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夏色の夜

黒き呪縛の恋語り 番外
夏色の夜

 

 

掛在屋簷下隨風叮噹作響的玻璃風鈴,在迴盪著女人低喘的黏熱夏夜中,顯得特別清脆悅耳。

「唔嗯……」
女人皺著細眉,紅唇吐著甜美熱氣,黑緞長髮散在床上,雪色柔滑肌膚上泌起細汗,在淡淡月光下反射柔美光彩,刺激著男人的欲望。

夏天用極薄的襦絆睡衣已經被扯開,雪白豐美雙乳被男人抓握在手中,粗糙的男人指尖逗弄著粉色先端,軟嫩粉紅也逐漸硬挺起來。

享受著柔嫩肌膚在手掌中的彈性,男人埋下身,親吻著雙乳的曲線,淺粉色的花瓣,在深夜中飄落在女人身上。

泛著細汗的肌膚,與男人所習慣的鮮血的味道不同,但都同樣是讓付喪神所喜歡的,屬於生命的氣味。
與充斥在鼻腔中,屬於女人的濃密甜美一起,蕩漾在舌尖的氣味,只是讓男人的身體更加興奮起來,堅硬地抵著女人軟白大腿。

即使深夜,夏天悶熱的天氣也讓人難受,從體內蒸薰上來,不住高昇的體溫,終於是讓女人睜開了迷糊大眼。

朦朧視線中,依稀可見壓在身上的影子,貼熨著自己的體溫和熾熱喘息。

「誰……?」
還來不及看清楚,她的眼就被男人大手給覆上了。

比自己的體溫還要高一些,令人熟悉的,骨節分明的男人大手,掌心正好覆蓋住她的視線。

「噓,還不到起床的時間喔,姬君。」
雖然刻意壓低了不少,不過審神者即使睡得模糊了些,她還是認得聲音的主人。

「鶴丸。」
帶著嘆息的呼喚聲,讓她身上的男人愣了下,不情願地將手給收了回來。

「這麼快就解謎了,這樣就一點都不有趣了呢,我本來還期待著,這別出心裁的行為,能給主人帶來驚喜呢……」
只有昏黃行燈與淡淡月光的深夜,雪白色付喪神的金色眼眸,閃爍著妖異蠱人的光彩。

「說什麼驚喜,這只是夜襲吧…」
覆在身上的男人,只讓她無奈搖頭。
「就算遠征提早回來,也不能未經允許進入我的房間。」

「啊哈哈,我本來是來報告遠征結果的,不自覺就……主人睡得太香甜了,教人忍不住想要給妳一些出其不意的效果呢。」
試圖用傻笑來矇混過關的鶴丸國永,很清楚地發現自己的行為似乎不太有用,已經完全清醒的審神者,非常不喜歡他所安排的驚喜活動。
「主人啊,這樣子一醒來,張開眼睛就看見我,這種嚇一跳的感覺不覺得今天一天會特別不同嗎?」

「……不覺得呢。」
輕嘆口氣,審神者略為起身,將被扯開的領口給拉好。
「既然違背了我的命令,鶴丸應該有覺悟會被如何懲罰了吧。」

就算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性,審神者是本丸之主,她的命令與規矩在這個本丸之中是無法違抗的絕對命令,任何刀劍都必須絕對遵守,不然就會有責罰。

「啊……嗯,多少…有點覺悟……」
苦笑地從主人身上退開,鶴丸姿勢優美的正座,額頭貼地。
「打擾了主人的安歇,鶴丸國永領罰。」

「唉…看你是要自己去樹上掛一天,還是讓長谷部把你掛上去。」

「主人,換個人不行?」
讓壓切長谷部來把他吊起來,肯定會捆得像是蝶蛹一樣,不過也比會公報私仇的歌仙兼定來得好多了。

「如果是光忠還是小貞,肯定會選個有趣的角度給你,讓你就算被吊在樹上也有戲可以看。」

「啊哈哈,主人還真懂他們啊。」
如果是壓切長谷部,就會選一個除了山水就是花草的角度給他,讓他真的無聊一整天作為懲罰。
「好,我自己去掛,主人明天早上再來驗收吧,絕對會讓妳大吃一驚喔!」

「哎…會讓人大吃一驚的…?」
鶴丸國永瀟灑離去的背影,反而讓審神者不安了起來。

 

 

 

 

 

後記:

想要走搞笑路線,發現我完全沒有這方面的才能呢………

澪雪 拜 5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