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花宴 3 一期一振 R18

花宴 3

一期一振篇   R18

 

「一期……」
彷彿要滴出蜜的眼眸,讓人心顫。

「只要還沒開始,一切都來得及。」
一期一振溫醇的嗓音,像是在哄可愛弟弟一樣,從他的聲音中聽不出半點屬於男人的欲望與獨占,會讓人輕易地耽溺在他的言語中。

一期一振非常慶幸他是第一。
這樣的話,就有機會可說服主人,不讓任何人一起分享甜美誘人的她。

雖然他一點都不介意讓人欣賞,主人在他懷抱中的淫糜可人的模樣,但如果代價是要將懷抱中的主人給讓出去,那可就一點都不有趣了。

臉頰回蹭著一期一振秀氣但不失男人骨感的大手,審神者幽幽地嘆了口氣。
「一期………」

「嗯?」

「那是,不行的呢。」
雙手捧握住一期一振的手,審神者輕輕搖頭。
「已經說出口的,就必須要遵守。」

就算是敬陪末座的付喪神,神明終究是神明,一旦說出口的約定,不管是什麼樣的內容都必須履行。
言語即為誓約,縱使後悔也只能咬牙完成。

知道說什麼都無法讓主人打消這個瘋狂行為,一期一振輕嘆口氣,雙手捧住審神者的臉。
「我明白了,我會盡量不增加妳的負擔。」

溫柔的吻落在審神者的臉上,一期一振的唇並不冷,但落在她體溫稍高的臉上卻涼涼的,感覺十分舒服。
薄唇落在額上、眼瞼、臉頰,而被申令為禁區的粉唇,一期一振輕輕拂過,感覺得到一旁傳來不以為然的視線。

刀劍男士的視線,只讓一期一振輕揚嘴角,一點都沒有理會他們的不滿的意思。

在公平平等的規則下,他獲得了勝利,其他人就只有咬牙切齒欣賞的份,只是先後順序的問題罷了。

手指梳著她的長髮,隨著髮流下來輕撫她的身體,敏感地輕吐一口氣的女人,是她的身體還耽溺在情慾的證明。

先才被其他刀劍男士給包圍,她的身體已經被充分愛撫,做好迎接男人的準備,散發出甜美誘人的女人氣味,勾引著男人蠢蠢欲動的欲望。

雙手捧起綿軟豐乳,指尖摩擦著她早已硬挺起來的先端,只是這麼簡單的動作就讓她肩膀顫抖,跪坐的雙腿夾緊摩擦,瞇起了被情慾的溼濡的眼眸,享受男人大手給予的溫度。

酥軟的腰撐不住自己,一期一振趕忙摟住她,順著女人的體重一起倒躺在床上。

這樣的體式更能與她肌膚相貼,鼻端是她的馨香,環上他的肩膀的纖手,女人柔軟嬌軀的磨蹭,只讓一期一振覺得下半身更緊繃難受了。
「一期…別玩弄我了……」
膝蓋難受的摩擦,審神者嬌嗔埋怨著。

這個屬於十名刀劍男士的特殊享受,並沒有限制每個人可以使用的時間。
盡可能延長與主人相處的時光,是每位刀劍男士心照不宣的行為,即使這樣的小動作會影響主人的休息時間,也還是無法停止這小小的自私。

甚至希望主人感到疲倦,把所有人都趕走就好了。

只可惜,這似乎無法輕易如願。

人類身體比刀劍的付喪神所知道的,更難忍受本能欲望,特別是已經體會過情慾美好的他們。
膨脹難耐的下半身,簡直跟酷刑一樣折磨著理智,就算是一期一振這般理智的刀劍男士,也很難抵抗焦躁著全身的滾燙。

親吻著胸口柔軟肌膚,一期一振的大手沿著大腿而上,潛入審神者先才被他們給伺候了一番,早就溼熱誘人的花瓣間,覆蓋的薄薄絨毛也都沾染了露珠,手指摩擦著瞬間感覺的到她的顫動,豔紅的小臉轉了過來,躲避著在那邊正座排隊男人們的視線。

嘴上說著願意,女人的身體還是誠實的多,對接下來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還是充滿了恐懼,想要躲避來自觀眾的炙熱視線。

雖然在場的人全部都跟審神者有過肌膚之親,偶爾也會兩三人一起享受情樂,可是這麼多人排隊等候還是第一次,盯著她的各種反應的炙熱視線,實在是無法讓人不在意。

小小的反應當然躲不過一期一振的視線,男人輕揚嘴角,撫摸著嬌嫩花瓣的手指也執拗地刺激著她的敏感。

先才已經被小狐丸給舔開的嬌嫩,指尖所及的濕暖,進入的手指被迅速纏上,能夠忍耐差一點脫口而出的嬌喘,卻無法制止本能地追求快感而扭腰顫動的身體。

「唔嗯……」
害羞而不敢張開的腿,窄小的腿間挾緊著男人大手,濕黏水聲遠比她壓低的嬌喘還要刺耳,觸碰不到的深處的麻癢,使她忍不住握上了一期一振肆虐著她的指尖。

知道她渴望什麼,一期一振卻不給予她真正的滿足,指尖挑弄著深處敏感,忍耐著折磨自己的疼痛欲望,一期一振的忍耐,都是為了那個瞬間。

「一期……」
染上情慾色澤的小臉,濕濡閃亮的黑玉大眼,被溼熱聲音給呼喚著名字,就算是一期一振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主人…」

「別欺負我了……我想要……一期……」
審神者伸出手,抱上了一期一振纖細但結實的肩膀,終於是讓男人緊繃的臉色緩和了下來。

一期一振想要的,並不只是身體上的滿足而已,主人呼喚著他的名字,擁抱著他的溫度,才是他真正渴望,卻又無法讓她永遠屬於自己。

人類的身軀,只是讓刀劍的附喪神更加的貪婪罷了。

扯下單衣的腰帶,一期一振早的肉刃早已勃發,半透明的黏液滴落在審神者平坦的小腹上,在粉色肌膚上更顯淫猥。

扣住審神者的膝蓋,酥軟無力的女人沒有半點抵抗,濕軟張合的入口飢渴難耐,一期一振觸碰上的瞬間,與其說是收刀入鞘,不如說是被吞咬下去更來的正確。

女人又熱又暖,迅速熱情地纏緊上他的肉鞘,讓一期一振悶哼一聲,挺動腰部繼續往她的深處前進。

「啊…唔……」
空虛被填滿的充實,讓審神者半瞇上恍惚大眼,吐著滿足的熱氣迎接著不斷往內進入的滾燙質量。
連背脊都忍不住顫抖的快意,從髮梢到指尖都令人蕩漾,一期一振的律動讓她忍不住揚起滿足的嬌啼。

摟在他的肩膀上,不自覺使起了力氣的指甲,令人微痛卻憐愛的感覺,平常總是喜歡讓她摟抱的一期一振,今天一反常態地握住了她的手,將她釘縫在臉邊。

「啊……一期…嗯…?」
來自下半身令人哆嗦的酥麻,讓審神者的聲音更來得甜膩。

「我想看著妳…現在是什麼表情在享受著我的侍奉……」
低啞性感的男人聲線,教審神者忍不住紅了臉的同時,也意識到了周圍的刀劍男士所投來的視線。

她耽溺於情慾的樣子,被男人們收入眼中,還保持著理智的女人瞬間連耳朵都熱了起來,掙扎地想要遮住臉,卻無奈著雙手被一期一振給制服著,只能維持著被大剌剌欣賞的體式。

「不要…不要看……」

「我想看呢…主人妳現在的樣子非常美……」
與充滿了佔有意思的語氣不同,一期一振落在她額上的吻非常溫柔,霸道的腰部律動卻半點不變,甚至有越來越快的趨勢。

高傲的一期一振並不介意,甚至更希望所有人都好好欣賞,在他懷中的審神者是多麼的誘人迷醉,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所給予的悅樂。

「啊、呀啊…一、一期……不行……」
細汗浮上小臉,雙手被壓住,身體也在一期一振的掌控下,她只能無助地搖頭嬌喘,漂浮在不斷膨脹起來的官能快感中。

「主人…我們一起……」
審神者可憐淫啼的模樣,只會讓一期一振的失控,在主人身上尋求著快感。

與審神者響起的滿足嬌喘一起,一期一振也在她的最深處,釋放了自己的欲望。

用手肘撐著自己,一期一振伏在審神者身上低喘著,很高興自己是今天的第一個。
不管接下來的是誰,今天所有的刀劍男士會灌滿她小小的子宮,他都會是位於最深處的那個。

親吻著審神者汗溼的額頭,一期一振還沒來得及做事後溫存,他的肩膀就被一隻戴著黑手套的厚實大手給拍上了。
「交換囉,一期一振。」

「再來是燭台切啊。」
堆起親切和藹的微笑,一期一振抽離仍舊敏感顫抖的內部時,被觸碰到的審神者忍不住嚶嚀一聲。

一期一振只顧著做第一名,一點都沒想過他之後是誰。

「那麼主人就拜託你了。」
撿起一旁的腰帶,穿好自己的衣服,即使一番翻雲覆雨仍舊保持著貴公子般的氣質,不愧是粟田口吉光所驕傲的太刀。

「就請交給我吧。」
燭台切光忠在審神者身邊支起一條腿地坐了下來,小心地將她摟抱起來,靠在他的長腿旁休息。
「主人還好嗎?」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