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3 R18

TransparentBlue

 

黑執事 單行本全文公開
TV2季相關

 

連星星都躲起來新月之夜,即使是夏天也相當的寒冷,這就是英國。

入夜的東倫敦,是英國黑社會的代名詞。不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或者是有點背景的傢伙,是絕對不敢一個人在夜晚的街道出沒。

門口擺放著棺材,在沒有光線的黑夜更顯得恐怖的店面,一名穿著漆黑大衣的高大男子推開了吱嘎做響的門走了進去。

「嘻嘻,歡迎光臨啊。哎呀,這不是執事君嗎?」
坐在櫃檯後面的留著長長銀髮男人,用著奇異的怪笑聲歡迎著客人。

在堆滿棺材的店面,看不清表情只會怪笑的店主,普通人進入這店,不用五秒鐘就會嚇得飛奔出去,只有特殊神經的人類,才有可能跟這詭異的棺材店老闆進行溝通。

「好久不見了,葬儀屋。」

「哪有好久,不是才幾天嗎?嘻嘻,看到伯爵健康的樣子,真讓人高興呢。沒想到那種事情還真的做得到,真不愧是執事君呢。」
搖著留著長長黑指甲的手指,明明是讚美配上怪笑的語氣卻只讓人感到恐怖。
「伯爵沒有來嗎?還想再看看那小小的樣子呢。」

「現在已經是孩子該上床的時間,還是請主人擇日拜訪。」
微笑的セバスチャン,不管是誰都看得出來,他只是表面客套罷了。
「我想請教,關於那個東西,有沒有任何下落呢。」

「嗯……事情都過去幾個月,倫敦也都恢復了,該收拾的也都收拾好了。」
手放在下巴,葬儀屋怪笑回答。
「雖然沒找到你想要的,不過我找到另外的東西呢。嘻嘻,被你弄得那麼碎,要拼起來還真是花了番功夫。」

「你是說……」
聽著說明,セバスチャン有不好的預感。

「天使的手啊。嘻嘻,那種東西要留在現世,還真不簡單呢。」
捧出一個玻璃盒子,裡面是一截手臂,以セバスチャン眼力還看得見上面努力拼湊的痕跡。

「連這種東西都還可以拼起來,你還真不是普通的惡趣味呢。」
不管是天使還是惡魔都一樣,要殺死對方都不是簡單的事情,少了一隻手失去勝算的セバスチャン,即使不願也只有恢復惡魔的原貌,才能施力將天使切碎到連復原的能力都不剩下。

而那四散的身體,被好事的葬儀屋撿回來拼上,真教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嘻嘻,我還想全部都拼起來呢,那樣才能好好下葬啊。嘻嘻。」

到底該說是葬儀屋的職業道德,還是單純就是他個人的惡趣味,セバスチャン已經不想深究。

「看你這樣子,就算沒有那個也沒關係嘛。」
指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手,葬儀屋說著。
「第一次過來的時候我還嚇了跳呢。」

到現在葬儀屋還記得很清楚,在倫敦橋上惡魔跟天使的對決告終,看得見在墜海的シエル身上飄出走馬燈的瞬間,所有知道他們主僕關係的人都知道,契約結束了。

雖然是有點不捨,但也是必然的結果。

背負著英國漆黑歷史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和治世的女王一起死去,一切的真實埋藏在黑暗中,這也許對他們和整個英國來說,都是最好的結局。

當新的王者出現的時候,新時代的曙光也降臨英國,大家是這麼相信著。

只是,數天後出來露臉的不是應該繼承王位的皇太子,而是那個應該已經死去的女王。

同時,陰沉著臉只剩下一隻手的セバスチャン,抱著失去靈魂的シエル來到店裡,那太過於令人震驚的畫面,實在是讓人印象深刻。

讓失去了靈魂的人類,再度復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連葬儀屋都想這麼說,可是セバスチャン卻做到了。

幾天前看到シエル再度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就連葬儀屋都不禁要佩服セバスチャン的執著。

「那個東西,沒有確實是不打緊…可是就這樣流落出去,還是不太好。」

「我啊,在那之後將所有的屍體都收集起來,拼拼湊湊,不僅沒有多,還少了很多呢。」

「是這樣嗎。」
看著葬儀屋,セバスチャン陷入沉思的樣子。

「那種東西,應該不會壞,也不會有人敢吃掉。嘻嘻,就應該是被好事者撿走,當作稀有品珍藏起來的可能性比較高吧。」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依舊沒有任何消息的葬儀屋,在這裡多待也沒有用了。
「那麼,我先失禮了。」

「嘻嘻,要是有消息,我會連絡你的。」

「一切就拜託了。」
輕輕地點點頭,セバスチャン離開棺材店,趁著夜色在空中奔馳。

就算心中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セバスチャン也絕對不會透漏任何一點風聲,不管對象是任何人。

那東西的重要性,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好不容易奪回了シエル的靈魂,焦急的心終於是可以放下。將那枚封印了シエル靈魂的戒指套上小手,長長的睫毛如蝴蝶羽翼般扇動著,打開了沉睡了兩個月的大眼,能再次見到那寶石般的藍紫雙眼,セバスチャン還記得自己心中有著不像是惡魔該有的激動。

不過短短兩個月,就讓セバスチャン不耐煩。

對於有著過多的時間,生命沒有任何價值的惡魔來說,那份緊張期待的心情是第一次,在那對眼眸看見自己的身影,粉嫩的唇用著少女的聲音呼喚她所賜予的名字,僅僅只是這樣,就讓セバスチャン覺得自己的心臟膨脹到快要裂開。

這種不屬於惡魔該有的感情,卻不讓他感到困惑。

好不容易張開的眼,迷濛地望著他的視線和眼神,讓セバスチャン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發生在眼前的事情,震驚到讓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的程度。

紫色大眼中的契約書,跟他所寫入的東西不同,雖然很細微但是還是看得到歪曲的痕跡。

依舊是高傲潔白的美麗靈魂,但卻已經不是二個月前從他手中被奪走的那個。

變了質的靈魂,讓セバスチャン呆怔著,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你……是誰?」
面對著陌生人的膽怯少女,強迫自己保持堅強的聲音,讓セバスチャン回過神來。

也許是因為靈魂強迫跟身體分離的關係,聯繫著身體和靈魂的契約因此而扭曲,而本人的記憶也因為衝擊的關係,失去了小部分,セバスチャン是這麼想的。

即使契約受到扭曲,令人愛憐的靈魂稍微地變了質,眼前的人依舊是他所寵愛的小姐;他心心念念的靈魂;他尚未入口的晚餐。

伸手撫摸那比貓掌還要柔軟治癒的臉頰,那久違的感覺讓セバスチャン收起自己的震驚的同時,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我是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您的執事,我的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
聽著自己的名字重新被她給呼喚,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覺地露出淡淡微笑。

 

 

 

 

 

 

 

初夏的風從敞開的窗戶吹入,揚起了白色蕾絲窗簾的時候也帶入了混合著白薔薇的淡香和綠色植物特有的氣息,吹亂了頭髮也掀起了長長的裙擺。

穿著黑白蕾絲交錯編織而成的洋裝,被風玩弄颳在臉上頭髮應該讓人感到痕癢,不知道為什麼シエル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即使想要去拉好被風給吹開的裙子,也無能為力。

她就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像是個美麗的陶瓷娃娃般,只有擺設的價值,無力替自己做些什麼。

她不記得自己會打扮成這樣,不管是留長髮還是穿女裝,對她來說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許,現在這個根本就不是她……可是,從房間中的鏡子可以清楚看見,縱使這打扮太不像她會做的,卻還是她本人沒錯。

這副打扮,應該是那個傢伙的興趣……

那個傢伙……

誰……?

漆黑的影子出現在眼前,應該要清楚看得見的臉,卻完全模糊地無法辨識。

「啊啊,這樣不行呢。」
熟悉的聲音在室內回盪,聽得見窗子被關上,惡作劇的風被阻隔在外面,幾乎沒有的腳步聲讓她無法辨認,直到戴著手套的大手撫上了她的臉。

「都變得這麼冷了呢。」

充滿著憐惜的好聽低音,摩擦在耳際的聲音十分熟悉,但她卻想不起來那是誰的聲音。

「得稍微溫暖一下才行。」

身體被整個抱起,偎在溫度微低的胸膛讓她放鬆,隱約出現在眼前的黑髮讓她想要看清楚,這麼溫柔地抱著她的人究竟是誰。

「小姐,沐浴後要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比較好呢?黑色能襯托您雪白的肌膚,可是粉紅色也很可愛,就像是駒鳥一樣惹人愛憐。靜謐的藍色也很適合您,搭配著銀色的話會像是禮服一樣。」
到底是自言自語還是說給她聽,シエル不得而知。

只是這好聽的聲音給予她絕對的安心感,讓她想要閉上眼睛,就這樣享受著。

只是,她似乎連閉上眼都不被允許,只是睜著眼睛像人偶般地,看著一切的進行。

抱入浴室將身體沉入溫暖的水中,長髮用梳子細細梳理,像是寵愛著珍藏的娃娃似的,男人的大手輕柔地怕弄壞了她。

如同世界珍寶似的被服侍著,對シエル來說毫無微和感,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小姐,水會不會有點太燙?」
男人終於是來到視線前,大手撥起她的劉海,微冷的唇吻上了她的右眼,像是調情一樣的感覺瞬間讓她的胸口和身體,都比熱水的溫度還要高得多。

稍微退開一點的男人,終於是讓シエル可以看清楚他的面貌,卻也讓她訝異地說不出話來。

男人的臉從極度模糊,緩緩地出現了樣子。

如果她的認知沒有錯,出現在眼前的應該是セバスチャン,她忠實的執事才對……可是,眼前她所見到的,卻是那個面無表情,那天在白金漢宮見到的執事──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

詫異僅僅一瞬,無表情的男人的臉,就交換成她所熟識的セバスチャン。

安心才剛剛到來,セバスチャン的臉又轉變成クロード,像是萬花筒般在眼前改變著,教シエル除了驚訝地看著一切,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交換了半天,最後固定的居然是那個クロード的臉,而且像是要吻上她一樣不斷貼近。

「小姐……」

心中叫喊著要逃跑,想要避開,但是完全不聽使喚的身體只是僵硬著,讓男人覆蓋上她的唇,舌頭侵入她小小的口中,和她的交纏著。

不熟悉的味道包圍著她,被侵犯被玷汙的感覺讓她想要反胃,身體卻死死的不會動彈,順從地接受男人給予的一切。

不只是親密的長吻,大手也深入水中撫摸著她赤裸的身軀,顫抖和噁心感迅速湧了上來,但她依舊只是尊美麗的娃娃,供男人亵玩。

在男人的撫弄和體重下,無力的少女身軀沿著浴槽滑下水中。隨著重力下沉的身體,吸入了幾口水讓她的意識瞬間模糊了起來,明明是娃娃卻會有溺水的痛苦且讓她嗆了出來,好不容易發出聲音的自己讓シエル感動。

「少爺,您怎麼了?」
頭上聽得見セバスチャン的聲音,讓シエル猛然睜開眼,刺眼的陽光已經透過窗戶灑了進來,早晨的新鮮空氣充斥著房間,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先才那在水中發生的事情,完完全全就是她的夢。

望入セバスチャン擔心的眼,シエル終於是鬆了口氣。

「少爺?」
不知道シエル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那不尋常地發白的臉和急促的呼吸讓セバスチャン知道,她似乎是做了惡夢。

伸出手,連シエル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她捉住領帶拉下了セバスチャン的頭,將自己的唇靠了上去。

在她的記憶中,應該是沒有跟セバスチャン如此親密的印象。但彼此的唇接觸的那瞬間,身體卻自己動作了起來,粉舌誘惑地舔著他的薄唇,在他訝異的時候伸了進去。

不夠長的小舌無法跟他的交纏,只能用舌尖觸碰著他的,熟悉的感觸和氣息讓シエル更加大膽,拉著他的領帶的手改環上他的脖子,讓兩人之間更加密合。

羞澀地和他接觸的小舌,馬上就瓦解了セバスチャン這兩個月來加諸於自己的束縛,將嬌小的身軀摟入懷中,靈活的舌化被動為主動,侵入小小的口中,汲取著她的氣息,彼此纏綿著。

過去總是害羞的シエル,今天難得主動地纏著他,就連呼吸開始變得困難也不願意放開。

分了又合,合了又分,變換著角度和他纏綿的小舌,積極地讓セバスチャン就這樣將她壓在床上,彼此體溫相貼著的感覺,讓シエル的緊張也完全放鬆,將自己交給身上的男人。

不管是囓咬上頸子的吻,還是撫在身上的大手,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地,甚至讓シエル有種迫不及待地想要就這樣溶化在他懷中的感覺。

睡衣的釦子被解了開,細滑的肌膚和雪般白皙的胸口讓人炫目,自我主張的粉紅色頂端在空氣中顫抖著,可憐的樣子讓セバスチャン吻了上去,不急著輕咬,只是用舌頭在周圍劃著,焦躁的感覺讓她挺起了幾乎沒有的胸,要求著他進一步的疼愛。

明明就是微低的體溫,摩擦在身上的感覺卻炙熱無比。還沒有被撫上的敏感痕癢著,期待著他的疼愛而輕扭了起來。

意識的某個部分知道,一大早就這樣跟執事鬼混是不對的,而且自己動手誘惑他更是大錯特錯。但在剛剛兩人唇舌相碰的時候,就已經將シエル心中所有該有的限制都拋棄,她現在滿腦子只有眼前的男人,身心都急迫地需要他的疼愛。

像這樣肌膚相親分享著彼此的體溫,不管是主人跟執事,還是契約者跟惡魔,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是不應該的事情才對,而且シエル也毫無自己跟セバスチャン已經進展到這個部分的記憶,可是身體卻熟悉著男人的一切,就連手指抓著燕尾服的感覺都讓她懷念。

「…セバスチャン……」
嬌喘著,シエル扭著身體要求著更進一步的時候,聽見她的呼喚的セバスチャン卻停了下來,就這樣僵在那邊。

突然整個斷去的快感,讓シエル眨著疑惑的眼,只是看著頭上的男人,直到焦躁的身軀再度摩上他,セバスチャン才回過神來。

埋下身,熱吻繼續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像是薔薇花瓣灑在雪地上,淺淺的粉紅好不誘人。

「啊……別、別只是…那樣……」
腰內無法滿足的熱讓シエル喘著。尚未被觸摸的花瓣,已經連她自己都感覺到極度的濕潤,懂得快樂的身體自然地渴求著男人。

她不是不解世事的少女,在十歲那年遇到的事情,無垢的身軀被男人們用各種方法污辱著,讓她憎恨自己身為女性的事實。為了復仇,為了拋棄過去的自己,她成為了少爺,捨棄自己身為女人的一切,應該是這樣沒錯。

曾經是噁心恐怖的行為,在他的手中卻只有快樂。意識被快感給支配,身體隨著他的手指和細吻而顫抖著,這種被疼愛被寵愛的感覺,シエル本能的知道,這就是女人的快樂。

為什麼她會允許セバスチャン跟她之間有這種關係,她想不起來。

唯一知道的是,如果是這個男人的話,她願意將自己交付給他,用這個嬌小的身體,承受他所給予的一切。

當修長的手指潛入柔軟的花瓣,撫上柔軟的中心時,シエル也忍不住挺起腰迎合著他。

不只是舒服,不只是快感,這個身體渴求著他,極度的。

為什麼她不記得這些事情,已經不是太重要的問題。誠實的身體告訴她,她想要這個男人,而她只要聽從誠實的身體發出的訊息就可以了。

「…セバスチャン……」
小手環上他的脖子,在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覆上她的粉唇的同時,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激烈,修長的兩隻手指在她體內激烈地韻律著、翻攪著,熟知她快樂的地方確實地給予她溶化般的快感,讓過久沒有被他疼愛的シエル,稚嫩的身體完全忍不住,就這樣在他的手中攀爬到了頂點。

紊亂的呼吸好不容易才平息下來,迷濛的眼看著他,尚未被滿足的深處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女人的矜持讓她只有等著,充滿著情慾霧氣的大眼凝望著他。

大手輕撫了一下シエル柔嫩粉紅的小臉,紅茶色的眼充滿了シエル無法解讀的複雜情緒,セバスチャン理了理她幾乎脫下的睡衣,在シエル掩不住的滿臉詫異中他站了起來。

「我去準備沐浴的熱水,還請您稍待一下。」

看著セバスチャン離去的背影,尷尬的感覺讓シエル抱緊著被子,那種身為蕩婦的感覺讓她狠狠地咬著唇,燒熱的臉像是被煽一巴掌般地難受。

忍住因為無法理解的胸悶而要奪眶而出的淚,シエル將自己的臉埋在被子中。

「少爺,熱水已經準備好了。」

「知道了。」再
度抬起頭來,シエル已經恢復了平常臉色,之前發生的一切已經看不到任何痕跡,除了尚未散去的粉紅外還殘留在身上外。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