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の中の君 R18 –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綜藝paro Colorful flowers系列

腕の中の君 R18

吉原paro + 綜藝paro 連動

一期社長x女明星紫

 

 

睜開朦朧視線,眼前睡著認識的男人還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那男人是自己的老闆。

粟田口一期的睡臉,讓花久遠紫的瞬間清醒了過來。

昨晚的熱情還記憶猶新,到現在身體仍舊蕩漾酥軟,依偎在男人溫暖懷抱中。

躺在同一個枕頭上的男人,平常梳理整齊的頭髮,在激情之後也還是亂了些,那雙總像是要滴出蜜的雙眸,閉上後殺傷力就沒那麼大了,不過仍舊不減他的端正帥氣。

第一次見到他的睡臉,各種複雜的感情一口氣湧上心頭。
其中,佔最大部份的還是,粟田口集團的粟田口一期總裁,也很讓人意料外的是個普通的男人。

在AWT綜藝公司出道了幾年,事業日漸上升也終於成為了人稱當紅女星的女演員,在這幾年遇到的所有事情,都不及昨晚與一期之間的激情。

粟田口一期,原來也是個會潛規則自家女星的男人啊………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在他身上,也很有可能是她在沒印象時給了什麼暗示也說不一定。畢竟她總是被說是個喜歡勾引男人,教人心癢難耐的女人,昨晚對彼此來說都可能只是個美麗的誤會。

男未婚女未嫁,大家都是成年人,這樣熱情享受的一晚她也沒有任何損失,最多就是嚇了一跳罷了。

男人大手仍舊環著她的腰,小心翼翼地不驚醒他的悄悄起身,還不忘把替他將被子給蓋好,她才往浴室方向走去。

臨走前瞥了一眼床邊的垃圾桶,裡面被拋棄的保險套的數量讓她一怔,耳朵瞬間熱了起來。
她的記憶只到中途,恍惚的熱情淹沒了一切,直到現在身體上都還殘留著被他給擁抱的感覺。

那溫文儒雅的外表下所蘊藏的熱情,是誰都無法想像的火熱,她彷彿到昨晚才真正認識了這位她相處共事了許多年的老闆。

踏入寬敞的浴室,紫扭開淋浴的水龍頭,讓溫熱的水沖灑著她尚帶熱情的身體。

AWT集團的本業是飯店,一期總裁所使用的房間更不用說,是位於頂樓的最高級套房,浴室的設備也是一等一的高級豪華。
就連淋浴間也不是只供一人使用的狹小,令人充分感覺到物超所值的寬敞空間,大片的玻璃與充分的採光,打磨得光亮的不鏽鋼與陶瓷的衛浴設備,一旁擺放著法國進口的高級衛浴用品,讓人能充分享受沐浴帶來的舒適感。

享受著熱水的女人,完全沒注意到浴室門被打開,同樣赤裸的男人踏入了淋浴間,站在她背後一掌拍上了前面的牆壁。

寬敞的空間瞬間變得狹小,被禁錮在他的懷抱中,雖然彼此沒有接觸,但極度貼近的距離,比起熱水他的體溫更來得滾燙。

高了一個頭的男人,沒有扳過她的臉,只是這樣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像是在保護她不受到雨水般,沖淋的熱水打在他身上,一滴一滴地落在她的肩膀。

「……這麼快,就想洗掉我的味道?」
一往如昔的溫柔嗓音,也掩飾不住他作為男人的濃濃獨占欲。

「我只是想洗掉一身黏膩而已。」
她抬頭昂望,與男人蜜金色眼眸直直相對。

閃閃發亮的黑玉眼眸,終於是讓緊繃的男人軟化下來。
「我幫妳洗吧。」

不給她抗議拒絕的空間,這一次男人確實地摟抱住她,將柔軟女體禁錮在自己懷抱中,分享肌膚相貼帶來的炙熱悸動。

緊貼著自己的男人結實身軀,讓女人的身體自動回憶起昨晚的激情,羞恥感讓她想要保留點距離,無奈男人的臂膀強硬到她毫無掙扎的餘地。

少量的沐浴乳抹上她的脖頸,隨著泡沫一起擴散開來的不是一般常用濃郁奢華的薔薇,而是略為素雅的茉莉氣味,非常類似他會喜歡的味道,讓她的心跳更加速了不少。

「嗯……呼…」
小心細膩地撫過肌膚的男人大手,沿著曲線游移而下的指尖,不帶有勾誘意思的掌心,卻帶起了她的情慾,教她輕吐著熱氣在男人懷中不住顫抖。

懷抱中女人的各種微小反應,都透過彼此相貼的肌膚清楚地傳達給他,讓他金蜜色的眼也帶笑地微瞇了起來。

捏上已經敏感硬起的先端,甜美嬌聲宛如鼓勵般響起,另外一隻手也滑入帶著溼意的腿間,撫弄嬌嫩花瓣,敏感部份被同時刺激的快感,女人纖腰也不爭氣地扭動了起來。

昨晚的翻雲覆雨,一期已經確認了她會有反應的地方,要將她掌握在手中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指尖潛入柔軟綻放的深處,迅速纏繞上他的柔軟,使他的身體回憶起昨晚被女人給緊緊包裹的悅樂,本來只是半硬的欲望,瞬間來到他該有的硬度,頂在女人柔嫩臀瓣上,磨蹭的感覺讓她本能的閃避。

「不…不行……」
即使身處欲望中,朦朧的意識還知道這裡是浴室,沒有任何措施的行為都有風險,對他們彼此都不是好事。

忍不住想要逃離他的箝制,略為前傾的身體,雙手向前壓住牆壁,挺翹起來的臀部,反而讓自己陷入更危險的體式。

胸膛緊著她的背,更進一步用體重壓制住她的一期,撫弄著她的雙手沒有停歇,頂著她的嬌嫩的硬熱質量,身體與理智做著相反的反應。

追求著快感的成熟女人身體,焦躁渴望頂點到來的同時,對於在入口處磨蹭的男人,理智知道絕對不能在這裡允了他。

「啊、啊啊……不行…這裡…不行……」
塗著精緻指甲油的指尖抓劃著牆壁,緊張與快感交錯盤旋,顫抖著雙腿努力地與幾乎要進入的男人隔出小小距離,卻也離不開男人奏樂般靈活的手指,恣意彈弄著她的官能。

「哈啊…好狡猾……都是我……」
不甘於被完全壓制的女人,也用她的方法展開了反擊。

自由的手伸到背後,輕握住在她腿間不安分的硬熱欲望,先端濕黏的感觸,已經分不出是誰的體液,也方便了她的進攻。

柔若無骨的嬌嫩纖手,掌心畫圓摩搓著敏感先端,連腰內都酥麻的感覺,教一期壓抑不住喉中的低嗄,吐出令人臉紅心跳的男人性感喘息。

男人的聲音如同鼓勵,讓她的手也大膽了起來。

掌心摩搓著先端的同時,纖細指尖也撫著底下筋絡,笨拙但不生澀的小手,很明顯是那個男人留下的痕跡。一期在認知的瞬間,強烈的忌妒瞬間淹沒了快感,宛如針般刺著他的心。

那不是他可以視而不見的過去,卻可以從現在開始完全抹去那個男人留下的一切。

熊熊燃起的競爭心,讓他不再斯條慢理,急躁地展開攻勢,不再讓她有任何思考的能力。

「呀、啊……別這樣……」
粉嫩乳尖被擰捏,穿梭在體內的男人長指刻意撩撥她的敏感,尖銳快意讓她連腳趾都圈起,虛弱無力地嬌啼抗議。

握著他的小手,也在一期的攻勢下徹底瓦解,修剪得圓潤的指甲輕刮著他的手臂,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是鼓勵還是拒絕,在熱水與他的體溫之間耽溺於快感的恍惚意識,不能自己地在他懷中可憐顫抖。

「啊…哈啊!」
在他的懷中攀到小高潮的身體,要不是一期抱得夠緊,她酥軟的膝蓋差點就這樣垮下,跌坐在被熱水打得極暖的地板上。

緊摟著氣喘吁吁的嬌軀,一期拿下蓮蓬頭,手勢輕柔地替她沖去身上的泡沫,緩慢的動作也是在壓抑自己動搖理智的欲望。

突然湧上心頭的忌妒,讓他忍不住想要將她全身都染上自己的氣味,從裡到外全部烙印上自己的痕跡,徹底地抹去那個男人的一切。

不過教養良好自律甚嚴的一期,是不會在未得到女性允許前,擅自做出如此任性失禮的行為。

關上水龍頭,一期拿過大毛巾隨意拍乾她身上的水,隨即將她用毛巾包起。被打橫抱起的瞬間,她才大夢初醒地抗議起來。

「我、我可以自己走!」
比起先才的淫樂,現在的曖昧氣氛才更讓她臉紅心跳,沒辦法好好地照一期希望地依偎在男人結實胸膛上。

「這時候,讓我做點像是男人的事情。」
滴著水有點狼狽的瀏海,幾乎要溢出蜜的金色眼眸,還有令人呼吸停止的溫柔笑容,明明是來往了好幾年的上司,她卻像今天才第一次認識這個男人般的陌生。

男人的一舉一動,一笑一語,都惹得她連耳朵都發熱,無法像平常一樣與一期面對面,直視那對金色眼眸只會使她喘不過氣。

被動作輕柔地放回大床上,明明昨晚都已經做過了那麼多次,她卻像是沒有經驗的少女般渾身僵硬,男人溫暖大手撫上臉頰,她只覺得自己的臉比他的手還要更熱。

「紫……」
微低的呼喚聲,讓她掙扎了一下,還是轉過眼,與他炙熱視線相對。

像是對她突然生澀緊張起來的反應感到有趣,一期的笑容也更柔軟了些,薄唇落在額頭、眼瞼、鼻尖,最後是她吐著熱氣的紅唇。

唇瓣磨蹭舌尖糾纏,與溫雅的外表完全不同的激烈,讓她忍不住渾身顫抖,一股熱意從腰內竄出,彷彿就是他灌入的熱情轉換給她了一般。

包住身體的毛巾不知道什麼時候鬆開,男人大手撫上嬌嫩肌膚,粗糙指尖撥弄敏感乳尖,被熱吻給堵住的唇,也發出鼓勵般的可愛嚶嚀。

溼熱舌尖沿著下巴脖子吻下,吸吮皮膚的微痛感觸,教她炙熱模糊的意識想要抗議,可是開口發出的都剩下嬌啼。

豐滿雙乳從男人掌中溢出,頂端的粉嫩果實被舔吻的閃閃發亮,硬挺的乳尖被男人厚實舌頭彈動,薄唇抿含發出淫猥聲響,透入胸口的顫動讓她搖頭喘息,纖白指尖插入男人短髮中。
「別…只是那邊……」

敏感豐滿經不起男人一再玩弄,胸口一整片的粉紅都不知道是沐浴的關係,還是累積的情慾所致。

「呵,真是可愛的反應呢…」
擅長彈奏樂器的長指,沿著女人柔軟曲線而下,輕易潛入她早就失去抵抗能力的腿間,撫摸澆淋了濕黏蜜液更來得嬌嫩的花瓣,滿意著女人為他而動情的反應。

探入緊窄的指尖,馬上受到她熱烈歡迎。
纏繞上來的緊致嫩壁,讓一期的身體憶起昨晚的激情,他好不容易略為安撫下來的欲望,比先才更來得激昂,甚至令人難忍地泌出細汗。

渴望著男人的深處,讓她自然地挺起了腰,配合著男人的韻律輕扭,柔軟肌膚與男人結實身軀磨蹭,誘惑著可以給予她真正滿足的男人。

再也忍不住,一期抓起放在床頭櫃子上剩下不多的安全套,炯炯雙眼看著耽溺在情慾中,眼神渙散的女人。

手指撤出,突然斷去的快意讓她回過神,眨著長睫不解地看著頭上的男人。

完全覆蓋著她的男人,隔著窗簾透入的白晝光線,讓男人俊帥的面容更來的線條分明。
咬著安全套的一角,撕開它的男人是前所未有的性感狂野,直直地望著她充滿侵略性的眼眸,看得她連呼吸的方法都要忘記了。

「……現在抱妳的人是誰?」
比平常還要低沉的音色,散發著令人顫抖的壓力,是為了極力隱藏不願被發現的不安與寂寞。

想要聽見她的話語,卻也擔心得到的不是他所期望的答案。

被情慾給攪亂的神智,是否會將他錯認為那個男人…
即使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喊錯過,但忌妒就是一條盤旋在心中的蛇,時不時勒緊他一下使人喘不過氣來。

「…一期…社長……」

「這時候社長是多餘的。」
知道長年的稱呼沒有那麼容易改變,不過這答案也足夠讓一期勾起滿意的微笑,再一次覆上已經被他給吻得微腫的唇。

「嗯唔……」
在吻得難分難解的同時,一期他已經忍耐不住的亢奮,也一鼓作氣地挺入早已準備好的緊窄中。
連深處都完全溼透,如同沼澤般黏熱的小徑,即使有乳膠的安全套相隔,也毫無困難地拓開而入,
突然被脹滿,敏感媚肉被碾壓,從腦門一路貫穿到腳趾的官能快感,讓她忍不住伸直了身體,被堵住的小嘴也柔媚低啼。

彼此腰骨緊貼,纖白長腿被分得更開,毫無防備的姿勢讓男人為所欲為,軟白綿乳隨著男人韻律誘人搖晃,教人忍不住抓握上去,享受女人的凝脂肌膚。

「哈啊……不…慢…一點……」
一直被激情給翻弄的身體,與一直壓抑欲望的男人不同,激昂放浪的律動燒灼著她的理智,會讓她無法把持自己地隨他起舞,就跟昨晚一樣。

貫穿全身的快感讓她連腳趾都蜷曲起來,伸手抱緊與她肌膚相貼的男人,汗水與肌膚的熱意讓人暈眩,緊繃地立起了手指,在他背上留下了爪痕。

想要多享受一點她難得的撒嬌,一期將她攔腰抱起,兩人一起坐在彈力良好的大床上,讓她的擁抱不要那麼吃力的同時,也滿足於她熱暖香甜的肌膚。

「唔…好深……」
騎乘位的體重讓他能夠更加深入,緊抱著懷中的男人,她照著自己需要地扭腰擺臀,香汗淋漓嬌喘吁吁的可憐模樣,只讓一期勾起寵愛的微笑。

這笨拙生澀的動作,代表著她的經驗不足,也是她與那個男人的關係沒有想像中的密切的證明,只要假以時日就可以抹去那個男人所給予的一切。

帶著香氣的烏黑長髮落下,細軟髮梢掃在他的肩上,女人撫上他臉頰的小手,讓一期順勢地抬起臉。

蕩漾在官能中的小臉紅豔迷人,被情慾給濕濡的黑玉大眼更來得惹人憐愛,只是一期不明白她突然這麼做的用意。

啾的一聲,柔軟紅唇印上了他的眉間。
「…好多皺紋呢…」

甜美微笑讓一期壓抑不了自己,翻身將她壓倒在床上。

「呀啊…不、啊、啊……」
突然將全部的激情都傾倒出來的男人,席捲全身如風暴般的顫慄快意讓她只有可憐淫喘的份,想要略為制止他的小手,也被一期的大手給十指相扣地釘縫在床上,連半點閃躲的空間都沒有的只能接受他所給予的一切。

在她昂頭迎向高潮的同時,一期也不忍耐地在她溫暖的體內釋放了一切。
基於男女交往的禮貌上,一期做了該有的安全措施的同時,卻忍不住希望能將自己的記號深深烙印在她身上。

在亢奮欲望完全消退前,一期撤了出來將失去作用的套子扔入一旁的垃圾桶,摟著躺在床上氣喘吁吁的女人。

對所有的一切都有一套準則,要求嚴格的一期,卻不討厭像這樣濕黏著身體摟抱著她的感覺。
幾乎相貼交換著體溫,感覺著她確實地在自己的懷抱中,踏實感讓緊繃的一期勾起滿足的弧度。

從背後摟抱著嬌軟溫暖的身體,男人親吻著她汗溼圓潤的肩頭。

「嗯…不行……」
小手向後輕推著男人,她不能再像昨晚一樣,任由他欲取欲求,隨著他的熱情而沉淪。

「不要緊,還有時間…」
啃吻著她的肩膀與脖子,男人大手也不安分地愛撫起她仍舊敏感的身體。

「可是…嗯…」
抗議在他靈活的手中,很輕易就轉變成嬌喘,意識朦朧地無法反抗他霸道的熱情。

明明很清楚不能繼續下去,身體卻不由自主地耽溺著他,享受男人所給予的官能悅樂。

小臉被扳過,唇舌相交地封住她所有可能發出的聲音,令人臉紅心跳喘不過氣的情事,持續到男人滿足為止。

 

 

 

 

 

 

 

 

 

 

穿著浴袍從浴室踏出來,紫用毛巾擦著她的長髮,在房間中的一期已經穿好了衣服,扣著灰色襯衫的袖口。

看見她的出現,一期溫雅一笑,還沒從情緒中緩過來的女人,在他的笑容下忍不住熱了耳朵,避開了視線像逃跑般在梳妝台前面坐了下來。

梳妝台上,意外的發現放著她的化妝包,裡面有著全套的保養妝品。
作為女明星經常要卸妝化妝,有著全套妝品並不是奇怪的事,只是這些東西都不在她身上,應該是在助理那邊才對,神通廣大的社長居然都弄到了飯店房間裡面來了。

不只是妝品而已,床上也放著她的替換衣服,知道她的潔癖脾氣的男人,更是將一切都安排好,不會讓她有任何的不便。

這週到的行為,她不知道該說什麼,胸口充滿著複雜的情緒。

像是要逃避這感覺,她拿起放在桌上的吹風機,發現這不是她用得習慣的品牌。

就算不是女明星,也是出身豪門的千金小姐,對於身邊用品都有要求,不習慣的用品讓她忍不住皺起眉頭,但也知道不能太過任性,只能勉強拿著使用了。

「我幫妳吹頭髮吧。」

「不,這怎麼好意思呢…」
跟她一樣都是豪門出身,還是自己的上司,說真的紫對一期的幫忙不抱太多期望。

「就放心地交給我吧。」
拿過梳子與吹風機,她不安的樣子讓一期輕笑。
「這樣看我也是個大哥,對照顧人還是有點心得的。」

「……那就麻煩你了。」
這麼說來一期是人口眾多的粟田口家的大哥,只是她記得粟田口家並沒有女孩子,一期對整理女孩子的頭髮,怎麼想都是不可思議。

透過鏡子看著站在她背後的一期,意外的發現他還非常習慣替人打理的行為,熟練的手勢梳理著她的長髮,似乎還很樂在其中。

這樣看著,這位一期似乎又是她認識了好幾年的社長了。
雖然行事上有許些不容質疑的霸道,但基本上溫爾儒雅的粟田口一期,實在是讓她很難與昨晚那位熱情執拗的男人聯想在一起。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無法想像這位清廉高潔的社長,嚴正拒絕著業界潛規則的男人,居然會身體力行地做了他最反對的事,實在是太讓人訝異了。

這是在證明,即使是粟田口集團總裁的粟田口一期,也是個對女明星有憧憬的普通男人嗎?

縱使有諸多疑問,看著一期的臉就什麼都說不出口,只有將所有的疑問都埋藏在心中。

「怎麼了嗎?」
雖然手上是在梳理著她的長髮,可是一期完全沒有忽略掉,女人透過鏡子打量著他的視線。

「那個……」
透過鏡子投射過來,充滿壓力的視線,總覺得不說點什麼不行的氣氛,讓她很為難地開口。
「這樣是不行的…」
指著肩膀胸口的點點紅痕,這些過於明確的吻痕,對女明星來說是非常尷尬的痕跡。
還好現在的天氣,她可以穿遮住領口的衣服,不用忍受化妝師訝異的眼神用粉底來遮掩。

「啊……」
被這麼一說才發現事態嚴重,一期難得的赧然道歉。
「抱歉,下次我會注意。」

眨著眼,她努力要消化一期非常輕鬆自然說出的話。
還有下次的意思是,社長要把她當長期情人看待了嗎?

社長與女明星,這種聽起來非常理所當然的潛規則關係,她見識過很多,就從沒想過會落在自己跟高潔的一期社長身上。

「換好衣服後,我們去中庭餐廳吃飯吧。」
關掉吹風機,一期仔細地審視自己的作業。

「是…」
這麼說起來,她才想起自己的飢腸轆轆。
這個休假有半天都跟男人膩在床上,激烈運動後想要不餓都難。

現在男人又恢復成平常她所知道的一期社長,昨晚的激情像是不存在一般,一丁點態度都沒有改變的男人,她也只能以平常的情緒來對待。

昨晚的一切,也許只是社長的一時興起,單身男女在氣氛所至而發展的旖旎情事,對成年人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
看著神態淡然的一期,她告訴自己也得表現出同樣的態度才行。

此時此刻的花久遠紫,完全不知道她犯了人生最大的錯誤。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寫了很長很久的一期篇,實際算起來字數卻沒那麼多……
綜藝一樣是走修羅場路線,設定是如此沒錯,只是會寫的可能只有一期篇而已……
全部都寫實在是太有難度了><

澪雪 拜 26 Oct 2018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CAPTCHA