑩液體垂下秘穴縫隙。

姐姐真好,她給的藥膏好舒服啊…
少女脫離身體的神魂浮在空中抱緊了自己,陷入安詳的睡眠。

氣喘吁吁的拔出射盡最後一縷精液的陽具,奉行滿意的撥弄著被他帶出一圈的肉花。
手指伸進去轉動了一圈,感受著那裡明顯增厚的質感,用不了多久吧,在弄幾次她的屁股就會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深雪依然伏在那裡嬌喘著,紅彤彤的雪臀一動不動的維持高舉,彷彿在極樂中失去了一切意識。

啵的拔出手指,白濁摻雜著血絲從指尖滴落,被花久的小手捧住,張開紅唇含住,女人深深的注視著他,奉行這才想到今天還沒好好撫慰她的蜜壺,輕笑一聲摸摸花久的俏臉。
「答應的一定給妳,把它弄起來吧。」

最後一輪交歡彷彿帶著虛幻的溫情,頻繁的噴發,又在深雪身上發洩了所有暴虐,即使是強悍如奉行這般的男子,也能感受到身體的虛軟。

此刻他溫柔的摟抱著花久太夫,在她身上緩慢的起伏著,享受太夫摟著他脖頸,用豐乳摩擦他胸部的溫存。

長腿夾緊身上男子的腰肢,花久款款擺動著臀部,蜜穴輕柔的包裹吞沒著男人,奉行在她豐盈的體香中感到安心的微醺,捧住花久的小臉嘖嘖親吻,兩人首次情侶般交頸擁吻。

這大概是我最寵愛的一個女人吧,噴發在花久體內時,奉行突然閃過這個念頭。然而並沒有不悅或彆扭,只是疲憊的壓在太夫柔軟女體上,昏沉沉的睡去。

等到身上汗淋淋的男人鼾聲漸響,花久嫵媚的眼神瞬間陰冷,拼盡全力推開壓在身上的沉重男體。

連看都不看一眼,今晚跟她溫存了半天的男人,花久拖著溢出精液的腿,走向依然沉浸在春藥營造出夢幻中的妹妹身邊。
匍匐在地上的深雪眼神迷幻,長時間維持著一個姿勢的身體已經略為僵硬,臀部糊成一片的精液愛液與血污已經都乾了不少。

拾起自己的衣服裹起妹妹抱進懷裡拍撫,花久輕哼著兒時的歌曲。

已經開始了,今夜他沒力氣捆起她們,以後會越來越好,注視著睡的一臉滿足的男人,花久綻開無比美艷笑容。

 

 

 

吉原paro女主角們

 

南町奉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