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簪,裙子,休息日(太鼓鐘貞宗x女審神者)

發簪,裙子,休息日(太鼓鐘貞宗x女審神者)

綜藝paro
女團嬸x造型師小貞
綜藝聯動摸魚,嬸嬸戲份略多,介意勿看
無cp,友情向

作者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靈巧的雙手將最後一支玳瑁發簪插入橫兵庫髮髻頂端,太鼓鐘貞宗插腰欣賞鏡中的美人。“怎麼樣?這可是貨真價實花魁戴過的絕品,現在有這手藝的發簪匠人早已經斷了傳承,托之之定的福才從私人收藏家那裡借來的,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實物。”

在藝能界被大家尊稱為歌仙的細川之定挑眉以摺扇擊打著掌心,作為白夜的藝術總監他今天負責指導劇中花魁道中的重頭戲,從白天就忙的焦頭爛額,懶得糾正太鼓鐘沒大沒小的胡亂給他起外號。

飾演吉原花王的花久遠紫轉動頸項,仔細欣賞烏黑髮鬢上發簪纖毫畢現的精湛的雕工,製作這種發簪的玳瑁海龜已經是禁獵的珍惜動物,這門手藝自然也成了絕響,即使面對華麗珠寶也毫不動心的頂級女星卻不能對這種美視而不見。

飾演新造的雪繪和武家公主的文乃也忍不住湊過去打量,幾個女星像普通女孩一樣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愛美果然是女人的天性。

“唉,真羡慕你們,公主什麼的打扮太保守,我也想戴這個遊街一次,肯定很拉風。”城之內文乃托腮,她這場戲雖然是假扮新造頂替雪繪陪伴紫遊街,卻沒資格戴上花魁身份標識的玳瑁簪。

聽到這部戲的絕對女主角如此抱怨,作為小小配角的雪繪忍不住苦笑起來。為了當紅玉女俳優文乃的收視號召力,原著中應該由她陪伴的第一場道中戲份就在劇本中改成了文乃的。

多虧了作為藝術總監的歌仙一定要在大結局加一場她升任新一代花魁後的遊街場面,她才有資格今夜和她們站在同一個舞臺上。

“反正已經設計了兩套遊街和服,不知道怎麼取捨,我全要!”因為歌仙在圈內的地位和這句任性的發言,劇組只好斥資多做了一套精美的戲服。

黑紅雲龍打褂和金紅怒濤紋樣腰帶穿在豔麗嫵媚的花久遠紫身上充滿了花王豔冠群芳的堅忍氣派。雪繪則打著金藍的鯉魚躍龍門丸帶,暗示人物逆激流而上的壯絕結局。作為白夜之光的公主文乃穿著爛漫的粉色山櫻和服,呼之欲出的自由活力。

“紫小姐,鶯丸先生叫你們過去取景。”助理前田從休息室門口探出頭,向三位女藝人揮揮手。鶯燕紅翠的女人們就衣袂翻飛帶著香風魚貫而出。

“華麗~”“風雅~”視線追隨著她們離去的背影,休息室剩下的兩位美學鑒賞家開始無聊起來。

打開懸在牆上的smart tv,小貞慣例的找到n站開始從清單裡搜索觀看記錄,啊呀,時尚大搜查更新了。興奮的點開頻道,平時那群藝人的造型都是他在做,所以最喜歡這種直擊藝人衣櫥,突襲私服,點評真實時尚品味的節目了。

歌仙對這種嬉笑玩鬧的娛樂節目興趣缺缺,從手袋裡取出文庫本閱讀起來。

“…今次我們突襲的物件是大人氣女子組合galaxy girl的成員新島雪繪!”

“哎!”沙發上的兩個男人同時詫異,這也太巧合了。

馬上合上書,歌仙對他看中的新人的私服品味也饒有興趣。

“雪繪沒問題的啦,她不是讀者模特出身嗎?肯定靠譜。”笑著擺擺手,太鼓鐘對雪繪可是有充分信心,平肩細腰長腿的標準紙片人身材,外加沒有胸部礙事,怎麼想都不可能穿衣難看了。

節目中的雪繪按照主持人和時尚專家出的題目,從衣櫃裡找出合適女子會的打扮。隨著她抽出衣服的動作,小貞樂觀的笑容越來越僵硬。

雪繪一臉自信的抱著衣衫去換衣間,再次拉開布簾後還走t台一樣貓步展示一整套搭配。黑色機車皮衣,在她高挑身型上顯得過短的小紅莓花紋的連衣裙,為了不走光還在裡面穿了一件長及大腿中央的牛仔短褲,長腿黑絲打底,足蹬馬丁靴。

目害!小貞忍不住捂住臉。節目中的時尚專家也一臉黑線,“雪繪醬,你這身打扮對女子會來說未免風騷了點吧…”明明是清純的女團偶像卻穿了那麼大人感的黑絲,更別提連衣裙下那災難一樣的牛仔短褲。

聽到專家毫不留情的毒舌評價,雪繪的笑容也僵硬起來“…我想大家可能都會穿的比較可愛…所以想打扮成小惡魔系的…”

“太夜店風了啊雪繪醬,這樣去女子會一定被大家diss的。”主持人口下留情沒有點出連衣裙配短褲的奇葩搭配。

“那麼和心儀的男人約會時候想做什麼打扮呢?”被主持人和專家輪番打擊了一輪,第二個環節中雪繪明顯沒有一開始那麼自信了。拉著換好的衣衫下擺,緊張的走到專家面前等待點評。

寬大的米色衛衣上醒目的love白字,下身寬鬆的水洗牛仔藍短裙配converse小白鞋。太鼓鐘已捉急的開始抓頭髮了。

“…這…約會的時候反而穿的過於樸素隨便了…”專家摸著下巴表情微妙,“試試穿的大人點如何?雪繪醬畢竟不是小學生了,松永君你覺得呢?”

連身為直男的主持人也看出雪繪的時尚品味有些災難,直接雙手交叉在胸口比了個叉“那個碩大的love怎麼看都像應援衫,是要去給男友打call嗎?”。

N站的放送間開始湧入大量粉絲彈幕,“哈哈哈,這節目的臺本痕跡真誇張,雪繪醬在節目上明明都穿的很可愛的~”“雪繪醬才不土氣,穿什麼都可愛!”“我沒問題哦,雪繪醬就穿成這樣和我約會吧。”

上節目的衣服不是打歌服就是搭配好的,全都是製作人亂親自把關,能不可愛嗎?至於這套私服不要睜眼說瞎話啊!偶像穿成這樣上街不是公開處刑嗎?太鼓鐘被粉絲的無腦洗白氣的夠嗆。

剛剛幫劇組搬完器材的蜻蛉切一邊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汗,一邊推開休息室的門打開冰櫃找出一瓶純水一口灌下。

“蜻蛉切!你覺得女孩子穿成這樣去約會合適嗎?”逮到吐槽對象的太鼓鐘馬上來勁的詢問起他的意見。

根本沒注意節目演的什麼的大男人仔細打量了一下螢幕中拘謹的摸著發尾的少女。“挺好的啊…”樸素安全的打扮,年輕可愛的女孩約會穿的太漂亮可是會讓男人胡思亂想的。

“嗷!”憤憤的瞪了一臉莫名的蜻蛉切,太鼓鐘決定不跟這個沒品味的糙漢計較。

“那麼和尊敬的業界前輩共進晚餐的話的應該怎麼穿?”到最後一題了,被專家評價傷的體無完膚的雪繪卯足了勁想要挽回自己的時尚聲譽。打開壓箱底的木盒,從中取出和紙保存的精美和服。

抖開紅白相間的和服批在身上,雖然沒人幫忙著付無法正式穿戴,雪繪還是卯足了勁在鏡頭前展示上面華貴的金線刺繡。

太鼓鐘已經被她的最後的神奇操作驚的瞠目結舌。僵硬的擰轉頭部望向歌仙,期待這個在場唯一美學造詣得到他欽佩的人說句人話…

卻看到對方一臉興奮的展開摺扇扇風“雅!太風雅了!”

節目專家也是驚詫“雪繪小姐,我們的題目是和尊敬的前輩共進晚餐,不是新年參拜,也不是去看歌劇…”

少女的臉已經漲紅起來,囁嚅道“因為是尊敬的前輩我才想打扮的正式點…”

“這可正式過頭了…”毫不留情吐槽著,主持人扶額頭痛。“請專家給個綜合評價吧。”

聳聳肩,時尚專家仔細斟酌著詞彙“…怎麼說呢…雪繪醬大概平時穿衣太依賴自己的好身材了,以至於有點偷懶…在這方面還是有蠻大提升空間的…希望在下次時尚突擊中能取得更好的成績…”

“這什麼鬼專家啊,一點品味都沒有,她明明打扮的挺好的。”歌仙憤憤的嘟囔著啪的關掉電視,回頭看到身邊的太鼓鐘已經趴在沙發上失意體前屈了。

門外傳來木屐噠噠的響聲,轉眼拍攝完一組鏡頭的紫和雪繪就提著裙擺回到休息室更換頭飾。

看到自己的休息室擠了一堆男人,紫好奇起來“你們在看什麼節目嗎?”等著小貞把她頭上的玳瑁笄拔下換給雪繪,紫接過前田遞來的純水用吸管小心喝著,免得弄花了唇妝。

手抖了一下,太鼓鐘深呼吸了三次還是憋不住,轉頭盯住坐在沙發上和歌仙翻看定妝造型集的少女,“雪繪,我週末去你那裡玩吧。”

“哈?”第一次被男人那麼直接強硬的要求去家裡,雪繪發懵了。一直覺得太鼓鐘活潑開朗少年氣十足,沒想到他居然這麼大膽嗎?

哦,終於到這一天了。花久遠紫和歌仙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

“這個…我那裡很小啊…可能沒法招待…”搜腸刮肚的想著怎麼禮貌的拒絕這突兀的要求,雪繪拼命的給紫發出求救的眼神。

“挺好的,機會難得,雪繪你要好好招待小貞啊。”紫笑眯眯的看著一臉慌亂的後輩。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紫小姐沒有get到她的信號嗎?轉頭看向蜻蛉切,雪繪就差雙手合十懇求他說句話了。

撓撓腦後,蜻蛉切寬厚一笑“放心吧,太鼓鐘先生沒問題。”

天了嚕,讓她答應不熟的年輕男人去家裡做客的請求,這話居然是從蜻蛉切口中說出來的。

“這…我們宿舍管理的比較嚴…男性要來做客的話,我還是打給製作人申請一下吧。”看著抱臂咄咄逼人盯著她的可愛少年,雪繪決定自救起來,反正亂那麼嚴格肯定不會讓男人進女團宿舍的。

“是…是…我明白了…”掛上電話,雪繪欲哭無淚,怎麼亂也是一副早該如此你好好招待人家的口氣。“亂先生他…許可了。”

太鼓鐘笑著抬手對她做了一個瞄準的姿勢“那週末就請多指教了。”

 

 

 

 

 

 

 

 

 

 

“請進。”打開門將少年讓進屋,太鼓鐘將一頭蓬鬆的藍發沿著鬢角編成小辮子紮起,穿著度假風的藍白開衫和米色小腳褲,有著讓人眼前一亮的夏日清爽感。少年一邊嗨嗨對少女打著招呼,一邊毫不客氣左顧右盼著。

雪繪的女團集體宿舍坐落在惠比壽一間白色的雙層公寓樓裡,儘管每一間都緊湊狹小,但是安保齊全,周邊環境也綠意盎然,在新宿這麼安逸的住宅區也是很少有的。不愧是AWT這種大型事務所,太鼓鐘想起別家事務所的女團宿舍曾經被私生飯潛入,就能對比出粟田口對旗下藝人們照顧管理的嚴格周到。

穿過僅容一人通過的狹窄玄關,雪繪請少年在客廳的沙發椅上稍等片刻,轉身去給他燒水泡茶。等她轉過身就發現少年已經消失在視線裡,臥室門打開,客人顯然自顧自進去了。

天啊!雪繪內心瘋狂尖叫,從外表真看不出小貞是這種人!還好她提前收拾乾淨了臥室。

疾步跟進去就看到更讓她崩潰的場景,太鼓鐘已經直奔她的衣櫥拉開,之前她為了迎接他來簡單收拾屋子時候把所有零散的書冊漫畫和雜物都一股腦塞進衣櫥裡去了,現在嘩啦一下全部湧出來。

嗚~丟臉死了,捂住臉不忍卒睹,雪繪崩潰“太鼓鐘先生!你怎麼可以隨便開女生的衣櫥!?”

“這個不要,這個也丟了,這個還有那個你都是哪裡買的啊?天啊,怎麼還有這種中古老土款,雪繪你真的是新世代女高中生嗎?”

少年根本沒在意她的房間亂不亂,直奔主題的開始清理起她那災難性的衣櫃。捏出一雙還未拆封的豹紋花邊短襪,太鼓鐘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這是什麼鬼?你難道是大阪大媽嗎?”

“哇!這個不要丟!我才買的說…”看到小貞扔到床上歸為“要丟”的一堆,雪繪趕緊撲過去搶救出那件上過時尚搜查節目的小紅莓柄黑色連衣裙。

少年馬上皺起臉露出嫌棄的表情“你想留就留著吧,但是不要再搭配短褲穿了。”

“可是…不穿短褲的話就太短了…”雪繪臉紅起來。

“那就買大一號啊!”太鼓鐘氣不打一出來。

”這已經是最大號的了。”她也不想長那麼高啊!可愛的裙子都沒有合適她的號碼,大號上身太松,小號裙擺太短。

“所以到底為什麼要買這種不合身的東西?”太鼓鐘簡直無語了。

“我就喜歡這個柄嘛!”少女也委屈起來,難道個子高就沒資格喜歡可愛的小裙子嗎?

“好好好…我幫你改成上衣行了吧,算我求求你別再穿短褲在裡面了,不,那種到大腿中的長度簡直不能叫短褲,就是一個大褲衩。”說著少年又想起不能放過那條災難性的短褲,從一堆衣服裡挖出來丟進床上那堆“不可回收垃圾”中去。

為了避免雪繪再把衣服撿出來,小貞趕緊跑去廚房從水池櫥櫃下順利找到透明的可燃垃圾袋,把床上的那堆衣服全部塞進去。一邊自言自語“還是燒了好,捐出去也是害人。”

雪繪一邊搖頭一邊擋住衣櫃拒絕少年繼續奪走她的珍藏。

“不要啊,這個我很喜歡的!”拽著毛衣的一角和少年拉鋸,雪繪可憐兮兮的哀求,這是她來東京後買的第一件衣服,價值一千元呢。

太鼓鐘抓著那件袖子上臂縫了兩圈蕾絲完美塑造出麒麟臂效果的毛衣啼笑皆非。“你乖一點,這個真的很醜!等會兒我帶你去買新的。”

把收納箱全部移開後,太鼓鐘看到衣櫃最下層露出的幾個杉木長匣,從上面打著的黑色店徽也知道是京都吳服老店的手筆,價值不菲,和雪繪滿櫃子廉價的少女時裝形成鮮明對比。

腳尖踢了踢因救不了心愛衣衫自暴自棄蹲在床角的少女,“你為什麼帶了這麼多貴重的和服來東京?”

“我以為會以演歌歌手身份出道,離開家鄉時父親專門斥資給我訂購了幾件壓箱底的和服…”明明勵志做美空雲雀第二,結果被經紀人以年輕女孩唱什麼演歌一句駁回,現在成了唱跳團的成員,要不是如今演了大河劇,真沒臉和家鄉父老交代。

點點頭,太鼓鐘沒打開她的和服看,那是歌仙才會感興趣的領域。

將她的衣櫃清理一空,裝了滿滿一袋拽出公寓大門丟去垃圾分類處。太鼓鐘心滿意足的叉腰看著雪繪僅剩下十分之一基礎款的衣櫥,走到床角拉扯縮成一團的雪繪,“走啦走啦,趁時間還早,我陪你出去逛逛。”

被少年拽著胳膊走在澀穀鱗次櫛比的時裝店鋪間,雪繪望著他隨著動作輕快甩動的髮辮“惡魔…小貞是惡魔!“

“哈?”太鼓鐘轉頭沖她吐了吐舌“雪繪才是怪獸吧,時尚怪獸!”伸出一指對她搖搖,“你啊,作為女團成員可不能亂穿,保持私服水準也是藝人的職責吧,你看紫小姐和文乃她們都打扮的很講究,你要想將來站到和她們一樣的位置,就得從現在做起。”

“明明是穿優衣庫也會好看的模特身材,怎麼會打扮的那麼災難…”在時裝店內抓了幾件合適她的衣服,太鼓鐘歪了歪腦袋嘟嘟囔囔的抱怨著。

找到雪繪時她正拉著店員要求試穿櫥窗裡那一套蕾絲衣裙和小呢帽。

“等等等…”攔住店員,太鼓鐘頭疼的把雪繪拉到一邊,“櫥窗裡那個不合適你吧。”上下打量著高挑修長的少女,太鼓鐘不明白她為什麼對那種明顯不合身的小裙子和輕飄飄的蕾絲情有獨鍾。

“我喜歡那個柄。”

行吧,又是這個理由。歎著氣舉起給她選好的格紋闊腿褲,圓領無袖黑字白tee,紅色粗跟涼鞋還有紅色貝雷帽“當當~這個怎麼樣?今夏最時尚的法式復古風!”

“好普通…”少女明顯一臉嫌棄。她出身的秋田小鎮,沒有東京這種各色時尚店鋪和百貨商場,買衣服從來都是從附近的大型超商選的基礎款,穿了十多年她真的膩煩了,到了東京看到那麼多可愛閃亮的設計簡直滿足的不得了,她可不想穿回過去那樣。

你心中沒有蕾絲印花大英文logo和豹紋的東西都“太普通”了吧。當了那麼久讀者模特完全沒受到時尚薰陶啊…翻了個白眼,決定不跟她一般計較。假期義務來給時尚差生補課的太鼓鐘推著雪繪進試衣間,把選好的衣服一股腦的堆到她懷裡。“你儘管試試就對了。”

“不錯吧!”用手肘戳了站在試衣鏡前前後擰轉身體打量自己的少女的肩一下,太鼓鐘看到她那驚奇的神色就知道自己的搭配奏效了。

”是…是不錯啦…”原本以為會很普通的,但是不論是帽子鞋子的提亮搭配還是灰色格紋褲子的質感都給人一種高級又清爽的印象,黑白tee又增添了少女的青春街頭風。小貞,還真的是很厲害啊…

滿意的看著少女展露出應有的挺秀颯爽氣質,太鼓鐘雙手枕在腦後開心的一踢腿,不枉費他犧牲掉休息日忙活。“快點結帳啦,我們還要去下一家…”

復工的早上,正在給自己鼻尖撲粉的紫看到煥然一新的雪繪出現在化妝間,啪的一聲合上粉餅嫣然一笑“如何,和小貞的約會還愉快嗎?”

垮下肩,雪繪真想埋進面前美人豐滿的胸口大哭一場“嗚,錢包和衣櫃都癟了…”

fin

Ps:發生在聖誕夜之前,白夜正在拍攝過程中,多虧了小貞把她衣櫃裡獵奇的配搭都扔了,聖誕夜雪繪穿去約會那身才沒有太災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