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透する温もり–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浸透する温もり

吉原paro + 綜藝paro 連動
恶役,品格,永夜谭 擴寫連動篇

三日月x紫

 

 

從拍攝現場回到嵐山的溫泉旅館,紫謝絕了今晚劇組的聯合晚餐,想要多休息一些在自己房間用餐。

今天在雪地赤腳拍了兩個小時不斷NG的片段,本來就脆弱畏寒的身體,就算穿著厚衣服貼著暖暖貼,從骨子裡透出的寒氣,仍舊冷的她瑟瑟發抖。
這時候她就很慶幸,一期社長體貼地替他們劇組準備了溫泉旅館,而且她還住在旅館中最好的房間,有著獨立的小池可以泡溫泉,給了她不少方便。

吩咐女將把晚餐送到房間,紫一回到房間就馬上用溫泉暖身。

連脖子都浸泡在溫泉中,略為發汗的感覺似乎驅趕了一些風雪的寒氣,蒼白的指尖也稍微恢復了一點血色。

只是溫泉也不能泡太久,她這個必須做好全身管理的女明星,連皮膚的狀態都是需要自我管理的內容之一。
溫泉泡太久只會讓皮膚增加負擔,她也不能無止盡地泡著,時間到就必須起身了。

等她穿著浴衣回到客廳,桌上已經擺好了今天的晚餐了,非常簡單的三菜一湯,是旅館的標準食物。

有著體重管理義務的女明星,不管一天工作多麼辛苦,永遠也都只能吃小鳥飼料般的食物,而且身體都已經養成這樣的習慣了。

才吃了兩口飯,紫就放下筷子呼著自己又開始發冷的雙手,她對自己這嬌貴的體質,實在是非常無奈。

原作就知道有雪地的那個景,只是沒想到拍攝起來會這麼吃力,才剛剛從溫泉中起身,她又覺得雙腳開始發冷了。

「打擾了。」

「三日月…」
端著熱茶前來她的房間的,是同樣換上了浴衣的三日月。
微溼的髮尾很明顯地,他已經沐浴過了。

「要喝點熱茶嗎?」
這時候紫才注意到,三日月的手上端著茶盤,上面很貼心地還有兩人份的杯子。

「謝謝,請進來吧。」

以她女明星的身份來說,邀請男人進房是非常不恰當的行為,不過三日月既然敢來,就代表沒有人盯著他了。

拿起放在一旁的座墊,安放在自己對面的位置,想要招待他坐下,沒想到三日月將茶盤放在桌上,拿起了座墊走到她背後坐下。

「三日月?」

「坐吧。」

雖然不太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她還是聽話地在自己的座位上落坐。

坐在她背後的三日月,就這樣伸手環住了她,結實胸膛貼著她的背,像是老爺爺一樣整個人靠在她身上。
這看起來是靠上的動作,其實一點都沒有給予她負擔,更像是被收攏在男人懷抱中。

「我會暖著妳,好好吃飯吧。」
磨蹭在耳邊的聲音與柔軟鬢髮,曖昧的感覺迅速讓她的雙頰發熱起來。

「……這樣看著,我吃不下去。」

「嗯?那我閉上眼,就看不到了。」
靠著她的肩膀,三日月真的閉上他流洩著月光的細長眼眸,只是在耳邊的微熱呼吸,仍舊是讓她無法忽視。
還有男人環在腰上的雙手,那會清楚感覺到她身體活動的溫暖大手,更讓她感到害羞。

遲疑了一下,她還是拿起了筷子。
等一下讓三日月聽見她肚子咕咕叫的聲音,那可就更丟臉了。

「……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今天三日月也在雪地中重拍了不少次殺陣,她明白三日月也累了,不隨意示弱的大男人,也偶爾會過來跟她撒嬌,尋求一下治癒的感覺。

只是平常都是晚一些才會來的三日月,今天很意外的這麼早就過來,等等女將收餐具很可能會跟他打照面,一點都不像是謹慎的三日月會做的事情。

「因為妳應該很冷。」
男人身體更加貼近,想要分享更多體溫給她。
「今天的拍攝,就算妳不喊停,我也會開口。」

以鄰居身份開始來往的三日月,對女人的各種小習慣與生活反應瞭若指掌。
她怕蟲子也怕冷,冬天總是抱著小草莓在他家蹭被爐,雪夜中瑟瑟發抖的花魁可不是演技,是她真的冷到不行的真實反應。

赤腳踩雪的冰冷,還要扣著枷鎖,舉步困難的模樣真實到無須演技,反而是一直無法入戲的大包平,讓人看得著急的要命。

殺陣的部份拍得極好,到感情戲就變成愣頭鵝,而且還是這麼折騰的一幕,再繼續下去只會把本來不怎麼強健的女人也會跟著生病了。

即使這樣子靠著她,也清楚的感覺到她仍舊在發抖的身體,從體內透出的寒氣,可不是睡一覺就會自動散去了。

等她吃飽喝足,三日月雙手各自握住她放下筷子的手,將她包覆在自己的大掌中溫暖著。
「指尖都還冷的不是嗎?」
女人纖長蔥白的雙手,指尖上完全沒有半點血色。

雖然溫泉有溫暖身體的效果,不過真的泡太久的逼汗出來,忽冷忽熱的體溫反而更會讓她病倒。
最適合的方法,就是讓她處於溫暖的狀態下,驅走她體內的寒意。

「所以你不是來枕膝的?」

「我是來溫暖妳的。」
將自己的懷抱更收緊了些,隔著浴衣的交換著體溫,比平常更溫暖的男人身體,教她身體還沒發熱,臉反而燒燙了起來。

「別、別說曖昧的話……」

「唔?有什麼曖昧的嗎?」
這時候就像老爺爺一樣裝傻起來,讓她更不方便繼續說下去了。

「晚上也沒什麼事,我們休息吧。」
一把將人打橫抱起,三日月直接將她抱回臥房著大床上,在她還來不及掙扎的時候,就用體重制住了她,將女人完全收攏在自己懷抱中,還不忘蓋上溫暖的被子讓狹小空間變得更暖。

整個人貼在三日月的懷抱中,雙腳被他給挾著,男人結實的臂膀不可能掙脫,連一絲空間都顯得多餘,她依偎在結實胸膛中汲取著他的溫度。

「連腳也這麼冷,要是有被爐就好了呢。」
頭上的輕笑聲,一往如昔地老爺爺感覺。

「這種旅館沒有呢……」
真的如大包平所說,有時候更平民化一點的生活,反而會更輕鬆一些。

男人溫暖的體溫,很快地就讓她不自在了起來。

頂在大腿上那熟悉的質量與溫度,教她自然地想要挪動身體避開,卻無奈三日月摟得極緊,讓她完全動彈不得。

聽得見外室那邊,女將打招呼收拾桌子的聲音,這時候就慶幸她的臥廳分離,可以避開很多令人尷尬的場面。

等女將離開,外室恢復寧靜,她忍不住推著男人身軀。
「三日月,別這樣…」

「哪樣?」
被推著的男人不明所以,只是將人給環入懷中。

「就是……」
對於男人的生理現象,她欲言又止。

「哈哈哈,雖然很想,但我會忍耐。」
聰明的男人很快就知道,她在閃躲著什麼。
「雖然用那麼方法發汗很好,不過只會讓妳狀況加劇呢…」

現在當務之急,是讓她的身體徹底的暖起來。
恆溫的人類體溫,是溫暖她的最好暖爐了。

「今天很累了,睡吧。」
揉揉她的頭髮,三日月溫柔地照顧著她。

「嗯……謝謝……」
在雪地的拍攝真的是讓她累慘了,消耗殆盡的體力在溫暖熟悉的懷抱中,很快就放下了緊張與緊戒,黑甜香招呼著她的意識落入了黑暗。

依偎在他的胸膛中睡得極熟的小臉,三日月的指被輕撫著她的嬌嫩。

工作上是合作關係,私底下也是鄰居的他們,比起熱戀中的男女更像是老夫老妻,依偎著彼此給予著對方需要的溫暖與治癒。

看了眼鎮坐在背後的倉鼠娃娃小草莓,三日月的嘴角勾起了得意的弧度。
不需要那個男人送的玩偶,她也能在他懷中睡得極甜呢。

 

 

 

 

後記:

電影版永夜拍攝中的內容
這段是吉原paro,吉原永夜譚的結局之一的場景,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真的寫到吉原的這段了

澪雪 拜 7 Oct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