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の下で -综艺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Colorful flowers系列

月光の下で

一期x紫

 

 

柠檬,盐巴,锦市场(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之前的故事

 

 

 

 

豪华的屋型船靠在河岸边,就等著最后的客人上船始能出发。

即使一身暗色绸缎官服,也遮掩不住南町奉行的倨傲之气,作为姗姗来迟的最后一人,他跨著大步登上了船,将他有着他左右手之称的内与力留在岸边。

“恭迎大人。”
来自吉原各大妓楼,最高级的大夫与其新造都聚齐在船上,豪华打扮的莺莺燕燕匐匍下身,娇声迎接最后的客人。

“很好,起来吧。”
摇摇扇子,南町奉行一脸得意,在屋型船的主位之一坐下。

待客人全部到齐,这艘在烟火节玩乐的大船也终于顺利出发,在夜空中轰隆闪耀的烟火,象征着令人享受的太平盛世。

“卡!”
莺丸导演一声,大包平马上喘口气垮下肩膀。

南町奉行这个角色,虽然有很多大包平所喜欢的杀阵演出,同样也有他所不喜欢的大人物场景,要演出一个威风八面傲气十足的人物,还真是不简单的事情。

“这一幕可以了。”

“真的!?”
大概是这几天都没听见没NG的景,大包平感动得要命。

这次在太秦出外景,真是白天拍杀阵,晚上拍夜景,会这样连睡眠时间都不够的日夜赶进度,就是因为男主角的髭切拖累整个拍摄进度,只能在其他地方将状况给补回来。

今天这场戏,就是要拍摄南町奉行与北町奉行,在隅田川烟火大会中宴请其它大商人与名门武家的一场戏。
选在鸭川上拍摄这场重要画面,今晚天气不错还可以放烟火,感觉拍摄会比想像中的还要顺利许多。

可以包团旅游的大型屋型船,主要的摄影团队也都在这里,重视镜头美学的莺丸导演,更要求船在必须在鸭川上行驶,好拍到更真实的镜头。

一旁的美术指导的歌仙与造型师的太鼓钟,仔细检查著下一幕作为主角的花魁与新造的衣服与妆容。
莺丸导演对这一幕的要求,可是不输给长镜头的杀阵,一点点的错误就会要求重拍。
因为频频NG的髭切的关系,大家已经做好了要拍摄整晚的打算了。

在屋型船上的,除了导演与工作团队外,晚上没戏可拍的主演员们也一起到船上来,想要看看这一幕会拍摄的如何。
毕竟这是除了花魁道中外,少数以花魁作为主角的一幕大戏。

打理好演员的衣服妆容,演员们根据剧本设定的走位,到指定场所待机。

饰演南町奉行所宠爱的花魁太夫,紫就位到饰演南町奉行的大包平身边,而作为花魁新造的雪绘,则是稍远了些,在一旁作为伴奏用的背景板。

“第十场第三镜第一次,开始!”
随着副导演喊卡卖拉,摄影机再度开始转动。

豪华的屋型船宴会上,打扮华丽的各家花魁和艺者们,与自己带来的新造们,在会场上跳舞炒热气氛。
与会的商人与武家,每一人身边也都有美貌游女负责斟酒,真可谓忘却一切烦恼的太平盛世,就连平常不近女色的北町奉行,身边也有美丽游女招呼,只是这些女人看来看去,都没有伺候在南町奉行身边的花魁太夫来得美丽。

被称为吉原花王的女人,梳着太夫才能装扮的发型,头上的玳瑁发饰闪闪发光,安安静静地服侍着她的老板。

“哼,这些女人都不够看,太夫妳去。”
酒过三巡,傲慢的南町奉行用下巴指示,要身边的太夫上去跳舞。

对女人如此霸道无礼,且无视之前安排好的节目,同为招待主的北町奉行不快地皱了下眉头,也没在当场发作。

“是,大人。”
面对蛮横的奉行,太夫只是微微一笑,魅惑酥骨的眼神,让一旁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仿佛真的见到了君临着吉原的绝美花魁。

太夫拉了拉衣摆起身,表演舞台上的艺者们马上让开场地,一直作为背景板的饰演新造的雪绘,也抱着自己的琴向前,端坐在太夫旁边伴奏的位置。

到这个部份都还是顺利,可是雪绘已经忍不住流起了紧张的冷汗,生怕在这个镜头中有什么差错,成为被喊咔的罪魁祸首了。
这个场面雪绘所饰演的新造,只是在姊姊太夫背后的伴奏背景板,可是她的表情如果有差错,一样会成为重拍的原因。

太夫献舞的这场戏,她这个临阵磨枪的新造当然没本事真的弹琴,只要配合躲在屏风后面真正艺者弹奏的音乐对对手指就好了。
可是紫不一样,不喜欢使用替身的莺丸导演,基本上都是要求演员直接上阵,才会有拍了一整天的杀阵,仍旧没拍到理想镜头的窘状。

从腰带中抽出扇子,在展开的瞬间,紫也看了她一眼。
那并不是演员紫的的表情,而是太夫指示她的新造,可以开始弹琴的信号。

屏风后面的奏者,是根据她的手势作为开始弹奏的信号。
音乐一起,太夫也要跟着踏出舞步,这个节拍错一不可,紧张让雪绘忍不住手指发抖,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别坏了良好的拍摄节奏。

琴音铮铮响起,太夫也优雅地踏出了舞步。

拉着长长衣袖,金色扇子反射著烛火光芒,曳地衣摆随着她的舞步优雅晃动,衣服上刺绣的金银蝴蝶,仿佛就要随之飞出般。

不只是舞姿而已,她随着扇子角度而变换的表情,长睫大眼仿佛在勾魂,教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屋型船外烟火隆隆绽放,可是每一个人的视线都被太夫艳美舞姿给吸引,色彩缤纷的烟火只是让这画面更来的梦幻,被拉入了太夫所主导的吉原世界。

不长的舞蹈,在太夫收拢扇子盈盈下拜告终,看着紫的背影,雪绘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低垂着眼的紫,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时候应该要有台词的南町奉行保持着沉默,很明显就是忘记接下来轮他了。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莺丸导演早就喊卡,可是对着大包平,莺丸有着异常的耐心,能容忍一些小错误。
只是让这个沉默继续下去,肯定会被喊卡,这场舞不知道要重跳起几次,她可不愿意。

将扇子插回腰带,太夫优雅起身回到南町奉行的身边,替仍旧愣著的大包平斟满他的杯。
“大人还满意妾身的表现吗?”

紫的话让大包平大梦初醒,想起来镜头来到他身上了。

“不愧是太夫,我很满意,这杯酒就赏妳吧。”

“谢大人赏赐。”
双手接过酒杯,紫喝下这其实是水的清酒。

“………不愧是价值百万的陪酒啊…”
打从心里羡慕著大包平,日本号忍不住喃喃自语。

“价值百万的陪酒,是什么意思呢?”

“那当然是……”
发现声音不对劲,日本号猛然回头,只见AWT事务所社长粟田口一期,用一贯温文儒雅的笑容看着他。
“呜…粟田口的……”
发现自己太大声,日本号赶忙摀住嘴,以免声音被收进去反造成了NG。

面对粟田口一期,日本号就算撕了嘴也不能说,他昨天调戏紫来斟酒的事情。
虽然并没有成功,而且紫玩笑般地开了一个一杯一百万的价码,现在看起来还真有这个价值。

为什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一期会出现,日本号看了眼周围,发现拍摄没有上船的那幕的长谷部也在,那肯定就是在出船前最后检查的时候一起上来的了。

一般来说,摄影中非相关人士不得进入,可是一期既是AWT事务所的社长,也是出资者粟田口集团的总裁,不管是哪个身份他都能站在这里。

闷热的六月天,就算总是一身整齐的他也脱下了外套拿在手中,只有简单的灰色丝质衬衫与领带,总是笑盈盈的男人,甚至比日本号还矮了不少,日本号却总觉得自己矮他一截,没办法强硬起来。

“卡!”
莺丸导演的声音,才让日本号放开自己的手。

“别吓我啊!”

“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被吓到吧。”
一期虽然微笑着,但看得出来他根本没在笑。
“已经说过了很多次,还请别调戏我家的艺人好吗?”

“不,那个就是……开开玩笑……”
日本号举起双手讨饶,一点都不像对着女艺人那样的轻佻态度。

“就算是玩笑也不行,还请提高你的道德操守。”
不是维持而是提高,代表一期对日本号毫无期待。

“社长,别这么严厉嘛……”
对着生气不生气都是一脸笑容,除了威压感以外没有不同的男人,日本号真的是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人物。

日本号的称呼方式,教一期绷起了眉头,似乎对他的叫法非常的不以为然。

“社长,你来了。”
离开镜头过来补妆整理衣服的紫,笑着对一期打招呼。

“来京都开会,顺便过来看看。”
直接把日本号晾在一边,一期紧绷的眉头马上消失,换上温柔的微笑。
“真不愧是AWT的台柱,这么难的内容一次完成。”
一次就能通过那个挑惕的莺丸的要求,一期对紫的表现也非常满意。

“社长就别这样夸我了。”

比起一次过关的紫,差点造成NG原因的大包平,在那边被莺丸导演给教训著。
“我知道是会让人看傻了眼,不过你不能真的看傻啊。”
当然看傻的大包平是很符合南町奉行的状况,就这样拍摄进去也没关系,只是该回神的时候还是要回神。
“幸好紫把场给救回来,不然就要重拍了。”

“……抱歉,我会注意。”
被训斥的大包平很抱歉地抓抓头,认真的反省。
不能否认他是真的看呆了,平常对他来说紫不过就是个很有女人味的漂亮女人,南町奉行虽然在故事中对花魁十分着迷,不过大包平一点都不懂这个感觉……直到刚才。

先才在屏风前跳着舞的女人,她的美艳与气质,毫无疑问是君临吉原的牡丹花王,也稍微能让人理解,故事中南町奉行着迷她的心情了。

“我明白你很累了,加油把剩下来的部份拍完。”
用剧本敲敲老友的肩膀,莺丸很确实地告诉他没有下次了。

这次会这样放水,实在是因为拍到太多好表情,下一次大包平肯定就没有这么真实的表情,南町奉行这个角色也会大打折扣了。

屋型船这场戏,除了花魁太夫的献舞以外,还有南町北町奉行的斗法较智,可不是一下子就能拍完了。
只是重头戏的部份,难得的一次过关,对于这一段时间被无数次NG给低迷的剧组气氛,带来了正面的好影响。

南町北町奉行的这场戏,说真的莺丸并不是担心。
因为饰演北町奉行的是文乃的兄长城之内学人,是个跟长谷部一样的精英派演员,很会带戏的他来领导不擅长此类画面的大包平正是刚刚好。

新人演员的大包平,许多部份与其说是演戏不如说是真实流露,性格单纯只喜欢杀阵部份的他,很容易被带戏成功,这就是先才莺丸不想喊卡,想要看看紫能怎么样把戏圆回来,也许能够拍到更好的画面。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今天在船上,莺丸觉得可以拍到不少他满意的画面了。

因为拍摄顺利的关系,比预定还早回到旅馆的剧组,说是早也已经是一般人该上床休息的时间了。

在花久远紫的房间中,沐浴过后换上了浴衣的一期,坐在阳台边欣赏窗外的景色的同时,他真正的视线追着同样换上了浴衣,站在门口与女将说话,端著酒水过来的女人身上。

“社长,请用。”
手制陶器的小壶与同款的小杯,一期噙著微笑接过她递来的酒。

“谢谢。”

会在自己房间招待一期社长,说真的是一期的意思。
这栋旅馆景色最好最宽敞的房间,就给了在这边拍戏的紫居住,而理应住在最好房间的一期,因为只住一个晚上的关系,被委屈到了较为次等的房间。

说着想要看夜景的一期,在经纪人平野的眼神示意下,紫也只能开口请一期到她房间来了。

在这种公开场合,让男性社长在自己房间,应该是个非常不妥当的行为,不过似乎没有任何人在意,因为一期的房间也一样是在景色较好的这边,只是跟她的房间比,还是逊色了些。

坐在一期身边,她静静地陪他欣赏夜景。
平常忙碌的社长难得来探班,这几天的行程上都会在京都,可是只有今晚会在这边,让紫再一次感叹一期的忙碌。

即使是非常勉强,他还是抽出时间来到现场,被重视的感觉让AWT旗下的演员相当高兴,特别是非常周到还带了礼物前来的一期,更是剧组中的座上宾,莺丸也招待他在最好的位置欣赏拍摄,当然导演的目的可能是想要追加预算就是了。

“花魁的扮相真是非常的美啊。”
一期突然冒出的赞美,让她愣了一下才想起,这是一期第一次看到她在大河剧的打扮。

“谢谢,那些衣服簪子都非常名贵,我很怕弄伤呢。”
为了演出逼真,衣服是仿江户时代重新制作,但首饰什么可是到处商借而来,将那些古董给戴在头上,会有着自己也真的化身为花魁太夫的感觉。

喝下手中陶杯中的酒,紫很自然地斟满它,看着她的样子一期忍不住低笑一声。
“确实,这是价值百万的酒呢。”

“社长就别取笑我了,那是对着日本号才这样说的。”
以太夫过夜陪酒的开销换算成现代货币,确实也是末约百万才足够,她当时只是回敬口花花的日本号而已,没想到现在被一期拿来取笑。

“我是认真的呢。”
伸手搂过她的肩膀,一期让她靠在自己怀中,绕过肩膀的手拨开她的长发,指尖轻抚看着女人因为突然的亲暱而脸红起来的嫩颊。
“如果我是奉行,也肯定会沈溺在妳这样的花魁中,为了妳花上千金都值得。”

“社、社长……”
在工作中鲜有暧昧行为的一期,让紫窘迫地不知道该挣脱还是顺从他。

“这种时候…就别唤我社长了…”
贴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俊颜,沐浴过后好闻的男人味道让人晕眩,发颤的粉唇也自然地照着他的要求开口。

“一期……”
随着她的呼唤,一期覆上了她的唇,传递过来的是香醇的清酒气味。

与温雅外表不同,他的吻总是热情霸道,纠缠不休地令人颤抖的吻,却不让人讨厌,甚至还会令人耽溺在他的怀抱中。

“………今晚,我睡这里好吗?”

“可是,明天早上要拍戏…”
闪闪发亮的金蜜色眼眸,让人差点就应了他的要求。

“哈哈,我只是想这样子抱着妳而已。”
将女人搂软身躯搂入怀中,一期下巴靠着她的头顶。
“我也是明天早上就有行程,也只能这么做了……”

除非明天休假,不然一期鲜少与她一起过夜,更别说什么都不做只是拉着她一起睡了。

靠在一期的怀中,她苦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
一起睡也不是不行,只是她的卧房……摆了些不方便让一期社长看到的东西。

她作为AWT的招牌女星,出外景还带着大布偶一起睡觉,这模样给社长看到,她的形象肯定都会碎得一干二净,说什么都想要避免。

“有需要我帮妳收拾房间吗?”

“不,我自己可以!”
听一期的口气,他今晚确定要在这里跟她一起睡了。
这个只要下了决定就无法撼动的霸道男人,她只能自己看着办。
“我失陪一下。”
从一期怀中起身,她真的庆幸这个房间是厅卧分开,不会一进来就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大型娃娃们。
“我还没说好之前,不能进来喔。”
打开卧室门之前,她还再次叮咛坐在窗边噙著有趣笑容的男人。

“好的,在妳邀请之前我不会进去。”

紫快速地打开房门又关上,每天都打扫的房间当然没有乱成一团,衣服也很规矩整齐地挂在衣柜里面,唯一的问题就是坐在她的床上的大仓鼠娃娃小草莓了。

将小草莓用力在怀中抱紧,她实在是太喜欢这个治愈的手感与软度,对她这个压力极高的女明星来说,这是疗愈精神压力的超好用周边。
这是几年前不知道是谁送的,要是知道送礼者是谁,她肯定要好好道谢一番。

只是她都已经这个年纪还要抱着娃娃睡觉,对于知道了事实的三日月就算了,她在一期社长面前还是要点优秀员工的面子,不能让他知道这样的自己。

将衣柜打开把小草莓给塞进去,很遗憾今晚不能跟又软又治愈的布偶一起睡,紫又环视了一下房间确认没有问题,才战战兢兢地将房门给打开。

“………请进。”
紫一脸男友临时要来住,房间乱到不行的紧张模样,教一期忍不住笑了出来。

“妳这样,真会让人把持不住呢。”

“不行,社长要遵守约定!”

“嗯,我会努力。”
来到卧房门口将人搂入怀中,香暖娇躯让一期满足轻叹。

听平野说了她接下来的行程,那个男人要来京都的消息,让一期实在是忍不下来,非要来见她一面不可。

看起来,似乎是让人安心的状态。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揽着她的肩膀,一期非常绅士地带着她到床边,过了一个真正只有睡眠的安稳夜晚。

 

 

 

后记:

 

综艺paro的R18片段真的偏少,主要是因为大家都太忙了(苦笑

澪雪拜 30 Sep 2018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