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of my heart –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Secret of my heart

一期x紫

 

說到聖誕節,人們很自然就會聯想到在車站前閃閃發亮的聖誕樹,華美的燭光晚餐,情侶互相依偎的醉人夜景,再不濟一點也會有烤雞、禮物和蛋糕,這就是所謂的聖誕節。

可惜的是,這些所謂的聖誕節的印象,都是由媒體包裝炒作出來,與真正的事實大相逕庭。

看著以自己做為女主角,所演出的聖誕節飯店宣傳廣告,花久遠紫在心中苦笑著。

明明是聖誕節這樣的日子,她卻可憐地在AWT連鎖飯店的新娘化妝間之中,由專業的造型師替她打扮化妝,換上指定准被好的禮服和飾品,準備好作為粟田口集團的社長的女伴去參加宴會。

在這炸雞店都大排長龍的日子,她卻只能在化妝室裡面草草地吃幾口便當充飢,播放著聖誕節特別節目的電視,穿插著她所拍攝的聖誕節廣告。不管是AWT飯店的廣告也好,代言珠寶品牌的廣告也好,在這時候讓人倍感諷刺。

螢光幕中的她在閃亮的聖誕樹下收下俊美男人所贈送的珠寶,在看得到夜景的飯店中,與帥氣男明星一起共進燭光晚餐,在這個鼓勵消費的時代,女明星就必須要演出社會所期望的模樣。

身為販賣夢想的女演員,她實際的生活卻不像螢光幕裡面一樣光鮮亮麗。

一大早就必須起床,為自己所代言的珠寶品牌做好站台的工作,展現女明星光彩耀眼的那一面。
晚上則是要作為粟田口集團大老闆,粟田口一期社長的女伴,一起參加粟田口集團所舉辦的宴會。

雖然明白這就是女明星的工作,只是今年對她來說,格外辛苦呢。

 

 

轉台來到了綜藝節目,那是事先錄製好的,她現在作為第二女主角所出演的大河劇『白夜』的宣傳節目,特別選在聖誕夜播出。

本來飾演花魁的她也應該要出席,不過對事務所來說,大老闆粟田口集團的工作,遠遠比大河劇的宣傳還要重要,就只能讓女主角的文乃一個人上陣,去跟『白夜』出演的男主角們周旋了。

 

 

 

 

「紫小姐,一期哥……不,社長已經到達飯店了。」
她的經紀人,雙胞胎之一的粟田口平野,前來通知她休息時間已經結束,她下一個行程要開始了。

「謝謝,我準備好了。」
閃亮的高跟鞋,鑲綴著閃亮水鑽的飄逸長裙,脖子上大小恰到好處的藍寶石項鍊,還有成對的耳環,這一切都是一期社長準備好給她,為了與社長搭配的打扮。

最後再檢視一下自己的妝容,她抿了抿用口紅裝飾好的紅唇,才踏出了化妝室。

「好久不見了,社長。」
對著自己的大老闆,粟田口集團的社長,紅唇揚起甜美微笑,輕輕點頭致意。

她所屬的綜藝公司也是粟田口旗下,她代言的珠寶品牌也是粟田口集團的一份子,不管從哪個方面來看,粟田口一期都是她的大老闆,她這個個名氣不小的女演員,更是不能失了禮數。

「哈哈,不用那麼拘謹。」
已經換上了宴會用的西裝,一期雖然是大集團的社長,卻有著不輸給男明星的俊臉,還有他不管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著優雅風度的翩翩貴公子形象,可是人稱上流社會中,最理想的丈夫人選了。

因為,粟田口一期目前還是單身!
單身的他出席各種場合,總是需要漂亮的女伴,而且一期比起自己公司的女秘書,更喜歡選擇綜藝公司旗下的藝人,而紫就是那個常常被選上的對象了。
社長與她特別親近的理由,可能也跟她代言了不少粟田口集團的商品有關係,讓忙碌的男人的記憶中還存有她這號人物。

「那麼,我們走吧。」
一期優雅地伸出手,讓紫挽住他的手臂。

「今天也請社長多多關照了。」

「我才是需要被關照的呢,紫小姐。」
金蜜色的眼眸,對著完美妝容的女明星笑了一下,就算是在演藝界工作,見過許多美男子的她,也還是忍不住會怦然心動一下。
「聖誕夜也還麻煩妳出來工作,真是抱歉呢。」

「不,這是我的工作,請不要放在心上。」

「是呢,因為是工作嘛。」
重複著她的話語的一期,口氣中漂浮著一股令人介意的空氣,只是還來不及讓她細想,兩人就已經來到了飯店的宴會廳,她今天的工作場所。

別人的聖誕夜,是在家中看電視吃炸雞,而她必須看著滿桌美味可愛的小點心,掛著微笑與這些商場上的大人物周旋,做好美麗女伴的工作。

電視上那些令人憧憬的生活片段,就如同她的職業一般,全都是演出來的東西。

位於AWT連鎖飯店的最頂樓,衣香鬢影的華麗宴會,是這幾年她會以社長女伴的身份,固定參加的宴會,從來沒有缺席的機會。
聖誕夜也要工作,就是這個意思了。

手持紅酒,站在社長身邊展露優美微笑,適當地跟上話題,這就是她的工作。
對女演員來說,這對應一點都不難,而且今年的話題還加上了正在上演的大河劇,過兩天就要上映完結篇,讓更多人來跟她攀談戲劇的內容,就連習慣這種場合的她都覺得自己快要笑僵了。

即使喝得很慢,手上的紅酒也是一杯接一杯,胃裡都是液體的感覺,讓人不怎麼好受。
而且,總覺得今晚的時間過得特別慢,被高跟鞋折磨了一天的雙腳已經又痛又麻,即使如此她還是掛著優美的微笑,一點都不讓人發現她的疼痛。

這是作為女演員的基本素養,只要還站在舞台上,她就必須要保持下去。

只是今天一天沒有什麼進食,又一直不斷被灌酒,就算是她也有點不勝酒力地,小手輕輕揪住了一旁男伴的西裝外套。
她知道在工作中是不能這樣撒嬌,可是微醺的意識抵抗不了湧上的疲倦,讓她只能抓住手邊唯一能幫助她的浮木。

溫暖的男人大手,溫柔有力地環上了她的纖腰,支撐住她有點虛浮的身體。
「抱歉,已經累了嗎?」

「……有一點…」
疲倦的雙腳與身體,使她今晚一點都不想逞強,只想早點回去休息。

「再忍一下,還有幾個要打招呼的對象,我們就能回去了。」
一期刻意壓低的溫柔嗓音,讓她點點頭,告訴自己她就快可以下班,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可惜這一下並不如她所期望的那麼快,這些男人今晚似乎都長舌了起來,讓她空出的那隻手,指尖輕勾著一期的西裝外套,好支撐自己快要站不住的雙腳。

好不容易終於散會,她可以回到新娘用化妝室換下晚禮服,終於下班的解放感,讓她想要快點回家躺下了。

「這麼晚了,等一下我送妳回去吧。」
在踏入化妝室之前,一期拉住了她告知行程。

「這樣太麻煩社長了,而且蜻蛉切還在…」
她有專屬司機兼保鏢的蜻蛉切在等著,都已經讓他等了一晚上,到現在跟他說不用上班,怎麼想都太失禮了。

「今天是聖誕夜,我讓他早點回去了。」
粟田口集團的一期社長,說一沒有二,他是他們兩人的大老闆,就算是蜻蛉切當然也只有接受命令的份。

「那就…麻煩社長了……」
都到了這個地步,這是她唯一被允許的答案了。

「休息一下,我等等來接妳。」
拍拍她的背將人推入化妝室,她也只有淡淡一笑,順從社長命令。

這位優雅的翩翩貴公子,也有著強迫他人服從,相當任性的一面,只是鮮少在人前展現罷了。

換下令人感到拘束的晚禮服與高跟鞋,穿上自己的衣服,一旦在沙發上坐下就讓人不想再站起來了。
「呼啊…好睏喔…」
今天一天都快要結束的時間,替她打扮的造型師也都早就下班了,化妝室之中只有她一人,空無一人的房間令人安心,也讓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的女人,忍不住打起了呵欠。

靠在舒適鬆軟的沙發上,她敵不過疲倦身體的抗議,就這樣打起了盹來,睡得連敲門聲都沒有聽見,舒服地依偎在沙發上。

踏入化妝室的一期,身後還跟著紫的經紀人平野和助理前田,看著睡得極沉的女人,金色眼中閃爍著複雜的光芒。

說真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做,忍不住地將她逼到這個地步。
毫無疑問,今晚的宴會對她來說是工作沒錯,可是這個詞從她口中說出來的感覺,就讓人覺得不快,教人想要將她綁在身邊更久一些。

即使知道這樣會累壞她,他還是這麼做了…導致現在看著她的睡臉,心中充滿著混合著罪惡感的後悔。

「紫小姐睡著了呢…」
前田的聲音,將一期從自己的思考中喚了回來。

「別叫醒她,今天工作太多累壞了。」

「可是…」
不把人給叫醒,是要怎麼送她回家呢?

「這裡就麻煩你們了,我送紫小姐回去。」
一期大步向前,將安睡在沙發上的女人給抱了起來。

這個動作,就算是睡著的女人也會睜開眼睛。
「唔……社長!?」
睜開眼睛馬上就看到一期俊帥的臉龐,嚇得她忍不住叫出聲音。

「沒事,妳繼續休息。」
將女人以公主抱的姿勢抱在懷中,一期口氣平淡,似乎一點都不覺得做了什麼驚人的事。

「不行,怎麼能勞煩社長!請放我下來!」

「別擔心,妳很輕。」
女人慌亂的樣子讓他微笑,一期半點都沒有想把人給放下來的意思。
「今晚我是妳的男伴,就多對我撒嬌也可以。」
先才紫勾著他的外套,難得被撒嬌的感覺,讓他鬱悶的情緒得以好轉,也想對她更溫柔一些。

「不是這個問題…我…那個……如果被拍到……」
他們可是社長與女明星,記者最喜歡的緋聞的題材啊!
黃金單身漢的一期社長,將女演員公主抱地走在飯店中,肯定會成為明天新聞的大頭條啊!

「…………這麼說也是呢。」
看著她極度困擾的小臉,混合著聽不見的嘆息,一期還是如她所願地將人給放了下來,眼眉間一閃即逝的感情,快的讓人無法捕捉。
「不過,還是讓我送妳回去吧。」

「是,麻煩社長了。」
輕柔口氣中蘊藏著不容否定的強權,紫也只有點點頭,挽住一期的手臂,跟著他的腳步一起踏出房間。

一連串的動作讓兩人看傻了眼,平野才大夢初醒般喊住了一期。
「一期哥,我也一起去。」
他們兩人都沒有公寓的鑰匙,紫的皮包甚至還在他手上,平野不跟過去的話,兩人就得被鎖在房子外面了。

「哎?留下我嗎?」
被留在房間裡的前田,無奈地嘆氣。
作為女明星的經紀人,收拾善後也是他們的工作之一,更何況對象是他們的尊敬的大哥呢……
前田也只有無奈聳肩,做好自己助理的工作。

來到旅館地下室的停車場時,一期社長專用的那輛後座加長的勞斯萊斯,就已經電梯出口待機,是一向準備週到滴水不漏的粟田口一期的脾氣。

不勞司機下車動手,一期自己伸手打開後座車門,非常紳士地讓女性坐在內側的位置,他才自己上車關上車門。
而非常識趣的平野,也不會去跟大哥一起搶在後座,自己去坐在助手席的位置,而司機對於少爺坐在自己旁邊的事情,也非常見怪不怪了。

有著特殊加工的窗戶玻璃,從外面是看不到車內的情況,也不讓人擔心會有好事的記者拍到這一幕。

汽車才剛駛上平面道路沒多久,一期就感到肩膀一重,女人的馨香瞬間縈繞著他,讓他詫異地往一旁看去。

疲憊至極的女人,才上了車就忍不住瞌睡蟲的招呼,就這樣輕靠在他的肩膀上,刷得極美的睫毛一顫一顫,長髮從他的肩膀流洩在他的胸口。

即使在獨處也鮮少撒嬌的她,讓一期的嘴角勾起溫柔的弧度,拿起一旁自己疊好的大衣,小心地披在她身上。

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好好看看她,一期伸手撥弄她的瀏海,指尖沿著她散發著誘人香味的光滑髮絲緩緩滑下。

這一年她都忙著拍攝大河劇,名氣上升有了更多代言的工作,他作為社長既高興也忙碌,以致兩人幾乎沒有太多能夠見面的機會,連這樣一點依偎的時間都顯得奢侈起來。

指尖輕觸她吐著熱氣的紅唇,這樣的接觸讓他憶起她的甜美,摩挲著嬌嫩忍下想要吻上的衝動。

要是明天沒有工作就可以更悠閒一點了,一年一次的聖誕節也能像是戀人一樣享受時間,只可惜他明天有走不開身的事情,明明是這樣的日子,卻也只有今晚才有見面的機會,實在是太遺憾了。

完全不塞車的深夜,平穩的車子很快就來到她位於六本木的公寓大樓。
自從粉絲襲擊事件之後,一期就緊急替她安排了這個保安完善的公寓大樓,從地下室停車場開始,一直到所有的出入口,全都需要特別的電子鎖才能進入,以保護她不再受到瘋狂粉絲的襲擊。

這一次一期的手勢更輕了些,能夠不驚醒人地將她從後座抱出,晃在腳尖的高跟鞋,一期還親切地將她給脫下,才讓弟弟的平野領著路,前往她的公寓。

基於禮貌,一期並沒有她公寓的鑰匙,每次來訪都是由弟弟陪同,並不是為了什麼社長身份,而是希望由她願意親手將鑰匙交給他罷了。
只是連主動開口邀請他來訪都沒有過的女人,想要來到她親自同意交出鑰匙那一步,還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呢。

當然,一期也非常清楚她不願意請他上門的原因。

搭著電梯來到她的樓層,這棟用電梯隔開行動空間,一層只有兩戶的公寓,對她這樣需要隱私的演藝人員來說,實在是再適合不過了。
空無一人的走廊上,最多也只會見到鄰居而已。

撇了一眼鄰居緊閉的大門,金色眼眸透出難以捕捉的一絲冰冷,在平野開門的瞬間消失無蹤。

女明星花久遠紫的公寓,是跟她華美外表完全聯想不起來的溫馨色調。

全部採北歐風格的裝潢,木造地板鋪著長毛地毯,客廳中放了幾盆綠色植物,開放式廚房也全都是白色與可愛的馬卡龍色構成,踏進來的瞬間,總是會讓人覺得自己並不是來到明星的居所。

她的臥房也是一樣的,統一溫馨放鬆的色系,脫了皮鞋的一期,小心翼翼地將人安放在臥房中的大床上,才在床邊看著她睡得極熟的小臉,指尖撫著她睡的微紅了臉頰。

即使大河劇已經殺青,她仍舊不太有太多的休息時間,特別是聖誕節新年這種時間,她更是忙得團團轉。

下一次見面,就是粟田口主辦的新年宴會了呢。
那天大概也是跟今天一樣,只能草草見面,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相處了。

一期的視線來到一旁,與女明星毫不相配,像是高中生才會喜歡的絨毛布偶,非常具有存在感地端坐在她的床上。

大約有60cm大的毛茸茸白色兔子,手上抱著一顆紅色草莓,圓潤大眼十分惹人憐愛,而另外一個更有使用痕跡的,是一隻名為小草莓的倉鼠娃偶,毛茸茸軟綿綿手感極佳,每次一期只要來到她的房間,都會伸手摸摸這兩隻娃娃。

「你們都有好好陪著紫呢。」
沒有多少人知道,被稱為男人的夢中情人,性感華美的女明星花久遠紫,其實是非常喜歡治癒性布偶的女人。
這兩隻玩偶,當然也是一期動用能力,特別為她所訂做,當然她本人是完全不知道的。

「今晚真是辛苦妳了,晚安。」
在她的額上落下一吻,一期才帶上房門,回到她的客廳。

在客廳的小桌子上,已經擺上了他今天為了她所準備的鮮花和禮物,聰明的司機當然不忘從車子中取出,只可惜收禮的人,今天來不及看到禮物了。

「一期哥要喝點水嗎?」
從冰箱拿出名牌礦泉水,平野遞給了一期。

「謝謝。」
在她舒適的布沙發坐下,一期扭開瓶蓋將水倒在平野遞來的杯子中,很快就喝完了一杯。
「抱歉,讓你這麼晚都還沒休息。」

「不,作為經紀人已經習慣了。」
平野擺擺手,要一期別放在心上。
「而且,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呢。」

「是嗎。」
讓弟弟來做經紀人,說真的一期並不是很贊同,畢竟平野跟前田也都是粟田口家的少爺,像亂那樣管理整個部門,或者像藥研那樣作為醫生發展,一期都會全力支持。

不過因為對象是紫,平野和前田在身邊的話,一期各種意義的放心,也才讓弟弟做這樣的工作。

突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閃了一下,一期知道那是紫的私人手機,先才開門的時候就隨意的放在桌上,就這樣從皮包中露了臉出來。

雖然非常的介意內容,不過基於教養一期不會伸手過去,只是在有限的空間中,看了一下螢幕上閃爍的訊息。

沒有任何文字,只是一個很可愛的貼圖表情,頭上掛著問號的眨眼小貓,是紫所喜歡的可愛物品。
用這種可愛的貼圖表情吸引她,讓她收到訊息時會忍不住微笑,這男人的手段實在是讓人不悅。

當然,手段這種東西,他粟田口一期也有。

聖誕夜這樣的日子,也只有他有本事扣著紫的時間,其他人只能透過螢光幕,看著遙不可及的明星的她了。
明明清楚知道這行為非常可笑,但這是他唯一能做的炫耀與宣言。

「平野,我送你回去吧。」

「一期哥明天還有工作吧,早點回去吧,我晚點也沒關係。」
明天紫沒有工作,他們經紀人與助理當然也能多休息一些,比起他們一期的行程是更來得緊湊。

「抱歉……」
居然要讓弟弟來體貼他,他這個大哥做得有點失敗啊。

「不,能幫一期哥做點什麼,我很高興呢。」
將開瓶的礦泉水扭緊,平野放入隨身的包裡面。
「已經這個時間了,我們快回去吧。」

 

 

 

 

後記:

突然展開的綜藝paro系列!?是吉原paro的連動展開

大概也只有在這邊會有一期x紫的劇情,一期在吉原篇是不會登場的喔!
我自己是很喜歡綜藝paro的設定與內容,最近還會有一些展開的可能性喔!

角色插畫: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澪雪拜 24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