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parentBlue – 03 R18

TransparentBlue

 

黑执事 单行本全文公开
TV2季相关

 

连星星都躲起来新月之夜,即使是夏天也相当的寒冷,这就是英国。

入夜的东伦敦,是英国黑社会的代名词。不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或者是有点背景的家伙,是绝对不敢一个人在夜晚的街道出没。

门口摆放著棺材,在没有光线的黑夜更显得恐怖的店面,一名穿着漆黑大衣的高大男子推开了吱嘎做响的门走了进去。

“嘻嘻,欢迎光临啊。哎呀,这不是执事君吗?”
坐在柜台后面的留着长长银发男人,用着奇异的怪笑声欢迎著客人。

在堆满棺材的店面,看不清表情只会怪笑的店主,普通人进入这店,不用五秒钟就会吓得飞奔出去,只有特殊神经的人类,才有可能跟这诡异的棺材店老板进行沟通。

“好久不见了,葬仪屋。”

“哪有好久,不是才几天吗?嘻嘻,看到伯爵健康的样子,真让人高兴呢。没想到那种事情还真的做得到,真不愧是执事君呢。”
摇著留着长长黑指甲的手指,明明是赞美配上怪笑的语气却只让人感到恐怖。
“伯爵没有来吗?还想再看看那小小的样子呢。”

“现在已经是孩子该上床的时间,还是请主人择日拜访。”
微笑的セバスチャン,不管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只是表面客套罢了。
“我想请教,关于那个东西,有没有任何下落呢。”

“嗯……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伦敦也都恢复了,该收拾的也都收拾好了。”
手放在下巴,葬仪屋怪笑回答。
“虽然没找到你想要的,不过我找到另外的东西呢。嘻嘻,被你弄得那么碎,要拼起来还真是花了番功夫。”

“你是说……”
听着说明,セバスチャン有不好的预感。

“天使的手啊。嘻嘻,那种东西要留在现世,还真不简单呢。”
捧出一个玻璃盒子,里面是一截手臂,以セバスチャン眼力还看得见上面努力拼凑的痕迹。

“连这种东西都还可以拼起来,你还真不是普通的恶趣味呢。”
不管是天使还是恶魔都一样,要杀死对方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少了一只手失去胜算的セバスチャン,即使不愿也只有恢复恶魔的原貌,才能施力将天使切碎到连复原的能力都不剩下。

而那四散的身体,被好事的葬仪屋捡回来拼上,真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嘻嘻,我还想全部都拼起来呢,那样才能好好下葬啊。嘻嘻。”

到底该说是葬仪屋的职业道德,还是单纯就是他个人的恶趣味,セバスチャン已经不想深究。

“看你这样子,就算没有那个也没关系嘛。”
指著セバスチャン的手,葬仪屋说著。
“第一次过来的时候我还吓了跳呢。”

到现在葬仪屋还记得很清楚,在伦敦桥上恶魔跟天使的对决告终,看得见在坠海的シエル身上飘出走马灯的瞬间,所有知道他们主仆关系的人都知道,契约结束了。

虽然是有点不舍,但也是必然的结果。

背负著英国漆黑历史的ファントムハイヴ家,和治世的女王一起死去,一切的真实埋藏在黑暗中,这也许对他们和整个英国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

当新的王者出现的时候,新时代的曙光也降临英国,大家是这么相信着。

只是,数天后出来露脸的不是应该继承王位的皇太子,而是那个应该已经死去的女王。

同时,阴沉着脸只剩下一只手的セバスチャン,抱着失去灵魂的シエル来到店里,那太过于令人震惊的画面,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让失去了灵魂的人类,再度复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连葬仪屋都想这么说,可是セバスチャン却做到了。

几天前看到シエル再度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就连葬仪屋都不禁要佩服セバスチャン的执著。

“那个东西,没有确实是不打紧…可是就这样流落出去,还是不太好。”

“我啊,在那之后将所有的尸体都收集起来,拼拼凑凑,不仅没有多,还少了很多呢。”

“是这样吗。”
看着葬仪屋,セバスチャン陷入沉思的样子。

“那种东西,应该不会坏,也不会有人敢吃掉。嘻嘻,就应该是被好事者捡走,当作稀有品珍藏起来的可能性比较高吧。”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的葬仪屋,在这里多待也没有用了。
“那么,我先失礼了。”

“嘻嘻,要是有消息,我会连络你的。”

“一切就拜托了。”
轻轻地点点头,セバスチャン离开棺材店,趁著夜色在空中奔驰。

就算心中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セバスチャン也绝对不会透漏任何一点风声,不管对象是任何人。

那东西的重要性,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好不容易夺回了シエル的灵魂,焦急的心终于是可以放下。将那枚封印了シエル灵魂的戒指套上小手,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羽翼般扇动着,打开了沉睡了两个月的大眼,能再次见到那宝石般的蓝紫双眼,セバスチャン还记得自己心中有着不像是恶魔该有的激动。

不过短短两个月,就让セバスチャン不耐烦。

对于有着过多的时间,生命没有任何价值的恶魔来说,那份紧张期待的心情是第一次,在那对眼眸看见自己的身影,粉嫩的唇用着少女的声音呼唤她所赐予的名字,仅仅只是这样,就让セバスチャン觉得自己的心脏膨胀到快要裂开。

这种不属于恶魔该有的感情,却不让他感到困惑。

好不容易张开的眼,迷濛地望着他的视线和眼神,让セバスチャン难以置信地瞪大眼,发生在眼前的事情,震惊到让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程度。

紫色大眼中的契约书,跟他所写入的东西不同,虽然很细微但是还是看得到歪曲的痕迹。

依旧是高傲洁白的美丽灵魂,但却已经不是二个月前从他手中被夺走的那个。

变了质的灵魂,让セバスチャン呆怔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你……是谁?”
面对着陌生人的胆怯少女,强迫自己保持坚强的声音,让セバスチャン回过神来。

也许是因为灵魂强迫跟身体分离的关系,联系著身体和灵魂的契约因此而扭曲,而本人的记忆也因为冲击的关系,失去了小部分,セバスチャン是这么想的。

即使契约受到扭曲,令人爱怜的灵魂稍微地变了质,眼前的人依旧是他所宠爱的小姐;他心心念念的灵魂;他尚未入口的晚餐。

伸手抚摸那比猫掌还要柔软治愈的脸颊,那久违的感觉让セバスチャン收起自己的震惊的同时,也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我是セバスチャン‧ミカエリス。您的执事,我的小姐。”

“セバスチャン…”
听着自己的名字重新被她给呼唤,セバスチャン不自觉地露出淡淡微笑。

 

 

 

 

 

 

 

初夏的风从敞开的窗户吹入,扬起了白色蕾丝窗帘的时候也带入了混合著白蔷薇的淡香和绿色植物特有的气息,吹乱了头发也掀起了长长的裙摆。

穿着黑白蕾丝交错编织而成的洋装,被风玩弄刮在脸上头发应该让人感到痕痒,不知道为什么シエル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即使想要去拉好被风给吹开的裙子,也无能为力。

她就只能端坐在椅子上,像是个美丽的陶瓷娃娃般,只有摆设的价值,无力替自己做些什么。

她不记得自己会打扮成这样,不管是留长发还是穿女装,对她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许,现在这个根本就不是她……可是,从房间中的镜子可以清楚看见,纵使这打扮太不像她会做的,却还是她本人没错。

这副打扮,应该是那个家伙的兴趣……

那个家伙……

谁……?

漆黑的影子出现在眼前,应该要清楚看得见的脸,却完全模糊地无法辨识。

“啊啊,这样不行呢。”
熟悉的声音在室内回荡,听得见窗子被关上,恶作剧的风被阻隔在外面,几乎没有的脚步声让她无法辨认,直到戴着手套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脸。

“都变得这么冷了呢。”

充满著怜惜的好听低音,摩擦在耳际的声音十分熟悉,但她却想不起来那是谁的声音。

“得稍微温暖一下才行。”

身体被整个抱起,偎在温度微低的胸膛让她放松,隐约出现在眼前的黑发让她想要看清楚,这么温柔地抱着她的人究竟是谁。

“小姐,沐浴后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比较好呢?黑色能衬托您雪白的肌肤,可是粉红色也很可爱,就像是驹鸟一样惹人爱怜。静谧的蓝色也很适合您,搭配着银色的话会像是礼服一样。”
到底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她听,シエル不得而知。

只是这好听的声音给予她绝对的安心感,让她想要闭上眼睛,就这样享受着。

只是,她似乎连闭上眼都不被允许,只是睁着眼睛像人偶般地,看着一切的进行。

抱入浴室将身体沉入温暖的水中,长发用梳子细细梳理,像是宠爱着珍藏的娃娃似的,男人的大手轻柔地怕弄坏了她。

如同世界珍宝似的被服侍著,对シエル来说毫无微和感,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小姐,水会不会有点太烫?”
男人终于是来到视线前,大手拨起她的刘海,微冷的唇吻上了她的右眼,像是调情一样的感觉瞬间让她的胸口和身体,都比热水的温度还要高得多。

稍微退开一点的男人,终于是让シエル可以看清楚他的面貌,却也让她讶异地说不出话来。

男人的脸从极度模糊,缓缓地出现了样子。

如果她的认知没有错,出现在眼前的应该是セバスチャン,她忠实的执事才对……可是,眼前她所见到的,却是那个面无表情,那天在白金汉宫见到的执事──クロード‧フォースタス。

诧异仅仅一瞬,无表情的男人的脸,就交换成她所熟识的セバスチャン。

安心才刚刚到来,セバスチャン的脸又转变成クロード,像是万花筒般在眼前改变着,教シエル除了惊讶地看着一切,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交换了半天,最后固定的居然是那个クロード的脸,而且像是要吻上她一样不断贴近。

“小姐……”

心中叫喊着要逃跑,想要避开,但是完全不听使唤的身体只是僵硬著,让男人覆蓋上她的唇,舌头侵入她小小的口中,和她的交缠着。

不熟悉的味道包围着她,被侵犯被玷污的感觉让她想要反胃,身体却死死的不会动弹,顺从地接受男人给予的一切。

不只是亲密的长吻,大手也深入水中抚摸着她赤裸的身躯,颤抖和恶心感迅速涌了上来,但她依旧只是尊美丽的娃娃,供男人亵玩。

在男人的抚弄和体重下,无力的少女身躯沿着浴槽滑下水中。随着重力下沉的身体,吸入了几口水让她的意识瞬间模糊了起来,明明是娃娃却会有溺水的痛苦且让她呛了出来,好不容易发出声音的自己让シエル感动。

“少爷,您怎么了?”
头上听得见セバスチャン的声音,让シエル猛然睁开眼,刺眼的阳光已经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早晨的新鲜空气充斥着房间,她躺在自己的床上……先才那在水中发生的事情,完完全全就是她的梦。

望入セバスチャン担心的眼,シエル终于是松了口气。

“少爷?”
不知道シエル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那不寻常地发白的脸和急促的呼吸让セバスチャン知道,她似乎是做了恶梦。

伸出手,连シエル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捉住领带拉下了セバスチャン的头,将自己的唇靠了上去。

在她的记忆中,应该是没有跟セバスチャン如此亲密的印象。但彼此的唇接触的那瞬间,身体却自己动作了起来,粉舌诱惑地舔着他的薄唇,在他讶异的时候伸了进去。

不够长的小舌无法跟他的交缠,只能用舌尖触碰着他的,熟悉的感触和气息让シエル更加大胆,拉着他的领带的手改环上他的脖子,让两人之间更加密合。

羞涩地和他接触的小舌,马上就瓦解了セバスチャン这两个月来加诸于自己的束缚,将娇小的身躯搂入怀中,灵活的舌化被动为主动,侵入小小的口中,汲取着她的气息,彼此缠绵著。

过去总是害羞的シエル,今天难得主动地缠着他,就连呼吸开始变得困难也不愿意放开。

分了又合,合了又分,变换著角度和他缠绵的小舌,积极地让セバスチャン就这样将她压在床上,彼此体温相贴著的感觉,让シエル的紧张也完全放松,将自己交给身上的男人。

不管是囓咬上颈子的吻,还是抚在身上的大手,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地,甚至让シエル有种迫不及待地想要就这样溶化在他怀中的感觉。

睡衣的釦子被解了开,细滑的肌肤和雪般白皙的胸口让人炫目,自我主张的粉红色顶端在空气中颤抖著,可怜的样子让セバスチャン吻了上去,不急着轻咬,只是用舌头在周围划著,焦躁的感觉让她挺起了几乎没有的胸,要求着他进一步的疼爱。

明明就是微低的体温,摩擦在身上的感觉却炙热无比。还没有被抚上的敏感痕痒著,期待着他的疼爱而轻扭了起来。

意识的某个部分知道,一大早就这样跟执事鬼混是不对的,而且自己动手诱惑他更是大错特错。但在刚刚两人唇舌相碰的时候,就已经将シエル心中所有该有的限制都抛弃,她现在满脑子只有眼前的男人,身心都急迫地需要他的疼爱。

像这样肌肤相亲分享著彼此的体温,不管是主人跟执事,还是契约者跟恶魔,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不应该的事情才对,而且シエル也毫无自己跟セバスチャン已经进展到这个部分的记忆,可是身体却熟悉著男人的一切,就连手指抓着燕尾服的感觉都让她怀念。

“…セバスチャン……”
娇喘著,シエル扭著身体要求着更进一步的时候,听见她的呼唤的セバスチャン却停了下来,就这样僵在那边。

突然整个断去的快感,让シエル眨着疑惑的眼,只是看着头上的男人,直到焦躁的身躯再度摩上他,セバスチャン才回过神来。

埋下身,热吻继续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像是蔷薇花瓣洒在雪地上,浅浅的粉红好不诱人。

“啊……别、别只是…那样……”
腰内无法满足的热让シエル喘著。尚未被触摸的花瓣,已经连她自己都感觉到极度的湿润,懂得快乐的身体自然地渴求着男人。

她不是不解世事的少女,在十岁那年遇到的事情,无垢的身躯被男人们用各种方法污辱著,让她憎恨自己身为女性的事实。为了复仇,为了抛弃过去的自己,她成为了少爷,舍弃自己身为女人的一切,应该是这样没错。

曾经是恶心恐怖的行为,在他的手中却只有快乐。意识被快感给支配,身体随着他的手指和细吻而颤抖著,这种被疼爱被宠爱的感觉,シエル本能的知道,这就是女人的快乐。

为什么她会允许セバスチャン跟她之间有这种关系,她想不起来。

唯一知道的是,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她愿意将自己交付给他,用这个娇小的身体,承受他所给予的一切。

当修长的手指潜入柔软的花瓣,抚上柔软的中心时,シエル也忍不住挺起腰迎合著他。

不只是舒服,不只是快感,这个身体渴求着他,极度的。

为什么她不记得这些事情,已经不是太重要的问题。诚实的身体告诉她,她想要这个男人,而她只要听从诚实的身体发出的讯息就可以了。

“…セバスチャン……”
小手环上他的脖子,在セバスチャン微笑地覆上她的粉唇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修长的两只手指在她体内激烈地韵律著、翻搅著,熟知她快乐的地方确实地给予她溶化般的快感,让过久没有被他疼爱的シエル,稚嫩的身体完全忍不住,就这样在他的手中攀爬到了顶点。

紊乱的呼吸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迷濛的眼看着他,尚未被满足的深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女人的矜持让她只有等著,充满著情欲雾气的大眼凝望着他。

大手轻抚了一下シエル柔嫩粉红的小脸,红茶色的眼充满了シエル无法解读的复杂情绪,セバスチャン理了理她几乎脱下的睡衣,在シエル掩不住的满脸诧异中他站了起来。

“我去准备沐浴的热水,还请您稍待一下。”

看着セバスチャン离去的背影,尴尬的感觉让シエル抱紧著被子,那种身为荡妇的感觉让她狠狠地咬著唇,烧热的脸像是被煽一巴掌般地难受。

忍住因为无法理解的胸闷而要夺眶而出的泪,シエル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中。

“少爷,热水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再
度抬起头来,シエル已经恢复了平常脸色,之前发生的一切已经看不到任何痕迹,除了尚未散去的粉红外还残留在身上外。

Leave a Comment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