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oro mio R18【義大利paro番外】

tesoro mio

 

原案: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文:澪雪Reyuki
插圖: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與角合作的義大利paro合作企劃
cp比較特殊一些
髭切x文乃

 

前情提要 & 設定

 

 

她從未如此坐立不安。

不斷看著手機確認著時間,深怕自己趕不上約定時刻。

這是闊別四個多月後,第一次跟髭切見面。
婚禮後就被迫分離的他們,一個人在義大利,另一個人在日本,隔了半個地球的他們,雖然每天都可以透過手機視訊聊天,但真的能夠見面,感受對方的聲音與溫度的感覺,還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

起因都是昨天,在上飛機之前的髭切突然跟她說。
「文乃,明天到日本之後,我們去約會吧。」

「去約會嗎?」
坐在自己房中一邊擦頭髮,一邊視訊跟丈夫電話的文乃,一下子以為自己聽錯了。

說起約會,前一次約會可是半年前在義大利的事情了。
來到日本就一直忙碌,連一點一滴的相處時間都十分珍惜寶貴,約會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奢侈了。

「對啊,難得回來一趟,我們出去走走。文乃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想去的地方啊……」
拿著肩膀上的毛巾,文乃回想著這四個多月她在日本生活的點點滴滴。
「嗯,有個地方想要跟親愛的一起去。」

「好,我們明天一起去。」

「要起飛了切電話吧。」
雖然畫面中看不到,不過三日月不耐煩的聲音清楚地傳了過來。

「別妨礙我們夫妻恩愛好嗎?」
與面對文乃時完全不同的態度,如同反抗期的孩子般的髭切,那句夫妻恩愛讓文乃的小臉上浮起幸福的微笑。
「文乃,明天見。」

「嗯,明天見。」
和平常一樣,隔著手機親吻的他們,再過十二個小時他們就可以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呼吸同樣的空氣了。

放下手機,文乃甜笑地看著天花板,幾分鐘後才像是大夢初醒一般跳了起來。
「對了!約會!我要穿什麼好!」
跳下夫妻的雙人床,文乃迅速奔去打開衣櫃,面對這幾個月購買的,琳瑯滿目的新衣服,一瞬間讓她眼花撩亂,遲疑著自己該穿什麼才好。

 

 

 

 

 

 

 

 

 

 

 

十三個小時後,文乃打扮妥當來到指定好的約會地點。
說好要約會的他們,髭切下飛機後會直接過來,她擁有非常充裕的時間,但期待的心讓她無法待在家中,急著想跟他見面的衝動與焦躁,讓她還不到時間就趕著出門,生怕自己遲到了讓他等待。

一分一秒的相處都十分珍貴,想要與他手牽著手,走在同一條道路上,一抬頭就是他的笑容,如此平凡幸福的時光,對他們彼此來說都是奢望。

站在車站出口附近,熱門的約會見面場所,文乃緊張地張望一圈,確定髭切還沒到,她安心地鬆了口氣的同時,也不自覺地緊張起來。

拉了拉裙子,重複撫平上面根本看不出來的皺摺,不知道她這模樣髭切會不會喜歡。

猛然想起來還沒跟待在家中的紫姊姊報平安,她拿著手機快速打字,專注在自己世界中的小女人,一點都沒注意到周圍朝她聚集起來的視線。

空氣中浮盪起不尋常的顫動,讓文乃自然地抬起頭來。
車站前的廣場總是人山人海,但不管與多少人擠在一起,她總是能第一眼看到那個人。
在她的視線正前方,一身白西裝黑襯衫,與她最後一次通電話時一樣打扮的髭切,長途旅程的風塵僕僕一點都不減他的俊帥,燦亮金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噙著微笑筆直地朝著她大步走來。

「親愛的!」
把手機往口袋一塞,文乃小跑步地朝髭切奔去,毫無遲疑地撲入他的懷抱。
不再是隔著冰冷的螢幕,髭切真實的體溫和氣味,滿滿地充盈了她的靈魂,瞬間紓解了她一直壓抑的緊張與不安。

「我的夫人,好久不見呢。」
環著比自己還矮小許多的女人,髭切雙手扣著她的腰背,下巴靠著她的頭頂,滿足地吁了口氣。

一下飛機就把行李扔給了三日月,擔心著可能會塞車讓她等待,髭切連車都不搭,穿著顯眼的白西裝搭乘特快電車,一秒鐘都無法等待地用最快速度趕過來。

才剛踏出車站,在男男女女聚集的廣場,身高劣勢的文乃照理說會被淹沒在人群中,不過這對髭切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因為他的文乃永遠是閃閃發亮,她的光彩不會被任何人給掩蓋過去。

「好想你啊…」
隔著襯衫與西裝背心,她環著他的腰,貼在男人的胸口上,傾聽著其中略快的心跳,還有急促奔走而上升的體溫。
只有這樣才能真實的感受到,他在她的身邊呢。

 

 

不是透過冰冷的螢幕,想要好好地看著對方,這樣的心情讓他們同時轉動視線,彼此的目光膠著,隱藏在眼眸中的灼熱感情,是兩人心意相通的證明。

與他們相吸的視線一起,彼此的唇瓣也很自然地貼上。

被環境給強迫分離,闊別了四個多月的小夫妻,光是在見面的瞬間,壓抑在內心深處的熱情即刻潰堤。
急切地索求的對方的唇舌,呼吸和體溫都交纏在一起,這個世界只剩下眼前的人了。

人山人海的車站廣場,男女不顧場合地激烈的親密擁吻,本來就引人注目的俊男美女,周圍的人更是駐足,對他們表露出來的驚人熱情感到訝異。

難分難解的長吻,直到文乃喘不過氣才被解放。
畫了漂亮淡妝的小臉,更是透出天然的豔紅,水汪汪的大眼朦朧誘人,被吻得紅潤的粉唇像是在挑戰髭切的理智般,外表看起來跟少女無異的她,已經展露出女人的嬌豔。

對一直想念著妻子而禁慾的男人,文乃的模樣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即使每天都有透過視訊電話見面,實際看到她的改變,太過美麗耀眼地讓髭切想要讚嘆。

為了能夠廝守在一起,他們彼此都要很努力才行。
文乃的成長,比他所想像的來得更快更好,彷彿隨時都會脫離他的懷抱般讓人不安。

捧著她的臉,髭切深吸一口氣,改握住她抓在自己胸口的小手。
「我們走吧,夫人要去的地方是哪裡?」
再繼續下去,髭切可不敢保證自己的理性能支撐多久了。

「嗯,有個地方想要跟親愛的一起去。」
回握住髭切的手,文乃笑得幸福燦爛。

兩人十指交握,一起走在原宿的街頭上,就跟一般約會的戀人無異。
只是從外表來判斷,卻有種大人牽著高中生約會的感覺。

文乃的打扮,已經比義大利時代成熟時髦許多,不只是畫了淡妝,看得出來口紅也是精心挑選過,沒有被他一時魯莽給抹下來真是太好了。
高領毛衣與鑲著兔毛的外套,顯露出長腿的大腿襪與短靴,連頭髮都有精心整理過燙捲了髮尾,唯一讓人不滿的是她的裙子,怎麼看都實在太短了!
雖然顯露出她頭身比例良好的優點,但也同樣讓男人盯著她看!

是誰讓文乃做出這樣的打扮,髭切完全可以想像。
那個女人對文乃的教育實在是讓人又愛又恨,髭切對她也真的是束手無策。

「是這裡!」
拉著髭切的手,文乃指著一家電子遊戲店。

「這裡?」
看著電子遊戲店,髭切掩飾不住他的訝異。

在義大利念美術大學的文乃,特殊的成長環境給予了她一身清靈神聖的氣質,如果穿上純白洋裝站在的教會中,甚至會被誤會為聖女的少女,來到日本後對這種電子娛樂產生興趣,實在是髭切始料未及。

日本文化果然驚人,只不過短短四個月,文乃已經從美術大學生轉變為日本電子少女了嗎?

「好吧,不管是賽車、射擊遊戲還是抓娃娃機,我都奉陪到底!」
不管文乃喜歡什麼獎品,他都有自信能替她贏到手。

在入口旁的換鈔機,髭切毫不猶豫用大鈔換錢,叮叮噹噹的硬幣應該足夠他們玩上好一段時間了。

「是這個。」

「這個?」
文乃拉著他的手,來到了一台二米半高,有著長布廉遮蓋著的機器前面。
這東西他知道,可是他一點都不熟悉。
這是時下年輕女孩非常喜歡玩的拍貼機,只要按鈕馬上就能拍出不少誇張好笑的貼紙,不過髭切從未玩過這種東西,連跟弟弟膝丸一起拍這種照片都沒有。

「嗯,這個!」
文乃拉著他,一起鑽進了用布幕隔開了外界,只屬於拍貼機的狹小空間。

站在文乃背後,髭切打量著這個從未見過的小空間。

長及小腿的白色布幕,將拍貼機的四邊都圍了起來,機器前方還有相當明亮的照明,為了讓拍出來的照片更顯亮麗,前方就是大螢幕和各種操作按鈕,文乃就站在機器前面,彎腰看著上面的說明。

「這……」
眼前彎著腰的文乃,讓髭切張著嘴發不出聲音來。

文乃那條令人抗議過短的裙子,真的是短到太讓人生氣,只是這樣彎腰而已,蜜桃般的白嫩俏臀從裙擺中露出,黑蕾絲的超薄丁字內褲,強烈的對比色讓肌膚更來的誘人。

細細地嵌在臀縫中的黑色,在強烈燈光下,簡直就裸的沒有兩樣。

研究著機器的文乃,完全沒發現自己的曝露,可愛地扭動小屁股的模樣,讓髭切忍不住滾動了一下乾熱的喉嚨,想著自己該不該脫下外套來蓋住她。

這可愛的屁股是自己的!
就這樣讓外人看去,實在是太不甘心了!

視線往下是她修長筆直的腿,那件過薄的蕾絲內褲,包覆著她的腿心,淫猥地貼著她的輪廓的材質,還有腿根處閃亮的痕跡,髭切瞬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的愛妻居然穿著濕淋淋的內褲,與他一起手牽手的逛街,這個認知讓髭切本來就有點難受的下半身,更是完全覺醒了。

「髭切,知道怎麼操作嗎?」
按了半天都沒有反應,文乃回過頭問著站在背後保持著沉默的丈夫。

略為彎腰地挺著屁股,天真純然的少女,與她性感打扮完全相反的氣質,正是所謂的天使惡魔共集於一身的女人,她的閃亮大眼只讓髭切腦袋轟隆作響,感覺得到理智逐漸從自己的手中溜走。

「…要先投幣。」
髭切很清楚自己呼吸沈重聲音低啞,掏著口袋中硬幣的手也略為顫抖。

抓著一大把硬幣,髭切的手拍上了機器側邊的投幣孔,嘩啦啦地投下不知金額的硬幣。

隨著硬幣的投入,拍貼機的音樂也咚咚咚地大聲響起,文乃一臉欣喜地專注在螢幕上,看著上面的操作指示。

混合在機器的音樂中,聽得見細微的金屬聲響,不過文乃完全覺得那是髭切口袋裡硬幣的聲音,一點都沒有將那不正常的聲音放在心上。

低喘著氣,髭切踏前一步,讓兩人之間幾乎毫無縫隙,大手顫抖忍耐著不要一手抓上那軟彈誘人的嫩肉。

新婚三天就被迫分開的他們,髭切對愛妻的身體除了義大利那蜜月般的一個月,就只剩下在日本的短暫生活。生理正常的男人只能被迫壓抑欲望,幸好在義大利的工作非常忙碌,可以暫時讓他忘了夜深人靜的寂寞。

「髭切,你看這個好不好!」
回身拉過髭切的手,髭切更往前半步,文乃根本就是依偎在他的懷抱中,邀請他一起研究拍貼機裡面那些好笑的內容。

「都好…」
自己的手被文乃拉在肩膀上,彈力可愛的屁股貼著他的大腿,綿軟感觸讓髭切用理智勉強壓抑起來的欲望,在嬌妻不經意的誘惑下,他只感到什麼東西在心中啪的一聲斷掉了。

「啊!這個好!」
從那麼多範例中,文乃終於找到自己想要的那個。
「髭切,我們來……」

「好。」

「呃?」
臀部被捏上的感覺,讓文乃怔愣了一下,不確定自己遇到了什麼事情。

髭切就在身邊,怎麼可能遇上傳說中的性騷擾呢?

不只是臀部被捏了一把,那條窄窄的蕾絲內褲也被拉起來彈了一下,回彈到臀肉上的布料,讓包覆著腿間的布料移了位,敏感私密接觸到空氣的感覺,讓她忍不住瑟縮了下。

「髭……」
聲音還沒出口,抵上自己的熟悉硬熱讓她瞪大了眼,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等……呀啊!」
不等她的拒絕與抗議,男人硬挺到發痛的亢奮欲望,一口氣穿入她溼窄的入口,被心愛丈夫給盈滿的空虛身體,讓她自然地發出歡喜的聲音。

緊縮到宛如處女般的身體,即使內部都已經完全溼透,拓開她還是需要相當的力氣,教髭切更加用力地挺腰向前,推進自己到她的最深處。

 

 

 

 

 

「啊…嗯啊……」
與髭切合為一體,用身體感受著他的脈動,久違的熟悉歡愉讓她顫抖。
小腹發熱往全身擴散的酥麻,教她雙手往機台上一按,隨意的決定讓狹小的空間閃起了刺眼的鎂光燈。

「噓,太大聲了…」
髭切一手扣住她的腰,另外一手向前扳住小臉,強迫她往前看。
「不是要拍照嗎,來,看著螢幕……」

「啊、螢幕……啊…」
雙手撐著機台,文乃嬌小身體被髭切壓制在機器與他之間,小臉被男人給強迫向前,拍貼機的鏡頭清晰地照出了他們現在的表情。

螢幕上只能照映出兩人的上半身,彼此相貼的身體很剛好地不會被鏡頭給捕捉,從畫面只能見到少女豔紅嬌豔的小臉,以及靠在她肩頭,眼角略紅映照著欲望的男人。

從背後不斷用力頂入的男人,兩人的身高差讓文乃自然地踮起腳來,雙腿顫抖地扭著纖腰迎合著他,讓髭切能夠進攻到她所喜歡的角度。

將自己的上半身更壓了下去,髭切從口袋中掏出更多硬幣,剛剛換出來的零錢,全部都貢獻給拍貼機的投幣口了。

胡亂地按著機台按鈕的小手,鎂光燈連續閃爍,快門的聲響足以蓋過男女的喘息,蓋著機台的長布幕只能看到男女的腿,但並不會有人特別去注意,在拍貼機中的男女在做些令人訝異的事情。

「啊、嗯呀……」
壓抑不住的嬌媚喘息從小嘴溢出,就算是有咚咚作響的拍貼機音樂掩飾,女人與背景樂不搭調的低喘,還有肢體交纏的淫猥聲響,只要是經過這台機器的人,肯定會發現異常。

 

 

 

「髭、髭切……我、我快……」
穿著靴子的腳踮得更高,只剩下腳尖能夠勉強支撐自己的體重。
文乃的手一直無意識地操作著機器,不間斷的鎂光燈的連續拍照,將她在交歡中的每一個表情都清楚紀錄了下來。

「來…看鏡頭……」
清楚地照映在螢幕上,文乃耽溺於他的表情,比看著鏡子還要煽情的現場,髭切一貫軟綿綿的聲線也染滿了情慾,健壯的腰完全停不下來地,激情地渴求妻子的一切。

「呀啊!!!」
在連續拍攝的鎂光燈之下,文乃在髭切的懷抱中迎接了久違的滿足,脹滿著自己的硬挺質量,也在最深處灼射出他的欲望。

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垮了下來,文乃半跪在機器前面,酸軟地無法併攏的雙腿間,過多的淫蜜滴落在地上,狹小空間中瞬間充滿了刺鼻的交歡氣味。

一邊急躁地穿好自己的衣服,也想要幫文乃拉好衣服的髭切,伸手拉扯她的黑蕾絲內褲的瞬間,只聽見嬌脆的撕裂聲,一塊小小的布料就這樣握在自己手中,文乃的裙下什麼都沒有了。

將內褲胡亂放入口袋中,髭切只能想別的辦法。

白嫩俏臀上是被過度撞擊的緋紅,誘人地讓人吞了口口水,髭切只能拉好她被弄亂的裙子,還有勉強能遮掩狼狽的外套,將拍貼機中一大疊照片都拿走,也不管機器中還有額度,髭切牽著文乃的手就外走。

先才文乃的聲音肯定透到外面去,走出布幕可以看到,周圍的人都投來詫異的視線,可是這對髭切來說半點關係都沒有。

經歷了先才的激情,即使被髭切牽著,雙腿酥軟的文乃也只能緩慢前進。

「髭、髭切…等一下……」
腿間涼颼颼的空蕩感覺讓她緊張地拉著裙子,情慾後燙熱身體接觸到空氣的刺激,液體要從深處溢出的感覺,教她只能夾緊雙腿,步伐極小地怕剛剛髭切灌進去的東西就這樣淌下來。

她今天穿的可是短裙,如果流出來到大腿襪上,可就會非常明顯了。

文乃含淚忍耐的表情,讓髭切軟軟一笑,男人從走在前面牽著她的姿勢,放慢腳步地改摟住她的纖腰,與髭切相貼的感覺,更是讓文乃小腹一熱,加倍努力地挾緊了大腿。

「這樣才能慢慢走……再來我們去哪裡?」
將文乃汗溼還貼在臉上的頭髮給撥開,髭切吹拂在她耳邊的熱氣,只讓文乃小臉更熱了一圈。

「我……」
努力併攏著膝蓋,她咬著唇。
本來今天已經排定了許多預定,可是她現在下半身只剩下一條裙子,身體裡面還充滿著髭切的東西,連走路都是問題,更別說繼續約會了。
「我想…回家……」
她現在這模樣,已經無法繼續在外面走動了。

「好,我們回家,讓司機把車過來。」
拿起手機髭切聯絡家中司機,他是黑道的少當家,文乃是他的夫人,也算是出入都需要汽車接送危險身份。

靠在髭切懷中,文乃調整著呼吸,收緊小腹併攏著膝蓋,別讓小腹中滾熱的東西不受控制地淌流出來。

只是,這對文乃來說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沒有了內褲的阻隔,她的腿根已經整片溼黏,還更加朝下擴散感覺,就算夾緊雙腿也無法阻止。
在髭切的懷抱中,她根本無法冷靜下來,身體維持著情慾的熱度,體溫甚至還更來的上升,他的每一個觸碰都讓她敏感顫抖。

她只想趕快回家,解除這份尷尬。

好不容易髭切專用的轎車開了過來,漆黑閃亮的長轎車,後座特別寬敞的賓士車,那一看就知道是黑道專用的交通工具,讓周圍的人紛紛閃避,不敢跟這種身份的人有所接觸。

與主人同樣品味,穿著白西裝戴著眼鏡的司機,目不斜視恭敬地打開車門,對於少當家摟著一個臉色潮紅的女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讓文乃先上車,髭切才跟上,坐在安全的室內,文乃終於是安心地吁了口氣,放鬆她夾緊到酸疼的雙腿。

就算不注意地流了出來,那也是在室內了。
想像自己走在路上,壓抑不住的白色黏液隨著她的腳步,一路滴在地上宛如做記號的動物般,實在是太過於羞恥色情了。

「文乃……」
在只有他們兩人的室內空間,髭切終於可以肆無忌憚地擁抱他的愛妻,大手穿過她的外套底下,直接摟抱著她的纖腰,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久違的擁抱,即使隔著衣服也讓人心滿意足,文乃一臉幸福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環著纖腰的大手,只安分了一點時間,就忍不住地往下移動,來到短裙與大腿之間露出的肌膚,俗稱絕對領域的地方。

喜歡容易活動的輕鬆打扮的文乃,她健康的雙腿是相當的性感誘人,不過大腿襪這種打扮也有另外的魅力。

少女甜美充滿彈力的肌膚,愛不釋手的感觸,讓髭切的手更往裙子裡前進。

「不行…司機在……」
揪住作亂的大手,文乃一臉害羞,大眼水汪汪地看著笑得燦爛的髭切。

「不要緊,司機習慣了。」
在他們這一行,不管後座發生什麼,司機都絕對目不斜視,什麼都沒有看見沒有聽見。
黑道的規矩就是如此,髭切也才敢對文乃大膽妄為。

「習…慣了………是嗎……」
發現文乃的聲音瞬間像落入冰窖般,髭切還來不及反應過來,人就被她給一把推開。
「無恥。」

「……………啊?」
比起怒吼更可怕的是她的冷淡,水霧朦朧的大眼,多了份髭切沒見過的悲痛與憤怒。
「文乃?」

「別碰我!」
抓著自己外套,文乃拉開了與髭切的距離,氣鼓鼓的小臉哼的一聲偏過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都不看他一眼。

長睫低垂,小手端正地安放在自己的腿上,只有略為顫抖的肩膀看得出她的忍耐。

「怎麼了?」
髭切不曉得自己哪裡踩到了地雷,居然會讓文乃這麼生氣。

正確該說,他根本沒看過文乃生氣的樣子。

比起義大利的時代,來到日本的文乃的表情,比過去更來得豐富許多。
髭切了解那是囚禁著她的靈魂的枷鎖已經被解開,希望她就照自己喜歡的模樣,隨心所欲的生活著。

能夠生氣也是好事,但不是對著他發脾氣啊!

髭切放軟的態度,讓文乃瞄了一眼過去,但她的眼神完全沒有半點軟化。

光是從文乃的表情上,髭切無法讀出她為了什麼在生氣,大眼中只照映著窗外飛逝的風景而已。

只有文乃自己知道,她是在壓抑著悲傷與怒氣。

與義大利的兩人世界不同,在日本她知道了很多髭切的事情,心愛的人各種成長的生活,同時,也清楚地了解到他無法出口的風流事蹟。
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對那些事情文乃也不打算深究,她想要的只有與髭切一起的未來而已。

但說要不介意,人心卻不是那麼大方的東西。
當髭切說出司機已經習慣了的瞬間,文乃就無法不想起,那些氣燄囂張的女人們,示威般述說著她們與髭切來往的過去。

那些風流荒淫的行為,連司機都見怪不見了。

眼睛直視著窗外,文乃卻什麼都看不進去,只想快點回家。

搔搔頭,看文乃頑固的模樣,髭切也吐了口氣。
看來,只能先回家再哄哄她了。

兩人一路保持沉默地回家。
文乃默然冰冷地不著痕跡地避開他的手,就連下車回家也不讓他牽手,自顧自地往屋內走去,留著髭切一個人讓大家鞠躬,高聲招呼歡迎少當家回來。

源家在東京的分宅,和京都一樣是和風建築,但經過大面積的改造,如今已經是便於生活的和洋折衷的宅邸了。

簡單的與部下打個招呼,髭切快步地往室內走去,追著文乃的腳步。

她會去的地方只有三個,如果不是客廳就是他們夫妻房間,還有就是…那個女人的房間了。

直覺告訴髭切,最後一個才是正確答案。

髭切來到自己家的和風客房,連木門都沒有拉上的狀況,讓他知道自己猜對了。
「文乃!」

髭切一踏入房間,第一個看到的不是文乃,而是跟他一起回日本的三日月的責備視線。
三日月作為父親以下第一副手,也是義大利分部的管理者,雖然身份來說在少當家之下,但他的資歷與實力,在組織中卻有著比髭切更高的地位,更何況他還身兼少當家的監視與教育負責人。

他們在機場就分道揚鑣,髭切趕去跟文乃約會,三日月則是直接回家,去見他幾個月不見的情人,也是名義上文乃的姊姊的紫小姐。

而現在,文乃撲在那個女人的懷抱,坐在一旁三日月非常不諒解地看著髭切,一副不明白他怎麼可以把事情搞砸成這樣的臉色。

跪坐在房間中,紫摸著文乃的頭,看樣子那位置原來是三日月正在使用著,突然被佔領的不悅,髭切從他的樣子感覺的出來。

 

「我今晚跟紫睡好嗎?」
埋在紫的懷抱中,文乃充滿委屈的聲音讓髭切更慌了。

「好啊,一起睡吧。」

兩個女人自顧自的對話,讓一旁的兩個男人都愕然了。

「文乃,別這樣,紫小姐也有自己的事情……」

「我不介意喔。」
回過頭看著髭切,義大利知名的交際花的臉上,看不出她的情緒。
「你們兩人長途飛行都累了吧,快去休息吧。」

「好吧,我先回房了。」
還想說點什麼的髭切,被三日月給打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別打擾她們女人了。

「三日月,你就這樣……」

「自己的女人自己搞定。」
只拋下這句話,三日月頭也不回的走了。

 

 

 

 

後記:

謝謝角畫了這~~~~~~~~麼漂亮的插圖,真的是好高興好感動啊!!!
這篇預定上還有一個續篇的,是4p
詳細就不方便多說了

希望大家還喜歡!

附帶一下,兩位女主角的合照

 

男女主角的衣服設定

 

 

 

 

 

 

 

 

 

 

 

 

 

 

 

 

 

 

 

 

 

 

 

 

 

 

 

澪雪拜 27 Aug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