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部屋で君と –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この部屋で君と

吉原paro + 綜藝paro 連動
太秦、振付、月渡橋 擴寫連動篇

三日月x紫

 

 

「………這樣啊…」
聽著電話那頭蜻蛉切的話,花久遠紫斟酌了一下。
「如果蜻蛉切你不覺得麻煩的話,就開車帶他們去市區好了。有全天候的居酒屋和串燒店,應該可以滿足一下他們。」

今天一天的殺陣拍攝,大包平和日本號都被頻頻NG的髭切給累慘了。
一整天下來還遇到天公不作美,辛辛苦苦就只拍了一個景,而且還是略有遺憾的草草收尾,實在是讓人心有不甘。

晚餐時間累了一天的大包平,看著一桌精緻華美的懷石料理,眼睛都要突出來了,是不可置信的凸。

他的臉上很清楚地寫著,老子我辛苦拍戲一整天,就吃這些餵小鳥塞牙縫的東西,有沒有搞錯啊!
縱使女性都把自己的菜都分給了他,吃不飽的大包平一臉可憐兮兮,像是頭沒被餵飽的大狗,實在是讓人太不忍心了。

「不用帶什麼給我了,啊,問問看平野跟前田有沒有需要的……嗯,好的,別擔心,去忙你的吧,晚安。」
切斷電話放在一邊,紫低頭看著偎在她的腿上已經醒來的男人。
「對不起,聲音太大吵醒你了?」
撥弄著男人夜色短髮,指尖梳過他略長的鬢髮。

「不,只是想換個姿勢…」
被女人馨香給包圍著,安心的感覺讓累了一天的男人馬上就落入黑甜香,任由女人擺弄著他的身體。

「不行,你要好好熱敷。」
把想換姿勢的男人扳過來,紫在他線條優美沒有一絲多餘贅肉的背部貼上消炎貼布,並在肩膀上放上熱毛巾。
「今天拍了一整天的殺陣,你的手都要舉不起來了。」

「哈哈哈,還是被看出來了啊。」
臉頰隔著浴衣磨蹭著女人柔軟大腿,傲慢的三日月也只會在她面前撒嬌。

作為知名模特兒,跟其它人不同不是演員的三日月,雖然有著充分的體力可以應付拍攝,可是大動作的連續殺陣他可吃不消。

連大包平那樣的鐵人都要受不了了,三日月也只是用意志力強撐,只有髭切不可思議地,仍就活蹦亂跳的,半夜還被文乃抓著背劇本。

佔了白夜五成以上戲份的男主角,卻是最拖進度的新人,照這樣下去是否能趕得上開播時間也都是問題呢。
大河劇跟其他的片子不同,檔期完全不可變更,所以拍攝行程也特別緊湊,再加上頻頻NG的意外,更是讓大家不得閒。

這個時間,後勤劇組也不得休息,肯定在看著要如何修改今天拍攝的畫面。

「別動,給你貼貼布呢。」
一片又一片清涼的貼布,仔細地貼上他的手臂與背部。

三日月赤裸著上半身,只有一條腰帶繫住他已經脫得半裸的衣服,這麼旖旎曖昧的氣氛,卻無奈渾身酸痛,累到根本動彈不得,唯一的救贖是有美女的大腿可以枕著,讓他可以稍微恢復一點疲勞。

這個隸屬AWT集團的老舖旅庭,雖然是幾乎包下來給劇組住宿,不過使用最高級房間的,還是只有AWT的女星花久遠紫,還有粟田口的少爺們。
他們的房間都有室內溫泉,其他人就只能使用一般的露天溫泉了。

對於殺陣這樣辛勞的拍攝,溫泉確實是能恢復身體疲勞,但也不能一直泡在裡面,對皮膚會有傷害。
而且今天一天,三日月早就累到,進入溫泉就會睡著的程度,還是紫邀請他到自己房間,使用單人溫泉,才免了泡暈在溫泉中的尷尬。

男女獨處在房中,都洗了澡換了衣服,卻只能可憐地枕膝,就算是三日月也只有無奈嘆息的份。

視線來到內室的臥房,只有高級房間才有這樣臥廳分離的設計,在這個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個大大的倉鼠娃娃端坐在她的床上。

沒有小草莓就不能睡覺,穿著寬鬆的針織毛衣與長裙,懷抱著大娃娃坐在他家的被爐中,噘著嘴的美人只讓三日月忍不住微笑。
連出外景都要帶來的堅持,該說不愧是當紅女星嗎。

撫著頭髮的小手非常舒服,貼在身上的清涼貼布也開始生效,軟軟的枕頭讓他的意識又恍惚起來,幾乎進入了夢鄉。

「……三日月今晚睡這裡吧。」
女人突然的建議,讓三日月微睜他蕩漾著新月的雙眼。

「妳這是……邀請嗎?」
在這種時候,真是相當的考驗啊。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小臉微紅,女人有點慌張地解釋。
「我只是覺得你大概走不回去了而已。」
連回房間的腳步都有點虛浮的男人,渾身貼布又泡了澡,他們的房間距離那麼遠,這趟路只是給他負擔而已。

雖然她跟三日月之間,確實是有著男女的關係,但現在根本不是那種時候啊!

「是呢,抱著妳充電,肯定會恢復的快一些。」
伸手環住女人的纖腰,三日月滿足地喟然一聲。

「不是說手別動嘛。」
輕拍三日月的手,被教訓的男人只好可憐放手,這一次的嘆息充滿了無奈。

 

 

 

 

後記:
還是一樣的闊寫篇,這次是三日月x紫的部份了!
綜藝paro真是有趣!

澪雪 拜 26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