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咖啡,百元店(蜻蛉切x女審神者)

奶茶,咖啡,百元店(蜻蛉切x女審神者)

心機女團嬸x保鏢蜻蛉切
綜藝paro聯動
嬸戲份略多,介意勿看
突然想寫一點切叔小甜餅,算綜藝paro完結後的小番外

作者 剁掉一只还留一手

隨著依靠了整晚的溫暖身體移開,少女裸露的肌膚在初冬清晨的寒氣中輕顫了一下。被團馬上被拉上肩頭,額頭上落下輕吻。

“蜻蛉切…”眨了眨眼,少女慵懶的撫摸著男人豐茂的鬢髮。

抓住她的小手放回被褥裡,蜻蛉切裸著健壯的身軀從衣櫃中找出配套的襯衣領帶,“你再睡會兒吧,早餐我會放在桌上,熱一下就能吃。我先去紫小姐那裡。”

雪繪難得沒有工作安排的休息日,他卻沒時間多陪伴她,貼身保鏢就是這種幾乎沒有私生活的工作。好在雪繪是非常體貼的女友,不會為這種事情和他鬧脾氣。

熟練的打好領帶,蜻蛉切難掩愧疚的苦笑,回頭就看到雪繪靠在枕上悠閒的翻起手機。

將棉被拉到肩頭,雪繪微微發抖,蜻蛉切的公寓是公司代租的,面積雖不局促,牆壁卻薄,取暖設施也頗為老舊。

“不多休息下嗎?”蜻蛉切看著少女散落一地訴說昨夜激情的衣物,臉紅的幫她拾起丟進洗衣籃裡。從衣櫥裡找出她之前寄放的換洗衣物擺在床前,揉了揉她的發頂。

搖搖蓬亂的長髮,雪繪眯著眼在蜻蛉切的大手中磨蹭著臉頰,“今天紫小姐也是假期吧,我和她還有文乃小姐約好要去逛街呢,剛好跟你一起去見她。”

哎?居然剛巧要一起出門嗎?那位之前沒有通知他啊…該不會是雪繪想要和他多相處一下,央求了紫吧。

看他那為難的神色就知道這個老實的傢伙在擔心什麼,雪繪雙手捧住蜻蛉切方毅的臉輕輕捏了一把,“是文乃小姐啦,她不是剛剛蜜月回來嘛,說想聚一聚,順便把手信帶給我們。”

和髭切折騰了一整年雞飛狗跳的緋聞最後以奉子成婚結束,永夜電影上映後文乃就宣佈退出演藝圈去過豪門太太的生活,很快產下一對雙胞胎,也算是個兒女雙全的美滿收場。

為了電影宣發憋了一整年婚訊的髭切在孩子半歲後馬上任性的帶上太太飛去夏威夷補蜜月。把育兒重任不負責的丟給弟弟膝丸。
被他們這一系列神奇操作弄的瞠目結舌的花久遠紫和雪繪只有驚歎的份。抓了抓蓬鬆的長髮,雪繪咕噥“蜻蛉切借我一件居家服吧,我想先吃早飯。”假期的早上就要悠閒的度過。

“哦,好。”既然不著急去紫那裡,蜻蛉切也樂得和戀人共用溫馨的早餐。從衣櫃抽屜裡翻出一件灰色長袖棉tee遞給雪繪。

輕鬆套進寬大的棉tee裡,雪繪在床上蹦了兩下,衣擺垂落蓋住大腿,領口寬鬆,袖子更是長到她需要挽起來。

拽著灰tee看了一眼胸口的白色英文字,雪繪的表情扭曲起來,“我說…蜻蛉切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碩大的“Tiny Tits”(貧乳)印在胸口,要不是她熟知蜻蛉切的淳厚性格,會以為他是在嘲笑自己。

“啊,不知道的,是什麼意思呢?”不好意思的摸摸腦後,國中畢業就自立工作的蜻蛉切英文水準只到能分清超市便當beef和fish的程度。時裝品牌什麼更是不懂,莫非是什麼潮牌?他這種身高在日本實在沒什麼好挑的,一向是把店裡找到的有他碼數的衣服都買回家。

雪繪張了張嘴,還是一言難盡的把話咽了下去。誰知道他穿著這東西在外面招搖多久,還是不傷害老實人了“沒什麼…我也不知道。”

“雪繪也不知道啊,那一定是很難的字。”蜻蛉切點點頭,一樣是高中學歷,他卻百分百信任學霸輩出的秋田縣教育出的孩子。

踩著蜻蛉切特意買給她的毛絨拖鞋,雪繪打開冰箱取出幾顆雞蛋,和牛奶蛋糕粉混合在一起攤起松餅來。

“我來吧。”不好意思讓難得留宿的女友給自己做飯,蜻蛉切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

“安心吧,今天就交給我。”熟練的抖著手腕翻動蛋餅,夜宿紫小姐家的時候雪繪領教了幾次蜻蛉切流的廚藝,他也就是能煎個蛋烤個麵包的水準,不過還是比只會沖麥片的花久遠紫強。難得的假期,她可不想再被他的全蛋早餐款待了。

將蛋餅裝盤擱上小塊黃油淋上楓糖漿,雪繪晃了晃紙盒裡所剩不多的牛奶,“我做個奶茶給你好了,你有奶鍋嗎?”

不出意外的看到蜻蛉切搖頭,這種大男人也確實不會有那麼豐富的廚具。踮著腳打開櫥櫃,雪繪指著最上層的煎茶鑄鐵壺,“我要那個。”

捧著從老家帶來擱置許久的鑄鐵壺給雪繪,蜻蛉切自覺的找出一堆茶包給她選擇。

隨便拿了包紅茶,雪繪把鑄鐵壺放在火上,倒入砂糖加熱到融化成焦糖色,隨後加入牛奶和紅茶包攪拌起來。

奶茶的焦香逸散開,蜻蛉切弓起高大的身軀好奇的和雪繪擠在爐灶前,好似停在女巫肩頭窺探她神秘坩鍋的烏鴉。雪繪好笑的用指尖沾了一點砂糖點在蜻蛉切高挺的鼻尖上。

“好厲害啊…”面對她烹飪各種甜蜜美食的巧手,他除了這句話已經詞窮。比起吃,他覺得戀人穿著他的衣物為他烹飪餐點的過程更為令他著迷。

因為女藝人的節食守則,那一大疊松餅都是蜻蛉切一人吃掉的。雪繪僅僅吃了一小盒優格和半顆煮蛋就去洗漱了。

等蜻蛉切喝到第三杯奶茶的時候,洗完澡換上新衣的雪繪帶著一陣香暖的甜味回到餐廳,拎著化妝鏡擺在餐桌上開始借公寓裡光線最好的早餐廳上妝。

三兩下擦好了千子教給她的砂糖肌腮紅,雪繪取下夾頭髮的髮夾,拉著繡十字小白花的紫羅蘭色毛衣裙在蜻蛉切面前轉了個圈“這個好看嗎?文乃小姐的ins說紫色是這個秋冬最旬的色啦!”

“好看。”對時裝一竅不通的大男人覺得自己無權置喙時尚業內女藝人們的品味,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予愛打扮的女孩子真誠的讚美,反正她總是美的。

開心的越過餐桌,抱住蜻蛉切的脖頸親了一口他的臉頰。雪繪拎起包示意自己萬事俱備。

真快啊,看著戀人在自己冰冷的公寓裡卷起一陣紅粉旋風,三兩下搞定他的早餐也收拾俐落了自己,圍繞各種勤奮的女藝人們工作的蜻蛉切,再次對她們多執行緒的工作能力升起敬畏之情。

 

 

 

下北澤雜亂的街巷裡隱藏著各式時髦小店,既有油彩塗鴉街頭風濃郁的古著店,也有原木裝修綠植環抱的北歐感咖啡鋪,熙熙攘攘齊聚一堂,只是客人一般是年輕可愛的女孩或打扮怪異的潮人。

高大的蜻蛉切站在窄小的英式田園風手作針織店裡顯得格格不入。被疊放在格子櫃裡,掛在牆壁上的各色輕飄飄軟乎乎的毛線工藝品包圍著,大男人還得低下頭以免碰到低垂的馬賽克彩玻璃吊燈。

相比起那些將陪女友和母親逛街視若苦役的男人,作為貼身保鏢,蜻蛉切陪紫逛街已經駕輕就熟了。

下北澤雖是藝術氣息濃郁的熱門街區,臨近澀穀和新宿可稱不上治安穩定,放任她們自己走動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是不行的,即使是髭切和一期親自陪同女友出門,也難以避免被騷擾。蜻蛉切則不同,有他在身邊,稍有理智的人都會對他們一行變得禮貌和善起來。

他一直慶倖雇主是個寡言溫柔的女人,戀人雪繪則目標明確直接,文乃小姐更是精明幹練,陪她們一起出行想必不會多難熬。

他錯了…苦笑著低頭看著雪繪將一匹格紋毛衣搭在他身上,給紫講解針法原理。

“…這裡,這裡,再轉過去,變成這種針法就可以做出插肩的效果了,很簡單的,同樣的價錢可以買更好的毛線自己織…”雪繪壓低聲音,掂了掂手中毛衣的重量,實在沒法理解這種輕薄簡單的工藝就要賣到那種價格。而紫還真的想要買下來。

“…我還是…自己織不來這種…”熱愛舒適針織衫卻對手工一竅不通的大明星花久遠紫十分為難,她只想享受那種暖心的感覺,至於織造的複雜活計還是交給匠人們吧。

“…要麼我來織吧,紫小姐你選喜歡的毛線顏色就好,一個月就能做好,你看這裡還有賣珍珠的,我也可以給你加進去…”出身于終年大雪的東北地方,雪繪從孩提時代就習慣靠做手工和烘培打發時間。

“不了不了,你不是馬上要錄唱片了嗎?我買這件就好了!”眼見雪繪盯著店家售賣的釘珠和蕾絲花邊雙目放光。紫趕緊抓過毛衣拿去櫃檯交給店主“就這個,幫我打包。”

不是她不信任雪繪的品味,她是為她的首張專輯操心!猛的搖頭,花久遠紫內心這麼說服自己。

雪繪還來不及感慨紫這種兢兢業業挨宰的感人肥羊精神,那廂文乃就抓著一件小巧的嬰兒裙在她們面前展開“這個!太可愛了!”

只有蜻蛉切手掌大小的粉藍雙色小裙子用細緻的針法織出波浪紋,胸口釘著珍珠扣,文乃一邊叮囑店家打包兩件,一面碎碎念“…我真的受夠了髭切的品味,獅子獅子全是獅子,獅子的抱枕坐墊沙發睡衣,嬰兒服也全被他買成獅子款式的,撲面而來的笨蛋氣息啊!我得把孩子們的審美糾正過來…”

打扮俏皮的文乃踩著高跟靴子,生產半年後,她已經完全恢復了纖細的身材,根本看不出是當媽媽的人了,然而這只是表像…

“文乃小姐最近ins都在曬娃…”雪繪現在已經快忘記自己最初fo的這位不是育兒博主而是女孩子們公認的時尚教主。

 

 

西裝革履的蜻蛉切身上掛滿了女孩子們血拼的成果,從花久遠紫手中接過她剛買的兩大包包耶加雪咖和肯亞雅各咖啡豆。紫又看中了咖啡店寄賣的一件北歐傢俱,和店主商量起送貨日期來。

雪繪看到掛成聖誕樹的可憐戀人,買了一份鮮奶油量超大的抹茶可麗餅慰勞他。蜻蛉切就那麼老實的拎著一堆袋子吃著粉色包裝的可麗餅,在路人注目中淡定的跟在女孩子們身後。

 

“300元任裝哎…”指著有機蔬菜店的促銷招牌,只看不買逛了一天精品店的守財奴雪繪終於興奮起來。

“這要怎麼做呢?”文乃和紫顯然對這種面向平民主婦的促銷手段摸不著頭腦。雪繪吹開兩個透明購物袋遞給她們,“三百元一個袋子,盡可能的用蔬菜把袋子裝滿就對了。”

“好像夏日祭紙網撈金魚,撈到網破為止所有金魚都是顧客的。裝到袋子不裝不下為止,所有的蔬菜都是我們的,要盡可能的回本啊!”˙食指拇指圈起,雪繪眨著眼向女伴們比了一個少女偶像絕不該做的金圓手勢。

連大型超商的都很少逛的花久遠紫在這種街邊蔬菜小店裡有些無所適從,所有蔬菜並不是整潔規矩的塑封好排排坐,而是水氣淋漓菜葉支棱的擺在店門前,讓她無從下手。下手遲疑的文乃和紫被一群戰鬥力強悍的大媽們擠到一旁,驚恐的看著雪繪單騎出陣,毫不客氣的在大媽中拼殺。蜻蛉切更是遠遠站在店鋪角落,隔岸觀火。

結帳時只裝了一叢水蘿蔔的紫和一袋櫻桃番茄的文乃受到雪繪恨鐵不成鋼的目光洗禮。“我比較喜歡吃蘿蔔…”強調了這句話挽尊,花久遠紫敬畏的看著雪繪那一袋長條茄子立柱,秋葵填塞,栗子地基,彩椒穹頂,絲毫不浪費空間,堪堪保持平衡可比建築師傑作的蔬菜聖殿。

女性還真是深不可測啊,蜻蛉切搖頭感慨,好在他只要讚美她們的著裝,幫她們拎起袋子就好了。

fin

永夜電影上映半年後,陪妹子們逛街苦役的切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