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of my heart –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Secret of my heart

一期x紫

 

说到圣诞节,人们很自然就会联想到在车站前闪闪发亮的圣诞树,华美的烛光晚餐,情侣互相依偎的醉人夜景,再不济一点也会有烤鸡、礼物和蛋糕,这就是所谓的圣诞节。

可惜的是,这些所谓的圣诞节的印象,都是由媒体包装炒作出来,与真正的事实大相迳庭。

看着以自己做为女主角,所演出的圣诞节饭店宣传广告,花久远紫在心中苦笑着。

明明是圣诞节这样的日子,她却可怜地在AWT连锁饭店的新娘化妆间之中,由专业的造型师替她打扮化妆,换上指定准被好的礼服和饰品,准备好作为粟田口集团的社长的女伴去参加宴会。

在这炸鸡店都大排长龙的日子,她却只能在化妆室里面草草地吃几口便当充饥,播放著圣诞节特别节目的电视,穿插着她所拍摄的圣诞节广告。不管是AWT饭店的广告也好,代言珠宝品牌的广告也好,在这时候让人倍感讽刺。

萤光幕中的她在闪亮的圣诞树下收下俊美男人所赠送的珠宝,在看得到夜景的饭店中,与帅气男明星一起共进烛光晚餐,在这个鼓励消费的时代,女明星就必须要演出社会所期望的模样。

身为贩卖梦想的女演员,她实际的生活却不像萤光幕里面一样光鲜亮丽。

一大早就必须起床,为自己所代言的珠宝品牌做好站台的工作,展现女明星光彩耀眼的那一面。
晚上则是要作为粟田口集团大老板,粟田口一期社长的女伴,一起参加粟田口集团所举办的宴会。

虽然明白这就是女明星的工作,只是今年对她来说,格外辛苦呢。

 

 

转台来到了综艺节目,那是事先录制好的,她现在作为第二女主角所出演的大河剧‘白夜’的宣传节目,特别选在圣诞夜播出。

本来饰演花魁的她也应该要出席,不过对事务所来说,大老板粟田口集团的工作,远远比大河剧的宣传还要重要,就只能让女主角的文乃一个人上阵,去跟‘白夜’出演的男主角们周旋了。

 

 

 

 

“紫小姐,一期哥……不,社长已经到达饭店了。”
她的经纪人,双胞胎之一的粟田口平野,前来通知她休息时间已经结束,她下一个行程要开始了。

“谢谢,我准备好了。”
闪亮的高跟鞋,镶缀著闪亮水钻的飘逸长裙,脖子上大小恰到好处的蓝宝石项链,还有成对的耳环,这一切都是一期社长准备好给她,为了与社长搭配的打扮。

最后再检视一下自己的妆容,她抿了抿用口红装饰好的红唇,才踏出了化妆室。

“好久不见了,社长。”
对着自己的大老板,粟田口集团的社长,红唇扬起甜美微笑,轻轻点头致意。

她所属的综艺公司也是粟田口旗下,她代言的珠宝品牌也是粟田口集团的一份子,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粟田口一期都是她的大老板,她这个个名气不小的女演员,更是不能失了礼数。

“哈哈,不用那么拘谨。”
已经换上了宴会用的西装,一期虽然是大集团的社长,却有着不输给男明星的俊脸,还有他不管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优雅风度的翩翩贵公子形象,可是人称上流社会中,最理想的丈夫人选了。

因为,粟田口一期目前还是单身!
单身的他出席各种场合,总是需要漂亮的女伴,而且一期比起自己公司的女秘书,更喜欢选择综艺公司旗下的艺人,而紫就是那个常常被选上的对象了。
社长与她特别亲近的理由,可能也跟她代言了不少粟田口集团的商品有关系,让忙碌的男人的记忆中还存有她这号人物。

“那么,我们走吧。”
一期优雅地伸出手,让紫挽住他的手臂。

“今天也请社长多多关照了。”

“我才是需要被关照的呢,紫小姐。”
金蜜色的眼眸,对着完美妆容的女明星笑了一下,就算是在演艺界工作,见过许多美男子的她,也还是忍不住会怦然心动一下。
“圣诞夜也还麻烦妳出来工作,真是抱歉呢。”

“不,这是我的工作,请不要放在心上。”

“是呢,因为是工作嘛。”
重复着她的话语的一期,口气中漂浮着一股令人介意的空气,只是还来不及让她细想,两人就已经来到了饭店的宴会厅,她今天的工作场所。

别人的圣诞夜,是在家中看电视吃炸鸡,而她必须看着满桌美味可爱的小点心,挂著微笑与这些商场上的大人物周旋,做好美丽女伴的工作。

电视上那些令人憧憬的生活片段,就如同她的职业一般,全都是演出来的东西。

位于AWT连锁饭店的最顶楼,衣香鬓影的华丽宴会,是这几年她会以社长女伴的身份,固定参加的宴会,从来没有缺席的机会。
圣诞夜也要工作,就是这个意思了。

手持红酒,站在社长身边展露优美微笑,适当地跟上话题,这就是她的工作。
对女演员来说,这对应一点都不难,而且今年的话题还加上了正在上演的大河剧,过两天就要上映完结篇,让更多人来跟她攀谈戏剧的内容,就连习惯这种场合的她都觉得自己快要笑僵了。

即使喝得很慢,手上的红酒也是一杯接一杯,胃里都是液体的感觉,让人不怎么好受。
而且,总觉得今晚的时间过得特别慢,被高跟鞋折磨了一天的双脚已经又痛又麻,即使如此她还是挂著优美的微笑,一点都不让人发现她的疼痛。

这是作为女演员的基本素养,只要还站在舞台上,她就必须要保持下去。

只是今天一天没有什么进食,又一直不断被灌酒,就算是她也有点不胜酒力地,小手轻轻揪住了一旁男伴的西装外套。
她知道在工作中是不能这样撒娇,可是微醺的意识抵抗不了涌上的疲倦,让她只能抓住手边唯一能帮助她的浮木。

温暖的男人大手,温柔有力地环上了她的纤腰,支撑住她有点虚浮的身体。
“抱歉,已经累了吗?”

“……有一点…”
疲倦的双脚与身体,使她今晚一点都不想逞强,只想早点回去休息。

“再忍一下,还有几个要打招呼的对象,我们就能回去了。”
一期刻意压低的温柔嗓音,让她点点头,告诉自己她就快可以下班,只要再忍耐一下就好了。

可惜这一下并不如她所期望的那么快,这些男人今晚似乎都长舌了起来,让她空出的那只手,指尖轻勾著一期的西装外套,好支撑自己快要站不住的双脚。

好不容易终于散会,她可以回到新娘用化妆室换下晚礼服,终于下班的解放感,让她想要快点回家躺下了。

“这么晚了,等一下我送妳回去吧。”
在踏入化妆室之前,一期拉住了她告知行程。

“这样太麻烦社长了,而且蜻蛉切还在…”
她有专属司机兼保镖的蜻蛉切在等著,都已经让他等了一晚上,到现在跟他说不用上班,怎么想都太失礼了。

“今天是圣诞夜,我让他早点回去了。”
粟田口集团的一期社长,说一没有二,他是他们两人的大老板,就算是蜻蛉切当然也只有接受命令的份。

“那就…麻烦社长了……”
都到了这个地步,这是她唯一被允许的答案了。

“休息一下,我等等来接妳。”
拍拍她的背将人推入化妆室,她也只有淡淡一笑,顺从社长命令。

这位优雅的翩翩贵公子,也有着强迫他人服从,相当任性的一面,只是鲜少在人前展现罢了。

换下令人感到拘束的晚礼服与高跟鞋,穿上自己的衣服,一旦在沙发上坐下就让人不想再站起来了。
“呼啊…好困喔…”
今天一天都快要结束的时间,替她打扮的造型师也都早就下班了,化妆室之中只有她一人,空无一人的房间令人安心,也让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女人,忍不住打起了呵欠。

靠在舒适松软的沙发上,她敌不过疲倦身体的抗议,就这样打起了盹来,睡得连敲门声都没有听见,舒服地依偎在沙发上。

踏入化妆室的一期,身后还跟着紫的经纪人平野和助理前田,看着睡得极沉的女人,金色眼中闪烁著复杂的光芒。

说真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忍不住地将她逼到这个地步。
毫无疑问,今晚的宴会对她来说是工作没错,可是这个词从她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就让人觉得不快,教人想要将她绑在身边更久一些。

即使知道这样会累坏她,他还是这么做了…导致现在看着她的睡脸,心中充满著混合著罪恶感的后悔。

“紫小姐睡着了呢…”
前田的声音,将一期从自己的思考中唤了回来。

“别叫醒她,今天工作太多累坏了。”

“可是…”
不把人给叫醒,是要怎么送她回家呢?

“这里就麻烦你们了,我送紫小姐回去。”
一期大步向前,将安睡在沙发上的女人给抱了起来。

这个动作,就算是睡着的女人也会睁开眼睛。
“唔……社长!?”
睁开眼睛马上就看到一期俊帅的脸庞,吓得她忍不住叫出声音。

“没事,妳继续休息。”
将女人以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中,一期口气平淡,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做了什么惊人的事。

“不行,怎么能劳烦社长!请放我下来!”

“别担心,妳很轻。”
女人慌乱的样子让他微笑,一期半点都没有想把人给放下来的意思。
“今晚我是妳的男伴,就多对我撒娇也可以。”
先才紫勾着他的外套,难得被撒娇的感觉,让他郁闷的情绪得以好转,也想对她更温柔一些。

“不是这个问题…我…那个……如果被拍到……”
他们可是社长与女明星,记者最喜欢的绯闻的题材啊!
黄金单身汉的一期社长,将女演员公主抱地走在饭店中,肯定会成为明天新闻的大头条啊!

“…………这么说也是呢。”
看着她极度困扰的小脸,混合著听不见的叹息,一期还是如她所愿地将人给放了下来,眼眉间一闪即逝的感情,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不过,还是让我送妳回去吧。”

“是,麻烦社长了。”
轻柔口气中蕴藏着不容否定的强权,紫也只有点点头,挽住一期的手臂,跟着他的脚步一起踏出房间。

一连串的动作让两人看傻了眼,平野才大梦初醒般喊住了一期。
“一期哥,我也一起去。”
他们两人都没有公寓的钥匙,紫的皮包甚至还在他手上,平野不跟过去的话,两人就得被锁在房子外面了。

“哎?留下我吗?”
被留在房间里的前田,无奈地叹气。
作为女明星的经纪人,收拾善后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更何况对象是他们的尊敬的大哥呢……
前田也只有无奈耸肩,做好自己助理的工作。

来到旅馆地下室的停车场时,一期社长专用的那辆后座加长的劳斯莱斯,就已经电梯出口待机,是一向准备周到滴水不漏的粟田口一期的脾气。

不劳司机下车动手,一期自己伸手打开后座车门,非常绅士地让女性坐在内侧的位置,他才自己上车关上车门。
而非常识趣的平野,也不会去跟大哥一起抢在后座,自己去坐在助手席的位置,而司机对于少爷坐在自己旁边的事情,也非常见怪不怪了。

有着特殊加工的窗户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到车内的情况,也不让人担心会有好事的记者拍到这一幕。

汽车才刚驶上平面道路没多久,一期就感到肩膀一重,女人的馨香瞬间萦绕着他,让他诧异地往一旁看去。

疲惫至极的女人,才上了车就忍不住瞌睡虫的招呼,就这样轻靠在他的肩膀上,刷得极美的睫毛一颤一颤,长发从他的肩膀流泄在他的胸口。

即使在独处也鲜少撒娇的她,让一期的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拿起一旁自己叠好的大衣,小心地披在她身上。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好好看看她,一期伸手拨弄她的浏海,指尖沿着她散发著诱人香味的光滑发丝缓缓滑下。

这一年她都忙着拍摄大河剧,名气上升有了更多代言的工作,他作为社长既高兴也忙碌,以致两人几乎没有太多能够见面的机会,连这样一点依偎的时间都显得奢侈起来。

指尖轻触她吐著热气的红唇,这样的接触让他忆起她的甜美,摩挲著娇嫩忍下想要吻上的冲动。

要是明天没有工作就可以更悠闲一点了,一年一次的圣诞节也能像是恋人一样享受时间,只可惜他明天有走不开身的事情,明明是这样的日子,却也只有今晚才有见面的机会,实在是太遗憾了。

完全不塞车的深夜,平稳的车子很快就来到她位于六本木的公寓大楼。
自从粉丝袭击事件之后,一期就紧急替她安排了这个保安完善的公寓大楼,从地下室停车场开始,一直到所有的出入口,全都需要特别的电子锁才能进入,以保护她不再受到疯狂粉丝的袭击。

这一次一期的手势更轻了些,能够不惊醒人地将她从后座抱出,晃在脚尖的高跟鞋,一期还亲切地将她给脱下,才让弟弟的平野领着路,前往她的公寓。

基于礼貌,一期并没有她公寓的钥匙,每次来访都是由弟弟陪同,并不是为了什么社长身份,而是希望由她愿意亲手将钥匙交给他罢了。
只是连主动开口邀请他来访都没有过的女人,想要来到她亲自同意交出钥匙那一步,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呢。

当然,一期也非常清楚她不愿意请他上门的原因。

搭著电梯来到她的楼层,这栋用电梯隔开行动空间,一层只有两户的公寓,对她这样需要隐私的演艺人员来说,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最多也只会见到邻居而已。

撇了一眼邻居紧闭的大门,金色眼眸透出难以捕捉的一丝冰冷,在平野开门的瞬间消失无踪。

女明星花久远紫的公寓,是跟她华美外表完全联想不起来的温馨色调。

全部采北欧风格的装潢,木造地板铺着长毛地毯,客厅中放了几盆绿色植物,开放式厨房也全都是白色与可爱的马卡龙色构成,踏进来的瞬间,总是会让人觉得自己并不是来到明星的居所。

她的卧房也是一样的,统一温馨放松的色系,脱了皮鞋的一期,小心翼翼地将人安放在卧房中的大床上,才在床边看着她睡得极熟的小脸,指尖抚着她睡的微红了脸颊。

即使大河剧已经杀青,她仍旧不太有太多的休息时间,特别是圣诞节新年这种时间,她更是忙得团团转。

下一次见面,就是粟田口主办的新年宴会了呢。
那天大概也是跟今天一样,只能草草见面,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相处了。

一期的视线来到一旁,与女明星毫不相配,像是高中生才会喜欢的绒毛布偶,非常具有存在感地端坐在她的床上。

大约有60cm大的毛茸茸白色兔子,手上抱着一颗红色草莓,圆润大眼十分惹人怜爱,而另外一个更有使用痕迹的,是一只名为小草莓的仓鼠娃偶,毛茸茸软绵绵手感极佳,每次一期只要来到她的房间,都会伸手摸摸这两只娃娃。

“你们都有好好陪着紫呢。”
没有多少人知道,被称为男人的梦中情人,性感华美的女明星花久远紫,其实是非常喜欢治愈性布偶的女人。
这两只玩偶,当然也是一期动用能力,特别为她所订做,当然她本人是完全不知道的。

“今晚真是辛苦妳了,晚安。”
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一期才带上房门,回到她的客厅。

在客厅的小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他今天为了她所准备的鲜花和礼物,聪明的司机当然不忘从车子中取出,只可惜收礼的人,今天来不及看到礼物了。

“一期哥要喝点水吗?”
从冰箱拿出名牌矿泉水,平野递给了一期。

“谢谢。”
在她舒适的布沙发坐下,一期扭开瓶盖将水倒在平野递来的杯子中,很快就喝完了一杯。
“抱歉,让你这么晚都还没休息。”

“不,作为经纪人已经习惯了。”
平野摆摆手,要一期别放在心上。
“而且,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呢。”

“是吗。”
让弟弟来做经纪人,说真的一期并不是很赞同,毕竟平野跟前田也都是粟田口家的少爷,像乱那样管理整个部门,或者像药研那样作为医生发展,一期都会全力支持。

不过因为对象是紫,平野和前田在身边的话,一期各种意义的放心,也才让弟弟做这样的工作。

突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闪了一下,一期知道那是紫的私人手机,先才开门的时候就随意的放在桌上,就这样从皮包中露了脸出来。

虽然非常的介意内容,不过基于教养一期不会伸手过去,只是在有限的空间中,看了一下萤幕上闪烁的讯息。

没有任何文字,只是一个很可爱的贴图表情,头上挂著问号的眨眼小猫,是紫所喜欢的可爱物品。
用这种可爱的贴图表情吸引她,让她收到讯息时会忍不住微笑,这男人的手段实在是让人不悦。

当然,手段这种东西,他粟田口一期也有。

圣诞夜这样的日子,也只有他有本事扣著紫的时间,其他人只能透过萤光幕,看着遥不可及的明星的她了。
明明清楚知道这行为非常可笑,但这是他唯一能做的炫耀与宣言。

“平野,我送你回去吧。”

“一期哥明天还有工作吧,早点回去吧,我晚点也没关系。”
明天紫没有工作,他们经纪人与助理当然也能多休息一些,比起他们一期的行程是更来得紧凑。

“抱歉……”
居然要让弟弟来体贴他,他这个大哥做得有点失败啊。

“不,能帮一期哥做点什么,我很高兴呢。”
将开瓶的矿泉水扭紧,平野放入随身的包里面。
“已经这个时间了,我们快回去吧。”

 

 

 

 

后记:

突然展开的综艺paro系列!?是吉原paro的连动展开

大概也只有在这边会有一期x紫的剧情,一期在吉原篇是不会登场的喔!
我自己是很喜欢综艺paro的设定与内容,最近还会有一些展开的可能性喔!

角色插画: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澪雪拜 24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