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の下で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olorful flowers系列

月光の下で

一期x紫

 

 

柠檬,盐巴,锦市场(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豪華的屋型船靠在河岸邊,就等著最後的客人上船始能出發。

即使一身暗色綢緞官服,也遮掩不住南町奉行的倨傲之氣,作為姍姍來遲的最後一人,他跨著大步登上了船,將他有著他左右手之稱的內與力留在岸邊。

「恭迎大人。」
來自吉原各大妓樓,最高級的大夫與其新造都聚齊在船上,豪華打扮的鶯鶯燕燕匐匍下身,嬌聲迎接最後的客人。

「很好,起來吧。」
搖搖扇子,南町奉行一臉得意,在屋型船的主位之一坐下。

待客人全部到齊,這艘在煙火節玩樂的大船也終於順利出發,在夜空中轟隆閃耀的煙火,象徵著令人享受的太平盛世。

「卡!」
鶯丸導演一聲,大包平馬上喘口氣垮下肩膀。

南町奉行這個角色,雖然有很多大包平所喜歡的殺陣演出,同樣也有他所不喜歡的大人物場景,要演出一個威風八面傲氣十足的人物,還真是不簡單的事情。

「這一幕可以了。」

「真的!?」
大概是這幾天都沒聽見沒NG的景,大包平感動得要命。

這次在太秦出外景,真是白天拍殺陣,晚上拍夜景,會這樣連睡眠時間都不夠的日夜趕進度,就是因為男主角的髭切拖累整個拍攝進度,只能在其他地方將狀況給補回來。

今天這場戲,就是要拍攝南町奉行與北町奉行,在隅田川煙火大會中宴請其它大商人與名門武家的一場戲。
選在鴨川上拍攝這場重要畫面,今晚天氣不錯還可以放煙火,感覺拍攝會比想像中的還要順利許多。

可以包團旅遊的大型屋型船,主要的攝影團隊也都在這裡,重視鏡頭美學的鶯丸導演,更要求船在必須在鴨川上行駛,好拍到更真實的鏡頭。

一旁的美術指導的歌仙與造型師的太鼓鐘,仔細檢查著下一幕作為主角的花魁與新造的衣服與妝容。
鶯丸導演對這一幕的要求,可是不輸給長鏡頭的殺陣,一點點的錯誤就會要求重拍。
因為頻頻NG的髭切的關係,大家已經做好了要拍攝整晚的打算了。

在屋型船上的,除了導演與工作團隊外,晚上沒戲可拍的主演員們也一起到船上來,想要看看這一幕會拍攝的如何。
畢竟這是除了花魁道中外,少數以花魁作為主角的一幕大戲。

打理好演員的衣服妝容,演員們根據劇本設定的走位,到指定場所待機。

飾演南町奉行所寵愛的花魁太夫,紫就位到飾演南町奉行的大包平身邊,而作為花魁新造的雪繪,則是稍遠了些,在一旁作為伴奏用的背景板。

「第十場第三鏡第一次,開始!」
隨著副導演喊卡賣拉,攝影機再度開始轉動。

豪華的屋型船宴會上,打扮華麗的各家花魁和藝者們,與自己帶來的新造們,在會場上跳舞炒熱氣氛。
與會的商人與武家,每一人身邊也都有美貌遊女負責斟酒,真可謂忘卻一切煩惱的太平盛世,就連平常不近女色的北町奉行,身邊也有美麗遊女招呼,只是這些女人看來看去,都沒有伺候在南町奉行身邊的花魁太夫來得美麗。

被稱為吉原花王的女人,梳著太夫才能裝扮的髮型,頭上的玳瑁髮飾閃閃發光,安安靜靜地服侍著她的老闆。

「哼,這些女人都不夠看,太夫妳去。」
酒過三巡,傲慢的南町奉行用下巴指示,要身邊的太夫上去跳舞。

對女人如此霸道無禮,且無視之前安排好的節目,同為招待主的北町奉行不快地皺了下眉頭,也沒在當場發作。

「是,大人。」
面對蠻橫的奉行,太夫只是微微一笑,魅惑酥骨的眼神,讓一旁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彷彿真的見到了君臨著吉原的絕美花魁。

太夫拉了拉衣擺起身,表演舞台上的藝者們馬上讓開場地,一直作為背景板的飾演新造的雪繪,也抱著自己的琴向前,端坐在太夫旁邊伴奏的位置。

到這個部份都還是順利,可是雪繪已經忍不住流起了緊張的冷汗,生怕在這個鏡頭中有什麼差錯,成為被喊咔的罪魁禍首了。
這個場面雪繪所飾演的新造,只是在姊姊太夫背後的伴奏背景板,可是她的表情如果有差錯,一樣會成為重拍的原因。

太夫獻舞的這場戲,她這個臨陣磨槍的新造當然沒本事真的彈琴,只要配合躲在屏風後面真正藝者彈奏的音樂對對手指就好了。
可是紫不一樣,不喜歡使用替身的鶯丸導演,基本上都是要求演員直接上陣,才會有拍了一整天的殺陣,仍舊沒拍到理想鏡頭的窘狀。

從腰帶中抽出扇子,在展開的瞬間,紫也看了她一眼。
那並不是演員紫的的表情,而是太夫指示她的新造,可以開始彈琴的信號。

屏風後面的奏者,是根據她的手勢作為開始彈奏的信號。
音樂一起,太夫也要跟著踏出舞步,這個節拍錯一不可,緊張讓雪繪忍不住手指發抖,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別壞了良好的拍攝節奏。

琴音錚錚響起,太夫也優雅地踏出了舞步。

拉著長長衣袖,金色扇子反射著燭火光芒,曳地衣擺隨著她的舞步優雅晃動,衣服上刺繡的金銀蝴蝶,彷彿就要隨之飛出般。

不只是舞姿而已,她隨著扇子角度而變換的表情,長睫大眼彷彿在勾魂,教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屋型船外煙火隆隆綻放,可是每一個人的視線都被太夫豔美舞姿給吸引,色彩繽紛的煙火只是讓這畫面更來的夢幻,被拉入了太夫所主導的吉原世界。

不長的舞蹈,在太夫收攏扇子盈盈下拜告終,看著紫的背影,雪繪覺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低垂著眼的紫,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這時候應該要有台詞的南町奉行保持著沉默,很明顯就是忘記接下來輪他了。

如果是其他人的話,鶯丸導演早就喊卡,可是對著大包平,鶯丸有著異常的耐心,能容忍一些小錯誤。
只是讓這個沉默繼續下去,肯定會被喊卡,這場舞不知道要重跳起幾次,她可不願意。

將扇子插回腰帶,太夫優雅起身回到南町奉行的身邊,替仍舊愣著的大包平斟滿他的盃。
「大人還滿意妾身的表現嗎?」

紫的話讓大包平大夢初醒,想起來鏡頭來到他身上了。

「不愧是太夫,我很滿意,這盃酒就賞妳吧。」

「謝大人賞賜。」
雙手接過酒杯,紫喝下這其實是水的清酒。

「………不愧是價值百萬的陪酒啊…」
打從心裡羨慕著大包平,日本號忍不住喃喃自語。

「價值百萬的陪酒,是什麼意思呢?」

「那當然是……」
發現聲音不對勁,日本號猛然回頭,只見AWT事務所社長粟田口一期,用一貫溫文儒雅的笑容看著他。
「嗚…粟田口的……」
發現自己太大聲,日本號趕忙摀住嘴,以免聲音被收進去反造成了NG。

面對粟田口一期,日本號就算撕了嘴也不能說,他昨天調戲紫來斟酒的事情。
雖然並沒有成功,而且紫玩笑般地開了一個一杯一百萬的價碼,現在看起來還真有這個價值。

為什麼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一期會出現,日本號看了眼周圍,發現拍攝沒有上船的那幕的長谷部也在,那肯定就是在出船前最後檢查的時候一起上來的了。

一般來說,攝影中非相關人士不得進入,可是一期既是AWT事務所的社長,也是出資者粟田口集團的總裁,不管是哪個身份他都能站在這裡。

悶熱的六月天,就算總是一身整齊的他也脫下了外套拿在手中,只有簡單的灰色絲質襯衫與領帶,總是笑盈盈的男人,甚至比日本號還矮了不少,日本號卻總覺得自己矮他一截,沒辦法強硬起來。

「卡!」
鶯丸導演的聲音,才讓日本號放開自己的手。

「別嚇我啊!」

「是做了什麼虧心事才會被嚇到吧。」
一期雖然微笑著,但看得出來他根本沒在笑。
「已經說過了很多次,還請別調戲我家的藝人好嗎?」

「不,那個就是……開開玩笑……」
日本號舉起雙手討饒,一點都不像對著女藝人那樣的輕佻態度。

「就算是玩笑也不行,還請提高你的道德操守。」
不是維持而是提高,代表一期對日本號毫無期待。

「社長,別這麼嚴厲嘛……」
對著生氣不生氣都是一臉笑容,除了威壓感以外沒有不同的男人,日本號真的是不擅長應付這樣的人物。

日本號的稱呼方式,教一期繃起了眉頭,似乎對他的叫法非常的不以為然。

「社長,你來了。」
離開鏡頭過來補妝整理衣服的紫,笑著對一期打招呼。

「來京都開會,順便過來看看。」
直接把日本號晾在一邊,一期緊繃的眉頭馬上消失,換上溫柔的微笑。
「真不愧是AWT的台柱,這麼難的內容一次完成。」
一次就能通過那個挑惕的鶯丸的要求,一期對紫的表現也非常滿意。

「社長就別這樣誇我了。」

比起一次過關的紫,差點造成NG原因的大包平,在那邊被鶯丸導演給教訓著。
「我知道是會讓人看傻了眼,不過你不能真的看傻啊。」
當然看傻的大包平是很符合南町奉行的狀況,就這樣拍攝進去也沒關係,只是該回神的時候還是要回神。
「幸好紫把場給救回來,不然就要重拍了。」

「……抱歉,我會注意。」
被訓斥的大包平很抱歉地抓抓頭,認真的反省。
不能否認他是真的看呆了,平常對他來說紫不過就是個很有女人味的漂亮女人,南町奉行雖然在故事中對花魁十分著迷,不過大包平一點都不懂這個感覺……直到剛才。

先才在屏風前跳著舞的女人,她的美豔與氣質,毫無疑問是君臨吉原的牡丹花王,也稍微能讓人理解,故事中南町奉行著迷她的心情了。

「我明白你很累了,加油把剩下來的部份拍完。」
用劇本敲敲老友的肩膀,鶯丸很確實地告訴他沒有下次了。

這次會這樣放水,實在是因為拍到太多好表情,下一次大包平肯定就沒有這麼真實的表情,南町奉行這個角色也會大打折扣了。

屋型船這場戲,除了花魁太夫的獻舞以外,還有南町北町奉行的鬥法較智,可不是一下子就能拍完了。
只是重頭戲的部份,難得的一次過關,對於這一段時間被無數次NG給低迷的劇組氣氛,帶來了正面的好影響。

南町北町奉行的這場戲,說真的鶯丸並不是擔心。
因為飾演北町奉行的是文乃的兄長城之內學人,是個跟長谷部一樣的精英派演員,很會帶戲的他來領導不擅長此類畫面的大包平正是剛剛好。

新人演員的大包平,許多部份與其說是演戲不如說是真實流露,性格單純只喜歡殺陣部份的他,很容易被帶戲成功,這就是先才鶯丸不想喊卡,想要看看紫能怎麼樣把戲圓回來,也許能夠拍到更好的畫面。

事實證明他的選擇是正確的。

今天在船上,鶯丸覺得可以拍到不少他滿意的畫面了。

因為拍攝順利的關係,比預定還早回到旅館的劇組,說是早也已經是一般人該上床休息的時間了。

在花久遠紫的房間中,沐浴過後換上了浴衣的一期,坐在陽台邊欣賞窗外的景色的同時,他真正的視線追著同樣換上了浴衣,站在門口與女將說話,端著酒水過來的女人身上。

「社長,請用。」
手製陶器的小壺與同款的小盃,一期噙著微笑接過她遞來的酒。

「謝謝。」

會在自己房間招待一期社長,說真的是一期的意思。
這棟旅館景色最好最寬敞的房間,就給了在這邊拍戲的紫居住,而理應住在最好房間的一期,因為只住一個晚上的關係,被委屈到了較為次等的房間。

說著想要看夜景的一期,在經紀人平野的眼神示意下,紫也只能開口請一期到她房間來了。

在這種公開場合,讓男性社長在自己房間,應該是個非常不妥當的行為,不過似乎沒有任何人在意,因為一期的房間也一樣是在景色較好的這邊,只是跟她的房間比,還是遜色了些。

坐在一期身邊,她靜靜地陪他欣賞夜景。
平常忙碌的社長難得來探班,這幾天的行程上都會在京都,可是只有今晚會在這邊,讓紫再一次感嘆一期的忙碌。

即使是非常勉強,他還是抽出時間來到現場,被重視的感覺讓AWT旗下的演員相當高興,特別是非常週到還帶了禮物前來的一期,更是劇組中的座上賓,鶯丸也招待他在最好的位置欣賞拍攝,當然導演的目的可能是想要追加預算就是了。

「花魁的扮相真是非常的美啊。」
一期突然冒出的讚美,讓她愣了一下才想起,這是一期第一次看到她在大河劇的打扮。

「謝謝,那些衣服簪子都非常名貴,我很怕弄傷呢。」
為了演出逼真,衣服是仿江戶時代重新製作,但首飾什麼可是到處商借而來,將那些古董給戴在頭上,會有著自己也真的化身為花魁太夫的感覺。

喝下手中陶盃中的酒,紫很自然地斟滿它,看著她的樣子一期忍不住低笑一聲。
「確實,這是價值百萬的酒呢。」

「社長就別取笑我了,那是對著日本號才這樣說的。」
以太夫過夜陪酒的開銷換算成現代貨幣,確實也是末約百萬才足夠,她當時只是回敬口花花的日本號而已,沒想到現在被一期拿來取笑。

「我是認真的呢。」
伸手摟過她的肩膀,一期讓她靠在自己懷中,繞過肩膀的手撥開她的長髮,指尖輕撫看著女人因為突然的親暱而臉紅起來的嫩頰。
「如果我是奉行,也肯定會沈溺在妳這樣的花魁中,為了妳花上千金都值得。」

「社、社長……」
在工作中鮮有曖昧行為的一期,讓紫窘迫地不知道該掙脫還是順從他。

「這種時候…就別喚我社長了…」
貼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俊顏,沐浴過後好聞的男人味道讓人暈眩,發顫的粉唇也自然地照著他的要求開口。

「一期……」
隨著她的呼喚,一期覆上了她的唇,傳遞過來的是香醇的清酒氣味。

與溫雅外表不同,他的吻總是熱情霸道,糾纏不休地令人顫抖的吻,卻不讓人討厭,甚至還會令人耽溺在他的懷抱中。

「………今晚,我睡這裡好嗎?」

「可是,明天早上要拍戲…」
閃閃發亮的金蜜色眼眸,讓人差點就應了他的要求。

「哈哈,我只是想這樣子抱著妳而已。」
將女人摟軟身軀摟入懷中,一期下巴靠著她的頭頂。
「我也是明天早上就有行程,也只能這麼做了……」

除非明天休假,不然一期鮮少與她一起過夜,更別說什麼都不做只是拉著她一起睡了。

靠在一期的懷中,她苦著臉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起睡也不是不行,只是她的臥房……擺了些不方便讓一期社長看到的東西。

她作為AWT的招牌女星,出外景還帶著大布偶一起睡覺,這模樣給社長看到,她的形象肯定都會碎得一乾二淨,說什麼都想要避免。

「有需要我幫妳收拾房間嗎?」

「不,我自己可以!」
聽一期的口氣,他今晚確定要在這裡跟她一起睡了。
這個只要下了決定就無法撼動的霸道男人,她只能自己看著辦。
「我失陪一下。」
從一期懷中起身,她真的慶幸這個房間是廳臥分開,不會一進來就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大型娃娃們。
「我還沒說好之前,不能進來喔。」
打開臥室門之前,她還再次叮嚀坐在窗邊噙著有趣笑容的男人。

「好的,在妳邀請之前我不會進去。」

紫快速地打開房門又關上,每天都打掃的房間當然沒有亂成一團,衣服也很規矩整齊地掛在衣櫃裡面,唯一的問題就是坐在她的床上的大倉鼠娃娃小草莓了。

將小草莓用力在懷中抱緊,她實在是太喜歡這個治癒的手感與軟度,對她這個壓力極高的女明星來說,這是療癒精神壓力的超好用週邊。
這是幾年前不知道是誰送的,要是知道送禮者是誰,她肯定要好好道謝一番。

只是她都已經這個年紀還要抱著娃娃睡覺,對於知道了事實的三日月就算了,她在一期社長面前還是要點優秀員工的面子,不能讓他知道這樣的自己。

將衣櫃打開把小草莓給塞進去,很遺憾今晚不能跟又軟又治癒的布偶一起睡,紫又環視了一下房間確認沒有問題,才戰戰兢兢地將房門給打開。

「………請進。」
紫一臉男友臨時要來住,房間亂到不行的緊張模樣,教一期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這樣,真會讓人把持不住呢。」

「不行,社長要遵守約定!」

「嗯,我會努力。」
來到臥房門口將人摟入懷中,香暖嬌軀讓一期滿足輕嘆。

聽平野說了她接下來的行程,那個男人要來京都的消息,讓一期實在是忍不下來,非要來見她一面不可。

看起來,似乎是讓人安心的狀態。

「睡吧,明天還要早起。」
攬著她的肩膀,一期非常紳士地帶著她到床邊,過了一個真正只有睡眠的安穩夜晚。

 

 

 

後記:

 

綜藝paro的R18片段真的偏少,主要是因為大家都太忙了(苦笑

澪雪拜 30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