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花宴 4 燭台切光忠 R18

花宴 4

燭台切光忠 R18

 

「就請交給我吧。」
燭台切光忠在審神者身邊支起一條腿地坐了下來,小心地將她摟抱起來,靠在他的長腿旁休息。
「主人妳還好嗎?」
金色眼眸微瞇,燭台切光忠仔細地觀察她的表情。

「嗯……」
只能慵懶地吐出嬌媚的喘息,審神者點點頭,嬌軟地靠在燭台切光忠的懷抱裡。

嫩白肌膚已經染上美麗粉色,籠罩著一身薄汗著嬌軀更是閃閃發亮,讓燭台切光忠伸手抹去她額頭上的細汗,男人粗糙溫暖的掌心,讓她忍不住回蹭了一下。

僅僅只是這麼簡單的動作,也讓燭台切光忠輕吸了口氣。

在這種群狼環繞的狀態,還露出這麼毫無防備的親暱,會讓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理性,又再度一片片崩壞。

燭台切光忠是長船刀派的始祖刀,又是名門伊達家家傳刀的筆頭代表,那值得依靠的沈厚性格,不只是主人的審神者常常需要他的協助,燭台切光忠也與許多刀劍男士交好。
為此,燭台切光忠與其他刀劍男士略有不同,比其他刀劍男士擁有更多,一起享受主人甜美寵愛的機會。

看著主人在別人懷中綿軟嬌喘的可愛神情,燭台切光忠已經非常習慣,一期一振慣性的挑釁,讓別人欣賞主人沈溺於他的模樣,這點燭台切光忠一點都不放在心上。

審神者慣性的撒嬌,才是讓他的理性無法煞車的危險性號。

「光忠的手,好舒服……」
噙著微笑,女人柔軟肌膚磨蹭著他的大手,比起先才上演的激情,這可愛的舉動更讓他的下半身堅挺起來。

指尖沿著曲線向下,觸摸到的每一個部份都細緻柔軟,是刀劍所喜歡的,溫暖甜美的人類的肌膚。

不只是手而已,摟抱著她的男人情不自禁吻上嫩白頸項,即使上面覆蓋了一層薄汗。

「不要…都是汗……」
還蕩漾在情慾中的身體,小手軟綿綿地使不上力氣,更像是遇迎還拒的反應,讓燭台切光忠與她十指交握,更深地吮吻她的肌膚。

雖然審神者總是會抱怨一身汗臭不喜歡,不過對燭台切光忠來說,根本就聞不到什麼汗臭,鼻腔中都只有女人誘人馨香。

鼻尖磨蹭,舌尖從耳朵沿著脖子向下,帶著汗水氣味略鹹的肌膚,嚶嚀低哼的女人,讓男人慾望更加勃發。

「啊,光忠…別這樣……」
抗議而緊握起來的小手,十指相扣的反應,與抗議話語相反的宛如邀請,讓男人梗深的吻上,留下屬於他的印記。

隨著重力而逐漸下滑的體式,讓她緩慢地躺在床上,不給嬌貴的女主人有半點負擔地,燭台切光忠溫柔地親吻她的身體。

大手握上豐滿雪白,從指縫間溢出的乳肉,屬於女人的凝脂感觸讓人愛不釋手,無視著周圍投來的各種視線,燭台切光忠低頭輕舔她已經挺立起來的粉色先端,仔細溫柔地激起她更多的快感。

雖然女人的身體已經充分地浸淫在情慾之中,但就這樣貪享主人的身體,對著她發洩情慾這種不紳士的行為,實在是有違燭台切光忠的脾氣。

過度快感與痛苦相同,讓主人難受並非他所願,用滴水不漏的溫情侍奉女主人,才是他該做的。

埋首在女人柔軟胸前,男人雙手力道適中地揉捏著,也不冷落任何一邊地,輪流舔吮著挺立乳尖。
舌尖畫圓,薄唇啣住輕彈可愛粉紅,聽著女人熱起來的呼吸,將嬌嫩乳尖更深地含入口中,滿足於女主人高昂滿足的嚶嚀。

「啊…呀啊……」
長長黑髮散在床上,比平常更敏感的女人,一點點刺激都會得到極大的回應,從胸部蔓延而開的酥麻,讓她忍不住扭動纖腰,腿間磨蹭著男人結實腰腹,即使隔著單衣,燭台切光忠都能確實地感受到她的熱情。

「光忠…」
嬌媚呢喃地環上他的小手,脖子上的炙熱讓他緊繃起來,下半身亢奮溢出的黏液沾染在衣服上,脹痛地讓人想要穿入她緊熱的肉鞘。

吸口氣,燭台切光忠告訴自己不能那麼猴急。
如果不是讓主人一起享受,這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大手沿著女人玲瓏曲線向下,厚實掌心撫摸纖腰,與男人不同的滑嫩感觸,總是讓燭台切光忠用大手反覆品嚐,彷彿是要用身體記住她一般專注。

好不容易男人大手終於來到敏感腿間,粗糙長指撫上她,勾玩著覆蓋著嬌嫩的濕濡絨毛,曖昧的感覺讓審神者燒熱了臉。
與刀劍男士輪流交歡的經驗,雖然不能說是非常豐富,但也不能說沒有,被男人愛撫充滿前一個對象留下的痕跡時,這種比赤裸還要害羞感覺,總是無法讓她習慣。

「光忠…別這樣……唔啊……」
指尖探入柔軟燙熱的入口,纏繞著指尖的軟肉,不斷邀請他入內的緊縮,教他忍不住滾動乾渴的喉頭,梳理整齊的頭髮也垂了下來,與女人長髮交織在一起。

「主人…可以了嗎……」
先才一期一振的痕跡還殘留著,僅僅一次根本不夠滿足,貪婪欲望的人類身體,燭台切光忠也知道自己不過是多此一問。
只是依照他的性格,什麼都不說,就這樣直接動手,實在是有違他的作法。

「嗯……」
輕輕點頭,審神者吐出極為小聲的允許,不想讓間隔一小段距離的男人們知曉的她的反應。

和平常只有兩人獨處的環境不同,旁邊有九把刀睜著眼睛,看著她最羞恥的模樣。
比起一絲不掛地赤身裸體,卸下凜然的主人面容,耽溺在情慾中的女人模樣,才是最讓人羞恥的事情。

雖然這些刀劍男士,每一個都與她有著親密關係,也沒有什麼沒看過得地方,但實際讓他們看著,自己在不同男人身下的表情,才讓她意識到這一切是多麼地讓人羞恥。

「請容我失禮了。」

「呀啊!」
突然被攔腰抱起,燭台切光忠讓審神者坐在他的身上,結實手臂環住她的纖腰,埋在她圓潤肩頭吸取女人馨香。
腿間挺起的肉刃,隔著衣服與她的嬌嫩相抵,堅挺滾燙的男人教她輕顫,卻不知是期待還是緊張。

由下而上緩慢地穿入,與他的本體尺寸一致,燭台切光忠的肉刃也相當巨大,也因為如此他就更來得溫柔體貼,不讓自己刀刃有傷害主人的任何機會。

「呼…唔……」
自然地吸口氣,審神者放鬆自己讓燭台切光忠能夠更加深入,來到她經過男人無數的欲望澆灌,變得十分柔軟的深處,緊緊地包裹住男人的全部。

以背對的姿勢坐在自己懷抱中的女主人,是燭台切光忠最喜歡的姿勢。

女人的裸背與自己胸膛相貼,雙手環抱著柔軟身體的同時,也可以任意揉弄她隨著韻律上下跳動的豐美雙乳,親吻著她的耳後與脖子,勾起她酥麻可愛的嬌啼。

為一遺憾的是女人張大的雙腿,可以讓前面的人清楚欣賞他們交歡的模樣,充血發紅的花瓣,是如何取悅著男人的欲望,女主人蕩漾沉醉於欲望的表情,全都被他們給收入眼中,讓燭台切光忠既驕傲又不快。

雖然他經常與其他人一起分享主人的甜美,並不太表他喜好此道,可以的話他還是喜歡,與美麗的女主人單獨兩人共度春宵的機會。

「啊…哈啊……光、光忠……太快……好深……」
審神者伸手勾住身後燭台切光忠的頭,希望他能稍微緩慢一些。

在燭台切光忠所不知道的時候,忌妒已經悄悄支配了他的情緒,堅挺雄偉的男刃,一下下地兇猛地撞擊在最深處。

過度的快感支配了她的身體,混合著男人白濁的淫蜜,從兩人相接的縫隙中不斷溢出。

「主人喜歡這邊不是嗎?」
低沉的男聲摩擦著她的耳際,揉捏著彈力雪乳的雙手,一隻手來到她平坦的腹部,隔著薄薄的皮膚撫摸著嵌在女人體內,不斷摩擦著她敏感,釋放著自己靈力的分身。

「…喜、喜歡…呀啊!」
只要觸碰就會讓她忍不住哆嗦的部份,激烈摩擦帶來的快感,讓她瞬間失去理智,小手更緊地揪住他的梳理整齊的頭髮。

再也無法慢條斯理,燭台切光忠立起了膝蓋,雙手抱緊甜美嬌軀,激烈地索求他懷抱中的女人。

「啊、啊啊……」
隨著韻律前後跳動的軟乳,被男人大手溫柔握上,與激情交纏的下半身相反,燭台切光忠的大手十分溫柔,捧玩著她的豐滿的同時,手指輕柔地捏戲著挺立粉紅。

在她一陣陣不斷高昂起來的嬌喘中,細汗從燭台切光忠的額頭掉落,滴在她的肩膀上,與她的汗水交融在一起。

「嗚唔…光忠…不行……太激烈……」
反手抓亂了男人頭髮,審神者依偎在燭台切光忠結實的懷抱中,忍耐不住地扭腰擺臀,迎接男人緊繃到極限的欲望。

「唔嗯…」
在低沉悶哼中,燭台切光忠也忍不住在她體內釋放,盡可能地自己的痕跡殘留在她的深處。

緊緊摟抱著在懷抱中可憐顫抖的女主人,燭台切光忠喘著氣,懊悔起自己不夠從容帥氣的行為。

就算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也應該忽略掉其他的人的視線,專注在取悅主人上面才對。

讓腿軟的審神者安坐在床上,燭台切光忠很自然地伸手梳理她的長髮,親吻她汗溼的額頭。

「不行唷,到此為止。」
燭台切光忠的親密舉動,被總是笑咪咪的白金色付喪神給攔了下來,伸手蓋住了審神者的額頭,不讓燭台切光忠有機會觸碰。
「時間到了不是嘛。」

「髭切……」
這位看不出情緒總是笑咪咪的附喪神,雖然他總是帶點迷糊地輕飄飄的微笑著,卻怎麼樣都無法讓燭台切光忠喜歡他。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