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夏色の夜

黒き呪缚の恋语り 番外
夏色の夜

 

 

挂在屋簷下随风叮当作响的玻璃风铃,在回荡著女人低喘的黏热夏夜中,显得特别清脆悦耳。

“唔嗯……”
女人皱着细眉,红唇吐著甜美热气,黑缎长发散在床上,雪色柔滑肌肤上泌起细汗,在淡淡月光下反射柔美光彩,刺激著男人的欲望。

夏天用极薄的襦绊睡衣已经被扯开,雪白丰美双乳被男人抓握在手中,粗糙的男人指尖逗弄著粉色先端,软嫩粉红也逐渐硬挺起来。

享受着柔嫩肌肤在手掌中的弹性,男人埋下身,亲吻著双乳的曲线,浅粉色的花瓣,在深夜中飘落在女人身上。

泛著细汗的肌肤,与男人所习惯的鲜血的味道不同,但都同样是让付丧神所喜欢的,属于生命的气味。
与充斥在鼻腔中,属于女人的浓密甜美一起,荡漾在舌尖的气味,只是让男人的身体更加兴奋起来,坚硬地抵著女人软白大腿。

即使深夜,夏天闷热的天气也让人难受,从体内蒸薰上来,不住高升的体温,终于是让女人睁开了迷糊大眼。

朦胧视线中,依稀可见压在身上的影子,贴熨著自己的体温和炽热喘息。

“谁……?”
还来不及看清楚,她的眼就被男人大手给覆上了。

比自己的体温还要高一些,令人熟悉的,骨节分明的男人大手,掌心正好覆蓋住她的视线。

“嘘,还不到起床的时间喔,姬君。”
虽然刻意压低了不少,不过审神者即使睡得模糊了些,她还是认得声音的主人。

“鹤丸。”
带着叹息的呼唤声,让她身上的男人愣了下,不情愿地将手给收了回来。

“这么快就解谜了,这样就一点都不有趣了呢,我本来还期待着,这别出心裁的行为,能给主人带来惊喜呢……”
只有昏黄行灯与淡淡月光的深夜,雪白色付丧神的金色眼眸,闪烁著妖异蛊人的光彩。

“说什么惊喜,这只是夜袭吧…”
覆在身上的男人,只让她无奈摇头。
“就算远征提早回来,也不能未经允许进入我的房间。”

“啊哈哈,我本来是来报告远征结果的,不自觉就……主人睡得太香甜了,教人忍不住想要给妳一些出其不意的效果呢。”
试图用傻笑来蒙混过关的鹤丸国永,很清楚地发现自己的行为似乎不太有用,已经完全清醒的审神者,非常不喜欢他所安排的惊喜活动。
“主人啊,这样子一醒来,张开眼睛就看见我,这种吓一跳的感觉不觉得今天一天会特别不同吗?”

“……不觉得呢。”
轻叹口气,审神者略为起身,将被扯开的领口给拉好。
“既然违背了我的命令,鹤丸应该有觉悟会被如何惩罚了吧。”

就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性,审神者是本丸之主,她的命令与规矩在这个本丸之中是无法违抗的绝对命令,任何刀剑都必须绝对遵守,不然就会有责罚。

“啊……嗯,多少…有点觉悟……”
苦笑地从主人身上退开,鹤丸姿势优美的正座,额头贴地。
“打扰了主人的安歇,鹤丸国永领罚。”

“唉…看你是要自己去树上挂一天,还是让长谷部把你挂上去。”

“主人,换个人不行?”
让压切长谷部来把他吊起来,肯定会捆得像是蝶蛹一样,不过也比会公报私仇的歌仙兼定来得好多了。

“如果是光忠还是小贞,肯定会选个有趣的角度给你,让你就算被吊在树上也有戏可以看。”

“啊哈哈,主人还真懂他们啊。”
如果是压切长谷部,就会选一个除了山水就是花草的角度给他,让他真的无聊一整天作为惩罚。
“好,我自己去挂,主人明天早上再来验收吧,绝对会让妳大吃一惊喔!”

“哎…会让人大吃一惊的…?”
鹤丸国永潇洒离去的背影,反而让审神者不安了起来。

 

 

 

 

 

后记:

想要走搞笑路线,发现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才能呢………

澪雪 拜 5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