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2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上午,無視窗外耀眼誘人的夏日陽光,シエル一個人在書房中處理著幾乎要壓死人的工作。

做生意永遠是要先人一步,在月曆還寫著七月的時候,身為玩具公司社長的シエル就已經在看著秋天的企劃案,考慮著萬聖節該怎麼樣推廣業務時,セバスチャン輕輕地敲了門捧著一本書走了進來。

「少爺。」

「嗯?」

「很抱歉在工作的時候打擾您,這本是從大英圖書館找到,有著一些關於蜘蛛的記載。」

沉默地接過セバスチャン手上那本相當有年代的厚重書籍,シエル翻閱著。重點的頁面已經被セバスチャン做了記號,她只要讀就可以了。

「在貴族之中,有一支專門處理善後的貴族。」

「處理善後……也難怪警方那邊沒有留下資料。」
翻閱著手上的資料,其實那本書之中也幾乎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提。身為專門處理善後的貴族,其身分可以說比獵犬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更來得神秘。

「那位トランシー伯爵,也被稱為,女王的蜘蛛。」

「蜘蛛……」
喃喃地重複,シエル搜索著記憶卻沒有任何印象。

和自己同樣身為伯爵,且一樣是女王手下負責管理黑社會的存在,照理說這樣的同事シエル應該要認得,但是她卻沒有任何的印象。

不過,對現在的她來說,就算記憶欠缺了大部分的記憶,她也只會保持沉默,不會讓任何一絲的情緒洩漏出去。

此次的人體發火事件,女王特別指名交給獵犬和蜘蛛裁量,但是從頭到尾蜘蛛都沒有出現,如此的行為到底該說是,無視女王的命令,還是說……追查犯人不是蜘蛛的工作呢。

「少爺。」

「什麼?」
不耐地抬頭,只見セバスチャン手上托著銀盤,裡面只有一封信。那鮮紅的臘印讓シエル詫異,覺得一封接一封實在是太快了點。

雖然蘇格蘭警方不算是有用的狗,但是女王也是在可能的範圍不想動到她自己的獵犬,像這樣連續的來信,實在是古怪至極。

即使如此,シエル還是拿過了信,用拆信刀拆開信封,取出來的不是和平常一樣的信函,反而是一張簡單的招待狀。純白的紙上有著百合花壓紋的特別紙片,就跟平常女王送來的信紙完全相同的材質,而且還是親筆信的招待狀,實在是讓人受寵若驚。

「セバスチャン,準備一下,明天要進白金漢宮拜見女王。」

「在這個時候?」
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也掩不住訝異。

「只是茶會的邀請而已。」
再怎麼樣厭惡社交,不管是誰都請不動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卻不可能無視女王來的邀請函。

「大概是要對前幾天的發火事件做個說明吧。」
雖然報告書已經送上,但不代表女王會滿意到不需要她的額外說明。

「明白了,一切我會準備妥當。」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彎身領命。

明天要進宮的意思就是,這些堆在桌上的東西,又得晚一點才能消化了。

嘆著無聲的氣,セバスチャン一邊思索著要給主人準備什麼衣服才能比過得眾人又不會太過於奢華搶眼,另外一個就是,這些無奈要被延後的工作,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有機會讓シエル將它給完成呢。

 

 

 

 

 

 

於夏日午後舉行的花園茶會,不同於豪華的晚宴,衣裝必須要輕便優雅卻同時也要表現出貴族的氣派,如果戴著裝飾著羽毛的高帽子,或者是金銀裝飾的衣服,反而顯得滑稽可笑。

靜謐沉穩的深藍色外套搭配著黑色的軍艦袖,如黃金般發亮的雙排小扣,符合著年紀做著短褲打扮,腳上是即膝的長統靴擦拭得閃閃發亮。整體都以藍色和黑色作為搭配,略微嚴肅的樣子不太適合華麗的茶會的關係,外套在腰後的部分特別延長,像是女性的禮服裙一樣的造型長及膝蓋,用著蝴蝶結和蕾絲裝飾在走動的時候會隨著步伐擺動,讓總是板著臉的少年多了點柔和氣息。

來到白金漢宮,身為伯爵且有著女王招待狀的シエル,馬上就被請入內庭,而身為平民且僅僅只是執事的セバスチャン沒有進入王宮的資格,只能在王宮的最外圈等著主人而已。

每一次承蒙女王的召見,不管是正式的召見還是小小的茶會,セバスチャン沒有一次被允許進入王宮,不過這對他也完全不是問題。

只要シエル一聲呼喚,不管在什麼地方,他都可以輕易趕去。

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シエル踏入王宮的背影,セバスチャン有著不像是惡魔該有的不安。

也許是因為,這一段時間シエル的眼神給予他的壓力太大了。

失去了彼此相處間一切記憶的シエル,不再是那個只屬於他的小姐,許多只有他才看得見的嬌羞神情,完全不會再出現在那張可愛的小臉上了。

不管是佯裝生氣的嬌嗔,想要撒嬌卻又害羞的樣子,甚至是夜晚中緊緊擁抱著他的手和沉淪在他所給予的快樂令人愛憐的墮落神情,習慣著那只屬於他的小姐的セバスチャン,對著陌生冷淡的シエル的眼,心中有著說不出來的疼痛。

明明是他親愛的主人,卻又不是真正的她,那份若即若離的陌生感,讓人困惑到幾乎是到了難堪的程度。

伸出的手永遠無法掌握到她,只能空虛地穿過那個名為シエル的影子,無法再度用這雙手捧著他所疼愛過的靈魂。

那個生活在血腥和污穢中,依舊純白高貴的靈魂。

即使如此,這份空虛孤獨也遠遠比,那段只能看著像是陶瓷娃娃般安眠的她來得好得太多。

只要能再度看著她,聽見她的呼喚,這種程度的痛也不是不能忍受的事情。

看著逐漸縮小的藍色背影,セバスチャン對自己說著。

身為正統貴族且有著特殊家世的シエル,幼年時候因為體弱的關係不能讓父親帶著她到處走,卻也不影響她進入白金漢宮的能力。

不能算是在宮廷長大,但白金漢宮的構造,她也算摸得很清楚,她已經不是一個人走路會會迷路的孩子了。

已經獨自進宮這麼多次,宮廷中也不會有什麼危險,就不知道為什麼背上可以感覺得到,セバスチャン那幾乎要將她燒出洞來的視線。

事實上,面對著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心中還是有著說不出來的疑惑。

為了復仇而召喚出セバスチャン,用靈魂作為代價交換了復仇的力量,照理說是非常合理的契約,卻讓シエル有著說不出來的不合理和曖昧感。

或者該說,一種無法說明的陌生感,總是橫在他們主僕之間。

每天早上泡出的紅茶,總是在時間內端出的甜點,餐桌上的各種料理,她更衣的方式、說話的方法,甚至喜歡用的紙筆還有工作時候文件擺放的位置,セバスチャン對於每一個細節都清楚到,比她自己還要了解她。

光光就這點,就算腦中沒有跟那個男人共同相處的記憶,這一切一切令人介意的小地方,她的身體清楚的告訴她,她應該是熟悉セバスチャン這個惡魔才對。

和セバスチャン這個惡魔之間有著契約,這個不爭的事實由刻劃在右眼中的契約印,無時無刻重複地提醒著她──她的靈魂是屬於惡魔的東西。

不自覺地停下腳步,シエル撫上覆蓋著右眼的漆黑眼罩。

明明一切都簡單易懂地放在眼前,シエル卻總覺得什麼地方很不對勁……

非常非常的,不對勁。

「原來您在這裡啊。」
頭上響起不認識的男人的聲音,讓シエル本能地退開一步,和靠得太近的男人隔出距離。

眼前所站著的,是位跟セバスチャン差不多身高,同樣穿著象徵著執事的漆黑燕尾服,以執事來說太過於英俊的面容會讓所有的淑女嘆息。和セバスチャン同樣,短短的黑髮有點亂,金邊的眼睛和金色的眼睛,搭配著面無表情的態度和聲音實在是相配無比。

「你……」
抬起頭望著男人的瞬間,那發熱到幾乎像是要燃燒起來的右眼讓シエル按住眼睛。

右眼燒灼的感覺,這種只要經歷一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忘掉的感覺,是那一年…不,她跟セバスチャン契約的那一刻,契約燒烙在靈魂上的那個瞬間的感覺。

無法順暢的呼吸讓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的同時,眼前也快速地晃過了許多她沒有印象卻又是像屬於她的畫面,走馬燈似的連看清楚的時間都沒有,卻高速地壓迫著她的意識。

太多的內容在一瞬間同時充斥在腦中,過度膨脹到無法消化的感覺讓シエル暈眩,腳步不穩地整個人向後倒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接住了她的身體。

「不要緊嗎?」

「你……是誰…?」
沒有任何印象的面孔,應該是今天第一次見面的男人,不知道為什麼讓シエル有股說不出來的熟悉感和安心感,讓她連自己的聲音不帶有警戒,而是完完全全放鬆的依賴都沒有自覺。

「失禮了。我家的主人因為等不及伯爵您的到來,派我來迎接。」
男人將シエル給扶好,戴著手套的大手卻沒有從她的纖腰上離開。

「主人?」

如果她記得沒有錯,女王的執事兼武官的人,應該是穿著一身白的燕尾服,而非和一般貴族的執事相同的黑色。在女王陛下坐鎮的白金漢宮,到底是哪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居然將自己的執事給帶了進來?

「是的,相信您也知道……」

「クロード,你在那裡做什麼?」
尚未進入變聲期,有點尖細的少年聲音高聲喊著。

「老爺。」

走廊的一邊,有著金色短髮穿著紫色長外套的少年,與其說是英俊不如說是妖豔的端正面容,猛然一看還以為是女性的人,腳步輕快地走了過來。

少年看起來不過跟自己差不多年紀,或者只大個兩三歲,卻被眼前的青年執事尊稱為老爺,可以想像是個很有身分的人。

只是…說這少年是貴族,シエル卻有著說不出來的不協調感。

「怎麼在這裡浪費時間?」

「真是非常抱歉。」
不帶任何起伏和感情的聲音,不管用哪隻耳朵都聽不出他的歉意,除了用詞遣字的方法外。

看見依舊放在シエル腰上的手,少年不快地板起了臉。
「不行喔,クロード。能欺負シエル,能玩弄シエル的,只有我而已。你這樣子,可要被處罰呢。」

聽見自己的名字被不認識的少年親熱地說著,而且還被當作物品似的品論,讓シエル本來就不快的情緒更糟,逕自甩開那到現在還放在她腰上的手。

能直接喚她シエル的,只有表姊的エリザベス還有姑姑而已。其他人,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好了,シエル也不允許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他口中。

「你是誰?」
把王宮當作自己家似的旁若無人,可是現在的王族中沒有這麼年輕的人,同時如果是王族,シエル也多少都認識,不會像現在這樣毫無印象。

「啊啊,這麼說來,我這個樣子跟シエル見面還是第一次呢。」
親熱地拉起シエル的手,金髮的少年十分開心。
「我是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トランシー伯爵!」
沒想到那個女王的蜘蛛,是個跟自己差不多年紀的人,即使拼命要維持冷靜表情,シエル眼中的訝異還是無法完全隱藏。

「啊!シエル認得我啊!真讓人高興呢!」
繼續拉著シエル手歡笑著,硬是握著的樣子讓她無法輕易抽開。

「老爺,很抱歉打擾您。相信女王陛下,應該是已經光臨了才是。」

「真沒辦法,那我們過就去吧。走吧!シエル。」

「喂!」
完全沒有掙脫的能力,就這樣三步併做兩步被拉著跑,シエル無奈地跟著アロイス來到了白金漢宮花園的一角;女王舉辦茶會的地方。

 

 

 

 

 

「我一直好想這樣跟シエル喝茶呢。」
將手放在下巴,アロイス亮麗的微笑比午後的陽光還要耀眼,卻無法溶解シエル臉上的冰塊。

白金漢宮瑰麗花園的一角,半圓形的長桌舖著純白的亞麻桌巾,適當的間距安放著插著鮮花的花瓶,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令人垂涎三尺的點心和蛋糕,甜甜的香味就算是在充滿著鮮綠氣息的花園也不會被蓋過。

以下午茶來說過於豐盛的茶點,對兩位還只是少年的伯爵來說,卻非常適合。

桌上擺著以赤紅和金作為裝飾的白磁,安放的餐具也一樣是金色,豪華闊氣到一點都不像是女王茶會的擺飾,讓シエル以為自己走錯了地方。

不過讓她眉頭深鎖的理由不是這些,而是這個在白金漢宮由女王招待的茶會,居然只有他們兩人出席,而且重點的女王陛下完全不見蹤影!

服侍整個茶會的也只有一個人,那就是アロイス的執事,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那個戴著眼鏡面無表情,甚至連聲音的起伏都沒有的古怪執事。比較起來,她家的セバスチャン雖然都是帶著接近嘲諷的下流微笑,但也還是比這個無表情的傢伙好得太多了。

要不是這是女王招待的茶會,地點在王宮中,討厭社交的シエル早就拂袖而去,不會繼續在這邊陪莫名其妙的傢伙聊天喝茶。

「來,クロード的紅茶還有點心都很好吃!シエル你也試試看。」

為什麼女王的茶會會由這個戴著眼鏡面無表情的男人來準備紅茶和點心是相當的疑問,更有疑問的是,為什麼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會像是主人一樣在主持著這個茶會?

雖然女王的位置是空了下來,餐具也都擺在那邊,但是アロイス那一副嚴然以主人自居地招待著シエル的態度,就讓她不快。

不要說點心,就連紅茶都不沾一下,只是面如寒霜地端坐的シエル,讓アロイス有點著急地站了起來,到シエル身邊跟她撒嬌著。

「シエル,這馬卡龍很好吃喔!還是你比較喜歡布丁蛋糕?這個卡士達泡芙也很好吃!啊,還是紅茶不合你的胃口?クロード,還不趕快去換!」

「是的,老爺。」

「夠了。」
シエル冰冷不帶溫度的聲音,是她的脾氣已經到了極限的證明。
「我是來晉見陛下,不是來參加茶會的。」

「是嗎?シエル應該跟我一樣,都是被陛下邀請來參加茶會的吧。」
怒氣爆發的シエル沒有嚇到他,反而讓アロイス嘻嘻地笑了起來。
「既然是陛下的命令,就得好好遵守不是嗎?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刻意用姓氏和身分的稱呼,要她注意自己現在是在王宮中,讓シエル咬了咬牙。

「既然陛下招待我們,就應該要好好享受才是。」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變臉速度比翻書還要快的アロイス,教人無法掌握他的真意。
「要好好的,每一種都吃一點才行喔。」

沒有回應アロイス的話,シエル依舊是緊繃著臉地坐著。

在這種不知敵我的狀況下,隨便將不知底細的人準備的東西放入口中,シエル的神經可還沒有粗到這種程度呢。

在等著陛下的時間,她並不介意就坐在這裡,看著アロイス享用下午茶,跟他大眼瞪小眼。

也看得出シエル堅定著不打算享用任何東西,アロイス也毫不客氣,就在當場享用起滿桌的瑰麗精緻的茶點,而且還一邊吃一邊介紹,像是孩子似的要激起シエル的對抗意識,只是這一切都不被シエル看在眼中。

「トランシー伯爵,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就在シエル覺得自己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且都已經過了下午茶該有的時間時,一位宮廷侍從打扮的人才珊珊來遲,傳達女王的口諭。

「陛下因為身體微恙的關係,今日的下午茶不克前來,還請兩位伯爵自由放鬆,下午茶則擇日再宴。」

傳令人前腳才踏出去,シエル就馬上站了起來。

「シエル,要回去了嗎?」
慌慌張張地跟著站了起來,アロイス急躁問著的同時,還伸手想要抓住シエル,卻被她一手揮開。

「別親熱地叫我,トランシー伯爵。」
收著自己的手,シエル冷淡地說著。
「想要示好,找別人去吧。」

也不管アロイス那有點受傷的臉色,シエル頭也不回地大步踏了出去。

「嘻嘻,シエル……你這樣會讓我更想得到你呢……對吧,クロード。」
吃吃笑著的アロイス,クロード表情木然沒有任何回應,只是靜靜地在アロイス的杯子中注入紅茶而已。

 

 

 

 

 

「少爺。」
等了半天終於見到自己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快步迎了上去。

雖然臭著一張臉本來就是シエル的習慣,但這樣像是遇到了什麼討厭事情,還是誰給了他這傲慢主人受了氣的忿忿表情,以她參加女王的茶會經驗來說,セバスチャン倒是完全沒看過。

再怎麼討厭社交的シエル,也只有參加女王茶會後,不會露出一臉厭惡,更讓セバスチャン心中的詫異加大了許多。

其實今天的茶會,セバスチャン是非常擔心的。不應該出現的女王的任務和招待狀,現實地來到了シエル手上,而事實上她所效忠的女王早在那個時候就跟天使一起……知道一切事情的セバスチャン,卻只能保持沉默,因為他知道,這樣只會更加動搖シエル那不穩定的精神。

為了不讓她發現自己的記憶喪失,セバスチャン做了許多水面下的努力,卻不知道シエル其實已經知道一切了。

各懷鬼胎的主僕,不自覺地更加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回去了。」
沒有對セバスチャン說明發生了什麼,シエル低聲命令著。

「是的,少爺。」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