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七夕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七夕

 

三日月宗近 / 今劍 x 女審神者

 

 

本丸的七夕裝飾一直以來都是仙台伊達風格,原因無他,就是因為伊達組的前主伊達政宗在生前推獎七夕慶典,以致伊達組的刀劍男士也非常熱衷於這類的活動。
被稱為星之祭典,同時兼備著豪華與優雅的仙台七夕祭典,也毫無困難地在伊達組的刀劍男士手上,完美的再現在本丸之中。

宛若戰國武將的旗幟般高高飄揚的七夕裝飾旗,比本丸的屋頂還高的,由不同刀派的刀劍男士來製作,色彩斑斕地在本丸中迎風搖擺。

鬥爭本能極強的刀劍男士,就算只是要做七夕裝飾旗,也會卯上全力不願輸給其它刀派。

這種良性的鬥爭,審神者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在本丸中沒有出陣而略為閒散的刀劍男士,特別是短刀們,有些可以玩樂的事情也是好事。

在從後山收集來的長竹子上,懸掛上短冊、紙衣、紙鶴,還有些刀劍男士會在他們負責的竹子上,掛上布袋和小網袋,象徵著富貴和豐收。
比起短冊,紙鶴跟紙衣掛得更多,祈願著長壽與健康的象徵物,是刀劍男士們為了主人所獻上的願望,期望主人能夠無病無痛。

七夕之夜,在晚餐之後來到庭院的審神者,看到的就是這一整片豪華絢爛的七夕旗幟。

還帶著墨香的短冊隨風搖曳,看那個數量,每一把刀似乎都寫了他們的願望了呢。

「主人還沒許願呢!」
蹦蹦跳跳的小天狗短刀今劍,拿著紙筆奔來審神者面前。
「那個最高的地方,就是要懸掛主人的願望的喔!」

指著比那些高聳的仙台旗更高的竹子頂端,讓月亮作為襯托的背景,讓竹子的頂端更顯得珍稀高貴。
據說七夕的短冊,掛得越高越容易被神明給青睞,願望也更可能被實現,竹子最高的那個位置,自然就留給了主人,是本丸刀劍男士一致的決定。

「那地方,要怎麼上去呢?」
比本丸的屋頂還至少高上一個人的地方,就算用梯子也不可能攀爬到那個地方,更別說是毫無支柱的竹子上頭了。

「嘿嘿嘿,這個就交給我吧!」
雙手插腰,今劍得意洋洋的昂起頭,可愛的樣子讓審神者也笑了。

「我寫好之後,就拜託今劍了。」

「哼哼!主人就等著看吧!」

拉著審神者到一旁的走廊上坐下,今劍就在一旁興致勃勃的等著。
「主人的願望是什麼呢?」

「有興趣?」
還沒下筆的審神者,興趣都給今劍給抓走了。

「當然啊!也許…我是說也許,我能替主人實現呢!」
就算敬陪末座,付喪神也仍舊是神,如果是簡單的願望,他們還是有可能替主人實現。

「嘻,祕密喔。」

「唉……不能告訴我嗎?」

「那樣就不是祕密了呢。」

「好吧。」
審神者的行為,今劍也聳聳肩的份。
「主寫好了叫我喔!」

對著今劍揮揮手,審神者認真地看著手上的短冊。
她還真沒想過,要許什麼願望呢。

一般人寫短冊,不外乎是要戀愛順利或者金錢順利,她作為本丸的主人,這都不是她的煩惱呢。
說到願望什麼,來到本丸度過繁忙的每一天,倒是連煩惱這個的時間都沒有了。

看著竹子上掛著琳瑯滿目的短冊,感覺就連付喪神們都比她來的心靈豐富了。

「嗯?主還沒寫短冊嗎?」
卸下了戰袍,作著輕鬆的內番打扮的三日月宗近,比起平常狩衣打扮的他,更來得讓人有親切感,也不太像是高高在上的天下五劍了。

「才正要寫呢。三日月也寫了嗎?」

「唔嗯,當然是要寫的,難得的七夕日,希望願望都能被達成的日子呢。」

「三日月也有…想要被實現的願望嗎?」

「當然是有的喔。」
在審神者旁邊落坐,三日月宗近那雙月光流轉的眼,笑盈盈地看著審神者。
「主想知道……我的願望嗎?」

「可以說嗎?」
一般來說,願望說了就不會被實現了。

「哈哈哈,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願望。」
相對於審神者的拘謹,三日月宗近倒是相當大方。
「只是希望,彥星與織女,今晚可以好相見。」

「我也希望呢…」
就算是杜撰的故事也好,一年只能相見一次的彥星與織女,希望他們能在這晴朗夜晚中有一夜的美好回憶。

審神者的回應,讓三日月宗近訝異地看了她一眼,低笑一聲伸出手,長指勾起了她胸前的一縷長髮。
「……那麼,今晚我能成為妳的彥星嗎?織女姬。」

「呼嘻嘻…」
三日月宗近沒有得到預想中的回應,審神者反而是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對不起呢,三日月這個打扮,說那樣的話…實在忍不住就笑出來了。」
如果是平常狩衣的俊帥模樣,這句話還真的是魅力危險。
可是他現在這副打扮,說起調情的話,就覺得哪個地方不太對勁。

審神者失禮的反應,三日月宗近也沒有生氣,反而很理解地點點頭。
「嗯唔…人要衣裝刀要刀袸,果然白鞘的模樣還是不行呢…」

 

 

 

後記:

雖然沒趕上,也勉強算是七夕紀念了

澪雪拜
18 Aug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