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2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上午,无视窗外耀眼诱人的夏日阳光,シエル一个人在书房中处理著几乎要压死人的工作。

做生意永远是要先人一步,在月历还写着七月的时候,身为玩具公司社长的シエル就已经在看着秋天的企划案,考虑著万圣节该怎么样推广业务时,セバスチャン轻轻地敲了门捧著一本书走了进来。

“少爷。”

“嗯?”

“很抱歉在工作的时候打扰您,这本是从大英图书馆找到,有着一些关于蜘蛛的记载。”

沉默地接过セバスチャン手上那本相当有年代的厚重书籍,シエル翻阅著。重点的页面已经被セバスチャン做了记号,她只要读就可以了。

“在贵族之中,有一支专门处理善后的贵族。”

“处理善后……也难怪警方那边没有留下资料。”
翻阅着手上的资料,其实那本书之中也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提。身为专门处理善后的贵族,其身分可以说比猎犬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更来得神秘。

“那位トランシー伯爵,也被称为,女王的蜘蛛。”

“蜘蛛……”
喃喃地重复,シエル搜索著记忆却没有任何印象。

和自己同样身为伯爵,且一样是女王手下负责管理黑社会的存在,照理说这样的同事シエル应该要认得,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印象。

不过,对现在的她来说,就算记忆欠缺了大部分的记忆,她也只会保持沉默,不会让任何一丝的情绪泄漏出去。

此次的人体发火事件,女王特别指名交给猎犬和蜘蛛裁量,但是从头到尾蜘蛛都没有出现,如此的行为到底该说是,无视女王的命令,还是说……追查犯人不是蜘蛛的工作呢。

“少爷。”

“什么?”
不耐地抬头,只见セバスチャン手上托著银盘,里面只有一封信。那鲜红的腊印让シエル诧异,觉得一封接一封实在是太快了点。

虽然苏格兰警方不算是有用的狗,但是女王也是在可能的范围不想动到她自己的猎犬,像这样连续的来信,实在是古怪至极。

即使如此,シエル还是拿过了信,用拆信刀拆开信封,取出来的不是和平常一样的信函,反而是一张简单的招待状。纯白的纸上有着百合花压纹的特别纸片,就跟平常女王送来的信纸完全相同的材质,而且还是亲笔信的招待状,实在是让人受宠若惊。

“セバスチャン,准备一下,明天要进白金汉宫拜见女王。”

“在这个时候?”
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也掩不住讶异。

“只是茶会的邀请而已。”
再怎么样厌恶社交,不管是谁都请不动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却不可能无视女王来的邀请函。

“大概是要对前几天的发火事件做个说明吧。”
虽然报告书已经送上,但不代表女王会满意到不需要她的额外说明。

“明白了,一切我会准备妥当。”
右手放在胸前,セバスチャン弯身领命。

明天要进宫的意思就是,这些堆在桌上的东西,又得晚一点才能消化了。

叹著无声的气,セバスチャン一边思索着要给主人准备什么衣服才能比过得众人又不会太过于奢华抢眼,另外一个就是,这些无奈要被延后的工作,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让シエル将它给完成呢。

 

 

 

 

 

 

于夏日午后举行的花园茶会,不同于豪华的晚宴,衣装必须要轻便优雅却同时也要表现出贵族的气派,如果戴着装饰著羽毛的高帽子,或者是金银装饰的衣服,反而显得滑稽可笑。

静谧沉稳的深蓝色外套搭配着黑色的军舰袖,如黄金般发亮的双排小扣,符合著年纪做着短裤打扮,脚上是即膝的长统靴擦拭得闪闪发亮。整体都以蓝色和黑色作为搭配,略微严肃的样子不太适合华丽的茶会的关系,外套在腰后的部分特别延长,像是女性的礼服裙一样的造型长及膝盖,用着蝴蝶结和蕾丝装饰在走动的时候会随着步伐摆动,让总是板著脸的少年多了点柔和气息。

来到白金汉宫,身为伯爵且有着女王招待状的シエル,马上就被请入内庭,而身为平民且仅仅只是执事的セバスチャン没有进入王宫的资格,只能在王宫的最外圈等著主人而已。

每一次承蒙女王的召见,不管是正式的召见还是小小的茶会,セバスチャン没有一次被允许进入王宫,不过这对他也完全不是问题。

只要シエル一声呼唤,不管在什么地方,他都可以轻易赶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シエル踏入王宫的背影,セバスチャン有着不像是恶魔该有的不安。

也许是因为,这一段时间シエル的眼神给予他的压力太大了。

失去了彼此相处间一切记忆的シエル,不再是那个只属于他的小姐,许多只有他才看得见的娇羞神情,完全不会再出现在那张可爱的小脸上了。

不管是佯装生气的娇嗔,想要撒娇却又害羞的样子,甚至是夜晚中紧紧拥抱着他的手和沉沦在他所给予的快乐令人爱怜的堕落神情,习惯着那只属于他的小姐的セバスチャン,对着陌生冷淡的シエル的眼,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疼痛。

明明是他亲爱的主人,却又不是真正的她,那份若即若离的陌生感,让人困惑到几乎是到了难堪的程度。

伸出的手永远无法掌握到她,只能空虚地穿过那个名为シエル的影子,无法再度用这双手捧着他所疼爱过的灵魂。

那个生活在血腥和污秽中,依旧纯白高贵的灵魂。

即使如此,这份空虚孤独也远远比,那段只能看着像是陶瓷娃娃般安眠的她来得好得太多。

只要能再度看着她,听见她的呼唤,这种程度的痛也不是不能忍受的事情。

看着逐渐缩小的蓝色背影,セバスチャン对自己说著。

身为正统贵族且有着特殊家世的シエル,幼年时候因为体弱的关系不能让父亲带着她到处走,却也不影响她进入白金汉宫的能力。

不能算是在宫廷长大,但白金汉宫的构造,她也算摸得很清楚,她已经不是一个人走路会会迷路的孩子了。

已经独自进宫这么多次,宫廷中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就不知道为什么背上可以感觉得到,セバスチャン那几乎要将她烧出洞来的视线。

事实上,面对着セバスチャン,シエル心中还是有着说不出来的疑惑。

为了复仇而召唤出セバスチャン,用灵魂作为代价交换了复仇的力量,照理说是非常合理的契约,却让シエル有着说不出来的不合理和暧昧感。

或者该说,一种无法说明的陌生感,总是横在他们主仆之间。

每天早上泡出的红茶,总是在时间内端出的甜点,餐桌上的各种料理,她更衣的方式、说话的方法,甚至喜欢用的纸笔还有工作时候文件摆放的位置,セバスチャン对于每一个细节都清楚到,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

光光就这点,就算脑中没有跟那个男人共同相处的记忆,这一切一切令人介意的小地方,她的身体清楚的告诉她,她应该是熟悉セバスチャン这个恶魔才对。

和セバスチャン这个恶魔之间有着契约,这个不争的事实由刻划在右眼中的契约印,无时无刻重复地提醒着她──她的灵魂是属于恶魔的东西。

不自觉地停下脚步,シエル抚上覆蓋著右眼的漆黑眼罩。

明明一切都简单易懂地放在眼前,シエル却总觉得什么地方很不对劲……

非常非常的,不对劲。

“原来您在这里啊。”
头上响起不认识的男人的声音,让シエル本能地退开一步,和靠得太近的男人隔出距离。

眼前所站着的,是位跟セバスチャン差不多身高,同样穿着象征著执事的漆黑燕尾服,以执事来说太过于英俊的面容会让所有的淑女叹息。和セバスチャン同样,短短的黑发有点乱,金边的眼睛和金色的眼睛,搭配着面无表情的态度和声音实在是相配无比。

“你……”
抬起头望着男人的瞬间,那发热到几乎像是要燃烧起来的右眼让シエル按住眼睛。

右眼烧灼的感觉,这种只要经历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忘掉的感觉,是那一年…不,她跟セバスチャン契约的那一刻,契约烧烙在灵魂上的那个瞬间的感觉。

无法顺畅的呼吸让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的同时,眼前也快速地晃过了许多她没有印象却又是像属于她的画面,走马灯似的连看清楚的时间都没有,却高速地压迫着她的意识。

太多的内容在一瞬间同时充斥在脑中,过度膨胀到无法消化的感觉让シエル晕眩,脚步不稳地整个人向后倒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她的身体。

“不要紧吗?”

“你……是谁…?”
没有任何印象的面孔,应该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让シエル有股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和安心感,让她连自己的声音不带有警戒,而是完完全全放松的依赖都没有自觉。

“失礼了。我家的主人因为等不及伯爵您的到来,派我来迎接。”
男人将シエル给扶好,戴着手套的大手却没有从她的纤腰上离开。

“主人?”

如果她记得没有错,女王的执事兼武官的人,应该是穿着一身白的燕尾服,而非和一般贵族的执事相同的黑色。在女王陛下坐镇的白金汉宫,到底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居然将自己的执事给带了进来?

“是的,相信您也知道……”

“クロード,你在那里做什么?”
尚未进入变声期,有点尖细的少年声音高声喊著。

“老爷。”

走廊的一边,有着金色短发穿着紫色长外套的少年,与其说是英俊不如说是妖艳的端正面容,猛然一看还以为是女性的人,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

少年看起来不过跟自己差不多年纪,或者只大个两三岁,却被眼前的青年执事尊称为老爷,可以想像是个很有身分的人。

只是…说这少年是贵族,シエル却有着说不出来的不协调感。

“怎么在这里浪费时间?”

“真是非常抱歉。”
不带任何起伏和感情的声音,不管用哪只耳朵都听不出他的歉意,除了用词遣字的方法外。

看见依旧放在シエル腰上的手,少年不快地板起了脸。
“不行喔,クロード。能欺负シエル,能玩弄シエル的,只有我而已。你这样子,可要被处罚呢。”

听见自己的名字被不认识的少年亲热地说著,而且还被当作物品似的品论,让シエル本来就不快的情绪更糟,迳自甩开那到现在还放在她腰上的手。

能直接唤她シエル的,只有表姊的エリザベス还有姑姑而已。其他人,就算是セバスチャン好了,シエル也不允许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他口中。

“你是谁?”
把王宫当作自己家似的旁若无人,可是现在的王族中没有这么年轻的人,同时如果是王族,シエル也多少都认识,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印象。

“啊啊,这么说来,我这个样子跟シエル见面还是第一次呢。”
亲热地拉起シエル的手,金发的少年十分开心。
“我是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

“トランシー伯爵!”
没想到那个女王的蜘蛛,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即使拼命要维持冷静表情,シエル眼中的讶异还是无法完全隐藏。

“啊!シエル认得我啊!真让人高兴呢!”
继续拉着シエル手欢笑着,硬是握著的样子让她无法轻易抽开。

“老爷,很抱歉打扰您。相信女王陛下,应该是已经光临了才是。”

“真没办法,那我们过就去吧。走吧!シエル。”

“喂!”
完全没有挣脱的能力,就这样三步并做两步被拉着跑,シエル无奈地跟着アロイス来到了白金汉宫花园的一角;女王举办茶会的地方。

 

 

 

 

 

“我一直好想这样跟シエル喝茶呢。”
将手放在下巴,アロイス亮丽的微笑比午后的阳光还要耀眼,却无法溶解シエル脸上的冰块。

白金汉宫瑰丽花园的一角,半圆形的长桌舖著纯白的亚麻桌巾,适当的间距安放著插著鲜花的花瓶,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令人垂涎三尺的点心和蛋糕,甜甜的香味就算是在充满著鲜绿气息的花园也不会被盖过。

以下午茶来说过于丰盛的茶点,对两位还只是少年的伯爵来说,却非常适合。

桌上摆着以赤红和金作为装饰的白磁,安放的餐具也一样是金色,豪华阔气到一点都不像是女王茶会的摆饰,让シエル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不过让她眉头深锁的理由不是这些,而是这个在白金汉宫由女王招待的茶会,居然只有他们两人出席,而且重点的女王陛下完全不见踪影!

服侍整个茶会的也只有一个人,那就是アロイス的执事,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那个戴着眼镜面无表情,甚至连声音的起伏都没有的古怪执事。比较起来,她家的セバスチャン虽然都是带着接近嘲讽的下流微笑,但也还是比这个无表情的家伙好得太多了。

要不是这是女王招待的茶会,地点在王宫中,讨厌社交的シエル早就拂袖而去,不会继续在这边陪莫名其妙的家伙聊天喝茶。

“来,クロード的红茶还有点心都很好吃!シエル你也试试看。”

为什么女王的茶会会由这个戴着眼镜面无表情的男人来准备红茶和点心是相当的疑问,更有疑问的是,为什么アロイス‧トランシー会像是主人一样在主持着这个茶会?

虽然女王的位置是空了下来,餐具也都摆在那边,但是アロイス那一副严然以主人自居地招待着シエル的态度,就让她不快。

不要说点心,就连红茶都不沾一下,只是面如寒霜地端坐的シエル,让アロイス有点着急地站了起来,到シエル身边跟她撒娇著。

“シエル,这马卡龙很好吃喔!还是你比较喜欢布丁蛋糕?这个卡士达泡芙也很好吃!啊,还是红茶不合你的胃口?クロード,还不赶快去换!”

“是的,老爷。”

“够了。”
シエル冰冷不带温度的声音,是她的脾气已经到了极限的证明。
“我是来晋见陛下,不是来参加茶会的。”

“是吗?シエル应该跟我一样,都是被陛下邀请来参加茶会的吧。”
怒气爆发的シエル没有吓到他,反而让アロイス嘻嘻地笑了起来。
“既然是陛下的命令,就得好好遵守不是吗?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刻意用姓氏和身分的称呼,要她注意自己现在是在王宫中,让シエル咬了咬牙。

“既然陛下招待我们,就应该要好好享受才是。”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变脸速度比翻书还要快的アロイス,教人无法掌握他的真意。
“要好好的,每一种都吃一点才行喔。”

没有回应アロイス的话,シエル依旧是紧绷著脸地坐着。

在这种不知敌我的状况下,随便将不知底细的人准备的东西放入口中,シエル的神经可还没有粗到这种程度呢。

在等著陛下的时间,她并不介意就坐在这里,看着アロイス享用下午茶,跟他大眼瞪小眼。

也看得出シエル坚定着不打算享用任何东西,アロイス也毫不客气,就在当场享用起满桌的瑰丽精致的茶点,而且还一边吃一边介绍,像是孩子似的要激起シエル的对抗意识,只是这一切都不被シエル看在眼中。

“トランシー伯爵,ファントムハイヴ伯爵。”
就在シエル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且都已经过了下午茶该有的时间时,一位宫廷侍从打扮的人才珊珊来迟,传达女王的口谕。

“陛下因为身体微恙的关系,今日的下午茶不克前来,还请两位伯爵自由放松,下午茶则择日再宴。”

传令人前脚才踏出去,シエル就马上站了起来。

“シエル,要回去了吗?”
慌慌张张地跟着站了起来,アロイス急躁问著的同时,还伸手想要抓住シエル,却被她一手挥开。

“别亲热地叫我,トランシー伯爵。”
收著自己的手,シエル冷淡地说著。
“想要示好,找别人去吧。”

也不管アロイス那有点受伤的脸色,シエル头也不回地大步踏了出去。

“嘻嘻,シエル……你这样会让我更想得到你呢……对吧,クロード。”
吃吃笑着的アロイス,クロード表情木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静静地在アロイス的杯子中注入红茶而已。

 

 

 

 

 

“少爷。”
等了半天终于见到自己主人,セバスチャン快步迎了上去。

虽然臭著一张脸本来就是シエル的习惯,但这样像是遇到了什么讨厌事情,还是谁给了他这傲慢主人受了气的忿忿表情,以她参加女王的茶会经验来说,セバスチャン倒是完全没看过。

再怎么讨厌社交的シエル,也只有参加女王茶会后,不会露出一脸厌恶,更让セバスチャン心中的诧异加大了许多。

其实今天的茶会,セバスチャン是非常担心的。不应该出现的女王的任务和招待状,现实地来到了シエル手上,而事实上她所效忠的女王早在那个时候就跟天使一起……知道一切事情的セバスチャン,却只能保持沉默,因为他知道,这样只会更加动摇シエル那不稳定的精神。

为了不让她发现自己的记忆丧失,セバスチャン做了许多水面下的努力,却不知道シエル其实已经知道一切了。

各怀鬼胎的主仆,不自觉地更加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回去了。”
没有对セバスチャン说明发生了什么,シエル低声命令著。

“是的,少爷。”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